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蕭聽完林傲的一席話就是望了望門主府“這都是林瀚種下的因!我‘廢物’了十幾年!你們都不知道我是怎麼度過的!被人嘲笑,他們的笑聲就如那刀劍一般不斷的刺着我的心,割着我的肉!一刀又是一刀!沒有一分是忍心過的!時常!我都是躲在一旁暗自流淚,母親有時候看着我流淚也是跟着哭了起來!這些,我都要返還給我,不論用多少時日!我都要做到!”林蕭恨恨說道! “爺爺,我這次前來就是爲求高級療傷藥,他縱然是不會給我了!我只得到別處去尋!時日也過去三分之一!我不能浪費時間!”說完就欲離開!

“林蕭,站住。”

“爺爺,你還有話語?”林蕭微微問道。

“你在這裏等我片刻,我馬上回來,”隨即就是急忙離開,向一個僻靜的小屋而去,片刻,又是返回!手中拿着兩樣東西,一樣紫色丹藥,一樣羊皮卷!

將那顆紫色丹藥遞給林蕭“這就是高級療傷藥,我自己收藏的,拿回去,救你母親。”隨即又是將手中羊皮卷直接揣進林蕭的懷裏,就是說道“離開清風門在打開!記住,清風門的種種最終都是需要你來定奪,你纔是清風門的驕傲!現在清風門的有權之人全都無意中吞服了林瀚偷偷煉製的其陰之毒‘萬年身骨枯’,毒性能夠持續萬年,每年都要服食他煉製的解藥才倖免於難!這也是他當上門主的憑藉!長老們不得不從!”

“啊!”林蕭一個驚訝!“萬年身骨枯?難道連鬥士的強勁體魄都不能抵抗其毒性麼?長老們都是強者啊!”

林傲搖了搖頭,“不能,也不知道他用的什麼煉製的毒藥!看你能不能想辦法將這種毒藥解除!它的發作特徵是,身體精血開始逐漸萎縮,連皮肉都要滲出水氣或者是油氣,補水是萬萬不行的,隨後,骨頭也會跟着慢慢擠壓,直到枯竭,沒有生機!而在這個時間段裏,不知要受多少磨難!”

林蕭更是驚訝,隨即問道“爺爺,那你呢?他對你下毒沒有?”

林傲苦澀的點了點頭“在這樣下去,清風門非得被列入邪教魔門當中不可!祖先的基業毀於一旦,林傲就是罪人!”

林蕭眼露兇光就是狠聲道“此子歹毒,其陰無比,我定要將其誅殺!爺爺放心,你們再挺幾年!我定會找到破解之法!”

林傲欣慰點頭,擺了擺手,示意林蕭早些離去。

……..

夜黑之間,燃燒的火焰發出‘啪啪’聲響,隨即就是隨風微微偏倒!林蕭坐在火堆旁,從懷裏摸出林傲給他的羊皮卷,他微微打開就是驚訝不已,眼神大放光彩,神采興奮!

“居然是星雲卷軸,吸氣!特殊技能啊!”

不錯,林傲給林蕭的就是一份已經融合好的技能卷軸,而且還是特殊的技能卷軸!上面清晰的寫着:吸氣,特殊技能,不可傳授,只能與身體融合,此技能是一份逆天功法,逆天抽取人體內與生俱來的鬥氣,故而不能多使用,一年兩次已是最高限制!而,被吸人的鬥氣也不會被施用吸氣的人收爲己用,而是迴歸自然化爲靈力!

林蕭苦笑“這樣的技能只能用來教化別人!而且還是一年兩個!不過有機會用這種方式報復林瀚那定然很好,以彼之道還施彼身。”隨即就是露出一絲猙獰笑容,滴出一滴鮮血在卷軸上,口中喃喃念道“偉大的星雲大神,我的鮮血與吸氣卷軸達成共識,願融爲一體,直至我死後,它方可化爲殘卷尋找新生守卷獸,請星雲大神賜予我吸氣的修煉功法。”五彩光芒環繞,即刻又沒入林蕭身體,技能融合,林蕭知曉,天地萬物皆有定向,法則所在,要想生生剝奪別人的鬥氣,這便是逆天,而且自己的修爲一定要比別人高,也就是隻能對弱於自己的鬥士施用這等逆天功法!功法施出,天地都要變換顏色!天昏地暗,雨水傾瀉!

