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自如那玩意明顯就是有備而來。

楚芸過去那不是羊入虎口嗎!

“王少我……我也沒辦法啊。”

許年委屈的說道:“楚總的脾氣你也知道,太好強了!我……”

“行了。”

王策現在沒心情和許年廢話。

“你把林自如的地址告訴我, 我現在就過去。”

“他們要是膽敢傷害我老婆半根毫毛!”

“老子讓整個林家給她陪葬!”


王策身上散發出了濃郁的殺氣。

把廁所裏的人都給嚇了一跳。

王策掛掉電話,直接從廁所裏衝了出去。

王策把王雪安頓好之後,就開車去了許年發給自己的位置。

……

林家大院。

楚芸站在門口,深吸了一口氣,平復自己內心的憤怒。

“您是楚小姐吧。”

楚芸剛走到門口。

門口的保安就開口問道。

“是我。”

楚芸微微頷首。

“請跟我來。”

保安什麼多餘的話都沒說,帶着楚芸來到了林自如的書房。

“楚小姐你在這先等一下,我們家少爺馬上就會過來。”

“嗯。”

楚芸找地方坐了下來,神情嚴肅。

過了五分鐘。

一身正裝的林自如出現在了楚芸面前。

“楚小姐好久不見。”

林自如嘴角露出了一抹迷人的笑容,衝着楚芸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文質彬彬。

知書達理。

要不是剛纔許年被打的這麼慘。

楚芸差點就被林自如的表面給忽悠了。

“你爲什麼要打許經理?爲什麼要在城中村鬧事?”

楚芸沒有和林自如握手,而是開門見山。

“呵呵。”

林自如將手給收了回來,冷笑了兩聲。

“狗不打不行啊!”

林自如坐在了椅子上,扣了扣桌面,淡淡的說道;“好狗是打出來的。”

“許經理不是狗!”

“不。”

林自如搖了搖腦袋,戲虐的說道:“在我眼裏,你們都是狗!”


“你……”

“楚小姐你既然來了,那我也就告訴你,城中村這個項目,我們林家勢在必得。”

林自如似笑非笑的說道:“楚小姐你是個聰明人,應該知道,你們和我林家作對,無異於是螳臂當車,不自量力。”

“城中村是我們楚氏集團的!誰也搶不走。”

楚芸態度很堅決。

“我知道啊。”

林自如從一堆廢紙裏面,將楚天明和自己籤的合同擺在了楚芸面前。

“你自己看看,楚天明可是已經將楚家所有的產業都賣給我了。”

“城中村當然包括在內。”

楚芸將合同拿了起來,她越看越生氣。

“楚天明怎麼能這樣!他怎麼能自作主張!將楚家賣給你!”

雖然自己已經離開楚家。

但是楚芸怎麼說也是楚家的人!

對楚家有着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裏面。

“這是他自己的選擇。”

林自如淡然一笑,“你合同已經看了,現在……是不是該談談城中村的事情了。”

“呼。”

楚芸深吸了一口氣,一本正經的說道:“我不知道你和楚天明是怎麼談的,但是我明確的告訴你,城中村和老楚家沒有任何關係。”

“你這份合同根本就約束不到!”

說完。

楚芸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林自如我希望你以後不要再來城中村鬧事, 否則的話,我會報警,並且走法律程序!”

“啪啪啪啪!”

聞言。

林自如不由拍起手來。

“楚小姐你還真是有膽量啊!在我們林家說出 這種話。”

“我只是實事求是而已。”

楚芸面無表情,“該說的我都已經說了,你好自爲之。”

楚芸不想在林家繼續待下去,把話說完之後,就準備離開。

可是楚芸剛走到門口。

兩個身材高大的男子就擋住了她的去路。

“你這是要幹什麼?”

“楚小姐你彆着急着走啊。”

林自如眉頭一挑,淡淡的說道:“咱們的事情可還沒談完呢。”

“該說的不都已經說了嗎,你還想談什麼!”

楚芸有些憤怒,這林自如怎麼這麼蠻不講理!

“你剛纔的時候,我就和你說了。”

“城中村我們林家勢在必得。”

林自如把玩着食指上帶着的戒指,慢條斯理的說道。

“那我也明確的告訴你。”

楚芸一本正經的說道:“我不會讓你得逞的!”

“那你恐怕今天出不了這個大門了。”

林自如自顧自的嘆了口氣。

“楚芸你說說看,你那不長眼的經理不懂事也就算了,你怎麼也不明白呢!得罪我們林家是沒有好果子吃的!”

“林自如你就是無賴!”

楚芸被林自如這番話給氣炸了。

楚芸怎麼也沒想到。

林自如看起來知書達理的一個人,竟然能說出這麼無賴的言論!

“無賴?”

林自如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我喜歡這個稱呼!”

“你……”

“楚小姐我給你一分鐘的時間考慮,你要是還不知趣的話,我這些兄弟對你可是已經垂涎欲滴了。”

“嘿嘿!”

楚芸身旁的男子發出了猥瑣的淫笑聲。

“你敢!”

楚芸勃然大怒。

“你大可以試試,我到底敢不敢!”

林自如眯着眼睛,嘴角露出了一絲**的笑容。

“你們……”

楚芸慌了。

心裏直髮麻。

難道自己今天……


真的就在劫難逃了嗎?

“嘭!”

“嘭!”

“嘭!”

然而就在這時。

書房外面傳來了陣陣慘痛的喊叫聲!

緊接着。

一道道身影被扔進了書房! “誰!”

見到自己的人接二連三的被人進來。


林自如有些坐不住了。

楚芸也被眼前的一幕嚇了一跳。

這些人就像是被疊羅漢一樣。

一個接着一個。

“林自如你真是好大的膽子!”

“連老子的老婆你都敢惦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