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的話,杜江自然不會去跟別人求饒,也不會有任何這樣的心理。

杜江咧嘴一笑:“今天不是有些特殊嘛,反正不管怎麼樣,你身手強,我服你,但早晚有一天我會打敗你的!”

話是發自內心,可是卻也有些轉移話題的嫌疑。

羅成又怎麼會聽不出來,輕笑着開口:“你不一定有那個機會了。”

說完之後,再次邁開步子,向着杜江的位置走去。

杜江一愣,臉上再次多出了一抹慌亂。

可是眼底深處,卻依舊沒有任何的敵意。

很快,杜江再次焦急的開口:“哎哎哎,別……別這樣啊,你看,咱們有事好商量是不是?”

羅成在杜江身前站定,輕聲問道:“告訴我我想要知道的。”

杜江臉上滿是尷尬的表情,再次開口說道:“你看,說了半天我都不知道你到底想要知道什麼。”

羅成輕聲呢喃:“誰讓你來的。”

杜江愣神,臉上那種尷尬的表情瞬間消失。

幾乎毫不猶豫的接連搖頭:“那不能告訴你。”

迴應他的,只有眼前不斷放大的拳頭。

砰!

又是一個沉悶的聲響,杜江的身體再次騰飛,直接將帳篷壓倒。

站起身來,瘋狂的搖頭加擺手:“不不不不不不……”

還沒等說完,羅成繼續動手。

痛苦的哀嚎聲和沉悶的碰撞聲在松樹林間徹底傳開。

松樹林外面,剛纔那六個保鏢面面相覷,臉上閃爍着後怕的光芒。

矮個子撇着嘴說道:“老大太嚇人了,這不得給那小子折騰死啊?”

旁邊的人也跟着符合:“就是啊,我都有點後悔把那小子抓來了,老大那瘋子,不得給人打死啊?”

“行了行了,不說那小子就是個無惡不做的壞人麼,捱打就捱打吧。”

說完,幾人再次撇了撇嘴,很是心疼羅成一般。

殊不知,他們的老大已經快要被羅成給折磨死了。

十分鐘之後,杜江的身體已經飛進了帳篷後面的樹林之中。

巨大的力量,直接撞斷了一個足有手臂粗細的小松鼠。

掙扎站起身來,杜江瘋狂的擺手:“不行了不行了……別……別打了,我……我服了,再打我真的要死了……”

羅成依舊面色平淡,絲毫沒有任何的反應,似乎這些事情跟他都沒有關係一般。

平淡的開口道:“說不說。”

杜江依舊有些遲疑,可剛擡頭,羅成又動了。

杜江瘋狂後退:“說!我說!”

羅成停下腳步。

杜江心中鬆了口氣,心中愈發的無奈了起來。

再次看了羅成一眼,那個眼神就如同在看一個變態一般。

羅成的恐怖,刷新了他的認知,不過也讓他更加興奮了起來。

沉吟片刻,輕輕開口道:“老虎特戰隊的,一個C級特戰隊,他是隊長,我去找他切磋來着, 他就讓我找你來了。”

羅成眉頭微皺,他並不認識什麼特戰隊的,特戰隊跟這件事情有什麼聯繫。

輕聲說道:“繼續。”

杜江不滿的撇了撇嘴,輕聲開口:“他說你是個十惡不赦的壞人,姦淫擄掠無惡不作,說你身手還不錯,就讓我來教訓你。”

羅成緩緩擡頭:“這你就信了?”

杜江連忙擺手:“當然不會啊,信不信的不說,我不可能爲了這麼點事情就離開部隊來找你啊。”

“剛開始我拒絕了,然後他就跟我說這是上面的命令。”

“我……只好奉命行事。”

羅成有些詫異,繼續開口問道:“命令你見到了麼。”

杜江輕輕搖頭:“那倒沒有,不過他不可能用這件事情騙我啊,他還說給我找來着,我給拒絕了。”

羅成輕輕點頭,心中慢慢的醒悟了過來。

也就是說,杜江這個蠢貨被人給騙了。

思考片刻,羅成繼續問道:“知道你說的那個C級特戰隊的隊長跟誰走得近麼。”

杜江搖了搖頭:“這我倒是不知道。”

羅成輕聲開口:“有沒有辦法把他給弄過來。”

杜江撓了撓頭,尷尬的開口:“兄弟,說實話你身手不錯……身手很強,我很欣賞你,但是我也不能因爲你一句話就背叛了組織啊,你就算是打死我我也做不出來這種事情。”

話語很是堅定。

羅成眼神中閃過一抹異樣的光芒,這個杜江他是越看越順眼。

輕笑着開口:“不是你背叛了組織,是他背叛了,他騙了你。”

杜江一愣,隨後連忙搖頭:“不可能,你少來唬我,反正我就知道這麼多,現在是不是可以放我走了?”

