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小夜一聽到這個想法,眼睛便亮了。

「為什麼是我?我可是有家室的人!我可是要為了我們家秋蘭守身如玉的!」暗影話音落下,便翻身利落的坐在了馬上。


「冷蕭侍衛!」小夜可憐兮兮的看著他。

冷蕭的臉色紅了紅,幸好是有黑暗籠罩著,若不然,他會覺得自己特別的尷尬。

正胡思亂想的時候,卻見小夜的小手已經可憐兮兮的拽住了他的衣服袖子:「冷蕭侍衛,你帶著我可好?」

「嗯!」冷蕭低低的應了一聲,然後牽過自己的棗紅馬。

「先上去!」冷蕭扶著小夜便先讓她上馬。

小夜欣喜的點了點頭,雖然跟男性的身體碰觸,會有一些尷尬,好在她本也是大大咧咧的性子,骨子裡男女之防也沒有那麼嚴重,再加上,她心裡隱隱的對冷蕭多了一層,她自己也解釋不清楚的東西,所以,便任由他扶著自己上了馬。

「好了嗎?」冷蕭關切的問她。

「嗯!」小夜點了點頭。

冷蕭放心的上馬,盡量的讓自己的身體與小夜的身體保持著距離,然而,馬韁繩還是得由自己控制著,所以免不了的兩人的胳膊碰撞。

「走!」冷蕭冷喝一聲,用力的夾了夾馬腹,那棗紅馬就快速的奔跑了起來。


小夜感受到後面源源不斷的傳來的那種莫名的溫熱氣息,頓時覺得臉頰像是著了火那般的紅了起來。

冷蕭更是忍的極其的難受,少女的幽香傳來,他的意識便不受控制的溫柔的看向了她,小巧的耳垂在他的耳邊晃蕩,頓時覺得一陣口乾舌燥。

聽著冷蕭胸口上傳來的劇烈的心跳聲,小夜心裡清楚,冷蕭同樣和她一樣的緊張。

前邊的暗影有心想要撮合他們兩個,所以,故意騎馬的速度很快,不一會便把二人甩在了後面。

「暗影他跑的真快!」小夜詫異的喊道。 「嗯,我們去追他!」冷蕭低沉著聲音說道。

感受到冷蕭溫熱的氣息撲散在自己的脖子上,小夜只覺得臉都紅了。

「嗯!」小夜輕輕的點了點頭。


「坐穩了!」冷蕭凝眉說道,說著用力的揚起了鞭子,只聽一聲脆響,那烈馬的速度頓時變得極快起來。

小夜用力的抓著馬韁繩,把自己全身的重量全部都放在了冷蕭的身上。

冷蕭身子一僵,慢慢的熟悉了小夜的身體,感受到了那種溫暖,他的神色越來越溫柔了。

有一瞬間,冷蕭希望他們一起騎在馬上,永遠也不要有盡頭,因為他心裡隱隱的有些不舍,然而最終現實還是擺在了自己的面前,當看到暗影牽著馬站在前邊的時候,他不由眼眸深沉。

