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東標面色蒼白,猶豫的抬起頭,卻是猛然瞥見林風那雙散發著凌厲光芒的雙眸,霎時心膽俱裂,『撲噔』一聲跪倒在地,「對不起,是我利欲熏心,見錢眼開……是我冤枉你們,都是我的錯。」林東標慌亂的道歉著,神色無比的駭然,完全被林風嚇破了膽。

林婉青、林水兒和林雲不禁呆住了。

「娘,弟弟,妹妹。」林風目光掃過家人,開口道:「三天後,林東標將在戒律大堂接受族規刑法,眾族人見證,棍打一百,皮開肉綻,血肉相連為止。」

「哥!」林雲面色一變。

林婉青稍顯不忍,連忙上前便欲扶起林東標,但後者卻是身體哆嗦,怎麼都不肯站起來。

望著林東標,林風目光沉然,「我問你,早上那人是誰?」

這個疑團一直殘留在林風心中,他不明白為什麼這個負責他考核的武者會出現在林家村,更是來殺自己!

這其中,絕對有些他所不知道的東西在裡面。

「那人…那人我不認識。」林東標慌忙搖頭。

「你不認識?」林風皺了皺眉。

「我真不認識他,只知道他是一個初級武士。」林東標臉色煞白,連道:「是表哥,表哥讓我這麼做的,表哥還給了我好多錢,說只要付錢,他就能幫我出一口氣!但沒想到,他反會被你殺了。」

此言一出,眾人無不震驚駭然。

初級武士,被林風殺了?

不會吧!

林風雙眸綻放出一抹漆黑的深邃,此時,他終於明白。

「原來是你,林南虎!」林風咬了咬牙。

腦中浮現出預備武者考核中的一幕一幕,兩件事連在一起,所有的疑團和問題無不迎刃而解。

「難怪,難怪……」

這一刻,林風非常慶幸並未一時衝動殺死林東標,若不然自己還被蒙在鼓裡,讓的林南虎坐收漁翁之利;更慶幸的是,這一千個金幣要的非常及時,自己一家人若是再呆在林家村,無疑是與虎相伴。

太危險!

「林南虎,咱們等著瞧。」林風握了握拳。

這個仇,他記下了。



「哥,你現在已經能殺死初級武士了?」林雲訝道。

「嗯…應該吧。」說實話,林風自己也不敢肯定,但事實上丘班確實是死了。

「難怪玉如夫人如此忌憚。」林雲恍然。


林風淡漠一笑。

確實,實力太重要了。

若是自己沒有足夠的實力,別說討個說法,被人打死都無怨!

哪像現在,連玉如夫人都不得不低頭。

人,就是這麼現實。

「算了,風兒,得饒人處且饒人,況且玉如夫人一直待我們挺好的。」林婉青有點心軟。

「娘,壞人就要有壞報,那林東標活該!」林水兒氣嘟嘟的說道。

「水兒說的沒錯。」林風雙目陡然射出一道精光,「沒殺他已經夠仁慈了,若不是看在玉如夫人的面子上,我定不放過他!做錯事,就要受到該有的懲罰。」


「可是哥,我們畢竟住在林家村,這樣撕破臉皮似乎並不太好。」林雲擔心道。

林婉青亦有同感,剛才沒想起來,如今聽林雲提起不免有點擔憂,畢竟玉如夫人在林家村足以稱得上權勢滔天。

淡然一笑,林風雙目徐徐掃過這簡陋的木屋,淡然一笑,「撕破就撕破,反正再過三天我們就走了,從此離開林家村。」

三人霎時楞住了。

離開林家村?

「哥,我們去哪?」林水兒有點發懵。

「去祈火鎮。」林風微微一笑。

反正此事板上釘釘,又是天大的喜事,自己沒必要隱瞞。

只要三天後一千金幣到手,便可立即啟程。

從此,和林家村再無瓜葛!

