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面對戰,龍武不會是程無德的對手,雙方相差的等級太高了一些,所以他就是衝上去也幫助不了英姑什麼。可現在做為目標,使英姑不用防守能夠全力進攻,那作用便是很大了。

眼看著程無德的掌風就到了,龍武假意害怕不敵,閃身就想逃走。

「小賊哪裡逃。」程無德一聲怒喝,加快了速度。 第二天是周末,蘇皓然卻沒有什麼概念。

他一早就獨自到後山的小樹林里,進行自我訓練了。

神槍手四連的指導員龔箭,今天起來后,也是帶上望遠鏡就趕了過來。

他知道蘇皓然一定不會休息,一定還會繼續到小樹林后訓練。

他想好好看看這小子,現在到底訓練成什麼樣子。

達到什麼程度了。

格鬥方面,他見識過了。

蘇皓然可以打敗026後勤倉庫的教頭高中隊。

雖然龔箭覺得那一定是高中隊太大意,才讓蘇皓然得手的。

可他依然認為這已經很了不起了。

開玩笑啊。

高中隊在普通士兵中,軍事素質哪可是神一般的存在。

蘇皓然作為一個新兵蛋子,卻能打到他。

還把他給打得飛起來。

那看了多讓人帶勁啊。

就憑這,蘇皓然都值得別人刮目相看。

還有射擊。

神槍四連的蔡一槍,看人歷來都是鼻孔朝天的。

除了特戰旅的神槍手,其他誰也不放他眼裡。

可卻被蘇皓然這小子給一頓打蒙圈了,到現在還沒回過神來呢。

這也難怪。


神槍手可都是用子彈喂出來的。

蘇皓然一個新兵蛋子,就沒打過幾匣子彈,卻一舉打敗了久負盛名的蔡一槍。

別說蔡一槍會蒙圈了,就是他龔箭也覺得蒙圉。

到現在也沒明白過來,蘇皓然那小子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不過,有一點,他已經很清楚,蘇皓然這小子肯定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軍士長老黑長年負責兵員的訓練,對兵員的情況特別清楚。

眼睛也特別毒,好兵歹兵,經過他的手一掂量,保證八、九不離十。

從接新兵回到連隊后,就一直找他龔箭提到蘇皓然這兵。

說得想辦法,把他給弄到鐵拳團來。

以後絕對可以訓練成神槍手四連的尖子。

他當時還將信將疑,現在完全相信了。

因為,連特戰旅的范天雷參謀長,也找過他了。

說他們特戰旅有意培養蘇皓然,讓他多費點心。

哇咔,這麼好的兵,我龔箭怎麼可能拱手讓給你們特戰旅呢?

就是我同意,軍士長老黑也不同意啊。

可別看老黑只是個軍士長。

他帶的兵,現在最高級別可已經是准將軍了。

真把他惹急了,他一個電話過去。


整個軍團從上到下,恐怕沒幾個敢不賣他面子的。

要不然,他也不用費這個心思,悄悄把蘇皓然雪藏到炊事班裡。

目的不就是為了讓蘇浩然不惹人眼紅,被人挖走嘛。

沒想到這小子,竟然還能煮出一手好麵條,讓康雷團長都滿意不已。

幾次三番交待,一定要把蘇皓然留住,別讓他跑了。

否則,要拿他頭顱是問呢。

現在被人挖走的事,大概率是不太可能了。

因為,沒人會想到一個炊事班的炊事兵,竟然是軍事尖子,甚至有可能成為精英。

龔箭想到這裡,就不禁為自己的「狡猾」,感到自豪。

還不由在心裡學著周星星的口氣說了一句:我真是太聰明了。

龔箭現在想要了解的是,蘇皓然到底有多大的本事,會不會就是全能特種兵之才呢?

今天周末休息,他正好可以利用這個時間,全天候悄悄觀察蘇皓然的訓練。

摸清他真正的底細。

然而,他剛躲進樹叢中,拿出望遠鏡,準備觀察蘇皓然時,軍士長老黑就急匆匆跑了過來。

龔箭以前來觀察蘇皓然訓練時,老黑有空也經常跑過來一起看。

龔箭以為今天老黑也想利用周末,來仔細觀察蘇皓然。

他就淡淡地問道:「你也來了啊?」

老黑卻一把拉住龔箭,焦急地問道:

「指導員,是你同意讓蘇皓然破格參加,今年的特戰旅的考核選拔的。是嗎?」

龔箭被問莫名其妙,反問道:

「你說什麼啊。怎麼一來就跟瘋了似的,到底怎麼回事?」

老黑不悅道:「你別跟我裝糊塗,肯定是你拿蘇皓然這個好苗子,去做人情了。」

龔箭皺起眉頭道:「老黑你好好搞清楚,你到底想講什麼?」

老黑冷靜了些,繼續說道:「我剛才聽到團部的人傳來消息。

「說康團長已經答應范天雷。

「今年就破格讓蘇皓然參加特戰旅的選拔考核。

「要不是你同意了,康團長敢這麼乾脆做這個主?

