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青楓終於看向他,剛才眼裡的淡漠不見,多了幾分溫度。

「我知道你們待她好,可既然是我家的人,實在是不甘於苟且。」

第七策冷哼:「歐陽家內部割裂,你要清霜跟你一樣寧為玉碎?」

「……」

看到對方被噎的表情,第七策總算覺得爽快些。

歐陽青楓泄憤地將早點一掃而空,牛奶喝得太急甚至還差點嗆到。

等他咽下最後一口,才終於緩過氣,說:「我爸媽出事的時候我在上課,有人來讓我不要再回家。」

停頓兩秒,才繼續說下去:「原來是歐陽焱動了歪心思要奪權,我就成了他唯一的障礙,我爸以前的一個下屬不願意同流合污,給了我一條生路。」

那時候忙著逃命,也沒想過妹妹居然能活下來,被送到了第家做養女,林雅潔和母親田婭是好姐妹,將歐陽清霜視如己出。

很長的一段時間裡,他都以為只剩下了自己一個人,幾近癲狂,後來在好友Tony的勸說下,才重新振作,構築新的事業,勢要扳倒歐陽焱這條老狗。

一次偶然,他去給家人掃墓的路上,居然碰上第七恬,他突然有種奇異的感覺,總覺得有幾分相熟,尤其是她眼下的淚痣。

回去便讓Tony查了不少資料,發現怎麼也找不到第家夫人懷二胎的任何爆料,只有一個平平淡淡的新聞,第家喜得千金,之前胎像不穩不宜受驚所以一直沒出門,林雅潔並非明星,少有人關注,也沒想到會有人專門去找她所謂懷二胎時間內的照片。

那些照片里,林雅潔小腹平坦,壓根就不是懷孕的人。

歐陽青楓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測,可想到第家的庇護,他沒有貿然去認,她可以安心成長,等歐陽青楓的力量足夠強,他就可以把妹妹帶回身邊。

沒想到還沒等他把人接回來,就出了事,得知消息后,他們趕到P市,沒想到人會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於是她便名正言順地恢復了歐陽清霜這個名字。 早上,陽光再次鋪撒在玻璃之上,投射出多彩色譜炫光。

當陽光傾瀉,照耀到雪白柔軟的鵝絨被褥上,折射在巴帝硬朗的胸膛,輪廓分明的肌肉線條上,光線瞬間便被白玉般的肌膚,貪婪的吸收了進去,表面呈現出淡淡的光芒。

巴帝緩緩的睜開眼眸,明亮的眼眸看向天空,折射出多光彩色譜,炫出微微的塵埃在遊動,在他的眼前呈現,身體從微微休息之中,細胞充實的運轉起來,充盈的吸收著陽光,強大的力量感覺,從身體的每一寸細胞肌肉之中迸現。

細胞大量活躍的開始吸收陽光,猶如進食一般的讓他舒適而溫暖。

而同樣,因為陽光而感覺到舒適的,還有帕米拉·莉蓮·艾斯利。

她的臉上有著淡淡的葉綠素色,嘴唇青綠色,經過陽光的照耀,葉綠素開始進行著光合作用,把她吹水彈破的肌膚泛起綠色的熒光。

全身上下,除頭髮依舊的火紅熱情如火,其他地方正在泛著綠色的微弱光芒,那是身體里的血液,已經和葉綠素結合,正在進行著如如植物一般的光合作用。

她的臉頰貼在巴帝的胸膛上,紅焰的髮絲凌亂,被褥掩蓋住她極度豐滿的嬌軀,峰巒壓得厚厚一層,眼睫毛顫顫,感受到巴帝的蘇醒,她並沒有什麼反應,只是仍然裝作睡著,那胸膛的結實與安全,溫暖的觸感,讓她感覺到異常的安心。

在昨天晚上,毒藤女就送到來他的面前。

帕米拉是清晰的知道,自己變成異形,變成和花草一樣,能夠吸收陽光,全身上下泛著綠色的皮膚,那種已經是被人類視之為怪胎,讓人恐懼的怪物模樣。

這給她初次殺人的神經,帶來巨大的恐懼,然後又被像是貨物一般,被刺客聯盟的人捉走,最後竭力恐懼的催生無數的植物,逃走,被渡鴉捉住,下了能夠昏睡安神的魔法咒,送到來巴帝的面前。

見到巴帝,無疑是令她欣喜,並且恐懼,慌惶,不知所措的。

自己已經成為了怪物!

