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天凡於是笑道:「其實我們要的並不多,只是希望公開一些你們血旗會的資源罷了!」

對於這個冷昊宇之前就有這樣的想法了,淡淡一笑:「這就是你們的條件,好吧,那些東西就在那你們自己去看看吧!」

冷昊宇這話一出,還真的讓林天凡等人都驚愕了一下,畢竟在他們冷昊宇可不是那麼容易答應的,畢竟這個他們早就有這樣的想法,但是卻一直都被冷昊宇拒絕的,但是現在冷昊宇居然直接就答應了,話說這要是不奇怪那才是真的怪了!

見林天凡等那樣的表情,冷昊宇自然知道他們想的是什麼,淡淡一笑:「怎麼又不相信了,想必你們也知道一些,自己進去不就行了!」

林天凡等人在這之前自然都是知道那些建築作用的,只是同時也知道如果不是血旗會的成員進去並沒有什麼用處。


當然真要說起來不管是對於這些個建築的傳說,還是對於在這些建築立面只有血旗會的成員才能生效,這都只能算是傳說而已。

也就是說對他們來說到底是怎麼樣的,這個他們還真的不敢肯定,畢竟他們都沒有親自經歷,一切都只是傳聞,雖然傳聞的可信度很高,但在他們的心中也一樣有所懷疑,這或許就是天性。

而此時見冷昊宇那麼淡然的表情,在心中自然就有了一些想法,首先一點就是,或許就是這些建築其實並沒有傳說之中的那些神奇功能。

當然也有可能雖然有這些功能,但是他們進去絕對不會生效,但是不管怎麼樣,他們都還是決定先進去看一看的。

一群十多位高級飛升境往血旗會的那些建築而去,他們最先進的無疑就是治療中心,畢竟在對於以往的傳說之中,能治癒一切傷害的治療中心價值絕對就是最高的。

只是在外面看,他們能感覺得到這治療中心上有一種神奇的力量,只這種力量到底是什麼他們卻不知道。

幾人在沉吟了半響之後,大步往治療中心裏面而去,在進去了之後他們確實也感覺到了一種讓他們很舒服的能量。

只是讓他們失望的是,這些能量雖然讓他們很舒服,但是他們卻做不到吸收任何一點,無疑這讓他們相信了一些關於傳說!(未完待續。。)

… 也許是感受到了這樣的感覺,畢竟雖然在這裡面的靈氣他們都不能吸收,但是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在這裡面的氣息真的讓他們很舒服。

甚至給他們一種感覺,那就是只要在這裡面,那麼只要時間長了,就算真的不能吸收這裡面的靈氣,但是一些傷勢都會痊癒,當然這只是一種錯覺,畢竟他們是不能吸收這裡面靈氣的,而這樣自然就不可能做到將傷勢恢復。

在短暫的沉默嘗試之後,他們一個個不由都失望了起來,半響之後林天凡才嘆道:「難道傳說是真的,不是血旗會的成員當真就不能吸收這裡面的靈氣,而其他那些也是這樣?」

要說在這之前他們都是不相信這話的,畢竟這真的很難相信,世間哪有這樣的事情,他們一個個都不知道在這個世界上活了多長時間,但是這種事情不要說見,就算是聽都沒有聽說過。

但是很可惜的是,雖然不相信,雖然難以接受,但是事實就是這樣,在治療中心內他們能感受到裡面充滿了隨時能讓人傷勢恢復的氣體,但是這些靈氣他們卻不能吸收絲毫。

雖然不少人對於之前的那個傳說有了一些相信,但是也有那麼一部分根本就不相信。

王輩川狠狠的開口道:「什麼不是血旗會的人就不能在這裡面有用,這根本就是冷昊宇那個小子自己弄出來的。」

這話剛說完,馬上有人點頭稱是,畢竟相對於那個傳說而言。是冷昊宇動了手腳這種可能性無疑會更大。

只是很可惜就算是知道這樣,他們似乎也並不能做出什麼來。畢竟這是冷昊宇的事情,而他們並不能強求冷昊宇做什麼。而最為關鍵的是他們甚至都不知道冷昊宇到底是怎麼做的手腳。

