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恆舉目掃過這群礦工,他記得他上次走的的時候他們基本都是貫脈境修為,現在大部分都已經到了煉力境,吳廣利竟是到了易筋境,看來他走後這些人在修鍊上絲毫沒有鬆懈過。

「大家能有現在的環境是你們自己努力的結果,只要你們以後繼續努力,日子會越來越好。」楊恆說完直接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好!」不少礦工大聲喝了起來,將現場的氣氛推向了高chao。


看著礦工臉上洋溢著安逸幸福的笑容,楊恆突然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壓力,他現在將凌郡的幾個大勢力都給得罪了,如果仇家尋上門來的話,他自己自保是沒問題,但是要保住這麼多人卻是不可能。

他知道這些人都不怕死,但是要他們因為自己而死的話卻是讓他難以心安。

「乾脆我也建立一個自己的勢力,有了現在這群人做底子,發展起來只是遲早的事,到時候又何懼什麼三大家族。」片刻之後楊恆心中生出一個大膽的想法。只有這樣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讓身邊的人有安全感。

要建立一個勢力也不是說做就能做到的事情,楊恆正在考慮該如何開始的時候,照看極樂人走來告訴他極樂已經醒了。 迷濛昏暗的夜色裏,狂風肆虐,驟雨綿綿,唯一能看清的,只有遠方虛空中那盞搖搖曳曳的光點!

“易家小子!我乃天機閣護閣長老。。。你身陷十重門。。。受死吧。。。”一道道蒼老玄音在天地之間連綿不絕地迴盪。

“大哥小心!”只聽狂牛大吼一聲,易逍遙手臂一震,長鞭霎時破空而出,瞬間與迎面劈下的劍芒撞在一起,點點光影,一閃即逝,卻不見一道人影!

易逍遙暗自驚愕地道:“十重門重重疊疊,而我在明他們在暗,如何破陣呢?!”

心念急轉,長鞭如蛟龍騰空,“嗤啦!”一聲重擊一物,只聽黑暗中傳來一道悶哼,繼而便消失於無形,狂牛與劍修分別守在易逍遙一側,三人呈掎角之勢,緩緩向遠方的光點靠近!

“哈哈哈!好聰明的辦法!不過我們正面襲擊,你們該如何?!”四道身影閃現而出,卻是四個面色枯老的白髮老者,說話的便是其中一人。

易逍遙冷哼一聲,手掌一翻,一個小型的白色漩渦霎時成形,滴溜溜一轉,“嗤啦!”一聲劃破虛空,迎面砸向其中一個名老者!

“啊!”那名老者震驚地望着白色漩渦,身影一閃,竟憑空消失,而白色漩渦則轟然將地面砸出一個十丈大小的深坑!

其餘三名老者同時攻向狂牛與劍修,劍修劍氣肆虐,瞬間將對手的長劍擊落在地,但對手卻也一閃消失,再看便是縹緲無蹤的虛無!

狂牛大喝一聲,雙錘同時揮出,與兩名老者同時對碰!

“嘭!嘭!”

兩老者悶聲噴出一口鮮血,竟是不敵,慌忙退出狂牛的視線!

“大哥!這。。。這該怎麼辦?”劍修打破沉寂,淡淡地開口道。

易逍遙皺了皺眉:“這十重門就是這樣,重重疊疊,或許他們站在我們的對面,但不是一個空間,我們也看不到他們,只有他們打我們的份!”

略一思忖,易逍遙詫異地望着狂牛,疑惑地道:“你剛纔傷了他們?!”

“對啊!那兩個老傢伙的修爲只是先天筋脈三重境,被咱家的混天錘重擊,此刻定是去養傷了!怎麼了大哥?!”狂牛扛着混天錘,詫異地愣了愣。

“沒什麼。。。”易逍遙搖了搖頭,暗自不解地呢喃道:“若是十重門不破,闖陣之人是很難傷到守陣之人,但狂牛怎麼可能傷到他們呢?”

心念未停,易逍遙葛地凝視着眼前的漆黑,長鞭霎時傲嘯而起,剎那!但見原本漆黑如墨的虛空突然爆發出一道青色光影,正是一把耀眼長劍,長鞭如龍影傲嘯,霎時與長劍交織在一起!

“神龍擺尾!”

