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此刻大牛被玉嬌吵得是頭暈腦脹的,趕緊拉住老婆喝止道:「停!冷靜啊,冷靜!人在屋檐下哪有不低頭啊。」

「不過啊,你也不用擔心,這種日子,不會過太久的。」說道這裡大牛拉著老婆走到不遠處的茶桌上坐好繼續接著道:「根據我的觀察啊,這劉楓啊,他雖然看起來非常精神,但是心裡還是十分善良,他啊,就是靠著他妻子白梅瑛,整一個吃軟飯的。只要你我好好經營經營,說不定啊,以後,這座宅子都會是我們的。」

「可是,我真的不想為了錢,整天受那白梅瑛的氣啊!」聽著相公的分析玉嬌臉色慢慢的好看了起來,不過想想以後說不定還要繼續受這鳥氣,不禁有點不自在了。

聽著老婆的話,大牛鬱悶了,天哪,我怎麼娶了這麼個傻婆娘啊,不禁伸手點了下她腦袋恨鐵不成鋼的道:「哎呦!傻婆娘啊,咱們沒辦法對付她,你還不會找姨娘啊,你隨便去姨娘那說點壞話,吹吹風。」

「吹什麼風啊???」聽到相公的話后玉嬌不解的問道。

『哎喲!這還真是傻婆娘啊,說道這裡都還不明白,算了算了。』這樣想著大牛頓時解釋道:「我告訴你啊,你只要往姨娘那訴訴苦,說點白梅瑛壞話,姨娘自然會管教兒媳的。明白了嗎?到時候老夫人幫著咱們,還怕她白梅瑛不成。」

「相公啊!你真聰明,我這就去找姨娘去!」一旁玉嬌聽到自家相公的話后頓時大喜,隨後她頭也不回的朝著姨娘房間跑去。

看著消失在們面前的老婆大牛頓時傻眼了,這比劉翔速度快多了,雖然他不知道劉翔是誰。

不提大牛此時如何想法且說玉嬌當被自己老公說教一通后頓時端著茶點來到西苑姨娘的房前,走到姨娘房間外后玉嬌頓了頓組織組織語言,這才敲門進了屋子。

走進屋子后玉嬌向著姨娘打了個招呼就蹭著桌子做了下來,看著姨娘在縫著衣服,玉嬌眼珠一轉,找到了理由,「姨娘啊,這活你怎麼自己做呢,讓下人做就好了,實在不行,這不是還有我和你兒媳嘛。」

聽著玉嬌的話,老夫人笑了笑,並未說什麼,只是感嘆了下,「姨娘自從眼睛好了后,這點活還是能做的。」

「姨娘啊,話是這樣說,不過竟然有了媳婦這些活當然要她來做了,當初我嫁給大牛的時候啊,第二天可是天還沒有亮就起床床服侍公婆了。」

聽著玉嬌的話劉母心裡多少有點不自在了,她放下手上的活慢慢站起來,走到桌子邊坐下后說道:「這梅瑛剛過門,怎麼也要讓她適應適應啊。」

一旁玉嬌看著姨娘臉上多少有點不自然不禁暗呼有戲,此時她打算再加把火,一定要搞定姨娘,以後就不用在看弟媳臉色了。


「姨娘啊不是我說梅瑛實在是她……姨娘啊你別怪我多嘴啊,剛才啊我是好心好意端早飯給她,你說她不喜歡就算了,還說我做的飯不是人吃的東西!」

「你說的是真的?」聽到玉嬌的話后劉母的臉頓時沉了下來。

見姨娘沉下臉玉嬌頓時一喜急忙添油加醋道:「姨娘啊,我騙你做什麼,我還告訴她,這都是姨娘喜歡的菜,結果,她還說什麼,都是些土包子才吃的東西,以後最好不要再讓她看到。她是不會吃的。」

聽到玉嬌的話后劉母臉色微變,不過又想到了九妹是怎麼對待自己的,待到玉嬌說完她頓時淡淡的道:「她真是這樣說的?」

看著老夫人的表現,玉嬌心裡有點驚訝隨即裝的更加象了:「姨娘啊,千真萬確啊,我說的可是一字不差啊,你說她一不幹活,二不請安,背後還對你不敬,姨娘啊,你一定要把做婆婆的氣勢拿出來免得她日後心裡沒有你這婆婆啊。」