林天凡想了一下道:「不管是冷昊宇弄的手腳也好,還是真的如那個傳說之中不是血旗會的成員就不能生效也好,但是現在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只要沒有得到冷昊宇同意我們似乎什麼都得不到!」

真要說起來,這才是他們難以接受的事情,血旗會的這些建築是很神奇,其效果之強大這絕對讓人為之瘋狂。

但是與其他宗門的好東西卻不一樣,換了其他勢力如果真有好的東西,除非是靈竹府。那麼能保住的可能性是不大的。

但是這血旗會的東西雖好,很可惜一點,那就是血旗會的東西似乎就算是想搶都搶不了。

要知道治療中心就在眼前,甚至可以說他們就在治療中心內,但是其效果已經很明顯了,那就是一點效果都沒有。

從這點就能看出,如果在沒有得到冷昊宇的同意之前,就算是將這些東西給搶回去,那也是沒有絲毫用處的。

所以林天凡的話一出。他們一個個都沉默了,最後王輩川冷道:「哼,我就不相信他真的願意放棄了天絕大漠的塊地盤。」

這話讓不少人沉默了半響,然後林天凡苦笑道:「好吧就算他不想放棄那又怎麼樣。以現在的情況來看他是不可能答應我們要求的。」

於是在這治療中心之中他們開始商量了起來,而他們所不知道的是,此時在大陸之橋的另外一端。十位飛升境巔峰正在快速血旗會這邊而來。

這是瀛州大陸在一陣的商議之後所得出的結果,那就是首先要知道一下神武大陸具體的實力。

而這種情況派出十個飛升境巔峰那是最好的選擇。如果說神武大陸的實力太強,那麼要想一次幹掉十個飛升境巔峰難度也很大。

但如果說神武大陸的實力不是很強。那麼有這十個飛升境巔峰出手,那麼就肯定能在神武大陸安下一顆釘子!

只是這十個飛升境巔峰在進入大陸之橋之後頓時就發現了不對的地方,雖然說大陸之橋的空間才恢復穩定,但是瀛州大陸的人知道,在這之前他們與神武大陸在大陸之橋上的待遇那是完全不一樣的。


那個時候在大陸之橋他們瀛州大陸的人那絕對是難進一步,而對於神武大陸的人來說就不一樣了。

雖然說那個時候因為空間穩定的問題,在大陸之橋虛空境絕對不可能進入,但是在大陸之橋上面卻是有不少大宗師級修鍊者的存在。、

這一點從他們所見的痕迹就能很明顯的看出來,畢竟有人生存和沒有人類活動的痕迹那絕對不是一樣的。

既然是這樣,那麼這十個飛升境巔峰的疑惑也就自然的出現了,那就是雖然在大陸之橋上能看到無數人類活動的痕迹。

可現在卻是一個人都看不見,要知道這可是有人類活動,也就可以說在這之前那都是屬於神武大陸的地盤。

但是現在卻是不見了一個神武大陸的人,要說這是神武大陸的人放棄了大陸之橋,這一點他們是絕對不相信的。

不論誰都知道大陸之橋對於兩塊大陸之間的重要性,所以在瀛州大陸這十個飛升境巔峰的心中,那肯定不是神武大陸的人放棄了大陸之橋,而是在這布置了一些什麼他們所不知道的事情。

