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鋒手一揮。空氣中的血龍便沖入天外心火爐中。

金色祥雲轟然散開,發出震天巨響,一股並不浩大,但是玄妙靈秀的氣息從天外心火爐內傳出。

「成了!」林鋒臉上綻放開笑容。

但還不等他做最後的拉丹工序,天外心火爐內的氣息突然一變。


原本平穩靈動的氣息突然變得暴虐起來,一波又一波狂暴的力量波動散開。

在天外心火爐周圍的空間,隱隱發生劇烈扭曲,竟然有一道道虛空劫雷從中冒出,劈向丹爐上方的金色祥雲。

原本祥和的雲朵,突然變得猙獰起來。從中傳出狂躁的咆哮聲,彷彿一個猙獰野獸從中誕生。

林鋒看見這一幕,眉頭微微一蹙:「竟然是丹劫,這卻是我之前不曾想到的。」

如同修真者修練過程中會產生心魔一樣,高品質。靈氣十足的丹藥,在煉製過程中也有一定幾率會產生內魔,內魔化解不了,就會將本該屬於丹藥的靈力全部吸收,壯大自己。

這內魔壯大到一定程度,就會由虛轉實,化作實體。形成精怪一樣的魔頭,脾氣暴虐。

如果這魔頭再經過虛空劫雷的洗鍊,不消散,能抗過雷劫,那就會徹底具備飛天遁地的神通法力,成為絲毫不遜色元嬰期老怪的妖魔。

這個過程。修士習慣上稱之為丹劫,若能降伏內魔,化解丹劫,經過這一重歷練,丹藥品質會更上一層樓。

「……問題在於。老子不知道怎麼化解丹劫啊!」

林鋒苦笑一聲,小心翼翼調節丹爐內的太陽真火,這種事情不是光憑力量就可以做到的,用力過猛固然可以消除丹藥內魔,但會連藥材也一起報廢,這一爐丹就等於白煉了。

抬頭看了一眼空間中閃動的劫雷,林鋒五指並立如刀,臨空向下輕輕一劈,諸天界障的法術施展出來,目標直指丹爐內即將成型的天靈補缺丹。

法術作用下,咆哮的丹藥內魔立刻受到限制,活力大減,但仍然不停負隅頑抗。

林鋒心中思索:「憑藉外部法術是指標不治本,只能起到壓制的效果,就算我把這內魔徹底壓下去,也會在丹藥本身留下痕迹隱患,甚至有可能導致服用丹藥的弟子心魔叢生。」

「如果要徹底根治,還是需要從煉丹手法上來想辦法。」

想到這裡,林鋒加強了自己對天外心火爐中太陽真火的操控。

丹爐內部,已經幾十枚烏黑的丹丸成型,丹丸表面不停波動,隱隱有猙獰面孔起伏。

林鋒操縱太陽真火神芒,沒有直接在丹丸表面炸裂,而是以芒刺似的狀態,深深刺入丹丸之中。

在這個過程中,林鋒精細操控太陽真火神芒,確保其不會提前炸開化為熊熊烈火。

直到針狀的太陽真火神芒已經徹底深入丹丸中后,林鋒才操作著真火爆炸開來。

這些丹丸齊齊發出嗚咽聲,在丹爐內劇烈震蕩,赫然是要一齊炸裂的徵兆。

林鋒臉色不變,心念動處,幾片風火蒲扇一起扇動起來,風極為柔和,進入天外心火爐后,讓丹爐自身心火猛然一漲,裹住了動蕩的丹丸。

丹爐下方,丹房地板上的八卦圖金光大作,在金光照耀下,原本暴漲的爐火漸漸平穩下來。

隨之一起平穩下來的還有險些要炸裂的丹丸,丹丸重新歸於穩定,而其中內魔卻在之前太陽真火神芒的煉化下化為烏有。

丹爐頂上的金色雲朵重新變得一片祥和。

林鋒哈哈大笑,雙掌一拍,金色祥雲全部倒灌回天外心火爐內,爐蓋大開,霞光大作,葯香撲鼻。