劉母心裡是不太相信,不過也沒有多想,玉嬌和自己這麼多年的親戚了,怎麼會騙自己,看來這兒媳還真得好好調*教調*教啊。


劉楓從祠堂出來后,把斧頭背在背上,準備出門學習仙法,不然,這以後怎麼看出采蝶是不是妖怪呢?這剛到大廳,就見到娘和表嫂對著一本書在那左右看著,劉楓仔細一想,糟糕,早上急著拿神斧,怎麼把這茬給忘記了,沒想到娘竟然還是受玉嬌引誘,做出了傳說中的一百八十條家規了,那不是說接下來就要和梅瑛接受一下午的教誨……

想著想著劉楓頓覺後背就是一陣發寒,他急忙腳下加快速度,向著客廳的娘大吼一聲,「娘啊,不可以的!」不待劉母反應過來就沖了進去,劉楓知道這家規什麼的太恐怖了,還好來得及,九妹啊,相公一定會救你的。

此時本來和玉嬌一起在旁邊打算打招呼的大牛剛到嘴邊的話就被憋了回去了,聽著劉楓的話,從小就看不起劉楓的大牛臉色瞬間難看了起來,當著姨娘的面,也不好說什麼太過的話,只好強笑著解釋道:「姨娘啊,梅瑛今天冒冒失失的,沒規沒據,定點家規也是有好處的,還有那個白泰山,讓他留在劉府肯定會惹麻煩的,我就說我兄弟把他趕出去了,讓他回去了,兄弟,你不會怪我吧。」劉楓心裡冷笑了下,面上毫無變化的敷衍道:「哪能呢,表哥你說的我還能不聽嗎?」聽到劉楓的敷衍,大牛更加不舒服了:「兄弟!你怎麼這樣說,我這還不都是為了我們劉府,你………」

見大牛還要說劉楓頓時冷哼一聲道:「劉府和梅瑛的事我說的還有點用,表哥以後有什麼事還得先告訴我一下,免得到時候我沒準備。」

看著吵吵鬧鬧的兩人,劉母拍著桌子呵斥道:「行了!都少說點,一家人不說兩家話,什麼你啊我的,傳出去讓人家笑話!行了行了,聽楓兒的,家規的事以後再說!」看著母親發話了,劉楓也就沒說什麼,看著氣氛有點尷尬,劉楓開始轉移話題,向母親問道:「娘,梅瑛呢?」劉母面色稍緩也接過話茬來:「梅瑛啊,她和她姐姐在房裡呢,她們姐妹說午飯不過來吃了,你回去的時候記得帶點飯菜過去。」

「好的,娘!」

吃完午飯後看著大牛夫妻早早的回了房間,劉母頓時遣走了大廳的下人單獨留下了劉楓,遣走下人後劉母一臉責怪的望著劉楓道:「楓兒啊,今天你是怎麼了,怎麼能這樣和大牛說話呢?怎麼說他也是你表哥啊。」

看著娘親一臉難過的看著自己,劉楓暗道:「這大牛還真能討好娘親,現在娘親就這麼信任他了,看來得給娘提個醒啊!」想罷劉楓拉著娘的手說道:「娘啊,正所謂知人知面不知心,你不能對大牛他們夫妻太好了,今天表嫂和你說的話我都聽到了,梅瑛在房裡可沒有說什麼土包子的對娘不敬。」

聽到劉楓的話后劉母頓時覺得有點奇怪了不解的問道:「雖然我也覺得不太可能,但是你表嫂不是說她說的千正萬確嗎?怎麼?」

看著娘親一臉的狐疑,劉楓無語了,我的娘嘞真是被騙的不輕啊,劉楓耐著性子一點點的說道:「娘啊,梅瑛呢從小到大就沒有吃過葷腥,跟吃齋差不多,你說怎麼吃得下表嫂送去的大魚大肉。」「那玉嬌說梅瑛說娘是土包子,不會也是騙娘的吧?」