很多時候就是這樣,越是真實的事情越難以讓人猜對,就好像現在,那是絕對不會有人相信神武大陸的人是真的放棄了天絕大漠一樣。

所以這十個飛升境巔峰雖然實力強大,但是他們還看一樣小心翼翼的前進著,就怕什麼時候不小心就中了神武大陸之前的布置。

而就在他們剛進入天絕大漠的時候,冷昊宇就發現了他們的存在,臉色不由一下就難看了起來。

雖然在人數上面很少,只有少少的十個而已,這對於大陸之戰這樣的戰爭來說肯定是算不上什麼的。甚至就連炮灰都算不上。

但是這十人卻給冷昊宇不小的威脅,因為冷昊宇很清楚的看出了這十人都是飛升境巔峰。要知道這可是十個飛升境巔峰呀,這對於當前的血旗會來說那絕對是不能戰勝的存在。

如果說真有一百座戰爭堡壘那還好說。一百座戰爭堡壘足以幹掉他們了,只是很可惜根本就沒有一百座可用的戰爭堡壘可用。

所以目前的血旗會而言絕對是這十個飛升境巔峰的對手,而在知道這個事實之後,冷昊宇在短暫的吸了一口氣之後決定將血旗會的人全部都送走。

畢竟如果將他們留下不但沒有絲毫的用處,相反只有送死的份,畢竟他們都只是一些小小的虛空境而已,而將要面對的可是十個飛升境巔峰,血旗會當前的這些人不要說面對十個飛升境巔峰,就算是一個都能將他們全部斬殺了。這就是巨大的差距!

而冷昊宇在送走那些虛空境的時候,正是王輩川等人出現的時候,他們看著冷昊宇將血旗會剩下的那些虛空境都送走,不由心中一愣,畢竟這可不是他們想看到的事情。

這其中林天凡直接開口問道:「冷會長你這是什麼意思!」

冷昊宇淡淡一笑:「瀛州大陸的人馬上就要來了,而他們肯定不是對手,與其在這等會死還不如現在就將他們送走!」

這話一出在場的人臉色一個個都變了,讓他們瞬間臉色大變的原因有兩點,其中一點自然是因為瀛州大陸的人那麼快就來了。這代表著大陸之戰即將開啟。

而還有一點那就是,看樣子冷昊宇是真的放棄了天絕大漠,如果說之前只是猜測的話,那麼現在無疑已經肯定了。不然也不可能說將在血旗會的所有人都給送走啊!

在色變的瞬間林天凡開口道:「你說什麼,瀛州大陸的人真的來了!」


冷昊宇淡笑道:「對了,如果你們不想死的話快一點離開。可以說如果你們繼續留下,那就真的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冷昊宇的話剛說完。王輩川臉色一冷道:「你以為我們都是你的血旗會的那些廢物不成!」

對於王輩川的話,冷昊宇不屑一笑:「是嗎。那你就留下吧,不過看你很厲害的樣子,我就來給你說一下他們來了多少人!」

對於冷昊宇的話他們還真的不放在心上,首先一點他們在場的可是十幾位高級飛升境,這樣的實力那絕對不是一般的敵人所能對抗的存在。

雖然說這一次瀛州大陸的人實力一定不會弱小,但是這要說讓他們十幾高級飛升境害怕,那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這是他們高級飛升境的自信。

對此王輩川不屑道:「你不會跟我說他們來了幾十萬人吧!」

冷昊宇淡淡一笑:「好吧,其實他們的人數還真的不多,幾十萬是不可能的,甚至都還沒有你們的人多,只有十個而已,但是!」

「但是什麼?」林天凡心中有了不好的預感皺眉問道。

很明顯林天凡對於冷昊宇的話就要相信得多了,畢竟當前的冷昊宇可不簡單,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飛升境初期,但是人家的背後可是有飛升境巔峰的存在。

他們這些人雖然不弱,但是要跟冷昊宇的飛升境巔峰寵/物比起來那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小,而且現在冷昊宇還是破天宗的龍頭老大。

所以冷昊宇的態度除了一些對他心情極度不爽的人之外,卻是一個都不敢小看。

冷昊宇似笑非笑的看著王輩川道:「他們雖然只有十人,但卻都是飛升境巔峰,我等著你們將他們給斬殺了,相信你們肯定不會讓我失望吧!」

這話一出就算是王輩川的臉色也都變得無比難看了,在他們這的人有十幾個是不假,都是高級飛升境不假,但是這要跟十個飛升境巔峰比起來差距那就不小了!