「到了!」小夜驚喜的喊道。

「是!」冷蕭點了點頭,減慢了速度。

暗影回頭,看著兩個人一起坐在馬上,嘴角噙著一抹頗有深意的微笑。

小夜想要跳下馬去,身子一動,冷蕭一時間沒有防備,只覺得自己的下巴被狠狠的一撞,頓時愣了。

「哎呀,對不起,你有沒有怎麼樣?」小夜慌忙回頭,擔擾的看著他。

冷蕭不經意的往前一探身子,正趕上她回過頭來,溫熱的唇瓣擦著他的冷唇,頓時兩個人都震驚的瞪大了眼睛。

暗影臉色一沉,慌忙背過頭去,裝作什麼都沒有看到的樣子。

小夜最先反應了過來,她尷尬的說道:「對不起,對不起!」說著就跳下了馬,腳下一個趔趄,跌到在了地上。

「你沒事吧?」冷蕭旋即從剛剛那不小心的一吻當中回過味來,聽著小夜一聲低呼,他連忙跳下了馬,衝到了她的身邊。

「我沒事,只是腳崴了!」小夜眼淚模糊的哽咽說道。

「沒事,我幫你看看!」冷蕭溫柔的看著她。

「對不起,這一次我真的成了你們的累贅了!」小夜紅著眼圈說道。

「你不是!」冷蕭衝口而出。

小夜疑惑的看了冷蕭一眼,看到他那灼灼的眼神,她頓時臉色一紅。

「嗯!」小夜低低的點了點頭。

「蕭,我不得不過來打擾了!」暗影摸著鼻子走過來說道。

「嗯?」小夜一聽此話,頓時覺得恨不得有個地縫鑽進去才好。

到底是男人,遇事沉著一些,冷蕭便沒有驚慌,至少表面上看不出驚慌的樣子來。

「地形看好了?」冷蕭轉頭鎮定的問道。

「嗯!看好了!」暗影點頭說道。

「找到穆老城主和城主夫人所住的軍帳了嗎?」冷蕭開口問道。

「還沒!」暗影搖頭。

「你!」冷蕭瞪他一眼。

「這事得咱倆一起去是不是呀?」暗影凝眉說道。

「可是!」冷蕭面露難色。

小夜一看到他的表情,便想出他的擔擾,連忙說道:「我沒事,我可以走的!」說著,就掙扎著站了起來。

「小夜!」冷蕭慌忙扶住了她。

腳踝處傳來陣陣錐心刺骨的疼痛,她極力的忍著。

「小夜,別硬撐著,要不然你在這裡等我們可好,我們盡量會節省時間!」暗影看著她的樣子,便不由得開口說道。

「對,我們會節省時間的!」冷蕭眼底深處滿是心疼,但是知道此地兇險,不能帶著受傷的小夜闖入敵營當中。

「嗯,也好!」小夜點了點頭。

看到小夜眼裡閃過的自責,冷蕭忍不住上前說道:「我們會很快回來,不會讓你擔心很久的!」

「嗯,要小心!」小夜擔擾的說道。

冷蕭從來沒有在去執行任務的時候有過如此的心境,就像是心留在了這裡,要儘快的完成回來才能守在她的身邊,這種感覺讓他感覺到既陌生又忐忑。

冷蕭安頓好小夜,把她背到了一個十分安全的地方,然後再三叮囑之後,便和暗影朝著敵營那邊隱藏了過去。

暗夜裡,什麼也看不清楚,但是二人早已武功高強,夜能視物,所以很快便衝到了軍帳最密集的地方。

暗影和冷蕭彼此對看了一眼,然後互相點了點頭,緊接著,一個跟斗翻了過去,便躲過了值夜侍衛的視線,鑽進了一頂軍帳裡面。

「是誰?」一道沉喝響起,兩人皆是全身戒備。

「說,穆老城主和城主夫人住在哪頂軍帳裡面?」暗影的長劍驟然放在了那人的脖子上。

「你是誰?」那人的聲音似乎帶著隱隱的顫抖。

「我們是誰,你還不必知道,先把他們關著的地方告訴我們!」暗影冷笑道。

「若是不說呢?」那人冷哼。

冷蕭和暗影微微有些疑惑,此人非同尋常,若是平常的士兵什麼的,早已嚇壞了,哪裡還能如此鎮定的跟他們問話?