一道又一道白色流光從丹爐中衝出,被林鋒一一收納。

這些丹藥,一個個都有嬰兒拳頭般大小,通體雪白,呈現半透明狀。

丹藥的中心隱隱呈現黑色,黑色的核心時隱時現,圓缺變幻,就彷彿一個漏洞,被不停彌補一樣。

一枚枚丹藥,正是可以提升修練者先天根骨的天靈補缺丹。

林鋒滿意點頭:「好事多磨,不過總算是結局圓滿。」


收了天靈補缺丹,熄滅了天外心火爐內的爐火,林鋒走出丹房,意識則進入了系統之中。

每月一次的抽獎,又到了時間。

林鋒進入抽獎系統中瞅了一圈后,視線鎖定在輪盤系統中的一件物品上。

那是一塊純白色,晶瑩剔透的玉石。

這東西林鋒之前曾經見過,便是岳紅炎所擁有可容納萬物,連無間罡煞都可以盛裝的空靈玉。

而且這塊空靈玉的體積,比之岳紅炎的玉鐲,還要更大。

「這東西不錯,是製作儲物袋的最好材料了,可以將之分割后,製成多個儲物袋。」林鋒心中盤算妥當:「很好,就是你了!」

計算了一下空靈玉的數字編號后,林鋒就開始轉動輪盤,進行本次抽獎。

雖然林鋒摸清了輪盤系統的規律,但大約四分之一的概率,仍然不是很穩定,不可能保證想要什麼就有什麼,之前幾次抽獎,林鋒與目標物品失之交臂的時候不在少數。

不過相對於其他抽獎系統,輪盤系統算是林鋒把握最大的一個系統。

而這一次,林鋒的運氣顯然不錯,如願得到了那塊空靈玉。

林鋒掂了掂手上的空靈玉:「嗯,不錯,切割得稍微小一些,做他百八十個儲物袋都不成問題。」

他以自身法力隨手切割,將這一塊空靈玉切成完全等大小的一百小份,切成這個程度,每一塊空靈玉碎片的體積都很小了。

但就這麼一小片空靈玉石,已經可以開闢出一個極為巨大的空間。

林鋒手指一彈,一道紫氣飛到空中,一化一百,分為一百道紫氣,平均分攤到每片空靈玉石上,然後化為一個個小巧的戒指,空靈玉石便鑲嵌在上面。

林鋒心中思索:「蕭焱他們幾個親傳弟子,肯定是每人一個,南華、世豪這些宗門護法每人一個也沒有懸念,解臾那頭老龍,貢獻了不少鱗片龍血,也可以給一個慰勞一下他。」

「吞吞可以免了,大肚裝天下,隨身自帶儲物袋。」

林鋒想道:「其他的弟子們就要斟酌一下了,等到蕭焱他們分別收了入室弟子,那麼這些入室弟子每人可以獎勵一個,其他人便發放普通儲物袋好了。」

「有獎勵賞罰,才有競爭氛圍,只是規則要提前公布,賞罰要做到公允才好。」


林鋒一邊盤算著,一邊忽然心中微動,臉上露出笑容:「小林子要成功了嗎?」

感覺到了玄天宙光洞天里的動靜,林鋒飛身而起,飛上玄天寶樹樹頂,進入玄天宙光洞天中。

現在的玄天宙光洞天,重新恢復了平靜,天吉娃娃躺在小型玄天寶樹下酣睡,那邋遢老者也仍然一個人自己跟自己下棋。

那柄凶劍又回到原先模樣,少女背負著與她身材完全不成比例的巨型劍匣,一步一步緩慢繞著小型寶樹行走,路線沒有絲毫變化,步速也沒有絲毫變化。

而在寶樹下方,汪林靜靜端坐在那裡,周身被一團黑氣所覆蓋,陰冷而又死寂。

但在黑氣中心,勃勃生機越發明顯,彷彿要衝破泥土接觸空氣的草芽,距離破土而出只差一步之遙。 沐北冥以為七七是要生了,這裡沒有穩婆,好在有準備的其他東西,還能燒熱水,剛才進來的時候,他已經迅速把水放在火爐子上了。