飛升境巔峰,不要說十個,就算只是一個都不是他們所能抗衡的,當然如果只是一個他們要離開難度不大,但現在的問題就是。

人家可不只是一個飛升境巔峰,而是整整十個飛升境巔峰。在那樣的情況下,他們就算想跑都很難做到。畢竟巔峰與高級之間的差距真的太大,這絕對不他們所能對抗的存在。

見他們那難看的表情。冷昊宇再次淡淡一笑:「怎麼,看你的樣子似乎慫了,你不是很厲害嗎!」

本來在聽到來的十個飛升境巔峰之後王輩川的臉上就已經夠難看了,而此時冷昊宇的話更是讓他差點滴出血來。

但是卻說不出一句硬話來,畢竟冷昊宇說的都是事實,當然還有一點就是,他雖然很想法脾氣,但是他也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敢對冷昊宇發脾氣。

畢竟就算論實力人家冷昊宇可是能召喚出飛升境巔峰寵/物的存在,這絕對不是他們所能對抗的。

而林天凡則是忙開口問道:「冷會長你說的都是真的!」

話說雖然知道他們來的目的。也知道真要算起來其實林天凡和王輩川不過是一個唱白臉,一個唱紅臉而已,但是現在冷昊宇對林天凡的感官就是要好一些。

他點了點頭道:「如果你們願意的話,那就儘快聯繫你們身後的人吧,如果能斬殺他們十個飛升境巔峰那也是不錯的事情!」

這話一出林天凡他們都沉默了,對於冷昊宇說他們背後有人這話,那是一點都不奇怪。

畢竟如果不是在他們的背後有人,就他們的勢力要要跟如今的血旗會對抗,那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

畢竟人家破天宗可是連五大勢力都擊退過。要知道這可是五大勢力呀,而他們只能仰望的存在。

在沉默了半響之後,林天凡才開口道:「好吧,我這就通知他們。只是希望你能跟他們聊一聊!」

冷昊宇想了一下,點了點頭,道:「速度快一點。這些飛升境巔峰離我們這的距離不是很遠,最多重要十分鐘的時間就能到了!」

大陸之橋的距離這對於虛空境來說那是一段不能忽視的距離。但是這對於飛升境來說就算不上什麼了,特別是對於飛升境巔峰來說更是如此。

十分鐘的時間對於這一點林天凡他們都一點不意外。而在冷昊宇的話說完之後,馬上就將消息傳了回去。

至於說冷昊宇為什麼要跟他們談,這其實也是有原因的,真要說起來冷昊宇還是願意所有人都能享用那些神奇建築的,畢竟這有一個前提,那就是先成為血旗會的人。

無疑冷昊宇現在打的注意就是這個,讓他們都成為血旗會的人,這樣一來那個任務就能順利的完成了。

雖然真要說起來現在龍脈跟已經被他收復似乎並沒有多大的區別,但是冷昊宇還是有一種感覺,那就是只要真的完成了這個任務,那麼絕對有意外的驚喜在等著冷昊宇!

而要想完成這個任務,無疑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畢竟這可是大陸之戰,在這樣的戰爭情況下,在神奇建築的誘/惑下,完成那個任務也並不多難了。

當然還有一點,也就是更加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冷昊宇真心不想放棄天絕大漠的血旗會,畢竟這對他來說太重要了。

林天凡他們在與他們背後的通話之後,只是幾分鐘的時間,在他們的身前出現了一道空間裂縫。

而隨著這空間裂縫的出現,然後一群人出現,一行二十人,個個都是飛升境巔峰!

這樣的實力讓冷昊宇的臉色微微一笑,看來大家對於這個都很看中呀,畢竟不然就不會一下出現二十飛升境巔峰了!

