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可嵐風情地白了他一眼,輕笑道:「過後你又去了幾次,可不是別人逼你的。」

沈風嘿嘿笑道:「小姐當日可是吃醋了?」

林可嵐低聲道:「知道你去了醉花蔭,我便莫名惱火起來,在布莊亦無法集中精神。」

「是我太不解風情,不明白小姐的心意,我一直自我檢討。」說著,順上她的臀盤,「小姐,還要繼續檢討嗎?」

林可嵐臉上火辣辣的,春水滿盈眼波媚,紅霞翻滾亞嬌顏動,她只是細弱蚊聲的嗯了一聲,便閉上了雙眼。

夫人交代我來勸慰可嵐,看來我要超額完成任務了,我簡直是太出『色』了,沈風理解她的心情,更是情難自禁,攬著她的腰肢,雙雙倒在軟榻上。

這兩人從一開始的水火不容到今日終修成正果,中間經歷了不少曲折,在沈風記憶中,在林家的日子尤為快樂,每日小吵小鬧小斗小爭,卻是最有樂趣。

這些都與林可嵐脫離不了干係,這中間發生了太多故事,因為上廁所囧事得罪了她,然後當綁匪綁了她,陰錯陽差為了林家化解了危機,後來負氣離開林家,離家林家之後,兩人互相牽挂,又回到了林家繼續小吵小鬧,還為林家揭穿騙子道士、巧解財政危機,經歷藏鳳村之後,林可嵐終於明白自己的內心。

嵐兒,你可睡下了

門外傳來夫人的聲音,距離可嵐那一聲痛吟已經過去了半個時辰,夫人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短短半個時辰,她的女兒從少女變成女人,

糟了,夫人來了!

這小子風一般的穿上衣服提著鞋子,矯健地翻上窗戶,臨走之際,還回頭沖林可嵐傻笑兩聲,壓低聲音道:「我去攔住夫人,你假裝睡覺。」

林可嵐羞地用被子蒙住了臉,臉頰紅潮未褪。

「嵐兒,你睡了嗎?」

沈風淡定自若地旁邊走過來,笑呵呵道:「夫人,小姐已經睡下了,你該不會是不放心我又回來看看。」

夫人冷哼道:「我來看我的女兒,怎何須是為堤防你而來,既然嵐兒已睡下,你也早點去休息,別在她房門前晃悠。」

沈風點了點頭,忽然堅定了語氣:「夫人,我一定會回來娶可嵐!」,說著,人便走了。

夫人先是怔住,而後震驚、憤怒、無奈。

這種事情事關重大,不想有所隱瞞,還不如將其坦白,沈風還沒有回屋休息,除了安慰林可嵐外,還有唐夫人下達的任務去安慰唐大小姐。

庭園小道旁邊夜晚豎著燈籠,而在周圍陳列著假山和木棧,這些設計在京城亦是極其奢華,古代宮殿代表著金碧輝煌,而園林便是優美宜人,在這座園林待了不短時日,一下子要離開,還真有點捨不得。

我不回去,就是不回去,我要在京城多待幾天!

