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辰倒吸一口涼氣,這罪惡之城果然罪惡,想要存活就必須殺戮,

東方辰可以想象到裡面的血腥了,

「所以,你千萬不要去了,我知道的就只有這麼片面,真正恐怕更加兇險,裡面的內幕也更加邪惡,」劉櫻雪道,


「為什麼不去,這麼好的地方,才能真正的歷練人,」東方辰反駁劉櫻雪的觀念道,

劉櫻雪聞言,差點沒兩眼一黑自己暈死過去,

感情自己說了這麼多,這個傢伙不但沒有害怕,還更加的激起了他的興趣,


「可是,這裡面十分危險的,你進去非常的危險,」劉櫻雪試圖再次阻攔東方辰,

「危險,我東方辰怕的就沒有出現,越危險的地方越能歷練人,本來我也就對這個名字感興趣,經過你的解釋,我能想象到裡面更加的『精彩』,所以我一定要去,」東方辰舔舔嘴說道,

劉櫻雪聽后真的想一巴掌扇死自己,暗罵道,自己給這個混蛋說這麼多幹嘛,現在好了,這個混蛋死活要去,

其實東方辰知道劉櫻雪說的多少含有水分在裡面,不可能有這麼邪惡的地方,

但他卻不知道,他去了之後,裡面竟然比劉櫻雪說的還要邪惡, 說走就走,無論劉櫻雪怎麼說怎麼勸,東方辰根本就不聽,而劉櫻雪似乎也是看出了東方辰這九頭牛都拉不會來的倔脾氣,

「這藍天城離罪惡之城可有上億里路程,咱們必須租一頭飛禽,不然還不知道要走到何年何月,」東方辰道,

「哼,就是租一頭飛禽也不知道要飛到何年何月,」劉櫻雪刁蠻的哼了一聲,瞪著東方辰道,

「其實……你可以選擇不去,回天一宗等我,」東方辰聳聳肩無所謂的道,

「你…….」劉櫻雪差點肺都氣炸了,啪的一聲,一巴掌給東方辰扇過去,

「東方辰,你混蛋,老娘要是想回去還用得著跟你到這裡來嗎,」劉櫻雪氣憤道,

「你簡直不可理喻,」東方辰哼了一聲,頭也不轉就走了,

當劉櫻雪那一巴掌扇出去之後,她就知道她有多麼後悔了,自從成為東方辰的女人之後,不讓東方辰反感自己,怕自己,劉櫻雪做事情一直小心翼翼的,努力的控制自己的魔女性格,因為她知道東方辰十分不喜歡自己這刁蠻的性格,