“此等技能的確不能亂用。”林蕭微微點頭就是說着。“不過麼!林瀚!”林蕭又是露出一股狠色!無論用都少時間,這段仇恨都要解決掉!他爲魚肉,我爲刀俎!豈可善罷甘休!


夜空星繁,火光輕柔燃燒之際,也帶着林蕭的絲絲寄託,變強,就能概括出他現在最真實的心境!

“以前太幼稚了!自己要成熟起來!的確,其實這次母親被人擊傷全都是我的錯誤,嚴山峯的摺扇!不正是我送給姐姐的麼?居然爲了一把中級武器,而沒有想想後果!咎由自取!自食其果!卻是還要怪在他人身上!”林蕭自嘲一笑!“姐姐,對不起,是我錯了,你要原諒我!”

“真的要經歷過後才能成長麼?那麼一生不就是滿載後悔!”

林蕭敲了敲膝蓋就是微微閉目,“我還答應了姐姐,和她一起去接她的母親,比武大會過後我就去尋姐姐,和他一起去接她母親,這是承諾,不可忘懷!否則後果,雷霆滅身!”林蕭做出決定,的確,那一個耳光打在葉若依的臉上,他的心也刺痛一下,“打在她身,痛在我心!”

“男人,不應該打自己心儀的女子,而且還是這麼柔和的女子,滿懷愛意,對人善心!嬌柔可人,這等女子難找!”林蕭嘆出口氣!

觀望天空就是喃喃說道“快些迴天衝門,母親之事刻不容緩,晚一天都不好!氣息全靠護息丹護佑!性命攸關,馬虎不得!”

……….

血雨教,一個長老走到嚴生死麪前就是躬身說道“教主,我們都打探得差不多了!”

嚴生死急急說道“說。”

長老點頭。“這次發消息回來的是我們教裏的高級弟子,我們趕到的時候,他們早已身亡,而且兩人都死得難看!一名叫天懼的弟子全身都是化爲了肉末,連骨頭都是紛紛裂開了的!死的悲慘!想來就是一個比他強不少的鬥士在憤怒之時以掌力將其擊殺的!不過,遺憾的是他們沒有化爲乾屍!而一名叫做一絕的高級弟子更是死的恐怖!他四肢皆被削斷!而且斷肢處都是灑了鹽和蜂蜜!最後,腦袋也被一劍斬斷!身上到處都是螞蟻不斷的爬着!凌厲之至,甚是恐怖,慘不忍睹!”

“是誰這麼殘忍,我們的做事手段都不及他啊!想必這人定與山峯之死有莫大關係!”嚴生死狠狠的說道,眼中就是升起一片火紅!

“而且,前些時日,發生了數起乾屍事件!就和少主的死法差不多!不過他們沒有被分屍!而少主卻是支離破碎!這就是兇手所作出的假象!不過後面的卻是忽略了!似乎是他每殺一人,那人便是像受到詛咒一般,精血全被吸走!而後,吸得飽和了也就不再吸取!有可能是種功法,殘忍之極,霸道之極,也有可能是一道外界之力與兇手有莫大聯繫!”

“哦!”嚴生死微微皺眉。“萬長老,你還是將兇手說出來吧!他是誰?就算他有絕世功法,我也要將其追殺至天涯海角,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嚴生死很快被仇恨淹沒,嚴山峯是他與他最愛之人所生的兒子,也是他的幼子,如何不疼愛?失去此子,痛不欲生,肝腸寸斷!

“我們調查出來的結果是有兩撥人,一個就是殺死少主的罪魁禍首,也就是最近頻繁出現的乾屍事件的始作俑者,他的名字叫林蕭!而另一撥則是陰陽門!”長老面無表情微微說道。

“林蕭。”嚴生死一掌拍出,身旁的堅硬石桌又是化爲粉末!隨即又是說道“陰陽門?他們爲什麼要擊殺山峯?”

長老微微說道“兩段仇怨!近一年前,少主曾將林蕭擊殺,本來都以爲其身死,不過,數月後卻是離奇出現,而且修爲了得!少主對他所做的一切他都深埋在心中,不能忘懷!報仇之心,絕不拋棄!而後,少主在一次與陰陽門高級弟子產生摩擦之際,將他們的弟子盡數斬殺,所以也導致陰陽門做出報復心理!他們不謀而合!殺機盡起!”

