此時,葉少風似乎不斷地突破他自身的能量限制,不斷地和他得到的僅有的龍神之物相互融合,雖然他知道自己要成爲真正的龍神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但是要成爲真正的龍神是需要不斷地歷練的,所以從現在開始,尼媽的就把那幫匪首當作把子練得了。

葉少風像是一位神級人物一樣邁步向前,直抵那幫匪首,不說別的,雖然此時他手中並沒有武器,但是就那架勢,就有一種氣吞山河的力量。

楊小慧心想,葉少風這是怎麼了,還是不是人啊,她都看傻眼了。


那幫匪首見葉少風離他們越來越近了,便舉起槍朝着葉少風狂射,但是葉少風卻突然拉起楊小慧的手在那槍林彈雨中穿梭着,他像是神一樣地極速地衝到了那幫匪首的面前,就像當年在歐美戰場上一樣,勇猛無比,一拳又一拳地砸向那幫匪徒,將一個正舉着槍準備朝他射擊的匪徒一拳給打爆了頭,打得他頭破血流的,從他的手裏奪過一隻激光步槍,丟給了楊小慧,楊小慧接過槍,便對着那幫匪首一陣猛射,葉少風似乎不需要武器,他的武器來自他的勇猛和他的力量以及他的反應速度。


似乎在此時,他比那些步槍射出的子彈反應速度還要快些。

那幫匪徒一幫射擊着,同時一邊後撤,但是葉少風卻不斷地朝着他們衝去,不斷地攻擊着他們,既然這幫王八蛋要跟他作對,那麼他就是要殺得他們片甲不留。 “葉少風,你進去救人,我來對付他們。”

楊小慧拿着槍不斷地掃射着,他朝着葉少風大聲地喊着。

楊小慧的槍法的確不錯,要知道她在警校的時候可是出了名的槍神,此時,她手裏握着槍便煥發出了無限的風采,似乎射得很帶勁似的。

葉少風見那幫匪首已經被滅了好些了,已經沒看見幾個了,看來他們現在都逃到人質那裏去了,所以葉少風便決定讓楊小慧就在留在外面,自己隻身去對付那幫王八蛋。

這個病人我不治了![快穿] ,很暖昧地看了她一眼,便直奔向那幫匪首,衝上了電影院的三樓,整個新鄉鎮的電影院一共也就三層樓,三樓是電影院的娛樂場所,這裏可是什麼都有,遊樂設施很是齊全。

一衝進三樓,葉少風便看見那些遊樂設施都沒有任何動靜,看來那幫匪徒把曉莞她們藏起來了,他便一步步地靠近各種設施,尋找着曉莞她們。

楊小慧幹掉了二樓的那幫匪徒,她正準備衝上三樓,去幫忙,突然,電臺裏面傳來了劉副所長的呼叫,說是花都防暴分隊支援隊員已經到了,已經衝進來了。

“這是誰的意思?劉所長,現在裏面情況不明,冒然行動的話會損失很大的。”

楊小慧在電臺裏面很嚴肅地說道。


“楊隊長,你們進去那麼長時間了,到現在人質還沒有救出來,不知道人質還在不在,要是人質出了問題誰負得起這個責任。”

楊小慧氣得不得了,直接關掉了電臺。


支援分隊的隊員剛衝進一樓,就遇到了阻擊,那幫匪徒已經準備帶着人質撤走了,他們調撥了一班人馬到一樓,準備從一樓的地下通道後撤,現在三樓的部分人員還準備最後一擊,他們不甘心自己的兄弟被葉少風乾掉,還想着報仇,所以準備在三樓對葉少風來個突然襲擊,其他的人帶着人質跑掉。