劉楓嘆了口氣,道:「娘啊!當時我就在門口看著呢,只是表嫂沒注意到我,梅瑛啊,根本一點都沒有對你不敬!」看著兒子肯定的表情,劉母這才相信了,接著又萬分痛心的拍著桌子喊道:「哎呀!玉嬌怎麼能這樣騙我,枉費我這麼相信她,還給梅瑛準備了這麼多規矩。」

「那當然了,你說兒子會娶一個不孝媳婦回來嗎?」劉楓看著娘親的樣子有點好笑了,娘親什麼都好,就是太容易被人家騙了啊。

劉楓為了以後自己和九妹的幸福決定接著下點猛料頓時接著說道:「娘啊!梅瑛是個好女孩,只是她涉世未深脾氣又像個小孩,其實人很善良的。你是知道啊,你的眼睛都是梅瑛幫你治好的。」

聽到這裡,劉母一下子激動了起來,拉著劉楓的手道:「楓兒!你說的對!」看著激動地娘親,劉楓趕緊扶著她坐了下來,對著她說:「兒子還會騙你不成啊!千真萬確!」得到兒子的回答,劉夫人瞬間覺得自己老糊塗了,自己今天竟然打算這樣為難兒媳,真是,真是悔不應該啊!!!

「楓兒啊,今天娘還和你表嫂一起打算為難梅瑛還……,要是梅瑛知道了,這怎麼辦啊。」

「娘,你放心吧,梅瑛不會知道的,沒事的,就算她知道了,梅瑛是很孝順的,她不會生氣!」看著著急的娘親,劉楓上前給母親揉著肩膀,安慰著娘親,一旁情緒激動的劉母這才慢慢的平靜下來。

「楓兒啊,你說玉嬌這麼挑撥我和梅瑛之間的婆媳關係是為什麼呢?這樣做對她有什麼好處啊?」平靜下來的劉母回過頭向著劉楓問道。

見娘問起劉楓低下頭沉思片刻隨後道:「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沒什麼好事,你想想啊,這麼多年不和我們來往的,現在我們有錢了,又突然跑回來訴苦,看人品就不怎麼樣,反正不會做出什麼好事來的!」

「楓兒啊,他們畢竟是你表哥表嫂,這件事就這樣吧,以後不要再提了,只要他們不做什麼危害劉府的事情就行了。」聽到劉母的話后劉楓頓覺無語,他看著這慈祥的娘親也不再說什麼了,反正今天過後,娘親對他們夫妻肯定不會再這麼信任這就行了。

給劉母錘了會背後劉楓就開口道:「娘!梅瑛還沒吃飯,我先回去看看,你早點休息啊。」

「楓兒你說的對,今天誤會梅瑛這孩子了,以後啊娘會對她好的,你快去看看吧,別冷落了梅瑛。」聽到兒子的話后劉母這才反應過來,叮囑劉楓要好好的照顧梅瑛。

「知道了,娘,我一定會好好照顧梅瑛的,我先走了!」劉楓說著走出了大廳,走出大廳后劉楓心情大好,以前看電視劇的時候就十分厭惡大牛夫妻兩,為了錢什麼事都做,這下雖然沒教訓到他們,不過,卻是個好的開始。 劉家廚房,「蘭瑛姐姐你去燒水,我來給你做好吃的。」一進廚房我就將所有下人遣散隨後轉過身子對著蘭瑛姐姐道。

「好的,九妹啊,八姐可等著你做的好吃的哦,你可不要讓八姐我失望哦。」蘭瑛說著用法術將柴火點燃,又往鍋里添加了水之後就轉過身子期盼的看著小馨兒。

「嘻嘻蘭瑛姐姐看好了啊。」我說著伸出小手在半空揮了一道半弧,空氣中便裂開了一條縫,隨後我將手伸進「虛空」里掏了一下又縮出來,將手縮回來后我手裡拿著一枚雀蛋般大小的白蛋,隨後我再次揮手虛空便消失了。

「九妹就這麼小的蛋,還不夠我塞牙縫呢。」蘭瑛望著小馨兒手裡麻雀大小的白蛋不由翻了個白眼道。

「蘭瑛姐姐你別急嘛!看我的變。」我說完雙手拂過白蛋,隨即將蛋放在地上。

蘭瑛見狀凝神看著白蛋,那蛋慢慢地起了變化,蛋的外層被一層柔和的銀光包裹著,而蛋則漸漸地在銀圈中變大,直至恢復了原來的大小才停下變化。(某馨:也就是比一整塊西瓜還大那麼一點點。)

「我的天哪,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蛋啊?」當看見地上的白蛋后蘭瑛頓時以手扶額不可置信的道,殊不知她的櫻桃小嘴大張著可以塞下N枚雞蛋!