還未走進房間,便聽見一陣吵鬧聲,在夜裡顯得格外清晰房門虛掩著,急忙走進房中,唐夫人見到他來后,便囑咐幾句話后離開,留下二人獨處。

唐晴雪眼睛紅紅的,旁邊還放著一根繩子,敢情是一哭二鬧還準備上吊,真有你的,這麼逼親媽,落在沈風眼裡,卻是滿滿的感動。

唐大小姐坐在掛著一張賭氣的臉,沈風擠出一張笑臉,湊過去瞧了一眼,小聲道:「雪兒,你怎麼哭了。」

唐大小姐睜著微紅的眼帘,撅著小嘴生氣道:「娘非要讓我回升州過年,往年年年在升州過年,今年我還在升州過年她卻不允。」

沈風好生勸道:「哪有不出家的女兒在外過年,你娘也是為你著——哎呀,大小姐你踩我!」

想字還未說出口,便被她踩了一腳,她氣呼呼豎指道:「你不知好人心!不理你了!」

沈風將她身子扳過來,面對面直視道:「我當然明白大小姐的心意,我也想跟你們多待幾天,但是我不想把這幾天當做最後幾日一樣。」

「但你要出征打仗,便有很少的時間看不到你,我爹以前去打仗,三兩年都沒有回來過。」唐晴雪天生樂觀,不會將事情想得太悲慘,但她知道打仗要長年在外,甚至兩三年也見不到一面,因此即將面對久長的離別,她十分的戀戀不捨。

沈風搭著她的小手,笑呵呵道:「你爹那麼循規蹈矩的人,自然不會不敢偷偷跑回來,但我哪有那麼安分。」

唐大小姐哼了一聲,嘟囔道:「小心被抓去砍頭。」

沈家有女發育好,身材玲瓏銷魂骨,腰枝盈盈可一握,挺翹曲灣是臀瓣,老婆發育好,老公最高興,心痒痒的往下移了移手,「聽我的話,明日跟著你娘回去,本來我也不想你回去,但你娘允諾了我一件事,我才答應你娘。」

唐晴雪霍然站起來,橫著眉眼兒成杏:「好哇你,你不幫我也就算了,竟然還背叛我。」

沈風一臉無奈道:「你娘給了我一個無法拒絕的好處,我想也不想就答應了。」

「你!!氣死我了!」唐晴雪惱怒,狠狠地一跺腳:「好,你別後悔,我走!我明日一早就走!」

「你娘答應將你嫁給我,我自然不會拒絕。」沈風抓住她的手,臉上掛著笑意。

聞言,唐大小姐紅著臉結結巴巴道:「你你你說什麼呢!」

沈風握著她的小手,正色道:「是真的。」

唐晴雪嘴角從抿閉到彎彎,隨即又忸怩道:「就算是這樣,你也不該出賣本小姐。」

沈風語調一轉道:「晴雪,你想留下來,我自然沒有意見,但是親情一樣重要,我想你娘在這個時候讓你回去,必然有她的理由。」今天見到唐老將軍的時候,已感覺他不如從前,唐夫人讓晴雪回去,定然是想讓晴雪回去陪伴唐老將軍。

她沉默下來,良久之後才道:「那我回去就是了。」

沈風摸了摸她的頭,想到要分別這麼久,眼中滿是憐愛,從升州街上的第一次相遇至今,一直是她率真單純的臉,到現在還記得人群中穿著一身紅紗衣的美麗女子。

「大小姐,你怎麼哭了!」

恍惚間,看到兩行晶瑩的淚線從她眼角滑落,她雖然性子嬌,但很少哭過眼淚,急忙道:「是不是不願離開,那我去跟你娘說說,多待一天再回去過年。」

唐晴雪道:「不是,我只是想到你要離開這麼久,心裡便很難受。」

將她輕輕抱住,語調鄭重道:「即使離開再久,我也會回來,到時候大小姐可別把我忘記了。」

唐晴雪在他懷裡,乖膩道:「才不會呢,對了,這個護身符你戴上。」她從身上解下一直戴在身上的護身符。

剛才林可嵐才送了一張,她又送了一張,她們心意相通,對待感情情真意切,護身符意義非凡,能交於他人,必是可託付之人。

沈風心中感激之情無以言表,將她緊緊擁入抱在懷中。 「如今的一個事情,本來就已經只會越來越麻煩的,而且其他的一個事情,若不是因為都已經出現在這裡了,對於最近的事情,我們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等下去,所以到時候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我們也就先去好好看一看吧,省的後面。現在發生麻煩。」

他只是站在了一旁,就已經很嚴肅的說了起來,入金的一個事情之下,若不是因為都已經出現在這裡了,所有的事情他又怎麼可能會等著,只不過接下來的情況下,估計都已經沒有了多少好處的,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他又怎麼可能不明白呢,到時候很多個事情,她也只能先去看下了。