“林蕭,我定要將你碎屍萬段!要你怨恨來到這個世上!還有陰陽門!等着瞧!”說話之間就是一掌拍向天空,一道掌力形成絲絲雲霧飛向遠方! 炎陽高升,柔和的紅芒過後就是一股熾熱,篝火燃燒過後的黑色也被曬得熱乎乎的!林蕭站起身來就是急急向西方而去,速度之快,匪夷所思!

天衝門,依舊是那副景象,林蕭回去過後就是急忙找到自己的父母,鳴兒見到林蕭回來都是感覺喜訊來了,嘰嘰喳喳的叫個不停!隨即便是停歇在林蕭肩膀啄着他的臉頰!很是可愛,異常乖巧,惹人憐愛!

林蕭撫摸了下鳴兒的羽毛便是對着林浩微微一笑,便從懷裏摸出高級療傷藥。


林浩見狀就是露出絲絲笑容,不過笑容中還是有些苦澀!接過療傷藥便是喂進氣息微弱的蕭悅口中,隨即纔是拍了拍胸口放下心來,而後口中喃喃說道“也算他還念及舊情,賜予了一顆高級療傷藥!不然悅兒這次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林蕭搖了搖頭,看來林浩一直都相信林瀚還念及兄弟情義,當初所做也是一時過錯,過後就會好!不過,不是這樣!“父親,你錯了,他不會念及你們之間還存在兄弟情義!這次我前往清風門,他在我面前辱罵母親,我當時真是控制不住自己了!不是爺爺出手相救,我可能現在就沒有性命來見你了!已經成爲一具冰冷屍體!可悲!可嘆!”

“而且更甚的是,他既然煉製出一味名爲‘萬年身骨枯’的極陰狠之毒給長老門服用!而且、而且連自己的親親父親都沒有放過!他就是用如此手段掌控清風門的!你說,他還會念及你們之間的兄弟情義麼?”林蕭一字一句都是帶着恨意,這股恨意蔓延就是一種寒冷,冷人心魄!

“當年之事,我已全部明瞭,他生生吸走我們父子倆的鬥氣!你是他的三弟,我是他侄兒,而且還是襁褓中的侄兒!一歲不到,他都能忍下心來!還有什麼做不出來?我‘廢物’十六年!父親,就算你能忍下這口氣,可是我不能,我不能,我要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當年之仇,銘記於心,時常提醒,不該忘懷!再多時日,也必還之!”

林浩看着林蕭的樣子,眼神盡是仇恨!恨意無限!搖了搖頭“蕭兒,你做什麼我倒是不會反對,不過,量力而行,清風門很龐大!並不是說撼動就給撼動了的!這顆療傷藥是你爺爺偷偷給你的吧?”

林蕭點頭“不是林瀚在商議比武大會之事,估計就會和我計較了!如此之人,定是心胸狹窄之輩!父親你也放心,報仇之事我定是量力而爲!也有謀劃!他能掌控清風門,完全就是歸功於‘萬年身骨枯’對長老們的控制!如果我能找尋出解除此陰惡之毒的解藥,那麼他的末日也就來臨!”

林浩搖了搖“如此毒藥怎麼可能那麼好找出解藥!”


林蕭微笑“功夫不負有心人!父親放心!”

林浩點頭便是看向蕭悅,林蕭也是看了過去,蕭悅身體開始起變化了,周身被一股淡淡的紫色氣息給包裹!而後氣息流轉之際就是開始調理着她的身體失去生機的脈絡!脈絡,人之根本,一旦全部失去時機,命斷黃泉!片刻,蕭悅無意識的就吐出一口堵塞住氣息的淤血,不過也還沒能醒來,不過,脈絡修復,性命已然無礙!鳴兒都是嘰嘰喳喳的高興歡快,又是在林蕭臉上啄着!

時間慢慢過去,夜黑,兩人依舊默默的注視着蕭悅的動靜,守護着她。此刻,她緩緩掙開雙眼!看着守護在她身旁的夫君與孩子,眼中流出兩滴清淚!感動不已!

年輕時夫君爲她放棄一切,此時,孩子爲她,不惜千里奔波!不怕別人欺辱!人生如此,此生無憾!

兩人見狀同時大喜“悅兒醒了。”

“母親醒了。”

蕭悅極力的點了點頭,不過身體還太虛弱,點頭過後就是一陣咳嗽!