當然,她不知道,巴帝正是想要她成為這樣的怪物,在見到她的那一刻,就溫暖而舒適的安慰她,沒有表露出一絲的嫌棄,厭惡與恐懼。

直達到深夜,在這副泛著微綠色的軀體下,進行了交合。

這就已經讓帕米拉崩潰的喜悅大哭,在她最迷茫,恐懼,害怕,慌惶的時候,她喜歡著的巴帝,撫摸著她的怪物般的身軀,親吻著她異於常人的青綠色嘴唇,激烈的訴說著,即使自己現在已經不是人了,他也仍然會如初見一般,是那個陽光下,光芒熠熠,讓她著迷的男人。

巴帝側挪動一下身軀,把帕米拉的頭輕移到枕頭上,她的眼睫毛在顫顫,已經醒了,巴帝並沒有理會,徑直掀開被褥,露出她那帶著淡淡綠色的豐滿嬌軀,像妖治精靈一般蜷縮著,這有一種極度刺激的肉慾刺激感。

巴帝微微勾起嘴角,下床,把被褥輕輕提一下,蓋在她的豐滿的嬌軀上,這種無處不在體現愛護的小細節,對於他來說,信手沾來。

事實上,這種細節,對於任何情人間來說,都是非常感動的行為。

帕米拉聽到巴帝的腳步在遠離,顫顫的眼睫毛張開,她的手不自覺的拉著被沿,小心翼翼,不發出一絲毫的聲音,眼眸帶著深情,注視著巴帝逐漸遠去的背影。

最終,她的眼眸濕潤,青綠色的嘴角帶著微笑,再次閉上眼睛,安心的睡了過去。

有人接納如怪物的自己。

真好!



早上,洗澡后。

巴帝便安排赫拉為帕米拉準備早餐,照顧著帕米拉,順便,也有幾分監視著的意思。

巴帝可不想,在征服,得到毒藤女之後,會因為她太過感動,從而萌生那種自己對她太好,覺得變為怪物之後的她,配不上自己,從而離開自己的狗血劇情。

任何事情,他都要掌握在手心。

安排好這一切,他連接上渡鴉的心靈傳輸,得知道渡鴉正在進行在追蹤到西伯利亞那邊,叮囑一下她小心行事,巴帝便徑直來到第十層,完成他所需要的未來藍圖。

現在的他,已經有足夠的力量征服世界,只是需要著自己的人來管理而,所以,接下來的日子裡,幾近十年的時間,都需要瘋狂,瘋狂,瘋狂的製造執政官,士兵,把地球打造成自己的完美後花園。

不過半小時后,小盧瑟就敲響巴帝的辦公室大門,為未來公司的商標請示巴帝。

現在的宇宙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用的標誌還是收購過後的公司,隨便的將就著用,在即將已經開始集合所有的資源,整理出巴帝的巨無霸帝國,那就需要一個有集中性,向目的性的標誌。