可是,現在看到七七如此的痛,他也是眉頭緊鎖,感覺有些不對勁。

他知道生孩子會很痛很痛,可是。。。。。

怎麼會這麼痛,而且七七的臉色從蒼白開始變黑,連臉上的青筋都可以看到了。

沐北冥第一次感覺手足無措,恨不得自己代替七七去疼痛。

無力感再次襲來,這感覺就如同當初七七消失在大海一樣,他的手都跟著七七一起顫抖了。

他不容許自己再經歷一次失去。

「九叔叔,我好痛。。。。痛死了。。。。。」

七七已經痛的說不出話來,緊緊的抓著沐北冥的胳膊,幾乎要掐出幾道印子。

沐北冥的心已經揪了起來,可惜他不能替七七去痛。

「七七,是要生了嗎?」

他已經顧不得許多了,看了看七七的身下,先前為了七七的生產,他倒是跟穩婆學習過一些。

七七並沒有見紅,而且七七的疼,似乎不是肚子,跟他想的一樣,並不是要生了。

七七搖頭,她渾身難受的緊,就像有蟲子在咬著她,吃她的肉一樣。。。。

沐北冥此刻彷彿也跟著痛了一樣,差點要昏厥。

這種將要失去的感覺,再一次讓他窒息。

「吱吱吱。。。。。」

「七七,七七。。。。。快出來。。。。」

空間外傳來了銀寶的叫聲。

「沐北冥,快讓七七出來,七七有危險,只有風族的人能救她。。。。」

銀寶也不知道七七如何了,找到手鐲之後,就在外面開始大叫起來。

它沒法自己進去,但是知道七七肯定危險,那個風連蓉不知道搗鼓了什麼對七七不利,或許只有風葉寒能救七七。

聽到裡面沒動靜,銀寶就知道七七此刻定然很危險,怕是根本聽不到它的叫聲。

空間內的七七的確是疼的聽不到銀寶的叫聲,而沐北冥雖然聽到了,因為只擔心七七了,並沒有聽清楚。

倒是一旁干著急的雪寶聽了個清楚,立馬跑過來抓了抓沐北冥的手,吱吱吱一通亂叫。

沐北冥這才感覺到銀寶或許知道什麼,仔細聽了一下,聽到了風族的字眼,立馬俯身抱緊了七七,讓七七穩定下來。

「七七,快,我們出去。。。」

七七立馬心神一動,她和沐北冥已經到了外面。

他們所處的位置偏僻,石屹臨帶著人去救火了,其餘的人都去了戰場上,所以這邊倒是僻靜一些。

就算有人,此刻大家都是逃的逃,戰鬥的戰鬥,根本沒人顧得上一個孕婦。

只有銀寶和風葉寒沖了過來,風葉寒衝過來直接拉住了七七的手腕,他已經顧不得驚訝七七他們的突然出現了。

七七手腕處一絲黑線似的東西蔓延。。。。。

風葉寒已經猜想到這個,可是看到還是很震驚,一瞬間竟是也手足無措。

沐北冥這才跟著風葉寒的動作看到了那黑線,先前他只擔心七七竟是沒發覺,這黑線著實詭異,再加上風葉寒的表情,他似乎猜到了什麼。 林鋒站在汪林身旁,靜靜看著自己這位三弟子。

汪林身體周圍黑氣繚繞,那是比死靈之氣更加陰暗,更加絕望的寂滅之力,蘊含了兩極力量中最為本源同時也是最為強大的生滅兩極的道理意境。

在黑氣中,隱約可見天、地、風、雷、水、火、山、澤八重物象起起落落,不停浮現,交織構築成一個全新的世界,但這個世界剛剛成型,便會在寂滅之力作用下崩潰。

只是在崩潰之後,卻不會徹底湮滅無形,毀滅之後便是新生,一股勃勃生機自黑氣中心誕生,越發濃郁。

林鋒看著汪林沉靜的面容,一時間思緒浮動,彷彿回到了多年之前,他第一次見到汪林的時候。

那個時候,林鋒正苦於第四個親傳弟子始終沒能找到,突然得到汪林的消息,但等他趕到衡岳峰上時,正好看見汪林拜入衡岳派師門。

那時的汪林,剛剛被人認定資質極差,畢生都沒有踏上修道路的可能,因為自殺,衡岳派上下怕影響名聲,才勉強將他收入門下。

同門之間,汪林就是一個笑話,是被所有人嘲笑的對象。

但現在,昔日的廢柴即將結成金丹,跨過許多人終其一生也未必能越過的門檻。

而且,這還僅僅只是一個開始,對於汪林來說,晉陞金丹期,才是他修為正式進入快車道,開始突飛猛進的時候。

金丹期以前,對於修真者的根骨要求是最高的,而一旦結丹成功,只要保證金丹品質,那從此以後,對於修士修練境界提升的最大影響因素,將變成悟性和心志。

這兩項,正是汪林最大的強項,逆天的兩項滿值。俯視眾生。

更何況,經過神石靈台、天靈補缺丹和補天藤的三重補強,汪林現在的根骨也已經今非昔比。

至於金丹品質的問題,就全看今天了。

終於。當寂滅之力中蘊含的生機終於達到頂峰后,汪林猛然睜開雙眼,身體周圍繚繞旋轉的寂滅之力,在一瞬之間突然全部轉化為蓬勃旺盛的造化創生的力量。

兩極反轉,生滅互化。

在他體內氣海靈台之上,立著紫色丹鼎,丹鼎里一顆金丹虛影起起伏伏,這時充滿創生力量意境的法力全部湧入那金丹虛影之中。

虛影光華大放,化為一枚閃動紫金光芒的丹丸,熠熠生輝。

一枚金丹吞入腹。踏破生死無妄門,金丹一成,汪林整個人精神面貌都截然不同。

他的金丹輕輕一個震動,突然從中湧出滾滾黑氣,卻是那造化初開。世界創生的力量意境,在這一瞬間又全部轉為寂滅之力。

黑暗寂滅之力圍繞著汪林的金丹,彷彿遮住天日的烏雲一般,但擋不住道道溫暖白光,隱約間從黑氣中透出來。

林鋒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連連點頭:「好,很好!」

不僅僅是結成紫丹。更金丹生異象,這是最完美不過的結果。

汪林無數苦功,在這一刻終於得到了回報,從今以後,他必然會踏上一條比之前平坦許多的道路,他的才華與天賦。都將以井噴之勢爆發出來,震驚世人。

之前荒海法會上,汪林便已經讓所有人刮目相看,以築基初期的修為,戰勝築基巔峰的刀玉婷、霍琛等人。驚爆所有人的眼珠。

但在林鋒看來,那時候的汪林仍然是明珠蒙塵,他的天賦實力都還被遮蓋著,沒有被世人真正認識到。

而現在,汪林才是真正抹去自己身上的泥塵,開始綻放耀眼光輝。

同樣是厚積薄發,厚重積累之後釋放出來,不同於朱易的平穩有序,舉重若輕,汪林的境界提升,體現了一種爆炸性的衝擊力,彷彿火山噴發一樣。

短短時間內,直接從築基初期三級跳,晉陞到了金丹初期,這樣的速度足以令世人震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