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七在行完這場雨的時候,還得到了一個特殊的好處,那就是天降功德。

這是天道對他的獎勵,功德也增長了李小七的道行,這次的功德很多。讓李小七的道行直接增長到了二元。


青縣下面跪拜的人,都聽到了李小七的一字七。

“仙人好像回我們話了,我剛纔聽到了一個字,說的是七。”

“你也聽到了?我還以爲是錯覺呢?”

“你們都聽到了?”

“仙人的名號是七?還等什麼呢,回家供奉啊。”

這次華夏有仙的這件事,也在這次之後,傳遍了整個華夏。

整件事情,被人傳的玄之又玄。

李小七回到家中,這時的喬娜還沒有起牀。李小七也偷偷的跑到了牀邊。伸手向被子裏摸去。

本來還睡覺的喬娜感覺有人摸自己,嚇了一跳,從牀上跳了起來。

看到是李小七回來了,才鬆了一口氣。“你昨天干嘛去了?也不接電話。”

李小七也沒有隱瞞,把事情說了一下。

二人聊了一會,吃了早餐,就去了學校。

仙界之中的一處海里,一人坐在椅子之上,一臉憤怒的看着下面跪着的人。

“說吧,祖地的忽然降雨是怎麼回事?爲什麼我不知道?”

此人就是龍王,名叫敖天,這天下雨水之事,都是歸他所管,可在他的記錄中,祖地之事,他卻不知道。

祖地忽然下這場雨,他當然感覺到了。

“回龍王大人,這場降雨是事出有因的,地星上面的行雨使者。壽命到了,已經魂歸地府。他的死也影響到了當地的水脈。導致水脈乾涸。”

行雨使者, 此情可待 。畢竟龍王不可能自己管着每一個星球。那樣豈不是會忙死。所以纔出現了行雨使者。

行雨使者,道行一般都不是太高,不過他們每個人的手裏,都會有着神器,神器名爲行雨令。就是一個巴掌大小的令牌。

敖天聽完原因,又是問道,“行雨使者死亡,爲什麼不上報?”

“回龍王,本該上報之人,因和別人飲酒,喝多了,醉一月,才耽擱了。”

“把這個人斬了,還有立刻派出行雨使者去祖地。”

“是,龍王。”

看着人下去了,敖天又想起一場雨。能做到行雲布雨的人,道行一定不低,祖地之上竟然還有這樣道行的人。看來祖地就算是廢棄了,還是不能小看啊。

在龍王這邊派出行雨使者的時候,李小七正坐在教室裏,想着今天天降功德的事,他不知道爲什麼天道會降下如此多的功德。

就算他降了這場雨,功德也不會讓他道行增長這麼多啊。

“小七,想什麼呢?”

李小七頭也沒回的對着周振說道,“沒什麼。”

周振看着李小七心不在焉,說道,“小七,我發現了一個好玩的地方,有沒有興趣一起去看看?”

李小七搖頭,“一點興趣也沒有。”

“別拒絕的這麼快嘛,我和你說,這個地方特別有意思,是個鬼宅。你不是老仙兒嘛,沒有你我還不太敢去。”

“我真沒興趣,你可以找你姐一起。”

“你和我姐一樣,怎麼對什麼都不感興趣。”周振說着,想起了自家的老姐。每天不是上學,就是在牀上打坐,一點年輕人的朝氣也沒有。

李小七沒有在理會周振,而是看着講臺上的喬娜。放空了自己。

“咯吱……”教室的門,忽然開了。


一道白色的影子,衝了進來。講臺上的喬娜也看見了衝進來的影子。“小白?它怎麼來了?”

小白衝進教室,左右看了看,立刻跑到了李小七的身邊,一邊跑,還一邊吱吱的叫着。

李小七看着小白,就知道一定出事了,不然小白不會跑來找自己。

李小七的同學,看着衝進來的白狐狸,怎麼看怎麼覺得可愛,都想上前去抱抱,可是現在正是上課的時間,也不好隨意走動。

沒理會同學們的眼光,李小七抱起小白,小聲的問道,“怎麼了?”

小白滿臉焦急,“大白受傷了,留了好多的血。”

“什麼?大白受傷了?走回家。” 李小七抱着小白,快步走到了喬娜的面前。“喬老師,我家裏有點事。和您請個假。 ”說完直接走出了教室。

畢竟這裏是學校,李小七還是要叫喬娜爲老師的。

李小七抱着小白,來到家裏。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大白。上前檢查了一下傷口,才鬆了口氣,還好受傷的只是後腿。

不過大白的傷,可是不尋常,是被槍打到的。這裏可是京城啊,竟然還有人有槍。

李小七把大白後腿裏的子彈取出,然後又施展了一個治癒的小法術。看着快好起來的傷口,李小七才問道。“說說怎麼回事吧。”


“我和大白今天出去玩,然後碰見了一個人,大白就是被他打傷的。”小白目光閃躲,怕李小七怪它們出去玩。

“在哪裏出的事?”李小也沒有管它們出去玩的事,兩隻狐狸玩心重,李小七是知道的。

“就在遠處的一個湖邊。”

“帶我過去。”

李小七把大白抱在懷裏,然後讓小白在前面帶路。治癒法術也不是萬能,不可能直接治好。所以大白走路還有點不利索。

小白在前面走,李小七抱着大白,這樣的組合出現在街上,也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還有膽子大的小姐姐,跑上前想要摸一摸兩隻狐狸,不過都被李小七拒絕了。

李小七走了半個多小時,纔來到湖邊。“還記得那人的樣子嘛?”