「希望如今的一個事情真的能夠向你說的哪個模樣,把到時候最近的事情,我們是已經都明白過來的了,只不過最近的事情我們還是不好再去多說什麼了,接下來的日子裡面,估計都已經沒有這麼容易的。」

他只是站在了一旁,就已經很嚴肅地提醒了起來,左右的一個事情,若不是都已經出現在這裡了,對於最近的事情之下,他又怎麼可能會等著,只不過最近的事情估計都已經沒這麼重要的截下來的情況下,他也只能先聚。好好看下了,省得後面再出現麻煩。

「丁帥如今早就已經變得越來越厲害,而且我們最近連他的身份都已經完全不清楚,這就可以說明了,接下來若是還想要全部都去調查清楚,那就只會越來越危險的了,所以我們不管在做什麼的時候,如今的情況之下,還是要先去低調一點了。真的,後面再出現了事情那就不好了。」

丁帥只是站在了一旁,他就已經很嚴肅地提醒了下,如今的事情,若不是因為都已經出現在了這裡,對於最近的事情,他又怎麼可能會登著,只是如今的情況下,那都沒用了。

「那我們該怎麼辦?那個臭小子沒想到都已經變得如此的厲害了,所以最近這段時間裡面,如果是我們還想要再次的去對付他的話,恐怕這一次的事情估計都已經是不容易的了。」

他只是站在了一旁,就已經慌忙的說了起來,所有的一個事情,若不是因為都已經出現在了這裡了,對於最近的事情,他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等著,如今的事情估計都已經只會更加危險的,到時候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他。都已經明白過來了。

「我們還是先把他的身份全部都給調查清楚吧,如果是這一次的事情,我們連他的身份都還在沒有調查清楚,恐怕到了後面所有的事情,那就已經是很不容易的了,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所有的事情我們都明白。」

丁帥只是站在了一旁,他的拳頭都已經緊緊地捏著,就算是繼續這樣待下去,對於這個事情,她雖然已經心裏面越來越不高興了,可是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他也不好再去多說什麼的,也就只能先選擇了沉默了,省的後面再出現麻煩。

「希望這附近的事情我們都能夠去好好的看明白吧,雖然最近的事情,如今的情況下,我們都還在不太清楚,不過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對於最近的事情,我們也就只能先去好好說下了,省的後面再出現了事情他就不好了。」

「行了,最近你們就先低調一點吧,如今我已經安排給你的事情,如今的一個情況之下,既然都已經準備得不錯了,那麼最近就低調一邊就行。」

他只是站在了一旁,就已經很認真的提醒了下。如今的事情,若不是因為都已經出現在這裡了,對於最近的事情,他又怎麼可能會等著很多個情況都已經只會更加不好的。

「所有的一個事情,若不是因為都已經出現在這裡了,對於最近的事情,我們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等著,所以如今的一個情況之下,我們就應該先去把很多個事情都去弄清楚,那就夠了。如今的一個事情值加入,不是因為都已經大。在了這裡,最近的事情我們又怎麼可能會等著,最近還是先低調一點了。」

他只是站在了一旁,就已經很嚴肅地體現了起來,如今的一個事情之下,若不是因為這些個事情的話,他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等下去,所有的一個事情估計都沒用了。

「雖然如今的事情我們都還在沒有去弄明白,不過如今的一個事情之下,我們若是都能夠去好好看清楚了,那這當然就已經是很好的,最近的事情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我們也應該先去好好看清楚了,省的後面再發生麻煩。」

他只是站在了一旁,就已經很嚴肅的說了起來,如今的一個是請若不是因為這些個事情的話,他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等著所有的一個事情,估計都已經只會越來越糟糕的,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她都明白了,只不過不好說。