「梅瑛!聽下人說你在廚房………這什麼東西?怎麼這麼巨大?」就在這時劉楓突然走進廚房望著地上的白蛋不由驚愕的大張著嘴喃喃的道,「這是什麼蛋?難道是鴕鳥蛋?不對鴕鳥蛋沒有這麼大,那這到底是………」


「劉楓?蘭瑛姐姐?」見劉楓和蘭瑛姐姐二人獃獃的望著地上的巨蛋我頓時覺得好笑急忙伸出雙手在他們眼前亂揮一通,二人均無反應張大的嘴巴一直沒合過,見他們這樣我頓時好心地為他們抬起下巴合上了嘴隨後一撇嘴無趣道:「劉楓,蘭瑛姐姐你們沒事吧?不就是一枚蛋嘛,那麼大驚小怪做什麼啊?」

「這是什麼蛋?」此時此刻回過神來的劉楓不由指著白蛋問道。

聽到劉楓的話后我撓撓頭不好意思的道:「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蛋?可是姐姐說過了只要我肚子餓了就可以把它給煮了吃了(某馨:可憐的蛋啊最終還是沒有逃掉被吃掉的下場,替蛋默哀三秒鐘。蛋蛋:我抗議!)。

「哇!真有這麼大的蛋啊!九妹,你可以做好多道菜了誒!」這個時候蘭瑛也從驚愕中回過神來她激動地彎腰從地上抱起白蛋伸出雙手不住撫摸著。

「好了,蘭瑛姐姐將蛋蛋給我吧,我要做飯了。」我望著蘭瑛姐姐手裡的白蛋摩拳擦掌的道。


「等一下,小梅瑛,你你怎麼會有這麼這麼大的蛋啊!」劉楓的手指顫抖著指著面前的蛋,滿臉的不相信,可是事實擺在了眼前也不可不信!

「額!這蛋啊是姐姐給我的。」見劉楓發問我頓時說出了這隻蛋的來歷,隨後我繼續雙眼放光的盯著蘭瑛姐姐手裡的白蛋露出一副躍躍預示的神情。

「沒了?」劉楓詫異的道。

對呀沒了!」我一臉無辜的望著劉楓道,我說完狠狠地點了一下頭,以示自己的話的真實性。

「管它的,反正都有這麼一個蛋了,九妹今天八姐就要好好嘗嘗你的手藝嘍。」此時此刻的蘭瑛一點也沒介意,除了剛開始的驚訝外她現在就像一個小孩子得到了一件特別的玩具般高興。

「小梅瑛,你說清楚你究竟怎麼有這個怪蛋的!」一旁劉楓還是不死心的問道。

「哎呀劉楓,別管啦,我去煮蛋啦!」

「不行,小馨兒你先給我講清楚再說!」

「我都說了是姐姐給我的啦!你別攔我好不好啊?」我對著劉楓不滿的道,這時蘭瑛也不滿的道:「劉楓你就別攔著九妹了,讓九妹去煮蛋吧。」

「可是這個問題我不弄清楚心裡就不舒服啊?」劉楓道。

「九妹別管他,你去煮你的蛋吧。」

「知道了,蘭瑛姐姐你就等著我去煮蛋嘍。」我說著嬌喝一聲抱著比西瓜還大的白蛋走進了廚房,留下了蘭瑛與劉楓大眼瞪小眼的矗在遠處。

正在劉楓與蘭瑛大眼瞪小眼的時候,突然間從廚房中飛出一道七彩祥光,虹彩如緞般不停地飛揚,直至漫至整個劉府才停下來,就在這時一聲清脆昂鳴,隨即廚房裡又逸出一道金光!

