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銓是個媒體人,雖然說在國視報道的都是“真善美”,但是朱銓知道,這世上蘊藏着太多太多的“惡”了。

想到這兒,朱銓不動聲色,裝作十分高興的樣子,開口問道:“我怎麼沒有聽朱鈺說過,那位生物老師是剛來學校,還是…”

“您問章筱雅老師啊?”王雅麗開口道:“章老師是華清大學畢業的高材生,剛來學校不久,不過自從她來了,就創立了一個學校環保組織,也就是在那兒,跟朱鈺認識的。”

“那我可得好好感謝章老師了!”

朱銓真摯的表達了自己對章筱雅的感激之情。

不過,也只有朱銓自己知道自己的內心os是什麼了!

握草!

環保組織!

高材生!

幫助朱鈺!

這三個要素如果分裂開來的時候,倒是一點都沒有關係,並不會引起朱銓的警覺。

但是這三者合在一起的時候,並且朱鈺的哥哥還是在朱銓的情況下,那就要深思一下了。

甚至於都不需要深思一下,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端倪來:

這裏面一定是大有文章!!!

不過現在還不要打草驚蛇,朱銓決定按兵不動,親自去查看一番這裏面究竟是賣的什麼藥。

“王老師,那個章老師的辦公室在哪兒,我得親自去謝謝她纔是。”

朱銓一副好哥哥的模樣,在聽聞妹妹成績變好時,懷揣着的最爲樸素的想法。

“她平時就在社團那兒忙活,這兩天請假回去了,得過兩天才回來的。”

щщщ◆ тt kǎn◆ ¢O


回家?

朱銓心中冷哼一聲,原本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在此刻已經變成了百分之百:


這個章筱雅絕對有問題! 就在朱銓與王雅麗聊天的時候,教學樓響起了下課的鈴聲。

朱銓趕緊的將自己的帽子以及口罩都給帶上,這一整套熟練的動作可以說是行雲流水了。

看的一旁的王雅麗一愣一愣的,瞪大了眼睛看着朱銓。

“那個…咳咳…王老師…”朱銓一通旁若無人的動作,一不小心看到了身旁的王雅麗,只能有些慌亂的解釋道:“我這是防止學生看到我之後…”

“我懂,我懂!”王雅麗點了點頭,開口道:“趁着現在還沒有學生下來,要不先去辦公室等一會兒?”

怕朱銓誤解什麼,王雅麗繼續解釋道:“朱鈺這段時間在下課後都會主動的留下來再學習一段時間,等人少了的時候,路上不那麼擁擠了再回去的。”

“那勞煩王老師了!”

朱銓想着自己還是可以與辦公室內的其他老師旁敲側擊一下那位叫章筱雅的底細,自然是滿口答應下來。

“不麻煩,不麻煩!”

王雅麗也是爲自己的小機智點了個贊。

又能夠與朱銓多待一段時間了呢!

可是,這生活就像是一個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這下一顆會是什麼!

本以爲會等上一段時間的,結果在辦公室內,朱銓連椅子還沒有焐熱,就“被迫”離開,

因爲得知朱銓回來的朱鈺,腦子裏面哪還有學習啊,全都是自己的哥哥了!

這下子,朱銓也沒有打探出關於章筱雅的例子,王雅麗也沒有能夠與朱銓多待一會兒。

可以說是雙敗了!

但是,這對於朱鈺來說確實頂開心的一天!

看着朱鈺看向自己思念的眼神,朱銓的心瞬間融化了。

那什麼章筱雅,那什麼環保組織,先放在一邊,讓自己先好好的捏一捏朱鈺的小臉蛋。

“你們兄妹的關係還真好呢!”

“朱鈺啊,你可得跟你哥好好學學,親兄妹,沒有道理你就成績差啊!”

“說什麼呢?朱鈺這幾次的考試成績都在穩步提升當中!”

“多虧了章老師,不惜餘力的給朱鈺進行輔導。”



在辦公室內,當朱鈺來了之後,衆位老師紛紛對朱鈺打趣起來。

“我會努力的,不給我哥丟臉,不給老師們丟臉,一定會考個好的高中!”