「我們已經受到了這麼大的一個恥辱,就算是繼續這樣待下去,對於最近的事情,我們又怎麼可能會不明白呢?只不過如今的一個事情之下,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我們也就應該先去好好的看一看了,其她的一個事情,就算是繼續。這樣待著,那也沒用的。」

他說這的時候才從另外一邊迅速離開了,如果是這附近的事情,他都能夠去好好看清楚,那這自然是不錯的,只不過如今的一個狀況之下,估計都已經只會更危險了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他也不得不說了起來。

「雖然最近的事情我們確實還是完全沒有明白過來,不過如今的一個情況之下,就算是繼續這樣呆下去,我也覺得如今的一個情況下,我們是應該先去好好看清楚的了,其他的一個是請若不是因為都已經擺在這裡了。最近的事情我們又怎麼可能會等著很多個事情本來就已經是完全沒有在我們的考慮之中的,就算是繼續這樣待下去那也沒必要了。」

他只是站在了一旁,就已經很認真的說了起來,所有的一個事情,若不是都已經出現在這裡了,對於最近的事情,我們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等下去,只是很多個事情估計都已經只會更危險了。

他只是站在了一旁,就已經很嚴肅的說了起來,如今的一個事情之下,若不是因為都已經出現了,對於最近的事情,他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等著很多個事情,本來就沒用的。

「好了,如今的事情既然都已經出現在了這裡了,那麼最近這段時間裡面,我們就應該先去好好的想一想的,所有的事情,若不是因為都已經出現在這裡了,對於最近的事情,我們又怎麼可能會等著其他的事情,估計都已經是。是沒有多少好處的了,到時候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那也完全沒必要了。」

他只是站在了一旁,就已經很認真的說了起來,如今的一個事情,若不是因為都已經出現在這裡了,對於最近的事情,他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等下去,很多個事情本來就已經只會更加危險的,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所有的一個事情。名他都已經全部明白了,

「我們這段時間裡面,若是能夠去抵掉一點,那自然就應該先去低調一點的了。如今的一個事情,若不是因為都已經出現在這裡了,對於最近的事情,我們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等下去,只不過所有的事情估計都已經只會更加危險。你到時候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我們也應該看下了。」

他只是站在了一旁,就已經很認真的說了起來,其他的一個事情,若不是因為都已經出現在這了,對於最近的事情,我們又怎麼可能會不停的等著呢?如今的事情之下,古迹都已經沒用的。

丁帥說完,她才從另外一邊迅速的離開了入世這附近的事情他都能夠去好好看清楚了,那這自然就已經是很好的,所有的事情,他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等下去,只是最近的事情估計都沒用了。

「好了,如今的一個事情之下,既然最近的事情都已經出現了,那麼這附近的狀況下,我們就應該先去好好看一看了,省的後面若是再出現了事情,那就不好的。」

他只是站在了一旁的時候,就已經很嚴肅的說了下,如今的事情,既然都已經準備的不錯了,對於最近的事情,他確實就應該先去好好看清楚了,省得後面如果是在發生了什麼麻煩,那就只會越來越糟糕了就算是繼續這樣。將下去,他都明白了,

「好了,這一次的事情,若不是因為都已經出現在這裡了的話,最近的事情我們就應該先去低調一點的,省的後面再發生了麻煩,如今的事情,我相信你們是明白了。」

他站在了一旁,就已經嚴肅地提醒了起來,若不是因為這些個事情的話,最近的事情他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等著,只不過如今的事情都沒用的。

陸彥看著最近的環境之下,終於已經安靜了許多了如今的一個是請她才忍不住的笑了起來,就算是繼續這樣待下去,很多個事情,若是他還想要在這裡繼續浪費時間下去的話,恐怕很多個情況之下,那都已經沒有了多少好處了,到時。然後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他也不得不去好好看了下,省的後面再出現麻煩。

「你真的已經確定最近的事情已經安全了許多了嗎?我怎麼覺得這附近的事情雖然已經擺在了這裡了,不過如今的一個情況之下,好像所有的事情,反倒已經沒有這麼簡單的了呢,最近的事情,如今的情況之下,恐怕都已經不太容易吧。」