此時此刻蘭瑛與劉楓的嘴巴大張看著廚房的方向,隨後在下巴即將掉下之際蘭瑛首先反應過來,快速奔向廚房:「九妹,出什麼事了?」

此時在廚房裡我眼睛睜大,嘴巴大張,驚訝地立於灶前,衝進廚房后的蘭瑛來到我身旁一看,灶上有鍋,鍋里有水,煮沸的水,水中有殼,裂成兩半的殼,殼裡空空如也。

「梅瑛!」此時終於反應過來的劉楓也起身跑向廚房,看了一下屋裡,見到小馨兒呆立在灶前,急忙跑進去:「梅瑛,這這是怎麼回事啊?」劉楓不解地指著周圍華麗的景象,好像置於仙境中的一樣!

「那個蛋!那個蛋!」我終於反應過來,手指顫抖地指著鍋里已經裂開兩邊的白殼。

「九妹你沒事吧?」蘭瑛關切的問道。

「蘭瑛姐姐,我沒事。到是那個蛋………有點奇怪耶。」

「怎麼怎麼奇怪呀?」蘭瑛被搞懵了。

「對呀,梅瑛,這到底怎麼回事呀?還有這些光是怎麼回事啊?」劉楓不解的問著。

「我剛剛本想先煮熟那個蛋的,殊不知,這水剛煮沸,這個蛋突然就自己裂開了,蛋里溢出一些彩光,之後就變成這樣子了!」我用手指著周圍的虹光道。

「什麼?不會吧!難道那個蛋是個神蛋?!」劉楓驚詫的道。

「奇怪啊,這個蛋是姐姐給我的,可是姐姐給我的到底是什麼蛋啊?又說能吃的,可是現在這個樣子?」我伸出小手指著鍋里破碎的蛋殼一副不解的樣子。

突然就在這時屋外傳來一陣清脆長鳴,「奇怪?這到底怎麼回事?八姐,我們出去看看。」劉楓說著與蘭瑛走出了廚房,我也跟著走出竹屋,立於前院中,此時虹光漸漸消散了。

此時在雲端之上,一隻全身絢麗散發著九彩光芒拖著長長尾巴的鳥兒在劉家大院上空盤旋飛舞著,這隻鳥兒雖比鷹大上一倍卻沒龐然感,展翅間儘是優雅,全身羽彩之美,把大家都震呆了。

當散發著九彩光芒的大鳥在劉家大院上空盤旋時在洛河鎮以及隔壁鎮子林子和四周圍山中的鳥類似感到什麼召應般成群從林中飛起,向著劉家大院飛去。

此時此刻在劉家大院上空,一隻體型巨大全身絢麗如彩光拖著長長尾巴的鳥兒不住地飛舞盤旋著,而從四面八方趕來的各種鳥類也圍繞在那鳥兒下方盤旋著,與那鳥兒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似在膜拜這上空的鳥兒。

「這……這是!」我來到鳥兒下方,驚訝地打量著上空的鳥兒一臉震撼道:「天界的吉祥獸代表天聖獸鳳凰,而且還還是散發著九彩光芒的鳳凰!」

不提我內心如何震驚且說此時在劉家大院上空翱翔的九彩鳳凰金色眼瞳一轉,隨後凌空低掠飛到底下的小主人身旁,飛到小主人身旁后九彩鳳凰繞著小主人飛了一圈,再次發出那清脆宏亮的昂鳴,才來到這個美麗又高貴的主人肩上。

「你……你是從哪來的?」當鳳凰落到我肩膀上后我頓時側著頭望著肩上的鳳凰,左手的食指點了點鳳凰頭上的彩翎。

「九,九妹,這這到底是什麼?」此時在小馨兒身旁的蘭瑛吐了吐唾液,有點神志不清地問著。

「百鳥朝鳳,這不會是傳說中的神鳥鳳凰吧?我妻子她究竟是什麼人呢?」此時的劉楓也是驚訝地看著小馨兒和站在小馨兒肩上的鳥兒,雖然已經猜到了,不過劉楓還是期待她能給出答案。