朱鈺信心滿滿的道。

“好了好了,朱鈺的進步是有目共睹,咱們就別在兩兄妹許久未見的時候說這些了,也不差這一兩天的,而且這段時間朱鈺學習都很刻苦的。”

王雅麗身爲班主任,主動的結束了這一話題。

辦公室裏一片歡聲笑語。

朱銓很快的也向衆老師告辭,領着朱鈺回家。

對於朱銓兄妹來說,他們的家就是福利院。

而家人就是福利院的院長奶奶,以及其中的幾個工作人員,還有在那兒生活的孩子們。

福利院屬於**資助的形式。

但是說實在的,大頭還是依靠院長奶奶的募捐以及從福利院出去的孩子們賺錢供給的。

因爲院長奶奶在七八年前拒絕拆遷,拒絕合併到另外一家福利院,所以給的支持力度就少了很多。


畢竟駁了領導的面子,還想着能夠有好果子吃?

不存在的。

從那時候開始,撥款是越來越少了,且越來越不及時。

不過,這些都可以忍受,畢竟很多從福利院出去的孩子已經能夠養活自己的同時還給予了福利院一些錢。

雖然不多,很多的都只給了三四年,就沒有給了,但是在院長奶奶的統籌之下,還是可以維持運行的。

只不過,唯一害怕的是,哪個孩子得了病需要醫治拿不出錢來。

所幸的是,至今還沒有發生。

回到家後,朱銓就開始派發了禮物,每個人都有,個個臉上都露出幸福的笑容。

可是這送禮物的過程卻是一波三折,每次送完幾個人,就會來一個電話。

而且是那種不能拒接的電話。

所以,當到了吃飯的時候,朱銓直接將手機給靜音了,只要不是領導來的電話,那自己絕對會裝作沒看到一樣。

所有的事情都等到吃完飯以後再說。

陪家人吃飯的時間,朱銓真的不希望過多的時間被工作佔據。

放下手機,朱銓微笑着加入家人們的聊天當中。

“銓哥,你在國視工作是不是很辛苦啊?”

“嗯,連軸轉的工作是常有的事情。”

“銓哥,銓哥,我長大以後可不做主持人,我得找個清閒一些的工作。”

“哎,哪有什麼清閒的工作哦!除非你買彩票中了大獎,而且是很大很大的獎才行。”

“銓哥,主持人的工資是不是特別高?夠娶媳婦不?”

“我們的工資可不高哦,不過如果能夠出來上綜藝,主持一些外接的活動,應該會賺的很多,不過國視的主持人一般不準幹!”

“銓哥…”

在這一問一答間,弟弟妹妹們去朱銓許久不見的陌生感完全消除了。

不過,就當弟弟妹妹們覺得自己與朱銓的關係十分融洽時,朱銓伸出了他惡魔般的手掌:

“你喜歡你院長奶奶還是朱銓哥哥?要是一定要從中選一個你選哪個?”

“你覺得你院長奶奶好還是你小慧阿姨好?”

“給你一個蘋果,你給你院長奶奶吃還是給你小慧阿姨吃?”



孩子們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回答不出問題的難以抉擇。

這還不算完,朱銓最後祭出了大招:

“你們都彙報一下,你們上學期的期末考試成績,還有最近考試都考了多少分啊?”

衆小孩:…

你絕對不是我朱銓小哥哥!

爲什麼朱銓小哥哥在的了冠軍回來後,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再也不像之前那樣的順眼了!

嗚嗚嗚…

打擊完其他的小孩子,朱銓最終還是將魔爪伸向了朱鈺。

“小鈺,你最近…”

朱鈺條件反射,瞬間從吃瓜看戲的狀態轉變成了認真回答者的演變,立馬道:“喜歡院長奶奶,因爲不會問我這樣的問題;一樣喜歡小慧阿姨;我會分成兩半給兩人一起吃…”

朱鈺的嘴巴不停,嘚吧嘚的回答了最後一個問題:“哥,你是知道的,我這幾次考試可都是在穩步上升的。”

“那你上學期期末考試的成績呢?”

朱銓板着臉問道。

“額…我這三次考試都是在上升哦!”

朱鈺頓了頓,偏重就輕道。

朱銓最後再次問:“小鈺,我問的是你上學期期末考試成績,可不是這最近的三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