這種事情小盧瑟也不敢隨便決定,因為這有可能就是未來,一個國家的國旗標誌,代表地球的標誌,他哪裡敢亂來,直接來請示巴帝了。

「老大…」

他進門,眼眸看著巴帝,不由閃過一絲熱切,之前那猶如神一般的身影,依舊在他腦海中揮之不去,內心熱烈。

巴帝頷首,眼眸思考了一下。

自己好像就真的,沒有想過,以什麼標誌來代表自己。

不像氪星的十二個家族那樣,有著明顯的標誌。

艾爾家族那胸口的S,希望的代表,提起這個無形之中,就會想到超人。

這是深入民心的印象,思考都不用,就會想起。

房間寂靜。

有著早晨太陽光芒照射入來,光線耀出的微微浮遊塵埃微粒,在空氣中浮遊。

巴帝眼眸開闔間,似乎有著光芒閃動。

一想到,未來代表著自己的標誌,將會插在地球之頂,插在月亮之上,插在太陽上,插在宇宙中無數的星球之上,宣告著整個宇宙,所有一切,都是自己的所有物,這就讓巴帝內心中升起無以倫比的狂熱,霸道。

巴帝那菱角分明,硬朗的臉容,不由的勾勒起俯瞰天下的笑容。

他拿起一隻筆,在紙面上畫了起來。

勾勒起的笑容很盛,有著不容拒絕的霸道。

只見他在紙面上,畫出一個Ω。

徑直,他把紙張拿了起來,在強烈的光下照耀下,在地面映出一個巨大無比的Ω。

這一切…都是為了巴繆洛帝! 1982年,這一年,渡鴉追蹤刺客聯盟,途經西伯利亞、阿爾泰山脈、天山山脈、黃土高原、經過亞洲東方、又繞行緬甸、菲律賓、蘇丹、南蘇丹、衣索比亞、柬埔寨、緬甸、尼日、奈及利亞、泰國、馬來西亞、孟加拉國、印度、巴基斯坦、斯里蘭卡、馬爾地夫…超越近百個國家,都有著刺客聯盟的據點,組織嚴密之龐大,難以令人想象。

她幾乎是環遊了半個世界,最終在阿拉伯半島一處,感應到微弱的三宮氣息,尋找到刺客聯盟的總部,見到拉撒路之池,擁有著三宮氣息的魔池,可以令普通人延長壽命,傷殘痊癒的魔池,這使得渡鴉鬆了一口氣,並把這個拉撒路之池封印起來。

但卻最終被老謀深算的拉爾斯·艾爾·古爾,刺客聯盟的首領逃脫。

然後,巴帝親手出手,搜尋到他的蹤跡,這個能夠和蝙蝠俠來回糾纏良久,蝙蝠俠的岳父,就這樣被巴帝一隻手按死,死得毫無波瀾。

繼而,巴帝接收刺客聯盟,龐大的帝國,伴隨著刺客聯盟幾百年累積起的財富,在這一年,瞬間就騰起。

1983年,這一年開始,宇宙集團更名為巴繆洛帝,直接以巴帝命名,標誌Ω,各行各業,金融、貿易、電腦網路,他創造世界上第一台家用電腦,電子信息化普及整個世界,直接取代比爾蓋茨,發布出世界上最廣用的電腦系統,發布了世界上第一台便攜的手機,淘汰舊時代的大哥大。

冶金冶鍊、石油能源、冶金冶鍊、塑膠原料及製品、房地產建築、電子電器、家用電器、貿易海運、醫療、糧食、餐飲、微電子與信息產品製造業、航空航天工業、原子能工業、現代製藥工業、新材料工業、重型機械工業、電力工業……等等,所有一切的基礎工業和重加工業,都有他的滲入。

在這一年,他直接就以一己之力,掀起了整個地球的時代進程,科技大幅度躍進,簡直是駭人聽聞,每一天幾乎世界各地,都有著不同程度的跨越進步,這種進步令人恐懼,好像每一個國家,都有著偉人出現,有著超級大科學家,農業家,工業家,金融家出現,帶領著他們緊緊跟著世界的進程。