葉少風在三樓轉了好一會,也沒有發現有什麼動靜,他知道自己中計了,那幫人已經準備撤了,看來他們已經準備從地下通道撤走了。

雖然,劉副所長他們也知道這電影院的地下通道很重要,調了部分警員在那洞口守着,但是那幫匪徒可都是相當血腥暴力的,那些武器也都是殺人利器,對於新鄉鎮實戰經驗不足的那些警員來說無疑是一種極大的挑戰。

三少,復婚請排隊 ,他便跳上窗臺,那幫匪徒便跳了出來,對着窗戶一陣猛射,尼媽的,葉少風單手握着窗戶一個極速旋轉,從上面跳了下來,直奔向那幫匪首,看來只有幹掉那幫王八蛋才能下去了。

葉少風一腳踢向地上的一塊鋼磚,三樓正在進行設施改造,地上到處都是鋼磚水泥,那塊鋼磚極速地飛向正對着他掃射的一名匪徒,那個匪徒似乎還挺得意的,正在那裏閉着眼睛對着葉少風掃射着,沒有想到突然飛來一塊鋼磚,他居然用手去接,以爲沒有什麼事的,當他的手碰觸到那塊鋼磚的時候,才知道那塊鋼磚似乎帶着一股神祕的力量似的,他居然一下子沒有接住,鋼磚猛然砸在了他的手心上面,然後便掉落到地上,正好砸中了他的腳,只聽到他慘叫一聲,他一看自己的手心,全都紅腫了。

他一不留神,葉少風已經繞過那些設施,到達了他的面前,他舉起槍一陣陣掃射,葉少風朝着他冷冷地說道:“喂,還想射死老子,哥哥先給你二腳再說。”

葉少風飛起一腳,外加一個組合拳法,直接將那個面前的匪徒給打廢了,他從他手裏奪過那把槍,大搖大擺地朝着窗戶衝了過去,突然,身後又有幾個匪徒衝了出來朝着他開槍,葉少風單手持槍,對着那幫匪徒一陣陣掃射,直接將那幫匪徒打得頭破血流的。

幹掉了那幫匪徒之後,葉少風便從窗臺跳了下去,順着窗戶很快便到達了一樓,他直接衝向地下通道的入口,果然,那裏正在發生着激烈的槍戰。

葉少風冷冷地一笑,看來那幫刑警已經頂不住了,葉少風手裏提着槍邁着沉穩地步伐朝着那個洞口走過去,他手指間夾着一根菸,一邊走着一邊將那根菸放到嘴上吸了幾口,地下通道里面的照明系統似乎壞掉了,葉少風望着那黑乎乎的通道口,只能聽到那些槍聲響起。

葉少風走入了那一片黑暗之中。

看來那幫匪徒此時沒有時間管他的了,葉少風直接走到了那個洞口的中間,那個劉所長一眼便看見了葉少風,朝着葉少風喊着,但是葉少風卻並沒有理他的,將手裏的那根菸放在嘴裏猛吸了幾口,丟到地上用腳踩了一腳,一顆子彈朝着他飛過來,葉少風一個極速橫移,子彈從他身邊擦身而過。

葉少風冷冷地一笑,一派僱傭兵王的風範,這還不算,他居然慢吞吞地將那把提在手裏,拖在地上的槍舉了起來,他並沒有一舉起槍就準備射擊,而是故意將那把槍對着對面瞄了瞄,但是卻並沒有射擊,看來他裝逼是裝到家了,葉少風直接朝着那幫匪徒走近,他這才揚起那把槍,像是打野雞一樣地直接對着目標打着,而且葉少風不喜歡什麼掃射,也不太喜歡什麼點射,同時打出一大堆的子彈,他認爲那樣太浪費子彈了,葉少風一直都很看不起那種動不動就拿着槍亂掃的那些僱傭兵,看來他們是沒有上過戰場,沒有在戰場上面遇到過沒有子彈的困境,所以說葉少風一個很珍惜子彈的兵王,他是不能亂打一顆子彈的。

