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長生怔了一下,說道:“棺材?這殭屍,就在這棺材之中?”

糟老頭點了點頭,說道:“這七個風水術士走後,大山之中的許多山精鬼怪,都想要去這廟宇之中一探究竟,包括山神和我,但是都被這神奇的陣法給擋了下來,而且這個陣法,卻是奇怪得很,能擋得住神靈和鬼怪,卻是擋不住正常人,後來……”

說到這裏,糟老頭頓了頓。

李長生白了他一眼,厲聲問道:“後來怎麼了?”

糟老頭顫了一下,說道:“後來,這具棺材之中的屍體,吸收了附近大山之中的所有陰氣,竟然修成了殭屍,而且已經步入了血屍的境界,有了些許的靈智,神通可以控制一些山精鬼怪,許多大山之中的山精鬼怪,都被這血屍抓了去當奴隸,爲他辦事。”

李長生面色微微一變,說道:“血屍?想不到現在的環境,竟然還會有血屍出現。”

“可不是嘛!”糟老頭一拍大腿,說道:“這血屍雖然不是特別厲害,但有了一批山精鬼怪受他使喚之後,在這片大山之中,也算是有了自己的地盤,附近的山神和土地,也不願多事,所以也沒有去招惹他們,這不……他們越來越囂張了,竟然敢在李道長你的眼皮底下作惡,正好,你將他們收了去……”

李長生冷冷一笑,說道:“殭屍的種類有許多種,最低級的是白僵,然後是跳僵,然後纔到血僵,他能在短短的三十年的時間裏,修煉成爲了血屍,看來這陣法爲他聚集起來的陰氣,可是不小,也不知道那七個風水術士,打的是什麼主意,怎麼會專門去養屍?”

糟老頭聽完,臉上的神情也十分凝重,說道:“李道長,我已經將我所知道的事情,都告訴給你了,剩下的,就要看你自己的了。”

李長生點了點頭,說道:“你放心,對付一個血屍,我還是有把握的,這一次我就幫你深入這太陰之地,殺了這血屍,拆了這廟宇,破了這陣法。”

糟老頭笑道:“當然當然,即使如此,小神告辭了。”

話一說完,這糟老頭也不願多逗留,生怕被李長生降罪,一轉身,化作一道青煙,飄飄揚揚,瞬間就消失不見了。

……

李長生的本命魂靈回到身體之後,睜開了雙眼,看到面前的阿秀,一臉緊張的表情。

“太好了……我還以爲你睡着了呢!”阿秀露出了一個笑容,十分開心地說道。

李長生站起身來,淡淡地說道:“我們走。”

阿秀問道:“去哪裏?”

“池塘。”

“池塘?”

李長生沒有回答阿秀的問題,邁步就走。

億元先生 阿秀一臉疑惑,卻也沒有多問,跟在了李長生的身後。

不多時,兩個人就來到了大山之中的一片池塘邊上。

阿秀面上的表情,有些古怪。

李長生微微一笑,說道:“你等我。”

“你要幹嘛?”

“抓青蛙。”

李長生說完,也沒理會阿秀,擼起了褲腳,就朝着池塘之中走去。

黑暗之中,光線昏暗,面前一塊大池塘,只聽見青蛙“呱呱呱”叫的聲音。

這大半夜裏抓青蛙,可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

但李長生卻像是駕輕就熟一般,沒幾下的功夫,就抓住了三隻青蛙,上了岸。

阿秀看着,目瞪口呆,吃驚地說道:“你怎麼抓到的?”

李長生微微一笑,說道:“你別管。”

說完,將三隻青蛙,丟到了布袋當中,接着繼續說道:“我們走。”

夜風,陰陰冷冷,緩緩吹拂而過。

山林之間,發出了“嗚嗚”的聲音,如同深夜之中,孩童的哭聲一般,有些詭異。

阿秀跟在李長生的身旁,越往深山之中走,越覺得身上冰冷。

她身上單薄的衣裳,都像是擋不住這深山之中厚重的霧水一般,刺骨的寒意,滲入到他肌膚上的每一個毛孔之中。

恍然之間,黑暗之中,阿秀看到前邊不遠處的地方,有三棵大槐樹,瞬間臉色大變,一下子拉住了李長生。

李長生停住了腳步,皺了皺眉頭,看着像是突然失措的阿秀,說道:“你怎麼了?”