整個世界,隨著巴帝的腳步,在進化。

整個世界莫名其妙的,就開始騰躍,數之不清的人迷糊著跟著這種騰躍的步伐,在巴帝引導下開發熱火朝天的迸發出熱情。

1984年,一切標誌著Ω的科學衛星,技術試驗衛星和應用衛星,朝著天上發射,幾乎每一天,都有一顆,甚至兩顆衛星,在巴帝指示下,飛上天空。

甚至乎,最瘋狂的是…有時候,一天,巴帝就左右手提著兩顆衛星,就這樣衝上地球軌道,放好,又在下來,又飛上去,裝好,一天之內,直接就帶二十個衛星,上到地球近軌道,如果不是他的僱員實在太累了,製造衛星都趕不上進度,巴帝直接一天就可以放好數百個衛星都不止。

這直接就導致,直到1990年,他在地球上,就已經擁有超過1780顆衛星,超過地球一半的衛星,隨時在監測地球,在為他提供全球性的網路。

這一年,盧瑟功不可沒,得到巴帝的賜予,當巴帝在問他需要什麼的時候。

「我需要和你比肩的智慧。」

聞言。

巴帝當即調整他的大腦突觸,使他的大腦,幾近擁有普通計算機一樣的運算程度,超越普通人。

同時,因為過度使用大腦,他開始掉發。

1985年,隨著巴帝對蘇聯的入侵,以及有部分意識到巴帝其實非人的存在,在惶惶猜測,和對美國的冷戰之中節節敗退。

在巴帝的插手下,蘇聯提早解體,巴帝強橫的控制五個國家,以及非洲正在騰起的戰亂帝國,中東一帶,有著令美國覬覦的石油,也在巴帝的直接控制下。

直接就有近十五個國家被巴帝操控,至於資本的深入間接操控,已經遍布多個國家,令所有國家措手不及的,所有帶有Ω的東西,完全到處可見。

巴帝以前瞻性的目光,簡直就是一己之力,完全的控制著地球的進程,所有一切事關地球人在即將幾年接下來的進程,都被他提前,而又積極性,強迫性的前進。

盧瑟持續掉發。

1986年,不少巴帝收集的英雄,以及反派,逐步的成長起來,供他利用,只是現今,隨著巴帝每時每刻,都在利用生命起源室製造出氪星戰士,生化戰士,執政官等等一系列的基因催產生物,這些本土收集的英雄或者反派,就顯得有些無力無能。

在巴帝面對這個世界的時候,這種單個的戰鬥力,可謂是弱小得令人無能,只能實行處理一些微小的事情,發揮各種的安排,成為他的馬前驅。

盧瑟變地中海。

1987年,巴帝直接用資本控制一個國家,當上一個國家的總統,這原本並沒有什麼,但就在巴帝把這個國家,直接轉變為君主專制,幾乎二千三百萬的普通人成為他的手下平民,這幾乎引發全球的大地震,聯合國幾乎是組合譴責,引發地球的震動,差點就組合出軍,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了。

但最終在巴帝干預下,聯合國安理會的授權並沒有通過,巴帝依舊的成為了一個國家的國王。

因為,聯合國憲章有關一國主權不可侵犯是有前提的,一國的主權必須為保護本國民眾的人權服務,當主權成為統治者破壞和踐踏人權的工具時,聯合國憲章的保障便不再有效。

毫無疑問,巴帝用了龐大的資金,直接就為自己的國家建設,把他們從戰火深淵中帶了出來,成為了他們的希望,稍加調控一下,直接就讓他們崇拜,支持自己。

雖然這種戰火,其實也是巴帝幕後一手操控,直接令這個國家兩個政權炸死接近三十萬的平民,整個國家惶惶不可終日,體系崩潰,美國和其他大家也想一口貪婪的吞了他們,但最終,被巴帝成為國王。

這讓各個大國警惕心驟然生起,這才發現,他們所有國家使用的一切,高端的儀器,技術,航天技術,甚至小至家庭瑣瑣碎碎的鍋碗椅子餐桌,竟然都不多不少的,滲有著巴帝的標誌,又或者是和巴帝有著共同利益合作的。