但,今天怎麼會沒有忍住,

劉櫻雪楞神間東方辰不知道走了多遠了,馬上的跟了過去,不斷地自責向東方辰道歉,

東方辰也不是那種小肚雞腸的人,當然,這隻限於和自己親近的人,如果是其他人敢這麼做的話,東方辰絕對和拼了命和他敢,如果打不贏的話,那就算陰也要陰死你,

東方辰就是這麼一個人,睚眥必報的小人,同時也是一個禮讓三分的君子,不過這一切還得因人而異,

很快東方辰就原諒了劉櫻雪,劉櫻雪也沒想到東方辰這麼快就原諒她了,心裡反而更加自責了,發誓以後一定做一個乖巧的女人,不為東方辰添麻煩,

馭獸樓,

這也是如同醉仙樓一般的連鎖店,不過卻比醉仙樓更加誇張,醉仙樓是全國性的,而馭獸樓則是全世界性的,

據說這馭獸樓後面有一個一流宗派的馭獸宗撐腰,這馭獸宗十分詭異,竟然能引得萬千妖獸為其作戰,

美女總是最吸引眼球了,劉櫻雪和東方辰在城內沒走多遠,竟然發現回頭率高達百分之七十以上,

這讓東方辰苦笑不已,漂亮的太過分了的就是紅顏禍水,形容的就是劉櫻雪這種,

東方辰知道這一路絕對不會安寧,

沒有管那些人的眼光,東方辰拉著劉櫻雪就往馭獸樓裡面走,

這馭獸樓他來過幾次,自然知道馭獸樓的規矩,

很快一個小二就將他們帶到後院裡面挑選飛禽,


「客官,不知道您大概要租用多久,」不管在哪一個地方,小二總是以笑臉相迎,

「大概半年吧,」東方辰想了想到,

「半年,飛禽絕對不可能飛這麼久,絕對會累死的,這飛禽要是死了的話,可是要賠償的,我建議客官您買一個套餐,」小二依然一副微笑的模樣,

「套餐,」東方辰有些好奇了他從來就沒有聽說過這個詞,

「對,對於那種行程比較遠的人來說,我們制定了一個套餐,例如說你這半年時間裡面,只要你帶著飛禽和我們店裡面的憑證,不管你在哪裡,都可以在相同的馭獸樓裡面換飛禽,」

東方辰算是明白了過來,沒想到這馭獸樓還有這種經營方針,難怪把這個點開得這麼大,

「那好,就選這個套餐吧,」東方辰道,

「客官,您先到掌柜那裡付賬,開憑證,這裡的飛禽隨便您挑選,」小二微笑道,

東方辰跟著小二來到櫃檯,小二跟掌柜說了些什麼,就離開了,

「你是辦套餐的吧,」掌柜看了東方辰一眼說道,

「對,」東方辰道,

「一萬兩金子,這半年飛禽你隨便使用,」得到東方辰的肯定,掌柜一副笑眯眯的樣子,

一萬兩金子,尼瑪,怎麼不去搶啊,

如果不是看著這掌柜是那什麼馭獸宗的人的話,光看那一副欠揍的表情,東方辰就想掄起給他兩巴掌,

東方辰打劫了那星光鎮的土霸王王家,總共加起來也才一萬多兩金子呢,這是要他變窮的節奏啊,

我忍,我忍,東方辰心裡不斷的念叨,生怕一個沒忍住去將那老頭胖揍一頓,

東方辰平復了一下心情,露出一個笑容,搓搓手道,「那個,掌柜的,你看看咱這種窮人家的孩子怎麼拿得出一萬兩金子呢,你看能不能少一點,」

「一分也不能少,」掌柜一口咬定,

東方辰現在無比的憤怒,媽的,難道真的連棺材本也要拿進去,拳頭捏得咯吱的響,

正當掌柜的想要說什麼,東方辰碰的一聲一拳砸在櫃檯上,

「媽的,一萬兩就一萬兩,有什麼大不了的,」東方辰咬牙切齒的說道,

掌柜的聞言大口的呼吸一口氣,原本以為東方辰要將自己爆揍一頓,現在看來不是那麼回事,

其實包半年的飛禽根本要不了這麼多,最多也就五千金子,因此即使自己背後有馭獸宗撐腰,但是自己坑人家在先,自己被揍了馭獸宗也不會管,

沒想到這眼前的這個小子果然是一個楞頭青,而且還是一個有錢的楞頭青,

現在掌柜心裡簡直是笑翻天了,

東方辰在包里不斷地摸,意念控制著九幽冥戒,然後手裡就出現了一塌銀票,

「這裡是十張十萬銀票,你看看,」東方辰一副肉疼的樣子,遞給掌柜,

星辰大陸有錢莊,因此一些人考慮到身上攜帶多了錢不方便,於是就可以到錢莊去兌換銀票,銀票又輕又好攜帶,只要你拿著銀票去錢莊,就可以兌換等額的錢,不過這其中自然要手續費,