此時,葉少風對準正瞄着他的一個匪徒,將步槍調到了單髮狀態,就一槍,子彈直接射中了他的頭部,那個匪徒啊的一聲慘叫,直接倒在了地上。

葉少風直接舉起槍將那幫匪首幹得差不多了,那幫新鄉鎮劉副所長帶的警員匪徒沒打到幾槍,自己卻人員傷亡不少,就十幾個警員,就重傷了好幾個,劉副所長自己倒是沒事,他見葉少風已經將那幫匪徒收拾得差不多了,便屁顛屁顛地從後面跑了過來。 葉少風順手將那把槍丟給了劉副所長,“劉所長,那幫王八蛋已經幹得差不多了,哥哥要去救人質了,那幾個殘廢就交給你收拾了。”

說完,葉少風便轉身朝着通道的另外一個口子走去,葉少風已經從足跡和氣味知道了人質已經被從那道口子送走了,現在正在洞口裏面。

劉副所長見葉少風赤手空拳的,“那你不要武器了?”

葉少風什麼也沒有說,只是冷冷一笑,心想,老子要武器還不是秒秒鐘的事情,那劉所長居然還是特警隊出身,真不知道他當年是在特警隊裏是不是喝了幾年豬。

葉少風已經聞到了從洞口裏面傳過來的一陣陣少女般的芳香,這洞口裏面本來空氣就很閉,要是裏面有個什麼氣味的話自然會飄散在整個洞裏面,這些香水的味道葉少風可是再熟不過了,都是一些歐洲名牌,這也難怪,要知道那幾個人質可都是新鄉鎮的幾個大老闆的女兒,隨便搞定一個就可以擁有上千萬資產。

葉少風已經看見了前面有幾個人影子,看來那幫匪徒已經在極速地準備逃走了。

“站住,別跑了,你們跑不了了。”

葉少風很淡然地喊道,那幫匪徒見只有葉少風一個人追過來,便停了下來,朝着葉少風掃射,葉少風冷冷一笑,心想,尼媽的,還是什麼僱傭兵,動不動就知道亂射,有多少子彈都可以被他們廢掉。

葉少風順着地下通道極速地朝着前方移動着。

葉少風已經衝到了他們面前,他望着那幫匪徒。

“把人質放了,你們可以走。”

那幫匪徒卻笑着說道:“葉少風,你在說笑話吧,人質我們要了,你的命我們也要了。”

“那就要看你有沒有這個能力來拿了,老子的命就擺在這裏。”

“信不信哥現在就射死你。”

葉少風很淡然地說道:“要是你沒有把握的話,就不要說這個話了,對於一個僱傭兵來說,是一件很丟人的事情。”

“丟你麻逼的,葉少風,老子好不容易來華夏一趟,你他媽的瞎摻和什麼,這幾個妞與你有什麼關係,你來幹什麼, 邪魅總裁:傲嬌强妻不好得 。”

葉少風知道那幫匪徒已經急了,他們在外面一定還有接應的,看來他們的接應隊伍已經等不及了,要是他們不能準時趕到的話,那麼他們的接應人員一定就會撤走,到那個時候他們也就完蛋了。


葉少風已經找到了目標,他倒是不着急,慢慢地拖住他們,就算是不動一槍一炮,照樣整死他們。

那幫匪徒不斷地看着表,看來時間已經快到了。

“時間已經快到了,你們走不了了,趕緊把人質放了,老子還可以留你們一條生路。”

那羣匪徒一陣陣狂笑,“葉少風,虧你還當過僱傭兵,老子是怕死的人嗎?”

其中端着槍的一個黑人大聲地喊着,葉少風揚起手中的槍,一個很不經意的動作,一顆子彈飛了出去,直接穿過了他的手心,他手中的槍滑落地上。

葉少風冷冷地一笑。

那幫匪徒像是瘋了一樣朝着葉少風不斷地掃射着,看來他們是想逃走,和他們的支援隊伍去匯合。

葉少風並沒有急着追他們,而是徑直朝着地下通道的入口走去,此時,劉副所長帶的人正氣喘不已地跑了過來,見到葉少風居然慢吞吞地走了回來。

“劉副所長,人都跑了,你怎麼現在纔來?”