「哦,蘭瑛姐姐,劉楓,這個是鳳凰,是我們天界吉祥如意的象徵神鳥鳳凰。」

「這就是鳳凰?傳說中的神鳥鳳凰??」聽到小馨兒的話后蘭瑛睜大眼睛好奇的看著眼前的九彩鳳凰,她說著正想伸出雙手抱住立在小馨兒肩頭的鳳凰。

「啾啾!」此時站在小主人肩頭上的鳳凰見蘭瑛伸出雙手朝自己抓來不由張開鳳嘴鳴叫兩聲,隨即拍打著翅膀從小主人的肩頭飛到另一個肩頭。

「嘻嘻!蘭瑛姐姐她害羞呢?」見鳳凰這反映我頓時嘻嘻一笑隨後對蘭瑛姐姐說道,說完這句話后我隨即低下小腦袋對著肩頭的小鳳凰好奇地問道:「神鳥鳳凰,你叫什麼名字名字啊?」

「我叫阿九,小主人。」我話音一落趴在我肩頭的鳳凰突然張開嘴說出了話,我到沒什麼特別的反應,天界的吉祥天獸嘛會說話也沒什麼稀奇的,可是在劉楓與蘭瑛看來,這可真可謂是驚世駭俗啊。

「小主人?你是說我嗎?」我伸出小手指了指自己,「我可沒有像你這麼高級的吉祥天獸喔,你認錯人了吧!」

聽到小主人的話后鳳凰將頭偎著眼前的小人兒臉龐磨蹭著:「我怎麼可能會認錯?天界皇族的高貴血統可不是任何人能隨便冒充的。」

「我的血統還很高貴?不是吧?我不覺得呀。」我眨巴著清澈的大眼睛無辜的道。

「那是自然,很高貴,十分的高貴!」一旁鳳凰見小主人這樣不由點點頭道,它雖然不懂這小主人為什麼老問一些莫名其妙的答案但他仍是不由自主道。

此時聽到鳳凰和自家姐妹的白蘭瑛更是華麗麗地暈了!暈倒在還處在石化狀態中的劉楓懷中!

「哎,八姐!」劉楓看著懷中的八姐不由無語得想道:「我說你暈哪不好偏偏暈倒在我懷裡。這要是讓小馨兒知道了那我還不得被扒一層皮啊。等等小馨兒………」想到這裡劉楓豎起耳朵仔細聽著小馨兒與火鳳凰的談話。 「你的血統不高貴那麼什麼樣的血統才算是高貴呢?」鳳凰白了一眼自家小主人無語的道。

「我覺得這沒什麼分別嘛!可是你怎麼知道我是天界皇族中人呢?」我困惑的從肩膀上抓起九彩鳳凰放於眼前繼續問道,「再說了就算我是天界皇族中人,可是我們天家人也不一定就能當吉祥獸的主人呀!你我素不相識,你怎麼這麼肯定我就是你的主人?而且還是什麼小主人!哦,對了你們鳳凰一族不都是呆在天界與世隔絕的火絕山內嗎?怎麼你會在這裡的?這裡可是人間哦!」我仍是搞不懂。

「小主人。」聽到小主人的話后鳳凰很不客氣地白了一眼眼前犯傻的小主人納悶道:「別忘了我可是你帶來這裡的!」

「我?不是吧?我都沒見過你怎麼可能帶你來這!飯可以亂吃,話可不可以亂說哦!」我一臉無辜的望著鳳凰道。

「我就是那顆你給凡人要煮了吃的大白蛋!」鳳凰展翅飛上天空,語氣中帶著些許的憤怒,「本來我還要再過幾天才能破殼的,現在都被小主人弄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咚!」一聲悶響,劉楓也倒下了,抱著蘭瑛一起倒下了!