「待會便知道我們是誰了,先把我們想要知道的說出來,否則,必然不會讓你看到明日的太陽!」暗影推進了自己的長劍。


長劍的光芒照在那人的臉上,暗影看得更清楚了一些,只見那雙眼眸十分的沉著冷靜,不像是燕若雲陣營裡面的人。

「本城主在此,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穆老城主冷聲問道。

「穆老城主?」冷蕭和暗影先是一驚,接著一喜,隨即說道:「我們是奉娘娘的命來救你們出去的!」

「娘娘?」穆老城主十分的意外。

「慈兒,慈兒!」穆老城主慌忙把自己里側的穆老夫人扶了起來,只見老夫人已經嚇得臉色發白了。

「是皇妃娘娘讓你們來救我們的?」穆老夫人忐忑的問道。

「嗯!」暗影和冷蕭同時點了點頭。

「就憑你們兩個如何救出我們?」穆老城主的眼神裡面閃過一抹擔擾。

「放心吧,我們此時走便可!」冷蕭看了暗影一眼,然後躲在軍帳後面往外瞧了瞧,從懷裡掏出了一個東西,便用火摺子燃著了。

「這是什麼?」穆老城主震驚的看著他。

「這是能救我們命的東西!」冷蕭鎮定的說道。

果然,那東西升上天空之後,驟然在天空中炸開來,綻放出一朵絢麗的煙花,緊接著便聽到一陣爆響,東城們突然傳來了喊殺聲,緊接著,那燃了火的弩箭就****了過來,一時間整個敵營瞬間混亂了起來。 武技閣一層的武技書很多,可大多都是黃階初級和中級武技,林宇在那裏大致掃了一遍,便沒了興趣,直奔二樓而去。

二樓相對於一樓,書架就要少的多了,林宇發現這裏面基本上都是黃階高級和玄階初級的武技,也頓時沒了興趣。

此時人大多都在二樓,只有辰風一人上了三樓,林宇也隨即尾隨了上去。

三樓相對於二樓來說,書又少了很多,只有大約一百多本,這裏的武技書基本上全都是玄階中級和高級的。看着偌大的武技室也沒幾個人,顯得很是空曠和冷清。

看着上面的一本本武技書,什麼《碎石掌》《鐵狼拳》《大慈大悲掌》《鐵頭神功》《震地拳》《提風腿》……最後看到那本《打狗真棒棒》,林宇差點笑噴了。不禁笑罵道:“丫的,都起的是什麼名啊!創這本武技書的人,不是腦殘就是小時候被狗給咬了……”

轉悠了一圈,也沒找到一本自己想要的,突然看見辰風在全神貫注的看着武技書。

林宇便走了過去,笑着問道:“在看什麼武技書呢,這麼認真啊!”

見是林宇來了,辰風笑道:“小宇,你看這兩本一本書是玄階中級的《霸王伏虎槍》,另外一本是玄階高級的《落山槍法》。這個《霸王伏虎槍》比較適合我現在所學的槍法套路,可是它的攻擊力卻遠沒有這本《落山槍法》厲害,不過我大致翻了這本《落山槍法》,裏面的部分槍法招式和我如今所學很不相同,甚至都截然相反,你看我選擇哪一本好?”

林宇嘿嘿笑道:“辰大哥,你忘了我剛纔說的話了,適合自己自己的纔是最重要的。千萬不要被一些表面現象所矇住雙眼。你不應該問我,應該問你自己的內心,問它想要哪一本?”

說完,林宇便笑着離開了,只留下辰風一個人若有所思的盯着兩本武技書看。

就在林宇對這家武技閣感覺有些的時候,突然書架的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裏,一本武技書上的幾個大字讓他眼前一亮:《清風九劍》。

林宇急忙上前把它給抽了出來,發現上面竟然蒙了一層厚厚的灰塵,甚至還有一些蛛絲。翻開一看,只見上面有一個字已經破損:X階高級武技,酒劍仙注。再翻看一頁,則是一篇小序。

先生不知何許人也,亦不詳其姓字,性嗜酒,癡於劍,行蹤飄逸,因以爲號焉。閒靜少言,不慕榮利。愛雲遊,常醉於山川之間。(注一)

不知何年何月,醉臥靈州清風山,七日七夜未醒。忽夢一神女,九天而下, 驚爲天人,甚愛慕之,欲效連理,唯仙凡阻隔,不能如願。(注二)