阿秀驚恐地看着李長生,說道:“你要帶我去哪裏?”

李長生說道:“我說過,我要先去大山之中,解決一些麻煩事,然後才能送你回村。”

阿秀一聽,卻是緊緊地抓住李長生的手,說道:“不要去……不要去……”

說話之間,眼神之中驚懼之色,越發明顯。 縱然是在黑暗之中,李長生似乎也感覺到,阿秀的情緒有些變化,稍稍有些疑惑,問道:“你怎麼了?爲什麼叫我不要去。”

“不能去……那裏……那裏……有殭屍……”阿秀驚恐地說着。

李長生眉頭微微一皺,說道:“你知道?”

阿秀連忙點頭,說道:“我小的時候,村裏有一個道觀,道觀之中有三個道士,有一天他們突然說要來這大山之中抓殭屍,結果……”

“結果什麼?”李長生問道。

阿秀說道:“結果他們……一去不返……我聽村裏的老人說,這大山之中,有一處地方,有殭屍出沒,這殭屍厲害無比,任何人只要邁入這一片區域,就再也出不去了。”

話一說完,阿秀“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抱住了李長生的大腿,說道:“你別去,我也不想去……你還是趕緊送我回村子吧!”

看到阿秀的神色如此異常,李長生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地蹲下了身子,看着阿秀,說道:“你擔心我走不出來?”

阿秀瞪大了眼睛,看着李長生,點了點頭。

李長生微微一笑,說道:“殭屍而已,更何況在石門村,林少爺與林夫人變成了殭屍,我不也一併殺了!”

阿秀聽完,連連搖頭,說道:“不一樣。”

李長生一怔,說道:“怎麼不一樣?”

阿秀說道:“林少爺和林夫人,雖然變成了殭屍,但也只是發狂了而已,我小時候村裏的道觀之中,那三名道士十分厲害,村民們但凡有一些解決不了的問題,去找他們,都會得到答案,在我們心中,這三名道士簡直無所不能……但是……但是……”

說到這裏,阿秀臉上驚恐之意更勝了幾分,看着前邊不遠處的三棵槐樹。

黑暗裏,那三棵槐樹,像是三個巨人一般,怪異生長的枝幹,在黑暗之中看上去,就像是三個骷髏頭在猙獰地笑着。

李長生說道:“但是那三名道士,去抓殭屍後,反而卻慘死在了殭屍的手上,再也沒有回來?”

阿秀點了點頭,說道:“對,對……曾經有村民陪同那三名道士一起進山,就是在這三棵槐樹的地方,道士沒有讓村民們再陪同一起進去……所以我們整個村子裏的人都知道,只要在這片大山之中,看到三棵槐樹,就說明,距離殭屍的地方不遠了。”

李長生微微一笑,說道:“確實不遠了……你放心……我就是要去找那隻殭屍,據我所知,今夜石門村的村民們之所以會遭受到山鬼精怪的侵擾,就是這殭屍指使的。”

阿秀一聽,說道:“那你就更不能去了……這殭屍如此厲害,連大山之中的山鬼精怪都能驅使……你要是對付不了他怎麼辦?你還是別去了……”

李長生說道:“這殭屍,我殺定了,你放心,我說過會送你回你的村子,就一定會送你回去。”

阿秀說道:“可是,我們村子裏道觀之中的三名道士,他們修煉多年,都對付不了那隻殭屍,你年紀輕輕,又怎麼會是那隻殭屍的對手?”