「什麼!你就是那顆蛋啊!那顆蛋不能吃的啊!」我裝作懵懂的樣子無辜的望著火鳳凰,其實我的心裡已經笑成了一朵花:『鳳凰耶而且還是鳳凰之中的王者九天神火鳳,並且這隻笨鳳凰已經認自己為主了耶,這可是億萬年不億萬紀元都難以遇到的機緣如今卻被自己給遇上了,天公啊天公你對馨兒我實在是太好了耶。』我抬起頭朝著蒼穹望去眉心一縷蓮花印記一閃而過。

「噗咚!」一聲,聽到小主人的話后在空中的鳳凰差點掉下來,它怎麼這麼命苦啊?擁有的兩個主人都是這麼這麼貪吃的!主人讓小主人餓了拿它充饑,小主人將它煮了準備給一個凡人與一隻狐精吃,害得自己還未能完全發育,還未鞏固好自身的天靈力就得強行破殼而出以保住自己的命!本來鳳凰一族如果不出意外的話要在殼裡發育萬年才能破殼的,現在就差幾天就滿萬年可是現在自己就得強行破殼,弄得自己先天比其他的鳳凰的天靈力差了一大截!自己擁有這麼一個腦袋缺根筋的小主人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悲哀。

「額,鳳凰,你可不可以讓空中的那些鳥兒退去啊?看著它們的眼神我寒磣得慌。」就在鳳凰內心無比悲催鬱悶時突然一道怯怯的聲音打斷了它的思緒,聽到這句話膽怯的話后鳳凰終於反應過來一臉歉然道:「是我疏忽了,不過小主人你放心,我不會給你添麻煩的。」說完這句話后鳳凰最後在小主人懷裡蹭了一下頭之後衝天而起在半空中它又重新變會巨大的鳳凰真身。

「鳴!」飛到空中后鳳凰在空中發出一聲清鳴,頓時圍繞著劉家大院周圍的鳥兒迅速散去,不出一會兒,這裡就只剩下小馨兒和在天上飛的鳳凰,暈倒的劉楓和蘭瑛。至於其他人則在鳳凰出世時被龐大的天靈之力震得暈了過去。

見空中的鳥兒散去我頓時鬆了口氣,隨後我轉身看到暈倒在地上的劉楓和蘭瑛姐姐不禁驚訝地捂住嘴巴:「這也太承受不了刺激了吧!」

「鳳凰!現在可要怎麼辦啊?」我仰起小腦袋看著鳳凰。

「小主人,別再叫我鳳凰了,今後叫我絳紅吧!」鳳凰說著從半空中一躍而下最後飛到我肩上,飛到我肩上后鳳凰朝著地上的劉楓和蘭瑛望了一眼繼續道:「這些凡人,很少能看到如此的景象,如此的反應也很正常。至於這隻狐妖………」鳳凰說著看到我眼裡閃過一絲憤怒不由縮了縮脖子低著頭道,「你姐姐是受不了刺激暈了過去。」

聽到鳳凰的話后我驚呼一聲道:「啊,暈了。八姐這定力也太差了吧。虧她還是什麼妖界公主呢。」

「什麼妖界?小主人你堂堂天界皇室之人竟然與妖界中人混在一起,這成何體統?」

「妖怎麼了?別忘了現在我也是妖!」我好心的提醒著鳳凰。

「什麼?」聽到小主人的話后鳳凰大叫一聲隨即繞著小主人飛了一圈之後哭喪著臉道:「天哪我究竟找了個怎樣的小主人啊?」

「鳳凰啊,你就認命吧。」我嘻嘻嬌笑著抱著眼前撲棱著翅膀的鳳凰一雙大眼睛已經笑得眯成了月牙狀。

「對了鳳凰啊,劉楓和蘭瑛姐姐還有劉家大院里的眾人怎麼辦啊?」

「不知道。」鳳凰簡潔地應道,反正它也不負責回答小主人的所有問題,只負責保護小主人的安全而已。

「我很想問你啊,你既然剛破殼,怎麼就這麼大了?那蛋能容得下你嗎?羽毛還長的這般地漂亮!哎,你會噴火嗎?」我眨巴著大眼睛好奇的問著眼前的鳳凰。

「那是因為我已經在殼裡發育了數萬年之久,有這樣的身形也並不是有什麼好奇怪的,噴火?我們鳳凰天生就會好不好?」鳳凰再次不客氣的白了小主人一眼。

聽到鳳凰的話后我倒不介意嘿嘿一笑繼續道:「那你噴一下給我看好不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