突然間,有智慧才情絕艷者,明白巴帝一路鋪設,這種龐大的架構全世界。

以一個國家來試探,全世界的反應,這簡直是令人冷汗淋漓的大手筆。

事實上,巴帝甚至試探出整個地球的水深程度。

美國政府駭然發現巴帝的勢力,突然就觸動到國際層面上。

1988年………這一年,因為巴帝駐紮在此的大都會,被美國政府宣布,成為特區。

1989年………這一年蝙蝠俠,在哥譚黑夜上飛翔!順便提一句,韋恩企業在這年內,就被巴帝弄垮,蝙蝠俠僅僅出現了三個月,就被巴帝派人追殺,銷聲匿跡。

1990年………整個世界的英雄開始逐漸的出現。

1991年………這是逐漸開始神奇的年代,直至於此,巴帝製造超過七百萬的氪星基因戰士,遍布全世界。

1992年………這是世界蓬勃的年代,這一年,亞特蘭蒂斯,亞馬遜兩個古老的國度,終於出現,宣布加入聯合國。

地球的深水,也開始濺出。 巴西里約熱內盧。

里約中心。

頭頂白熾燈光明,照亮這個會場,會場內人員穿梭不斷,陸續有著穿裝各異,來自不同膚色,不同人種的人,來到與此,在接待服務員接引到屬於自己國家的位置。

「謝謝。」

邁克微笑,雄壯的身軀頗有禮貌的對著接待美女道謝一句,才腰椎挺直,緩慢的坐下。

「不用客氣。」

穿著紅色禮儀服裝的接待露齒微笑,接著告訴他有任何的需求,都可以呼叫自己,便禮貌的離開這附近。

時隔十年,他並沒有多大變化,臉上不見蒼老,反而臉型粗糙之中刻意的修整過,不怒而威,無形中帶給別人上位者的威勢。

那雄壯的身軀,更加的壯實,穿著的西裝胸部,胸膛高高的隆起。

他作為『特古斯國』的國家代表,來參加這一場聯合國在巴西的「里約中心」組織召開聯合國環境與發展大會。

18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代表、60多個國際組織的代表及100多位國家元首或政府首腦將會在大會上發言,敦促各國政府和公眾採取積極措施協調合作,防止環境污染和生態惡化,為保護人類生存環境而共同作出努力的會議。

他的指尖輕點面前褐色,肅板的桌面,桌面有著漂亮的樹木紋路,泛映出柔和的燈光,左上角有一瓶帶有Ω標誌的天然礦泉水,邁克的眼眸微微掃過,心中不由得感概。

巴帝帶給他的巨大改變,真是天翻復地的變化,自己的家鄉,成為他的領地,自己成為家鄉國家的代表,國家變得越來越好,安定,祥和,沒有組織敢撩虎穴。

在十年之前,自己只不過是個到處漂泊的雇傭兵,而現在,成為國家代表,甚至在自己國家上,他擁有著一定的話語權。

這真是……令人驚嘆。

『叩…叩…叩…叩』

他輕輕的點著桌面,視線離開礦泉水的商標,淡笑,目光溫和,很有禮貌的掃過會場,每當有其他國家代表和他對視上視線,都會先頷首微笑,盡顯得特古斯國的禮儀,儘管特古斯國也不過是個幾年前才改名誕生的國家。

在此處,他看到了另外幾個,在近幾年才平定戰亂的國家,『騰酋長國』『拉多君特國』『眾合聯盟合眾國』『君特國』。

這些,都是他所知道,巴帝直接控制的國家,甚至傳聞,老大還有控制著其他多達七個以上的國家,這些邁克就不了解了。

他即使是跟隨在巴帝身邊最早的人,也沒有辦法弄清巴帝的一切。

現在這些國家,和自己家鄉一樣的美好。

邁克露出笑容,他逐一和這些國家代表,或者是總統,首腦會意微笑,他們也同樣抱著意會的笑容,和邁克點頭致意。

這幾個國家,是被世界所熟知,巴帝控制著的國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