「他會不知道他要弄走了你的人,你肯定會找他拚命的?」

龔箭聽明白了,嚯地跳了起來,一把揪住老黑的衣領道:

「你說什麼?你再說一遍。」

老黑見此,知道龔箭可能也還被蒙在鼓裡。

他當即就把聽到的傳聞,又說了一遍給龔箭聽。

龔箭俊秀的臉色頓時就黑了下來,像是突然間罩上一層烏雲。

「老黑,你說的是真的?情報準確?」龔箭嘴唇都發抖了。

千小心萬小心,千藏萬藏,最後竟然是給自己的上司出賣了。

龔箭那個氣憤啊。

老黑見龔箭氣成那樣,知道他真的不知道這件事。

這個留學生,現在又是在職博士生,還擔任著神槍手四連的指導員。

在兵團可是屬於珍貴的人才。

可他人長得俊秀,發起脾氣來卻很嚇人。


康雷是一路看著和栽培他成長的上司。

可他發起脾氣來康雷也要怕三分。

何況動他手下的兵員,誰都知道那是他的逆鱗。

不管是誰,只要不經他同意,動他的兵,他保證要炸雷的。

「這個康師傅,怎麼這麼糊塗。

「都跟他說好,要把蘇皓然雪藏起來。

「他怎麼又同意讓他破格去參加特戰旅的選拔考核?

「他這不是想拱手把蘇皓然,這樣好不容易出現的尖子兵送人嗎?

「走,我們現在去找他。

「敢動我的兵,就是我的親娘老子,我也要跟他干。

「我一定不會讓他把蘇皓然這樣的尖子兵,就這樣拱手送人的。」

龔箭氣呼呼地拉上老黑,兩人火急火燎就往團部趕。

他們一路急跑。

不一會兒就到了團部。

想到今天是周末,康雷應該不在辦公室,而在家裡。

他們就直奔家屬樓,康雷的宿舍。

「咚咚咚……」

一到康雷團長的宿舍門口,龔箭就不管三七二十一,舉起拳頭就用力擂。 「嘭!」

成功一掌擊到了龍武的身上,同一時間,程無德的身後也被英姑劃上重重一劍,袍子破開,露出了裡面的骨肉。

在掌風就要到的時候,龍武運用起龍之甲,使肉體更加的堅固強大,硬是接了這記掌風。

靠著先天上的防禦強大,此掌根本奈何不了龍武,可是他確還是裝做不敵的樣子,一個趔趄向前撲去,完全就是受了重傷體力不支之態。

程無德的嘴歪了一下,身後的劍傷讓他做不到無視,若是平時,受了這樣的傷,他早就找一個地方服丹修養去了。但是現在確不能這樣做,因為他看到了龍武比他還要難受的樣子。


雖然說龍武能受他一擊而不死,己經讓人極為的奇怪,可是現在頭腦完全冷靜不下來的程無德根本不會去想那麼多的事情,他現在感覺到似乎在有一掌就可以徹底的送龍武歸西了。

「好小子,在吃我一掌試試。」程無德在叫了一聲,向著龍武的身上繼續全力轟去。

「看劍。」英姑抓住機會繼續的的程無德身後留著傷痕。

這一道傷痕也許還要不了人的性命,可若是連續的數道甚至是十幾道呢,那光流血也會讓人氣血不足的。

先不說龍武這邊,單講谷主穆元立與韋一笑這裡,以攻擊為主的韋門主現在是佔盡上了風。

韋一笑的七星槍法完全是以攻擊為主,這是天性使然,這使其在同階之中少有敵手。

穆元立確是主修鍊葯術,成名的天馬掌法也僅僅是防身之用。

這一套掌法對於六階罡師以下倒還有用,可是面對同階之人,明顯的不足就顯露了出來。尤其是遇到了以攻擊為主的七星槍法更是只能被動挨打,沒有反擊之力。

好在穆元立停留在六階罡師的時間上比較長,在加上一心煉藥早己經把融合法則給修鍊小成,所以,暫時頂住韋一笑的強勢攻擊也不是做不到。

問題是其弟穆元發那裡情況確不容樂觀。

以四階罡師對五階罡師,穆元發一時間倒還能應付,可時間一長,他的劣勢也就是越來越明顯了。

「孤燈照明。」聞得洪傑一聲怒喝,孤燈槍法的絕招就使了出來。

眼前似是一片光明,照耀得穆元發睜眼都稍嫌費勁,一時不查之下,左肩膀就被長槍擊了一個血洞,兩息的工夫,鮮血就染紅了本來是新郎官的白袍子。

「二弟。」雖然只有防守之力,但是穆元立的目光確一直在關注著戰場之上,現在看到穆元發受了傷,他終於也激動了起來。

「哈哈,穆谷主,不如我給你一條退路,現在就投降,發誓效忠我紅槍門,如此我可保證你兄弟兩人性命無憂矣,你看如何?」同樣在觀察著戰場的韋一笑,看到洪傑傷了穆元發,並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取得勝利之後,他就哈哈大笑,開始試圖說服穆元立了。

說服穆元立為紅槍門效忠,這本就是韋一笑此來的最大目的之一。

紅槍門說白了,只是一個不入流的幫派罷了,若不是因為他們遠離廣陵城,地處偏僻,幫派根本就不能挺到今天。為了以後的出路與發展,做為一門之主,他不能不早做打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