葉少風看了那個劉副所長一眼,一看他那樣子,就是裝出來的。

“情況怎麼樣?匪徒呢?”

“什麼匪徒,早不見人影子了。”

“那你怎麼不追呢?”

那個劉副所長很着急地說道。

葉少風只是白了他一眼:“匪徒朝着那邊跑去了,趕緊去追吧。”

那個劉副所長便趕緊下命令,叫他的部下急速前進,去追捕那幫匪徒,葉少風卻不緊不慢地拿出一支男點着了,一邊吸着一邊朝着地下通道的門口走了出去,葉少風繞過電影院附近的一些建築,很快便到達了最佳地點,站在那個地方,便可以很清晰地看到那幫匪徒的行蹤,他們逃出那個通道後必然要經過那裏。

葉少風嘴裏叨着一支菸就在那個路口旁邊守着,果然,突然一輛豪華加長版的轎車開了過來,後面還跟着一輛轎車,看來目標出現了,他們是來接應的,葉少風將嘴裏的煙猛吸了幾口,手裏握着那把狙擊步槍,遠遠地望着。

車子一開過來便直接朝着那個通道的出口開了過去,準備隨時接應從通道出來的那幫匪徒,當然還有人質。

雖然很遠,隔着車窗玻璃,但是葉少風卻確定,車裏面一共坐着四個人,看來連開車的司機都是特種僱傭兵。

他們見目標還沒有出現,便將車子繞了一圈,隨時等待着接應人員出現,葉少風嘴裏的煙剛吸完,果然,目標出現了,那幫匪徒從通道口裏面出來了,個個手裏都端着槍,這在華夏已經算是很囂張了。

此時,葉少風直接將手裏的那把狙擊步槍拿在手裏瞄了瞄,本是很隨意地想摸摸扳機的,靠,尼媽的,這扳機似乎還是感應控制似的,狙擊步槍射出了一顆子彈。

只聽到嘩啦一聲響,子彈直接射中了那輛加長轎車的前方玻璃,不過,子彈直接從那玻璃上面滑落下來。

葉少風突然開槍射擊直接驚動了那幫匪徒,包括車裏面的幾個特種僱傭兵。

一會,槍口都對着葉少風狂射起來。

葉少風一看情況似乎有些不妙啊,尼媽的,這麼多槍射老子,想射死老子,去你的,葉少風將手中的那把狙擊步槍在手裏呼呼地轉着,一會,狙擊步槍連連射出了一連竄的子彈,將那輛加長轎車的前方玻璃打得粉碎,靠,原來開車的是一個很性感的歐洲貨色,那女人一看就很性感無敵,穿着超低胸上衣,遠遠地便可以看見她那高高挺起的酥胸。

那幫匪徒居然敢在老子的地盤上劫走人質,葉少風越想越來氣,遠遠地,他已經從人羣中看到了慕曉莞,葉少風隨便掃了幾眼,靠,都是極品美女啊,看來這些富家千金可是一個比一個漂亮,隨便抓一個在手裏,那都是一件美事。

要是把這麼多美女全都抓在手裏,那豈不是天底下一件最樂的事了。

想到這裏,葉少風便極速地舉起手中的狙擊步槍,朝着那幫匪徒兩輛車開了幾槍,那二輛車的幾個輪胎全都爆掉了,無一倖免。

葉少風很得意地一笑,心想,老子這回看你們還怎麼走。 那幫匪徒知道車子被打爆了,極速地從車子上面衝了下來,四處張望着,但是卻並沒有看到射擊者,從地下通道里面衝出來的那幫匪徒已經出來了,車裏面一共下來四個匪徒,兩男二女,他們正準備碰頭的時候,葉少風便將槍口對準了走在最前面的那個性感女殺手,一顆子彈正好打在了她手中的那杆槍上面,她整個人啊的一聲尖叫,但是卻左顧右看的就是找不到子彈射過來的方向。