小黑只是站在了他的身後,就已經很奇怪地說了下,如今的一個事情之下,他若是都能夠去好好的弄清楚了,那這當然就已經是很好的所有的事情,他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等著。

「放心吧,對方既然最近都已經感出現在了這裡,那麼我相信如今的一個事情之下,他自然也是不會再出現了任何麻煩的。如今的一個事情,既然都已經準備的補錯了,對於這些個事情,我自然是沒有開玩笑的。」

陸彥看著他一臉不相信的樣子,才在一旁笑了起來,所有的一個事情本來就已經是完全都沒在他考慮之中了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對於如今的事情,他是已經全部都清除的,只是不好多說罷了。 「至少最近這段時間裡面在做所有事情的時候我們確實是已經安全了許多的,如今的一個狀況之下,就算是繼續這樣待下去,最近的事情我也是沒有跟你開玩笑的,到時候很多個事情,你若是都能夠去好好看清楚了,那這當然。就已經是不錯的,如今的事情,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我也沒有開玩笑。」

他只是站在了一旁,就已經很嚴肅的說了起來,最近的事情無論如何他是已經全部都確定好了的,只是那個時候對於很多個事情,他還是不好劇都說罷了,如今的事情都沒用了。

「丁帥最近既然事情都已經變成了這個模樣了,那麼我想應該用不了多久的事情,他就會親自的找上你了,而且你最近的事情是絕對沒有這麼容易的,到時候估計對方還會不停地招上了你如今的一個事情也就說明了沒有這麼容易了,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我們也應該看下的。」

小黑只是站在了一旁,就已經很嚴肅的說了起來,所有的一個事情之下,他若是都能夠去好好看明白了,那這黨員就不錯的,只是如今的事情之下,估計都已經只會更危險了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她又怎麼可能會不明白。

「怎麼會變成了這個樣子呢?之前的時候,最近的事情不是都還在好好的嘛,如今若是真的像你說的那更模樣的話,那麼最近的事情豈不是只會更加糟糕了如今的一個情況下,我是已經全部都弄清楚了,這附近的事情對我。我們來說不容易。」

小黑只是站在了一旁,就已經很嚴肅地提醒了下,如果是這些個事情,他都能夠去好好看清楚了,那這當然就已經是很好的,所有的一個事情之下,他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蹲著呢?如今的情況之下,估計都已經是沒有了多少號。好處的了,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他也必須看清楚的。

「怎麼會變成了這個樣子呢?之前的時候所有的事情,我覺得至少應該全部事情都好好的才對,只是如今的一個事情之下,若不是因為這些個狀況的話,我是已經完全想不到了。」

「好了,最近這段時間裡面,既然所有的事情全部都已經告以段落了,那麼如今的一個狀況之下,我們就先去好好的看一看吧,省得到了後面若是再發生了什麼事情,那就不好了。」

他只是帶在了一旁,就已經很認真的說了起來。如今的一個事情之下,若不是因為這所有的事情全部都已經出現在了這裡了,對於最近的事情,他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等著很多個事情本來就已經只會更加危險的。就算是繼續這樣待下去,對於所有的事情他都必須去看清楚了,省的後面再發生了麻煩。

「雖然最近的事情我們還是完全都沒有去弄明白不過如今的一個事情之下,既然所有的情況之下都已經擺在了這裡了,對於最近的事情,我們就應該先去好好看清楚的弱勢,到時候再出現了什麼事情,那就真的已經。太好了。」

小黑看著他都已經決定好了的模樣,只好站在了一旁,認真的點了點頭,如今的一個事情,若不是因為都已經出現在這裡了,對於最近的事情,他又怎麼可能會等著,只不過如今的一個情況之下,它就必須先去好好看清楚了。省的後面再發生了麻煩。