復醒大醉,然再無神女芳影,思夢中幽會,遙望蒼穹,月明星稀,借清風明月,飲酒數鬥,忽而頓悟,創《清風九劍》傳世,自刎清風山澗。

清風九劍共分九式:

第一式:醉舞清風

第二式:曉風醉月

第三式:流風迴雪

第四式:追風戲蝶

第五式:浪子劍心

第六式:風捲殘雲

第七式:劍嘯蒼穹

第八式:龍騰九天

第九式:一劍問天

前四式是身法,後四四式是劍招。中間那一式……等林宇翻開第五式:浪子劍心,心中不禁罵道:納尼,竟然是空白……丫的,怪不得放在這裏,一直無人問津,原來是一本殘卷。

很明顯,第五式:浪子劍心 ,是整個劍譜的核心所在,它起到了一個關聯過渡的作用,沒有第五式,這份劍譜,就只能說是前四式可以修煉,後四式聽名字很霸氣,可是卻……

誒……打個不恰當的比喻,把這本《清風九劍》比作一個絕世美女,前四式等於把這個絕世美女的衣服給脫光了,後四式則是形容這個絕世美女,肌膚如水,體香醉人,如同白玉……可是沒有第五式,就只能看,卻不能……這就是林宇此時的心情啊!


管他呢,不能白跑一趟,少一式就少一式吧,必須果斷帶走!收好《清風九劍》之後,林宇又翻箱倒櫃的找了一圈,都沒有再找到,可以讓他看上眼的。來的時間也不短了,辰風他們應該也都已經挑好了。

想到這裏,林宇就一直往樓下走去。到了一樓時,果然所有人都在等他付錢呢!

林宇大致掃了一眼衆人挑的武技書,辰風在一番激烈的思想鬥爭之後,放棄了級別更高的《落山槍法》,而是選擇了更適合自己的《霸王伏虎槍》。

辰薇選擇了一本名字很好聽的玄階中級武技《落英劍法》,子晴則選擇了一本玄階高級武技,不過看名字確實很詭異的身法《魅影落雨》。

瘦猴比較務實,把自己的話給聽了進去,只是選擇了一本玄階低級武技的刀譜:《***》。不過相比而言大壯就有點貪多求快了,他竟然選擇了兩本,一本是玄階高級武技《鎮山錘》,和一本玄階中級武技《狼牙三棒》。不過林宇也沒多說什麼,修煉武道,最關鍵的不是靠別人耳提面命的指導,而是靠自己去摸索,去頓悟。

七本武技書,三本是玄階高級的武技,不過林宇的是殘卷,所以一共花費了十八萬六千五百金幣,還有三本是玄階中級的武技,一共是九萬六千八百金幣,由於一次性買的武技書比較多,再加上林宇等人的脣槍舌戰,所以瘦猴的那本玄階低級武技《***》算是免費送的。

不免費也不行啊!因爲此時林宇的兜裏,已經比臉還白了。昨晚拍賣所得的近三十萬金幣,在家上以前的一點積蓄,以及他打劫田老三和冷老九的全部家當,全都在今天一次性給砸了進去。

誒……怪不得人家常說,花錢如流水啊!丫的,這簡直就是比流水還快啊!真是他丫的,傷不起啊!以後又得去當苦力……

…………………………………………………………………………

注一:根據東晉末年陶淵明的《五柳先生傳》改編

注二;根據戰國楚國宋玉的《神女賦》改編 「東城發動攻擊了,東城發動攻擊了!」有人在外面高喊。

早已睡的極其香甜的士兵們被驚醒,睜開眼,便看到了到處都是火苗子,慌忙嚇得穿上了衣服,只是片刻,敵營便成了一片火海。

東城城門上,一襲白影而立,明媚的小臉在暗夜裡看起來有些模糊,但是那明亮的火光在照亮了她的那一瞬間,讓人看清楚了她的淡然。

「娘娘,暗影他們正在趕回來的路上!」穆向南來到了她的身邊,眼底深處是無法掩飾的驚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