這會估計劉副所長還在地下通道里面折騰着,葉少風也沒有指望他們趕過來。

那幫匪徒正準備逃竄的時候,葉少風卻徑直朝着他們走了過來,他那把槍在地上一直拖着,直到走到他們的面前。

那夥匪徒一個個都舉着槍瞄着葉少風。

“幹什麼?這麼多槍對着老子,這就是你們僱傭兵的作戰風格?”

“是你?沒有想到你居然跑到華夏來了,在歐洲突然神祕地失蹤了,原來是偷偷地跑到這裏來了?”

葉少風卻淡然地一笑,那雙眼睛一直盯着那個性感女郎的胸部,“上次傷成那樣,沒有想到你還是要當僱傭兵,居然還跑到華夏來了,僱主給了你多少錢,值得你跑這麼遠來拼命。”

那個性感女郎笑着說道:“葉少風,你難道不知道這是祕密,是不能說的。”

“什麼不能說的,我們之間還有什麼祕密。”

那個女殺手顯然是很激動,她大聲地說道:“葉少風,請你把話說清楚了,我們之間有什麼關係,我根本就不認識你。”

“不認識老子還叫得那麼親熱,把人質放了,其他的人老子不管,今天你就留下來陪老子了。”

那個女殺手下巴朝上一揚,厲聲說道:“葉少風,你想得美,你以爲還能像上次那樣讓你欺負。”

葉少風卻拖着那把槍不斷地朝着她靠近,那個性感女殺手身後的那幫僱傭兵已經準備開槍了。

“開槍啊,有膽量的話你就開吧,就算你一槍把老子打倒了,你也跑不出華夏的。”

“葉少風,你別逼我,這件事情本來就與你沒有關係,難道你非要插一手不成?”

葉少風一聽,淡然地說道:“看似是與我沒有什麼關係,但是你們卻跑到華夏,而且跑到老子的家鄉來劫人,而且劫的都是新鄉鎮幾個富商的女兒,別的老子也不想管了,關鍵是你們劫了慕天橋的女兒慕曉莞,所以別怪老子不留情面。”

“葉少風,看來你一點都沒有變,還是喜歡處處留情啊,一個小鎮上面的富家女難道就那麼重要嗎?”

“我葉少風說不行就是不行。”

葉少風的這一句話嚴重刺激到了那個性感女殺手,她的嘴角抽動了一下,“葉少風,你也別逼我。”

“我沒逼你,你要是想開槍的話就儘管開好了。”

此時,慕曉莞就在那羣匪徒的中間,她也很清楚地聽到了葉少風說的話,便大聲地喊道:“葉大哥,葉大哥。”

其實葉少風早就看到了慕曉莞,她雖然不像女殺手那樣地性感無敵,但是她卻長得很嬌小玲瓏,一看到她就讓葉少風有一種心生保護的念頭,就連剛纔她叫的那兩聲都是那麼地甜美無比,此時,透過時空,和她的眼神在空中碰撞,葉少風更加堅定了一定要把這位小妹妹救出去的念頭。

那幫花都市派過來的幾個支援隊員尼媽的也不知道衝到哪裏去了,在電影院裏面轉悠了幾圈都沒人也不知道換個地方,估計這會應該是碰上楊小慧了,葉少風在心裏揣測着。

劉副所長沿着地下通道一路追蹤,一路上小心的很,尼媽的,追了一路都沒有看到人影子,這會終於從洞口出來了,居然跑到了那幫匪徒的屁股後面。

“誰都不許動,趕緊放下你們手中的武器。”

劉副所長大聲地喊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