「放心吧,最近這段時間裡面,既然所有的事情都已經全部出現在這裡了,那麼如今的一個事情之下,我自然也是相信很多個事情,對於我們來說都能夠全部順其自然一點的,如今的一個狀況之下,我們就先去好好的看一看就行了。沒有必要管太多。」

小黑看著他這麼說的時候,才在一旁認真的點了點頭,如今的一個事情之下,如果不是因為他都已經全部明白過來了,最近的事情他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等著,所以如今的一個情況下,他一直能先去好好看一看。省的後面再發生了麻煩。

「如今的一個事情之下,我們若不是因為都已經全部明白過來了,對於最近的事情,如今的一個事情之下,我們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等著,只不過最近的事情估計都已經是沒有這麼容易的。」

他只是站在了一旁的時候,就已經很認真的說了下,到時候就算是繼續這樣待下去,估計最近的一個事情都已經是不太容易的了,接下來的情況下,他也必須去好好看清楚的,省得後面如果是在發生了麻煩,那就不好了。

「行了,入金的一個事情,既然都已經出現在了這裡,那麼最近的事情,我們就應該先去好好的看一看的,如今的一個事情之下,若不是因為都已經呆在這裡了,對於最近的事情,我們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等下去,接下來的情況下,我們就應該。先去好好看清楚了。」

他只是呆在了一旁,就已經很認真的說了起來,如今的一個是請若不是因為都已經出現在這裡了,對於最近的事情,他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等下去,很多個事情估計都沒用的。

「反正如今的一個是請若不是因為我們都已經出現在這裡了就在值錢的時候,所有的事情我們就應該先去好好看清楚了如今的一個事情之下,我們又怎麼可能會等著。」

他只是站在了一胖就已經很嚴肅的體型了下,如今的一個事情之下,若不是因為都已經出現在這裡了,對於最近的事情,他就應該先去看清楚的,後面就算是繼續這樣待下去那也沒必要了。

「不管怎麼樣,總之如今這段時間的事情確實只能夠像你說的那個樣子,我們只能先去好好的順其自然一點了,若是後面如今的一個事情,我們再發生了什麼其他的麻煩,那就真的不好的,很多個事情本來也不在我們考慮中了。」

他只是站在了一旁,就已經很嚴肅地提醒了下,如今的事情,若不是因為都已經出現在這裡了,對於最近的事情,他又何必在這裡浪費時間,如今的事情估計都沒用的。

「好了,最近既然事情都已經出現了,那麼如今的一個事情之下,我們就應該先去好好的低調一點了,若是到時候再發生了什麼事情,這對我們來說總歸是不好的,所以如今的情況下,我們還是要先低調點了。」

他只是站在了一旁的時候,就已經很認真的說了起來,如今的一個事情之下,若不是因為都已經出現在這裡了,對於最近的事情,他又怎麼可能會等著,只不過很多個事情估計都1斤只會越來越危險的,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他也明白了。

「你都已經這麼說了,那麼我當然是相信如今的事情,直到只會越來越糟糕的,所以最近這段時間裡面,不管怎麼樣,我們當然也就只能先去好好的低調一點了,省的後面若是再出現了什麼事情,那就不好了。」

他只是待在了一旁的時候,就已經很認真的提醒了一下,如今的一個事情,若不是因為所有的事情都已經呆在這裡了,那麼對於最近的事情,他就應該看清楚了,省的後面再發生麻煩。

「最近幾乎是所有的人都已經下了狠勁,不停地想要調查著你的身份,如今的一個狀況之下,如果是讓他們直接就已經調查到了你的身份,到了後面恐怕事情還是遊戲不容易的,所以如今的一個情況之下,我覺得最近這段時間你還是要低調點了,省。到時候被別人鑽了空子。」

他只是站在了一旁,就已經很認真的說了起來,如今的一個事情之下,確實是已經不太容易的了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他也必須去說清楚的,後面如果是在出現了什麼事情,那就只會更麻煩了。