而這些出現的人中,卻沒有一個是冷昊宇的老熟人,從這就能看出五大勢力的人到底有多強了。

此時冷昊宇不禁在想,如果當初在破天宗的二十個飛升境巔峰,那會是什麼樣的情況。

這些人出現之後,其中一人對冷昊宇道:「冷會長你說的話是真的?」

這人名為南宮天辰,看樣子一個是南宮世家的,此時看他說話的表情,似乎他們與冷昊宇之間的關係很好一般。

很明顯對於他們這些勢力而言,之前的那些事情都算不上什麼,畢竟不是有那麼一句話,沒有絕對的敵人,只有絕對的利益嗎。

對於南宮天辰的問話,冷昊宇淡淡一笑:「你這話問得很沒水平,其實你們自己都可以感受的不是嗎!」

南宮天辰道:「如果這樣那就讓他們都知道了我們的存在!」

冷昊宇點了點頭:「這當然是真的,不用說等幾分鐘您們就都會知道了!」

當前瀛州大陸那些飛升境巔峰已經到了中心城市,只是在查看了中心城市之後出現了更多的疑問。

雖然只是廢區,但是他們似乎能從這裡面看出一些表面上所不能看出的東西來。

而在中心城市的廢區中查看了之後,他們直接轉身往這邊而來,而南宮天辰等人在得到冷昊宇的確定之後,卻是將自己的氣息隱藏了起來。


畢竟正如之前冷昊宇說的那樣,這一次他們的目標可是將這十飛升境巔峰都給滅了。

要是提前就讓他們知道,這些傢伙轉身走人那可不是什麼好事,也正是因為這樣,瀛州大陸的人才大步直前往血旗會的方向而來!(未完待續。。)

… 冷昊宇的話說完之後南宮天辰道:「你說的是真的,十個飛升境巔峰?」

冷昊宇點了點頭道:「其實我希望你們能將他們都給留下來!」

這話讓南宮天辰等人皺眉了,雖然說他們當前有二十飛升境巔峰,而他們的敵人只有十個,但是要將其全滅這難道可不是一般的大,甚至可以說基本上沒有這個可能。

雖然說要戰勝他們這並不難,但是要想說將他們給斬殺,這絕對就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了,畢竟大家都是飛升境巔峰,鐵了心要走是很難將其留下的。

所以南宮天辰等人在對望了一下之後,另外一人笑道:「如果可以我們還真的想將他們給留下,但是這難度太大,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此時說話的自然也是一個飛升境巔峰,具體是那個勢力的冷昊宇暫時還不知道看,不過倒是知道他的名字為萬江流。

當然了暫時來說雖然萬江流和南宮天辰看上去都是很好說話的樣子,但是冷昊宇卻知道事實肯定不是這樣的。

畢竟不管怎麼說當初在破天宗的一戰,這對於五大勢力來說都不是什麼好事,甚至被看成是五大勢力的恥辱,畢竟當初可是讓五大勢力鎩羽而歸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要是對冷昊宇有那麼好的態度那才是不可能的事情,而此時萬江流和南宮天辰會那麼客氣,冷昊宇估計這是他們之前就已經計劃好的對他策略之一。

畢竟之前冷昊宇的性格他們都已經很清楚。如果來人客氣一點那還好說,但要說來人想來硬的,那麼冷昊宇可不是會怕人。

雖然說大家都知道目前冷昊宇的情況。如果他們不幫忙,那麼天絕大漠這地盤冷昊宇就會放棄了,自然他們不會知道這對於冷昊宇來說會損失多少,因為在他們看來冷昊宇的損失其實很小。

所以在他們的心中,先與冷昊宇合作那是很有必要的事情,畢竟只有在建立了合作之後才有可能得到他們所想要的東西。

既然有這樣的計劃那自然就要選出兩個性格上畢竟客氣的人出來作為主事者,很顯然此時說話的萬江流和南宮天辰就是這樣的人。

說實話冷昊宇肯定也是知道要將十名飛升境巔峰斬殺的難度。但是對此冷昊宇卻很有信心,所以在萬江流的話之後,冷昊宇淡淡一笑:「只要你們有信心。我能助你們一臂之力,就算不能將其全部斬殺,也能留下一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