羅成輕輕搖頭。

杜江卻急了,輕聲呼喊道:“哎哎哎,你這個人怎麼這樣,再怎麼說也是個強者,怎麼能出爾反爾呢。”

羅成輕笑着開口:“我什麼時候說要放你走了。”

杜江伸手:“你……”

可是思考半天,羅成似乎確實沒有說過這句話,心中也開始焦急了起來。

沉吟片刻,繼續開口問道:“那你還想怎麼樣?你難道還要殺了我不成。”

羅成搖頭:“沒興趣。”

說完之後,直接在自己兜裏面拿出了一個證件,扔了過去。 杜江一愣,連忙將證件接在了手中。

可是黑燈瞎火的,也根本看不清什麼。

尋找了半天,杜江纔在帳篷裏面找到了一個手電筒。

將手電筒打開,放到嘴巴里面,又將證件放到了雙手之中,慢慢打開。

簡簡單單的介紹,可當杜江看到那個職位的時候,瞬間瞪大了眼睛。

嘶!

下意識的倒吸了一口冷氣,可是小手電還在嘴巴里面。

杜江這一激動,差點沒直接把手電吸進肚子裏面去。



慌亂的將證件扔在了地上,將手電拿了出來。

咳咳咳!

劇烈的咳嗽了一番之後,這纔想起來自己似乎將證件扔到地上了。

身上動作再次石化,直接瘋狂的跪在了地上,拿着手電到處尋找。

當看到證件之後,快速將證件捧在手中,視若珍寶一般再次慢慢打開。


此時的他雙手都已經開始隱隱的顫抖了起來。

當看到下面那個鋼印之後,杜江的呼吸都已經開始急促了起來。

再次擡頭,眼神裏面的狂熱已經到了一個無與倫比的地步,心臟跳動的速度都已經開始加快了起來。

就那麼跪在地上,死死的盯着羅成的位置,恭敬的開口:“大……大人!”

羅成點了點頭,並沒有什麼反應。

這個證件不過是以前用過的而已,雖然位置很高,卻也並沒有到那種驚世駭俗的地步。

可是對於杜江這種人來說,也已經是天花板了。

羅成輕輕點了點頭,平淡的開口:“現在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

杜江接連點頭:“知道了!您有什麼吩咐開口便是,屬下就算是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

說完之後,連忙上前兩步,將手中的證件雙手遞到了羅成的身前,頭也深深的低了下去。

羅成收回證件,放在衣服的內兜裏。

輕輕開口:“這件事情非同小可,我不希望第三個人知道。”

杜江眼神裏面火熱的光芒更盛,連忙點頭答應了下來:“是!”

羅成也沒有猶豫,直接開口說道:“這件事情涉及到叛國者。”

簡簡單單一句話,卻讓杜江呼吸瞬間停止了下來。

緊接着,眼神裏面露出了一絲怒意。

叛國者,罪不容誅!

雖然心裏面很難接受忽然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也很難接受自己竟然參與了進來。

但是對於羅成的話,他沒有任何的懷疑。

那個證件,沒有任何的問題。

不過片刻的時間,杜江便狠狠的點了點頭,恭敬的開口:“大人,現在需要我幹什麼。”

羅成輕聲呢喃道:“把那個人叫到這裏來,不要讓任何人知道咱們的談話內容,也不要讓那個人有任何的懷疑。”

杜江知道羅成口中的那個人就是C級特戰隊的隊長,那個命令他來到這裏的人。

沉吟片刻,杜江恭敬開口:“這個不難,他本來也讓我抓到人之後給他送去,我能想到辦法把他給糊弄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