易逍遙怒聲暴喝,長鞭本已銳氣十足,卻猛然傲氣暴增,龍影巨尾“嗤啦!”一聲脫離劍影的糾纏,狠狠地掃向漆黑的虛空!

“嘭!”“啊——”

一道悶響,順帶一聲慘叫,虛空中的長劍霎時掉落地面,而人影卻看不到一個!

“好厲害的鞭法!哼!即便如此你們也休想走出十重門!”一道冷聲怒喝,在上空滾滾浩蕩!

十餘道黑影破空而出,四周合成的圓形劍芒如蓮花盛開,由四面,齊齊攻向易逍遙三人!

鞭影橫掃,混天錘發出嗡嗡顫響,而劍修手中則以劍化氣,正中其中一名黑影!

“嘭!”“嘭!”“嘭!”“。。。”

十餘道黑影霎時滾落地面,仍有三道返身而回,易逍遙走上前,但見這些倒地的黑衣人已然身亡,轉回頭,只見狂牛與劍修的肩頭與胳膊上皆帶有劃傷,可是四周仍然渺不可尋——

狂牛渾身的牛脾氣轟然爆發,憤憤地掄起混天錘大聲怒喝:“咱家受夠了!你們這幫縮頭烏龜敢不敢當面與你牛爺爺大戰一場?!水月樓!今日不滅了你咱家就不叫狂牛!”

轟隆隆~~~~

霎時!一道慘白的閃電詭異地在天際閃現,僅是一個恍惚,易逍遙但見對面十道身影快如閃電般襲來,身影一縱,轟然甩出一鞭!

“萬龍點睛!”

龍影瞬間化萬道,齊齊地射向正前方,一片慘呼隨之傳來,但易逍遙猛然大驚,只見四面八方各自涌出十餘道身影,竟將他們團團圍住,長鞭橫掃,卻發現這些竟是一道道虛影!

“他孃的!滾出來——”狂牛身影一動,轟然衝了出去!

“狂牛!”易逍遙急道,但狂牛的身影已然消失在黑夜裏,四下環顧,卻再難發現一道身影,嘆了一聲,易逍遙焦慮起來!

“嘭嘭嘭——”

幾道重擊悶響之聲突然傳來,易逍遙與劍修急忙趕了過去,卻發現聲源之地空無一物!

“他孃的,戰吧——”

易逍遙眉頭一緊,卻聽到狂牛的聲音遠遠傳來,距此足有千百丈遠,身影疾馳,爆衝飛掠——

“哈哈哈。。。易家小子,此刻所有的強者都已匯聚在一起,那個叫狂牛的大傢伙必死無疑了,哈哈哈。。。”冰冷長笑劃破虛空,滾滾浩蕩。

“你們——你們敢動狂牛一根寒毛,我要將你們碎屍萬段!!!”易逍遙身影如電,怒喝之聲霎時刺破蒼穹!

轟隆隆~~~~


一道耀眼的雷電光影瞬間劃過虛空,遠遠的,易逍遙看到狂牛的周身四圍竟擁集了三十多人,僅僅目光一掃,易逍遙發現那羣人的實力竟都在先天筋脈五重境以上!

“轟!”

“嘭!”

“咣!”

渾響、重擊、悶哼、殺聲震天,紛亂一團,但!易逍遙愕然驚醒,卻發現那些呼喊之聲竟越走越遠,彷彿自己的速度越快,那些聲音便越加遙遠,四周漆黑昏暗,只有劍修悶聲不吭地跟在身後,當即也詫異地露出愕然之色!

“對!雷紋光影,狂牛的周身可以發出雷紋光影,只要看到雷紋光影我們就能找到他!”易逍遙眼睛一亮,葛地大聲叫道:“狂牛!運轉你的雷紋訣——”

“嗡——”

葛地!千丈之遙,只見一個被四道雷紋光影所包裹的人影頻頻發出一道道轟擊,易逍遙面色冰冷,遊風步霎時蕩起一道殘影,急速向着雷紋光影爆衝——

二十餘人,團團圍攏在狂牛四周,狂牛縱使有雷紋護體,但仍是應接不暇,周身各處不時傳來一道重擊和刀劍劃破的劇痛,一錘轟出,狂牛狠狠地砸死一個,但四周的刀光劍影齊齊發出,被壓抑到極點的狂牛憤然仰天長嘯——

“啊!!!”