“悅兒不可如此,你剛剛醒來,需要好生調理!”林浩關切的說道。

蕭悅目光流轉就是看了看兩人,眼中卻是少了一人!“蕭、蕭兒,依依不是和你一起去清風門了麼?她、她怎麼不在這裏?”

林浩也是一陣恍然“對呀,蕭兒,若依怎麼沒有跟你一起回來呀?你母親不說我都忘記了!這個女子不錯,你要好好把握。”說話之際就是很有深意!

林蕭看着兩人的期待,似乎也包括了鳴兒的期待,因爲它此刻目光流轉,就是在等待着林蕭的答案!林蕭苦澀的搖了搖頭“母親,我傷害了若依姐姐,當時她說是她將那兩廝引到家裏的,我氣急敗壞就給了她一耳光!後面還讓她走!”

“我知道,其實都是我的錯,卻怪在了姐姐身上,如姐姐所說,我就是個混蛋!”林蕭目光索然,眼神之中就是悔意和朦朧了!

“啊!”林浩大叫一聲!“你這孩子,這一耳光下去!肯定是深深的傷了若依的心!男人怎麼可以打自己心儀的女子呢?你和她可是患難與共過多次呀!難道沒有一點情愫?”葉若依在老林家住的這些時日,經常給兩位老人講她和林蕭之間的事情,雖然兩月不到,但是一說起來就是開心異常,沒完沒了!而且還帶着片片柔情。

兩老知道,這個女子是林蕭的福音。

“蕭兒,你讓母親怎麼說你好呢?在眼前的時候你不珍惜,等到失去纔來後悔麼?現在你又深深的傷害了依依,我不管,你不把她尋回來,母親就不依了!依依必須成爲我家的媳婦!”蕭悅說話之間竟然耍起了小性子!林蕭肩膀上的鳴兒似乎也是生氣,不停的啄着林蕭的臉頰,不過這次可是加大力度,疼痛異常!啄得林蕭‘皮開肉綻’!

林蕭抿了抿嘴微微說道“母親放心,我定會去將姐姐尋回來的!”隨即又是苦澀一笑“不過茫茫人海!我卻不知姐姐家在何方!尋找起來也着實困難!”的確,那些時日,林蕭一直沒有問過葉若依家裏的情況!

蕭悅看着林蕭的苦澀就是微聲說道“我記得依依說過,她是撼天城城主之女,好像就是這樣!”一旁的林浩也是微微點頭表示肯定。

林蕭聽到這裏就是眼神放光“好,等比武大會結束,我便去將姐姐帶回來,讓母親天天拉着她的手好好親近親近。”

蕭悅微微皺眉“要親近也是你親近,記住自己說的話,那時候就臉皮厚點!就算他們怎麼趕你,你都不要走。”

林蕭點頭。“母親,你早些休息,我去找義父有些事情。”

蕭悅點頭,林浩微微說道“蕭兒,你拜李門主爲義父固然是好,不過,你想過他的目的麼?”

林蕭知曉,林浩是擔心林飄渺這樣做,是在林蕭身上有所圖謀!不過,林蕭也是有所圖,於是點頭“父親放心,孩兒知曉,你也早些休息,明日我便準備閉關一月。早晨我會來給你們請安的!”

林浩點了點頭“請安就不用了,你安心修煉就是。”

林蕭來到門主府的時候,林飄渺正在看着書籍,見林蕭回來就是安心下來,林蕭可以說是此次天衝門最爲鋒利的一把劍,失去不得!否則遺憾!

“林蕭,看着你安心回來,義父欣慰了!過來坐,我倆敘敘話!”李飄渺微微一笑。“高級療傷藥可否求得?你母親的傷勢怎樣?”言語之間盡是關懷與問候!雖然有一部分是出自真情實意!不過林蕭也能看出,李飄渺就是要捕獲林蕭的忠義之心!永不背叛!

林蕭點頭“謝謝義父問候,母親已然醒來,我此次前來就是來拿你說過的劍術技能!今夜習練一番,明日便要閉關修煉一月了,我要在比武大會之前達到一階皇鬥士,這樣我們天衝門勝算更大!”

聽到林蕭要在比武大會之前進入一階皇鬥士,李飄渺就是眼神放光,定定的看了看林蕭,隨即就是笑道“蕭兒,你果真能在比武大會之前達到一階皇鬥士麼?”