小白點頭,“記得。”

“看到那人,你就告訴我。”李小七沒有停下腳步,而是在湖邊尋找了起來。

湖邊的一處地方,挺着一排豪華跑車。價格都不便宜,一羣男女,都坐在車子外面的車頭上,說着話。

“剛纔真是可惜了,竟然被那隻狐狸跑了。不過麗麗你彆着急,以後我絕對給你在弄一隻。”沈祥一臉惋惜。

叫麗麗的女生,雖然臉上有些不高興,不過也沒說什麼。

“沈少剛纔的槍法,可真是好,絕對打到那隻狐狸了。”旁邊也有人恭維到。

沈祥聽到別人的誇讚,也是一臉開心,很是得瑟的說道,“不說槍法怎麼樣,就這把消音槍,可不是什麼人都能弄來的。”說完還一臉的得意。

“沈少門路真廣,有空也給我弄一把唄。”

“這都是小事,好說。”

李小七跟着小白向前走着,小白忽然說道,“就是前面的那羣人。”

李小七得到了小白的肯給,向着這羣人走了過去。“你們誰打傷了我狐狸的。”雖然語氣平靜,可李小七的憤怒,只有他自己感覺的到。

對於大白和小白,李小七自己都捨不得打一下,現在竟然被外人打傷了。

沈祥一羣人本來在聊着天,根本沒注意到李小七,直到李小七開口才看了過來。

“咦,這不是剛纔那兩隻狐狸嘛?”


“還真是,這是自己送上們來了。”

他們只顧着自己說自己的,根本沒有人理會李小七。

“我在問一邊,誰打傷我的狐狸的?”

這時一羣人才看向李小七,沈祥問道。“這狐狸是你的?”

叫麗麗的那個女生,這時在一旁說道,“祥哥,我想要這兩隻狐狸。”

沈祥給麗麗一個眼神,意思是包在我身上,“哥們,你開個價,把這兩隻狐狸賣給我如何?”

“不如何,我在問一次,誰打傷了我的狐狸?”此時的李小七,已經到了暴怒的邊緣。

沈祥見李小七這麼不給面子,也是說道,“我打傷的怎麼了?你開個價,我買了。”

李小七看着自己面前的沈祥,一巴掌抽了過去,“啪,我開NM,老子都這不得打它們一下,你盡然敢動它們。”說完反手又是一嘴巴。

此時的沈祥被李小七打懵了,旁邊的人也懵了,他們沒想到李小七二話不說就動手。

“艹,敢打沈少,你找死。”沈祥旁邊的小弟反應了過來,對着李小七罵到。一邊罵還準備動手。

可李小七是誰,那可是有着二元道行之人,怎麼可能被凡人打到。一巴掌打在了那人的臉上。直接抽到在地。

“斷自己一隻手,這事就算了。”李小七對着沈祥說道,李小七畢竟是一個三好青年,他沒殺過人,也不想殺人。

沈祥摸着自己火辣辣的臉,又看了一眼旁邊的小弟,瞬間暴怒,自己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氣,“都給我上,打死他我負責。”

旁邊剩下的小弟,也都不在看熱鬧了,都向李小七圍了過去。

李小七對於這些凡人,也沒有下重手,有人靠近他就是一巴掌。這一羣人,也不夠他打的。

看着躺了一地的人,李小七又對沈祥說道,“斷自己一隻手,這事我就不追究了。”

李小七沒有親自動手去打斷沈祥的手,讓他自己斷,他才能感覺到恐懼。

“你給我等着,我今天要不弄死你,我就不姓沈。”沈祥說着,就跑向自己的車,從車裏拿出了一把手槍。指着李小七。

“你不很能打嘛,你在打一個我看看。”

“啪”李小七又是一巴掌,然後還順帶着奪走了沈祥手裏的槍。“你是聽不懂話嘛?我讓你斷一隻手。”

沈祥當然不會選擇斷手,他又不傻,斷手那得多疼啊,“你給我等着,”說着還拿起了電話。

李小七也沒有阻止他打電話,讓他更絕望一點也好。

這時李小七的電話也響了起來,是周振的,隨手接了起來。

“小七,你家裏出什麼事了。”周振一下聽李小七家裏出事了,一下課就打來了電話。

“沒什麼事,大白被人打傷了。”

“什麼?大白被打傷了?你現在在哪?”對於大白的野仙身份,周振是知道的,他還知道李小七對這兩隻狐狸寶貝的不行。

李小七說出了位置,然後掛了電話。

“怎麼,打電話搖完人了?那我就等你的人,讓你更絕望一些,今天你必須斷一隻手,誰來也沒用。”李小七對着沈祥說完。還伸手摸了一下大白的腦袋。

沈祥沒有說話,而是考慮着一會讓李小七怎麼死,畢竟自己表哥在京城,那是絕對的上層人士,三教九流的人都認識。絕對會讓這個小子跪下道歉。 十幾分鍾後,一陣剎車聲傳來,還傳來了開們下車的聲音,聽腳步聲,來的人應該不少。不過李小七連頭都沒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