轟隆隆~~~~

嗤——

衆人大驚,只見一道手臂粗細的雷電直擊而下,頃刻灌入狂牛的體內,渾身一怔,狂牛如石雕般立在原地,手舉雙錘,周遭之人皆是震驚地連連後退,一絲絲電芒在狂牛的周身繚繞,竟以肉眼可辨的速度隱入他的體內!

光影漸漸熄滅,狂牛的雙目也緩緩合上,漆黑中,衆人又紛紛圍攏上去,剛欲揮刀舉劍之際,狂牛葛地睜開雙目,兩道慘白的雷電光影爆射而出,一閃即逝,而他周身的四道雷紋之力,轟然暴增無數倍!

“你們去死吧——”狂牛怒聲暴喝,四道雷紋光影璀璨繚繞,混天錘紫芒大盛,“嗤啦!”一聲在周身劃出一道雷電光弧,十餘人頃刻化爲一堆焦炭,剩餘幾人瞳仁緊縮,竟傻傻地站在原地!

天地之間,狂牛如同雷神降世,巍峨高大的身影璀璨生輝,粗如手臂般的四道雷紋繚繞周身,混天錘紫芒耀目,口中且發出雷霆之怒,着令得周遭一切盡如螻蟻——

一錘擊出,恐怖的雷電光影狠狠地撕裂着空氣,將剩餘的幾人瞬間化爲焦炭,方圓周遭,諸天須彌,皆唯有他一人存在!

十餘丈外,易逍遙與劍修葛地停了下來,易逍遙驚喜地喃喃道:“原來雷紋訣可以吸收天雷入體,而且!狂牛的修爲瞬間提升到了先天筋脈巔峯境界!”

“大哥!”狂牛緩緩轉過身,甕聲甕氣地叫道:“咱家的雷紋訣居然可以吸收天雷入體,哈哈哈。。。咱家此刻充滿了力量!待咱家剷平那幫狗東西!”

易逍遙眉頭一緊,突然指着天際的那一道光點道:“那幫人所剩不多,但十重門務必先行破除,你有雷電之力,正是破除十重門的最佳利器!用你最大的力道,擊潰它!”

“嗯!”狂牛猛然點頭,手臂一動,混天錘如黑夜中璀璨的繁星,怒聲咆哮,夾雜着一絲絲四溢流竄的電弧,向着虛空光點轟然爆衝——


“轟——”

一道撼天動地般的炸響之聲浩蕩八方,霎時!週遭事物緩緩移動,恍然間,易逍遙三人竟站在天水城的城門前,而他們的正前方,十餘名面色驚愕的白髮老者面色煞白地喘着大氣,與三人目光相視,竟轉身就逃!

“想逃麼?”易逍遙冷笑一聲,身影一動,快如閃電般追了上去,長鞭如蛟狂如龍吟,隔空席捲出一圈圈狂暴漣漪,在虛空化爲一道優美的流光,閃電般飛了出去——

PS:今日第二更! “小子,找死!”那個揹着少年的老者卻是眼中閃過一道陰鬱的神色,緊接着他整個人直接暴起,一條瘦弱的腿卻是閃電般的朝着唐闊的喉嚨踢出。

而另外那三兄弟卻是沒有一點兒交流,一齊朝着那血珊瑚精髓衝去,李欣兒的師父也朝着血珊瑚精髓衝去。

剩下的那些人看到有人對付唐闊了,自然不可能再跑去找茬了,當即也跟着人羣朝着那血珊瑚精髓而去。

“該死!”老者哪兒還不知道自己被當槍使了,當下身在空中的他腳狠狠的收了回來,緊接着在空中詭異的改變方向,雙腳再次在地上一瞪,速度比之那些人更快的朝着血珊瑚精髓而去。

“嘿嘿,既然來了,那就都不要走了!”就在所有的人眼睛全都看向血珊瑚精髓時,唐闊那充滿陰戾的聲音卻是傳入到他們的耳中,他們心裏驚駭之下,腳步卻是微微一頓,緊接着他們便感覺自己周身的景象一下子變了。

“該死的,這到底怎麼回事?”感受到自己周身的變化,所有的人全都嚇着了,不過他們的實力非凡,經過短暫的驚嚇之後,他們迅速的反應過來,全身戒備的看着周圍。

“獵殺盛宴,開始吧!”唐闊的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抹森然的笑容,緊接着他整個人卻是驟然而出,朝着那個想要自己命,在那個老者背上的少年而去。