林蕭點頭,隨即就是將鬥氣外放出來,清晰紫色不斷閃動!就是即將突破的徵兆。雖然林蕭服用了掩氣丸,不過就只是就鬥氣掩藏而已,自己控制卻是能將鬥氣外放出來。

李飄渺神色喜悅,喜不自禁,望着林蕭就是不住的點頭“哈哈,好啊,這次我天衝門定能在比武大會上大放光彩,蕭兒,你是義父的驕傲,義父以你爲榮!”隨即就是走到一個擱架出拿出一本書就是遞給林蕭。“冰芒劍訣,正是與你的斷風劍相符合,寒氣劍技!如果你達到一階皇鬥士,可以施用第二式–冰芒襲骨!”

林蕭眼神發光就是急急接過李飄渺手中的書籍–冰芒劍訣。 “義父,傲天師兄也是習練的這冰芒劍訣麼?”林蕭問道。

李飄渺搖頭“不是,我是根據你們的身體與武器爲你們選擇的技能,傲天看似面目冰冷,不過氣息卻是柔和,而且我贈予他一把一階中級武器–柔情劍,這把劍就是與他的柔和相適合,而給他挑選的劍技則是–溫存訣,只要他掌握得好,便可以柔和之力化去敵手的強勁力道,可謂叫做,以柔克剛。”

林蕭點了點頭,的確,凌傲天看似寒冷無比,不過內心很是柔和,教導初級弟子都是如此!而林蕭,手持一把寒氣短劍,就這裏,就是一個定數,五階中級武器不是那麼好找,有這樣的武器就該感到自傲了!劍離劍鞘,就是寒氣升起,止都止不住!配合寒氣劍技,那就是如虎添翼一般,更加寒冷,寒氣逼人。

林蕭撫摸了一下手中冰芒劍訣便是起身微微說道“義父,你早些歇息,我回去琢磨一下冰芒劍技,明日就閉關修煉!必須要在出關前達到一階皇鬥士。”

李飄渺微微點頭。

林蕭離去。

李飄渺看着離去的林蕭,眼中露出一絲自信的身材。“林蕭這等驚世之才很是難得,如若一直爲我天衝門所用,將來天衝門定會大放異彩!此子必須牢牢抓住!”

………..

回到李飄渺爲他安排的房間,是高級弟子的住處!點着燭光就是從懷裏摸出冰芒劍訣,隨即便是緩緩打開。

冰芒劍訣公分四個層次,第一層名爲冰芒寒體,需要六階尊鬥士方能有能力施展出來,釋放效果便是,寒氣蔓延,劍氣襲身,被擊中者身體之外都是冰霜覆蓋!寒冷無比,強勁無比!第二層需要一階皇鬥士纔有能力施展,名爲冰芒襲骨,被擊中之人連身體裏面的每一寸骨頭都會感到冷氣,骨頭隨着寒氣的加重會慢慢萎縮!甚至擠裂!而第三層和第四層分別需要四階皇鬥士和七階皇鬥士方可施展,名爲冰芒刺魂和冰焰蓋天,一旦施用威力無窮!天地都將化爲寒冰!

林蕭看去就是眼露光芒,這是一本好技能啊!“加我本就寒冷的斷風劍和五行的水屬性附加進去,嘖嘖。”林蕭興奮不已!“那該有多強啊? 妖孽竹馬:小青梅,別想逃 ?”林蕭此刻很是期待!期待比武大會快快來臨!

冰芒劍訣第一層冰芒寒體,將鬥氣釋放出隨即轉化爲一道寒芒,寒芒氣息隨着劍氣的掠斬而蔓延向對方,鬥氣在轉化期間便是經過武器的催動而釋放出來,也就是說武器是寒劍,那麼施展出來的冰芒寒體就會更加寒冷,氣息也就更加強勁,而相反,武器是火焰武器,那麼鬥氣轉化期間經過武器的傳遞之時就會將寒氣化掉!寒氣盡失!威力銳減!斬將出去的氣焰也就只是鬥氣本身的氣焰了,攻擊力大大減小!

而第二層冰芒襲骨,則是將鬥氣轉化爲寒氣之時,寒氣之內會加入一股實質性的力道,這股力道可以硬生生的穿過身體到達骨頭處,隨即就是在全身骨頭上急速蔓延!骨頭受到波及隨着寒冷的加劇就會縮小,甚至擠裂!不過卻也不會痛苦,畢竟寒冷具有麻木作用,而且還是如此的寒冷度!