李長生一聽,頓時笑了,說道:“我殺過的殭屍,恐怕比那三名道士加起來的,都要多。”

“是嗎?”阿秀皺了皺眉頭,半信半疑地看着李長生。

李長生說道:“你若是害怕,乾脆就在這裏等我,我獨自進去就可以了。”

“不……不……萬一你沒有出來呢?我要等到什麼時候?萬一……這山林之中的其他山鬼精怪來了呢?”阿秀驚慌地說着。

李長生想了想,覺得阿秀說的也有些道理。

如今是鬼門關大開的日子,又是在這深山密林之中,山鬼精怪衆多,若是將阿秀獨自丟在這裏,萬一出了什麼事情,也不好。

錦繡田園之傻女超好運 想到這裏,李長生說道:“那你隨我一起進去……你放心,我能保護你。”

“當真?”阿秀依舊有些不相信。

畢竟殭屍的傳說,是她從小就聽到大的,而且村子裏道觀之中的那三名道士,在她小的時候心裏也是無比尊敬的。

我的末世領地 她不相信連那三名道士都對付不了的殭屍,李長生可以對付。

“當真,來……你先起來……”李長生說着,將阿秀的身子扶了起來。 兩個人朝着山林的深處走去。

幽幽的冷風吹來,寒氣逼人。

阿秀十分緊張,一隻手拉着李長生的衣袖,顯得十分小心翼翼。

李長生走在前頭,阿秀跟在後頭。

不多時,穿過了幽幽深邃的山林,就看見了一個小廟。

土地果然沒有欺騙李長生,這裏確實是有一個廟宇。

李長生觀察了一下四周的地勢,只看見周圍的山勢,層層疊疊,如同三角形一般,而這廟宇,就處在衆山環繞之中。

每一個凸起來的山頂,以直線方式斜落下來,位置都是落在這廟宇之上。

夜空之上,月亮已經被雲層遮擋住了。

李長生微微皺了皺眉頭,自語說道:“這廟修建的果然有幾分門道。”

“啊……什麼意思?”阿秀一怔,連忙問道。

李長生說道:“但凡在連綿的羣山之中,有陽,則必有陰,陽處,指的就是入葬的風水寶地,所謂的尋龍點穴,但是龍好尋,穴卻難點,點得一個極品的穴位,即可保子孫後代幾百年昌盛,而這大山之中的陰地,指的就是太陰之地,是陰氣最重的地方,一旦屍體入葬在這樣的地方,不僅後代會斷子絕孫,還有可能使得屍體無法腐爛,繼而變化成爲殭屍。”

阿秀聽完,有些似懂非懂,問道:“那這裏,是什麼地方?”

李長生手指向了不遠處的廟宇,說道:“這座廟宇所坐落的位置,就是這片大山之中的太陰之地,本來墓穴的修建,應該是深入地底之下的,但是爲了讓屍體能夠更好的吸收山林之中的陰氣,特地建築成了廟宇的樣子,反向而爲之,一般來說,廟宇是用來聚集生人的信仰之力而存在的,但這座廟宇,卻是用來聚集山林之中所葬之人的怨念。”

阿秀瞪大了眼睛,說道:“那這麼說來,這廟宇,豈不是很危險?”

李長生點了點頭,說道:“如果我猜測得不錯的話,那殭屍,就藏在這廟宇之中。”

“什麼?”阿秀吃了一驚,臉上再次露出了驚懼的表情,盯着不遠處的廟宇。

李長生擡頭看了看夜空之上的星辰分佈,頓了頓,纔開口說道:“你也不用緊張,照我的看法,這廟宇的修建,採用的是一種比較古老的佈陣之術,藉助天際之中北斗七星的反向之力,來將陰氣凝聚在一個點上,這種道術雖然厲害,但是十分古老,已經失傳許久,只是沒有想到,竟然還能在此地,見識到。”

阿秀一怔,說道:“這麼說,你有破解的辦法?”