東方辰早就考慮到這一點,所以早就將那些金銀全部兌換成了銀票,

「嗯,這是憑證,現在可以到後院去挑選飛禽了,」掌柜笑眯眯的遞給東方辰一張紙張,

東方辰接過紙張,頭也不回的就往後院走,

實在太鬱悶了,

原本這麼有錢的有錢人,一下就被洗劫了,東方辰暗道,看來現在的錢不值錢了啊,

當然,他並不知道掌柜敲詐他,如果知道的話,東方辰絕對會暴走, 東方辰從武鎮出來就一直在天一宗,而中間去雲羅大峽谷只是一個小插曲,因此他從來未真正的闖蕩過,

現在去罪惡之城需要很久的時間,但有了飛禽和速度加持符倒也並不是很遠的樣子,

要知道一般的飛禽加一張一級速度加持符的話,時速能達到每小時一萬里,

這種速度的確是快得嚇人,但的確就有這麼快,上天既然把星辰大陸造得這麼大,自然就有能用一輩子的時間它走完,

曾經有一個武神強者發費了四十年的時間,乘坐飛禽圍繞這個大陸飛了一圈,

看見星辰大陸之大,但卻並不是沒有破解之發,飛禽就是他們的最快速度的交通工具,

這也是上天賜予人類的代步工具,

東方辰和劉櫻雪乘坐飛禽也不是一兩次了,高空的氣流刮在他們臉上,也是蕩然無存,

顯然都已經習慣了,

劉櫻雪選了一隻青鷲飛禽,青鷲是飛禽中速度排名前十的飛禽,因此用他能節省不少時間,

白天在飛禽上飛,晚上自然要下來吃飯睡覺,然後尋找馭獸樓換飛禽,

東方辰可不想將這飛禽給累死,一些大宗派都是有自己的什麼秘法的,就算你逃了他也能找到你,

接近傍晚,劉櫻雪和東方辰在橫斷山脈的青城降落,

好巧不巧,罪惡之城就是在雲羅大峽谷那個方向,因此東方辰他們也要路過橫斷山脈,

上次東方辰和婉兒也是乘坐的飛禽到天一宗,花費了幾天的時間,而這一次從藍天城出發到青城,有速度加持符的加持僅僅只要了一天時間,

當然,要知道藍天到青城本來就要近,因此一天的時間到這裡剛好合適,

對於青城,東方辰也是來過一次,不過並不是很熟悉,但至少知道馭獸樓在那個方位,

一般馭獸樓都有一根數米高的松樹,為的就是這些乘坐飛禽的武者好辨認,停留,

不過,一般武者只要不是走很遠的地方去,都不會選擇乘坐飛禽的,

東方辰降落飛禽以後,將那張憑證拿了出來,掌柜看了以後點點頭,

東方辰只是留了一句話:明天我來換飛禽,就走了,

東方辰對馭獸樓的掌柜可是沒好印象,這青城的掌柜和藍天城的老闆都是老頭,而且在東方辰看來都是老奸巨猾,只要自己多給他們說幾句話的話,自己鐵定又要少銀兩,

臨近傍晚了,青城同樣很熱鬧,人來人往,和上一次東方辰來這裡的時候很不一樣,

酒樓中,東方辰和劉櫻雪點了兩個菜就吃了起來,

東方辰聽到一些人的談話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原來雲羅大峽谷一年的天然屏障又要開啟了,東方辰現在可對在裡面不敢興趣了,不是因為太兇險了,而是因為這裡面的什麼秘密他都知道了,

既然什麼都知道了,那在去還有什麼意思,

……

東方辰和劉櫻雪吃完以後,正當要離開,一個醉醺醺的壯漢卻闖了過來,

「來,小娘子,配大爺喝兩口,」絡腮鬍男子將去路擋住,搖了搖手上的酒壺,

東方辰眉頭一皺,並未說什麼,牽著劉櫻雪從另外一邊離開,

「神經病,」劉櫻雪謾罵一聲,

「哎喲,看不起本大爺是吧,告訴你,等本大爺從雲羅大峽谷出來之後,有的是錢,老子用銀票扇死這婊、子,」

絡腮鬍漢子醉醺醺的大聲喝道,身手敏捷的又將兩人去了擋住,

「你小子可以滾了,她,今晚我包了,」絡腮鬍看著東方辰,拿酒壺的那隻手指著劉櫻雪道,

「包了,你當她是什麼,」東方辰聞言眼睛微微一眯,殺氣毫不隱藏的釋放出來,

「咦,你小子有殺氣,看你這樣子沒想到還殺過人,不過你為了一個出來賣的,賠了命不值得,讓給我吧,我給你雙倍價錢,怎麼樣,這麼漂亮的姑娘,絕對是花魁,哈哈,」絡腮鬍明顯把劉櫻雪當做是青樓出來的了,一臉的銀笑,毫無忌憚的在劉櫻雪身上掃視,

「哈哈,小子快點答應吧,能讓咱們大哥請求的還沒有幾個呢,以後絕對有你的好處,」旁邊的一桌子人開始吆喝起來了,

東方辰知道這絡腮鬍子是和他們一夥的,但這卻絲毫不妨礙他的殺心,

「我給你十倍價錢,我包你老婆一晚怎麼樣,」東方辰話音還沒落,一腳踢向絡腮鬍的根,

碰,

啊…….

一聲慘叫聲響起,絡腮鬍子抱著下面的一團不停地在下面打滾,簡直是痛不欲生,顯然這絡腮鬍子也沒有想到東方辰說動手就動手,以至於被東方辰一腳就踢到地上,

憤怒的東方辰舉過精鋼劍,剛想把這醉漢斬了,

但旁邊那一桌子人在男子倒地的那一刻全部拍桌而起,向東方辰射來,

「你這雜種好不識趣,竟然敢傷我大哥,兄弟們咱們做了他,」

一人大聲喝道,一劍快速的向東方辰斬來,

東方辰也不想惹麻煩,但麻煩卻總是找上他,他也沒有辦法,找知道就讓劉櫻雪也服用化形草的,

東方辰知道從他們一進這酒樓的時候,就有不少眼睛盯著劉櫻雪的,露出貪婪的目光,

所以兩人打算以最快的速度吃完飯走人,可沒想到麻煩竟然還是來了,

「雪兒,你行嗎,」東方辰迎了上去,開口對劉櫻雪大聲喝道,

「放心吧,我可以的,」劉櫻雪道,

頓時整個酒樓就陷入混戰之中,十幾人和東方辰還有劉櫻雪戰了起來,

碰,

東方辰一個迴旋踢將邊上的人踢飛,精鋼劍向一人斬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