林蕭來到高級弟子練武場就是打算習練習練這冰芒劍訣的第一層!他現在也只能習練第一層!來到高級弟子練武場,這時候還有一些高級弟子在勤奮習練身法與功法!

林蕭,來到就是急急催動身體裏面的鬥氣,身體裏面有掩氣丸的氣息,讓他覺得有些不舒服,現在他回到了天衝門就是想將掩氣丸的藥性給排除掉!不過無奈!不能做到!只能搖頭嘆息!的確,這掩氣丸是用千年掩氣草加入其他能夠保持長久時間不散的草藥煉製而成!豈是那麼容易說化掉就化掉的!

“不過,只是掩藏了鬥氣和施用鬥氣的時候有些難受罷了,其餘的都沒有問題!”於是手中斷風就是輕易出鞘,發出‘嗤嗤’聲響!一陣寒光就是鋪天蓋地的迴盪在整個練武場,寒氣涌出,讓夏季的練武場不再炎熱!

斷風一出,練武場上那些高級弟子的目光全部匯聚過來,其中都還有近三十的女弟子,她們都定眼看着林蕭。“這不是在選拔之戰上大放光彩的林師弟麼?嘖嘖,如此年紀就有這等修爲,着實讓人羨慕啊!不過看他倒是的確很努力了!你看他手中的武器,據秦越長老說是把五階中級武器!嘖嘖!這樣的武器不好找啊!”

身旁的女人定目看着林蕭之際就是一陣獻媚“他的身法真是帥氣!手中寒劍更是爲他增加幾分氣勢!我發覺我愛上這個小傢伙了!他太酷了!”

身旁男人嗤嗤一笑“得了吧,別花癡了,這樣的驚世之才,定是有無數的傾城可人兒爲之傾心,你是沒有機會了!還是實在一點的好!”這高級弟子說話那是很有深意,還在不斷的給女人拋媚眼!

林蕭一劍橫出,鬥氣急速轉化爲寒冷氣息,氣息急速涌向斷風劍上,直到劍尖,纔是橫斬而出,一股沖天氣息就此蔓延而開!帶着將空氣都要凍結的氣息蔓延而開,慾望無限,寒意無限!冷人心魄!

寒氣直襲練武場上所有弟子的心神!寒氣嗖嗖,打着抖擻!

“林師弟,這招太強悍了!應該是剛剛纔學習的劍技,他第一次施展就把握得如此的好,真是練武奇才!領悟能力曠古爍今啊!”男人又是讚歎不已,隨即就是笑出聲來“看來這次的比武大會,我們天衝門的名望會更加響亮,進入前五都是沒有問題的!”

女人點頭“對,以林師弟此等身法進入前五定是沒有問題!呵,只要天衝門的聲望加大,將來就會有更多的鬥士投入我們門下,到時可謂門風大盛,而我們的待遇自然更高!修煉起來也會更加賣力。”女人說完就是一臉的興奮。“而且聽說林師弟是一年前就加入了我們天衝門,真是遺憾那時候沒有認識他!”

男人一笑“現在認識也不遲吧!聽說他很隨和的!待會我們去寒顫幾句?”

女人搖了搖頭“還是算了吧!我們都快三十的人了!纔剛剛到達尊鬥士行列,去丟人還不夠呢!”

男人非常附和女人的話語,隨即就是轉頭看着林蕭的身法與寒若冰霜的劍氣!

林蕭習練數遍過後就是酣暢淋漓,大聲叫好,“這冰芒劍訣的力道還沒有附加五行進去就如此寒氣逼人了,如若將水屬性附加進去,想必更是寒氣凌厲之極吧!如果到了一階皇鬥士,有速度效果,還可以施展冰芒劍訣第二層,哈哈,那時候可真是越級殺人,驚天一劍,取人性命,寒氣絞殺!”林蕭越來越興奮,隨即又是展開身法,開始再次習練冰芒劍訣,腳下步伐也是凌厲展開,在練武場上就是一道黑影,就是一個鬼魅!

“嘖嘖,林師弟也太拼命了吧!”男人說道“看來我也得努力。”說完他也是開始展開身法,開始習練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