李長生看着這個小姑娘,微微一笑,說道:“當然有,不然我也不會帶你來此,你放心,今夜乃是鬼門關大開的日子,地獄之中衆多冤魂惡鬼,會趁着今夜的時候,上來人間接受親人的祭拜,而這其中,必定會泄露出大量的怨念和陰氣,我猜測這廟宇裏頭的殭屍,此時此刻,正在拼命吸收這些怨念和陰氣呢!可能一時半會兒,醒不過來。”

阿秀聽完,才稍稍放下心來,說道:“那這麼說,這殭屍正在沉睡之中,我們就可以趁着他沉睡的時候,將他殺死?”

李長生點了點頭,說道:“不錯,你在此地等我,我一個人進那廟宇之中殺了那殭屍。”

“你……”阿秀看着李長生,眼睛裏滿是擔心的神色。

“放心,我心中有數。”李長生安撫了一下阿秀,這才朝着廟宇走去。

此時此刻,阿秀的心裏,卻是七上八下的,十分忐忑,看着李長生的背影,卻又無可奈何。

李長生走近了這廟宇,只看見這廟宇已經十分破舊了,多年的風吹雨打,木頭都已經腐爛了許多,長出了青苔。

他感受到,在這廟宇的周圍,確實是有一股能量,在不斷的聚集着。

土地所說的,都是真的。在這廟宇的周圍,有一個小型的陣法,這個陣法看上去是無形的,卻是可以擋住一切妖魔鬼怪和神靈,唯獨不會擋住人。

所以自然而然,這小型的陣法,也擋不住李長生。

李長生站在廟宇的門口,伸手推開了廟宇的大門。

“吱呀”一聲,門發出了刺耳的聲音,緩緩地打開。

一股陰冷冷的風,像是從廟宇之中,直撲面門而來。

冰冷的寒意,像是瀰漫在了空氣之中,李長生只感覺到周圍的溫度,像是在這一瞬間,就低了十度。

藉着微微的光線,看進廟宇之中,只看見在廟宇內的正當中,擺放着一具棺材。

在棺材的上方,天花板之上,被人鑿出了一個小洞口,透過洞口,一縷光線緩緩地落在了棺材之上。

這陰冷的地方,顯得十分詭異。

李長生禁不住皺了皺眉頭。

果然,這廟宇之中的門道,還真是不少。

明明這夜空之中,已經沒有了月亮,但是透過房頂天花板的小洞,竟然會有一縷光線落下來,而且不偏不倚,就落在這具棺材的正當中。

“匯陰之術。”李長生自語地說道。

匯陰之術,乃是茅山術之中,一種比較古老的祕法,是用來養屍時專門使用的,因爲太過邪惡,許多茅山道士都不曾傳授給自己的弟子,久而久之,這門道術就已經失傳了。

李長生記得土地說過,建築這座廟宇的,是七個從香港來的風水術士。

沒想到,中土地帶失傳已久的術法,竟然在中土之外還有人懂得。

李長生緩步地走了進去,來到了那具棺材的邊上,看了一眼。

這棺材乃是用上好的黃花梨製作而成,這種棺木不會因爲時間長而潰爛,也不會有蛇蟲鼠蟻去破壞。

這麼大的一具棺材,通身都是黃花梨的材質,也算得上是大手筆了,若是在大山之外的城市之中,單純就這具棺木,至少價值幾十萬。

李長生面色一冷,冷冷地“哼”了一聲,從布袋之中,取出了符咒,分別貼在棺材的各個方位。

貼好之後,又拿出了墨斗,將墨線彈到了棺木之上。

墨線有克殭屍的功效。

相傳墨斗乃是魯班所造,乃是人類文明最初始的工具,彙集了人類文明的智慧,所以能夠剋制世間之上一切邪惡的生靈。

陰冷的風,不斷從外頭吹進來。

做完了這一切後,李長生掐指算了算時辰,距離這棺木之中的血屍甦醒的時間,也快到了。 李長生緩緩地將廟宇的門關上。

不遠處,阿秀看在眼裏,心禁不住糾了起來,生怕李長生出了意外。

門一關上,整個廟宇之中,像是瞬間安靜下來,光線十分黯淡,陰冷的寒風,從廟宇的縫隙之中吹了進來。

李長生靜靜地站在那裏,等候血屍甦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