與此同時,魔靈,靈子和小魔三人卻是直接從黑暗中出現,唐闊佈置的困陣對她們來說卻是形同虛設,畢竟她們可是唐闊召喚出來的,唐闊的困陣對她們無效。

“啊……”緊接着,此起彼伏的慘叫聲,利器進入到肉中的聲音,身體撲倒在地的聲音傳了出來。

所有還站着的人全都面色驚恐的看着周圍,深恐下一個就是自己。

而那個在老者後背上的少年此時更是臉色猶如金紙一般,非常的難看,他沒有想到一向獵殺別人的他,現在居然成了被獵殺的對象。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老者的眼中爆發出來一抹精光,緊接着他那雙腳卻是狠狠的彈射而起,朝着他的後背掃去。

“鏘……”唐闊感覺到自己的雙手都變得有些麻木了起來,這老傢伙的實力好強啊,自己全力發出的一擊居然被他給擋住了,而且還是用腿。

唐闊震驚,那老者更是震驚,他的實力可是天階高級啊,這個少年的實力也就是天階初級,可是居然讓自己有些氣血翻騰了起來,而且自己的金剛腿居然被砍得稍微有些疼了。

不過唐闊可沒有讓他歇息的打算,手中的偃月長刀猶如天幕一般,密不透風的施展而出,這就是亂潑刀法,以唐闊現在的實力施展出來,卻是可以施展第三式了。

面對唐闊這密不透風的刀幕,老者的面色一片凝重,緊接着在唐闊震驚的目光中,這老者雙腿上的褲管卻是被轟然炸開,一道金光從他的雙腿上爆發出來,狠狠的朝着唐闊的刀幕踢去。

“鏘鏘……”一聲聲金鳴聲傳來,唐闊的偃月長刀跟這老者的雙腿交擊了不知道多少次,可是每次唐闊的攻擊都被他的雙腿給擋了回來,沒有想到這老者居然將雙腿修煉到這個地步,簡直比上品靈器還要厲害。

“哼,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護住你身後的那個白癡!”到了這個地步,唐闊知道,自己的實力跟這老者相差太遠了,如果要想解決掉這老者,恐怕得用一些底牌了,只是這些底牌唐闊卻沒有打算用,既然如此,那就用非常手段了。

唐闊驟然將自己的偃月長刀收起來,緊接着他的身法運轉而出,整個人猶如風車一般的圍繞着這老者旋轉起來,雙拳更是接連的朝着老者攻去。

咳咳……準確的來說,是朝着老者身後的那個少年攻去。雖然有點兒無恥,不過這種時候顯然不是講這個的時候。

“嘶嘶……”唐闊的拳頭偶爾跟老者的腿撞擊在一起,都會讓唐闊的雙拳猶如砸在鋼鐵之上,那麼的疼痛。

不過老者的攻擊顯然也非常的縮手縮腳,因爲他要顧忌身後的少爺,早知道就不把少爺背來了,可是少爺非要來。

這次的事情透着詭異,別說拿到東西了,只要能護着少爺全身而退,他就謝天謝地了。

“不好!”就在這個時候,唐闊卻是感覺到靈子有危險,當下唐闊沒有再跟這老者糾纏,身形一閃,直接消失掉了。

“靈子,退回來!”當唐闊看到靈子正跟李欣兒的師父纏鬥的時候,唐闊頓時大驚,怎麼忘記李欣兒的師父呢,看李欣兒跟她師父的樣子這麼親密,如果自己真的殺了她師父,恐怕她真的要恨自己一輩子了。

雖然……現在也恨……

不過此時的靈子卻是落在了下風,那李欣兒的師父看這個樣子應該是不想殺靈子,所以才處處留手,可是靈子卻是找找取其致命之處,如果真的被逼急了,恐怕李欣兒的師父會殺了靈子,那並不是唐闊所願的。

得到唐闊的召喚,靈子卻是想要離開這個對手,但是對手的難纏卻是讓她非常的糾結,根本離不開。

“停手!”唐闊身形一閃,直接來到了困住李欣兒師父的困陣裏面,欺入到戰圈之中,唐闊雙拳狠狠的轟出,跟李欣兒的師父對轟了一拳,而唐闊的身形卻是暴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