林雲呆了呆,「哥,你不會敲了玉如夫人一筆錢吧?」

林風輕「嗯」了一聲,神色平靜。

「多少?」

「一千個金幣。」林風笑著伸出一根手指頭。

「一千個?」


「金幣!!」

啪啷!林婉青手中拿的碗頓時掉落在地,咕嚕嚕的聲音在這間木屋中無比的輕脆,三人張大著嘴的樣子無比滑稽,一千個金幣……對他們而言這簡直就是一個想也不敢想的天文數字。

「哥,你太狠了。」林雲說不出話來。


林婉青此時已是完全呆住了,心中波瀾起伏,難以平靜。

「耶,太好了!」倒是林水兒開心的蹦躂起來,稚嫩的小臉綻放出無比歡樂的笑容。

看著眾人的豐富的表情,林風不禁莞爾一笑。

曾經,自己一家人在吃飯時無數次的提起過,要是有朝一日能離開林家村去祈火鎮定居,那該是件多美好的事情……在當時看來那只是一個遙不可及的願望。

但如今,這個願望已是觸手可及。

※※※※※※

炎熱山洞。

這裡,儼然已成了林風修鍊之處。

將左腿放在右腿之上,後腦稍微向後收放,脊椎自然直立,林風長舒了口氣,盤腿而坐,姿勢已是漸進熟練。

「呼,吸。」上虛下實,身體自然放鬆。

一回生二回熟,對林風來說,掌握主動吸收元力的方法,並不難。

有了第一次的經驗,加上身體已經『開過葷』了,很快,林風便是感應到了元力的存在。

「絲絲~~」純粹的元力透過手心、腳心、口、鼻、耳,身體每一部分不斷流入體內,「今天吸收元力速度,似乎更快了些。」元力在林風身體之中不斷匯聚,霎時間便被細胞瘋狂的吞噬。

強化、分裂,再強化,細胞不斷增強著活性,身體每一部分都在改變。

突然——

林風感覺到小腹處無比的灼熱,身體好似被火燒似的,一陣劇烈的耳鳴空零,意識深處極劇烈的震動……

轟!

靈魂彷彿在顫慄,林風倏然間發現自己的意識竟是來到了一處神奇的地方。

這神秘地方無邊無際,周邊火紅色的亮光若影若現,赤紅的色彩彷如火焰在燃燒,光澤透人。

細望去,一層,又一層。

彷彿一朵開了無數層的火蓮花,驚艷亮麗。在最中央處,一簇紫色的火苗彷如幽火般燃燒,詭異的顏色讓人心生駭然,雖只是如此微弱的一小簇,但林風卻是感覺到一種極烈的恐懼。

這紫色幽火,彷彿能焚盡一切……

伴隨著紫色幽火的燃燒,火蓮花彷如盛開了一般,由內至外將火光徐徐傳遞。

從紫色到靛色,從藍色到綠色,再從黃色到橙色,最後傳至外層的便是那鮮艷的火紅色。而隨著這片火紅色火焰的燃燒,周圍凝聚起了一片紅色的霧氣,環繞在火蓮花之外,更添一分神秘。

「原來是它……」林風輕易感應到這紅色火焰,正是他所能驅動的神秘火焰。

「還有——」

林風清晰的看到,一絲絲透明的能量正從四面八方不斷滲透進來,與那紅色霧氣一起被細胞瘋狂的吞噬著,強化著細胞活性。林風的意識也感應到,這些透明的能量正是他所吸收的元力。

「這透明的能量是元力……換句話說,這是我的身體。」林風心中一驚,「那這紅色霧氣是什麼?」

最讓他驚奇的是,這紅色霧氣的能量強度遠遠超出元力的能量。

林風發現,就算沒有元力,細胞的吞噬強化都在極速的進行著,不斷分裂,強化,再分裂。

沒錯,確實是極速,超出想像的速度。


而隨著紫色幽火的燃燒,隨著火蓮花的轉動,消耗的紅色霧氣霎時間便是被補充,彼此好像形成了一個完美的循環,生生不息。

源頭,正是那簇微小的紫色幽火。

「這簇紫色幽火所提供的能量,比元力強的十倍不止!」林風心中巨震,「也就是說——哪怕我不主動吸收元力,身體都在無時無刻的修鍊著,而且修鍊速度驚人的可怕?」

「但這紫色幽火到底是什麼?怎麼會有如此強的能量……」

一方面心中又驚又喜,另一方面林風卻也隱隱有著分擔憂,畢竟無論是誰,身體中擁有一個如此不可控的存在,確是忌憚不已。

「難道是那怪病?」林風暗道。

因為,今天小腹處第一次沒有感覺到任何的疼痛。

「對了!」

「是那一拳!」

剎然間,林風徹然大悟,正是因為與丘班那一戰,醒來后自己便不可思議的擁有了『控火』的能力。

「難道說因為那一拳,將這簇紫色幽火釋放了?」林風暗忖道:「所以,怪病消失了;所以,我擁有控制火焰的能力;所以,就像第一次吸收元力,第一次吸收紅色霧氣使得我的身體素質大幅度提升?!」

不得不說,林風的分析推理能力確實很強,事實,差不多便是如此。

只不過,並非『釋放』,而是『覺醒』。

因為林風的實力一直未足夠,故而紫色幽火一直沉睡著,直到他第一次吸收元力達到了初級武士武者的身體標準,機緣巧合下受到外界的強烈『刺激』,故而紫色幽火才蘇醒過來。

而就算沒有丘班的刺激,隨著林風身體素質不斷增強,紫色幽火遲早也會蘇醒。

現在,只是稍稍提早了一分而已。

(求推薦,求收藏,另外提一下,公眾期間每天更新兩章6000字,一章在凌晨0:00-0:15間,另一章在中午12:00,希望大家支持。) 林家村武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