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燭光下,照亮了年輕人的臉龐。

居然是劉楓!

克里斯蹲了下來,對躺在地面的劉楓做出噓的姿勢。

“如果我聽到你亂叫,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人間地獄。”

克里斯說話十分冰冷,沒有任何感情。

掙扎中的劉楓此時也停了下來,不再發出聲音。

克里斯很滿意劉楓的迴應,隨後將劉楓嘴裏的東西拿了出來。

劉楓隨後貪婪的呼吸着新鮮空氣。

克里斯沒有說話,而是將剛剛的肯德基擺在劉楓面前。

隨後解開了劉楓的束縛。

劉楓剛獲得自由,立馬將面前的食物抓到手裏。

隨後拿出一塊烤翅,大口大口的吃着。

克里斯站了起來走到門口邊。


“現在仔細聽我說話,我不會重複第二遍。”

劉楓擡起頭看着克里斯,但是嘴裏依舊沒有停止下來。

“從今天開始,你不在叫劉楓,你將得到一個全新身份,從此之前的所有聯繫方式不允許使用,之前認識的人不在聯繫。”

克里斯從西服內口袋掏出一個黃色封皮的袋子扔了過去。

“這是給你準備的,一會吃完就出發。”


克里斯在一旁觀察着劉楓,他神情依舊冷酷。

劉楓此時已經狼吞虎嚥的把雞腿、雞翅吃完。

他用手抹乾淨了嘴巴,撿起了黃色封皮的袋子。

劉楓覺得自己真倒黴,今天早上一出門就被人打暈。

總裁是個纏人精

漆黑的環境讓他心裏十分恐慌。

一天過去了,沒有任何人出現,劉楓害怕不已。

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逃離這裏。

劉楓想叫喊,但是嘴巴被堵着說不出話來。

他想不明白爲什麼被綁架,難道是發現自己身份?

可是自己已經隱藏的很好了,連親生父母的事情都已經搞定。

他爲了不讓人發現,做了整形手術,將自己的面孔整容成劉楓的模樣。

然而現在的情況來看,他確實被發現了。

劉楓吃完後冷聲道:“你是怎麼發現的?你的是什麼組織?”

克里斯回頭看着劉楓,那眼神毫無生機,像是在看死人一樣,劉楓被這眼神嚇的連連後退。

“不該問的不要問!”

克里斯蹦出這幾個字後轉身離去。

“發什麼呆?還不過來!”

劉楓此時才從恐懼中清醒,他感到一陣後怕,剛剛那個眼神太恐怖了,絕對是從死人堆裏走出來的角色。

劉楓再也不敢多言,跟着克里斯的腳步離開了這個陰森的房間。

上車後,劉楓坐在副駕駛,緩緩打開黃色封皮。

劉楓從裏面拿出一張身份證和一打鈔票。

身份證上寫着:劉建明,男,22歲。

“這是什麼意思?”劉楓再也忍不住的發出疑問。

“看不懂嗎?以後你的新身份!”克里斯輕蔑的回道。

“你……你們到底想幹嘛?給個痛快!”劉楓憤怒的吼着。

克里斯依舊專注開車,並沒有理會。

劉楓的臉色佈滿寒霜,他想發作,但是又不敢。

克里斯看了一眼劉楓,露出失望的表情。

“山本一楓,出生於東都,特一級間諜,主要任務是收集各國情報。”克里斯十分淡定的報出信息。


而劉楓此時終於坐不住,神情十分驚恐。

“你怎麼……知道?”

“你這算間諜嗎?隨隨便便就被試探出來了,垃圾!”

克里斯語氣更加不屑。

而此時克里斯也加快的車速,車越來越遠。

“你們想幹嘛?怎麼知道我的身份?”

劉楓很清楚自己的隊長不可能將自己賣出去,而自己的身份是絕祕的。

爲了收集情報,他選擇了這個開放的三陽市。

這些年有些成績了,通過自己黑客手段賄-賂了無數官員。

“先去祕密基地訓練,等你畢業了,一切都知道了,不要再廢話了,不然你就給我去找閻王報道。”

劉楓十分迷茫,但是他知道自己應該被某個組織看上了,現在只有兩個選擇。

要麼死,要麼聽話。

劉楓是個聰明人,雖然剛剛被綁架,但是已經從驚恐中恢復過來。

同時他明白了爲什麼要把他扔在廢棄大樓裏,就是爲了試煉膽量。

正常人早就嚇死了,而劉楓憑藉在特工隊的訓練,依舊堅持下來了。

他不知道自己未來會怎樣,但是他知道自己現在叫劉建明。

既然沒有反抗的資格,就努力選擇接受。

劉楓自嘲道:“我又要改名了,呵,不過無所謂,一個代號而已。”

隨後他從袋子裏拿出了他的手機,打開了QQ,克里斯並沒有阻止,依舊在認真開車。

剛剛登錄上去,就收到一連串的信息,這把他嚇了一跳。

隨後他仔細看完所有信息,終於明白了整個事情。

同時李廣華髮現了劉楓頭像亮了再次發來信息。

“草,死哪裏去了!”

劉楓擡頭看了看克里斯,考慮要不要回答的時候。

克里斯冷聲道:“和過去說再見!從此註銷所有聯繫方式!”

劉楓沒有反駁,他知道他沒有選擇的資格,還有既然要重新做人,那麼以前的事情就忘了吧。

劉楓沒有回覆,而是直接把李廣華拉黑。隨後啓動手機毀滅程序,這是他設定好的,十秒鐘後手機信息全部清空。

劉楓想也沒想直接把手機從車窗外扔了出去。

隨後淡定的將身份證和錢收了起來。

“總算有點間諜的樣子了,希望你沒有讓首長失望。”克里斯淡定的冒出一句。

劉楓瞬間明白,剛剛果然是在考驗自己。

同時他聽到首長兩個字後,瞬間屏住呼吸。

看來這條路並不容易走。

……

李廣華在發現被拉黑後,一陣發狂。

房間裏響起了噼裏啪啦的聲音。

李廣華瘋狂的將能砸的東西都砸在地上。

而這一舉動引起了外面護士注意,她以爲發生什麼事,隨即上前敲門。

咚咚!

一陣敲門聲,李廣華終於冷靜下來了。

“誰!”李廣華冷冷問道。

“主任,您沒事吧?!”護士小心翼翼的問着。

“沒事,你去忙吧!”李廣華下了逐客令,護士也很懂事的沒有再去打擾。

李廣華頹然的躺在地上,擺成一個大字。

他雙眼緊閉,腦海裏浮現着各種各樣的事情。

一時間陳幸的那句話在耳邊響起。

“這狐狸到底是誰呢?”

李廣華憤怒的捏緊了拳頭,冰冷的地面將李廣華喚醒。


“哼,狐狸就是我,你能怎樣?我就不相信你的照片能有多大威力。”


想到這,李廣華猛然從地面坐起。

他環顧四周,隨後來到書櫃面前。

李廣華拉開了一本書,此時突然書櫃推開一道暗格,隨後他將暗格中的東西拿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