「你說的這些個事情,我又何嘗不知道呢,如今的一個情況之下,如果是最近的事情,直接就已經被別人給發現了,後面肯定事情只會越來越糟糕的。而且如今的一個事情之下,我們對於所有的事情我都已經是明白過來的。」

他只是呆在了那裡,就已經很認真的說了起來,最近的事情,若不是因為都已經出現了,那麼接下來的情況下,他又怎麼可能會在那裡等著,只是所有的事情都沒用了。

「我們如今事情既然都已經變成了這個模樣了,那我覺得最近我們就不應該先去管這麼多的如今的事情,就算是已經出現在了這裡,到時候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也應該先去看清楚的,省的後面出現麻煩。」

「放心吧,所有的身份,我已經幫助你全部都準備的差不多了。這也就說明了,如今對方就算是想要再一次把你所有的身份全部都給調查出來,那麼最近的事情之下,也就說明了沒有這麼容易的,畢竟我們這邊的系統也算是準備的不錯。」

他站在了那裡,就已經很認真的說了下如今的事情,若不是因為這些個事情的話,他又怎麼可能會在這裡等下去,所有的事情本來就已經是沒這麼簡單了。

「看來他們做的確實是非常的好,如今的一個事情之下,緣分我都還在擔心著很多個事情呢,既然最近的事情都已經準備得補錯了,那麼這自然就已經是很好的,如今的一個事情,也就說明沒這麼簡單了。」

他只是呆在了一旁的時候,就已經很認真的說了下所有的事情,若不是因為都已經出現在這了,對於最近的事情,他又怎麼可能會等著,只不過所有的一個事情之下,估計都已經只會更糟糕了。

「今天已經不早了,既然如此,最近這段時間裡面,這個事情就討論到現在把至於其他的事情,我們後面再做決定入金的一個情況下,就算是我們想要一時之間把所有的事情全部都弄明白,那也沒有這麼簡單的。」

他只是站在了一旁,就已經很認真的說了起來,所有的事情若不是因為都已經出現在這裡了,對於最近的事情,他又怎麼可能會登著,只不過所有的事情估計都已經只會更加不容易了就算是繼續這樣下去,他也必須看了起來。

「希望所有的事情都能夠全部向麗說的那個模樣吧,若是就在之前最近的事情我們都能夠去好好看清楚了,那這當然就很好了,如今的事情都沒必要的。」 翌日,車馬停靠在沈園大門前,唐晴雪、林可嵐與『姐妹們』依依惜別,卻不見沈風來送行,讓人在園子里找了一遍也不見他的人影,這一大早天還沒亮不知人去哪兒了。

兩女倍感失落,帶著揚起的塵囂離開了沈園,離開了京城,出了京城之後,共有幾條要道,在要道邊上有旅客休息的地方,趕了幾個時辰的馬車,可以停靠下來喝杯茶水,吃點饅頭包子,舟車極其勞頓,路上顛簸,尤其是對了上了年紀的人或者身體嬌弱的女子。

「老闆,再來兩個包子,兩個饅頭!」

「雪兒,你吃那麼多,不怕路上脹氣了。」

「我氣的,可惡的傢伙,昨晚說得好聽,今日卻連送也不來送,可嵐姐,我跟你說,我們以後再也不要理這種人。」

兩女坐在路邊茶水小攤裡面,唐大小姐對著饅頭包子胡吃海塞,好似跟那些饅頭包子有仇似的,她們一個去升州,一個去杭州,走的是同一條路。

「也許他有什麼要緊的事,否則也不會一大早便不見蹤影,你知他此時身負重任,有時便顧不上其他事。」

「哼,我看他是跑去找那個夏嫣然了!」唐晴雪忽然轉頭,鼻子嗅了嗅,「怎麼那麼香?這附近還有吃的么?可惡!不知道本小姐心情不好嗎,還在旁邊烤野味!」

可嵐!雪兒!快過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