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意見?”鄭恆歪過腦袋瞅着我,然後眯眼一笑。

我趕緊擺擺手,“哪能兒啊?”鄭恆都快成精了,真不知道腦袋裏面怎麼就那麼多的心眼,不過回頭真得問問楚珂,跟我朝夕相處那麼久,不可能一點都沒有察覺到那個紅衣女人。

回想起昨天晚上楚珂說的話,我心裏越想就越疑惑,而且前兩天的時候,趙雅芝看起來十分反常,一會兒正常,一會兒又犯病的,但是她說楚珂身邊有人害我的時候,表情卻是特別正經的,而且非要湊到我的身邊來說,難道她當時是在防着楚珂!?

趙雅芝是想告訴我,楚珂跟害我的人之間有聯繫?這麼一想,我就徹底坐不住了,心裏一着急,也顧不上鄭恆了,轉身衝着精神病院的方向就衝,不行,我現在得去找趙雅芝!

鄭恆見狀拉住我,疑惑的問,“這麼着急做什麼?”

我使勁拍了拍腦袋,心想腦袋真是生鏽了,這兒不是有個現成的司機嗎?

“你開車了嗎?”問完後,見鄭恆點了點頭,我連忙又道,“快,送我去精神病院!”

鄭恆本想問點什麼,但是見我實在是着急,最後也就什麼都沒說,囑咐我在這兒等他一小會兒,他去開車馬上就來,然後人就走了。

過了兩分鐘,鄭恆開車過來以後,我趕緊指路讓他去趙雅芝所在的精神病院,心裏火燒火燎的,記得不行!

鄭恆看了我好幾眼,像是在尋思着什麼。北京堵車堵得厲害,過了小半個小時了,還沒有到,我頓時心裏更着急了,我不相信楚珂會跟害我的人有牽扯,但是趙雅芝當時又實在是反常,讓人想不懷疑都不行,不問清楚,心裏總歸是有個疙瘩。

轉眼間過了一個小時,我們終於到了醫院門口,還沒等鄭恆停穩車,我就着急忙慌的解開安全帶,推開車門跑了下去,朝着醫院裏面衝。

“你不要命了!”鄭恆皺着眉喝了一聲,就停下車追了上來。等我找到了趙雅芝的病房以後,鄭恆已經跟到了我的身後,疑惑的問,“你想找誰?”

我沒功夫搭理他,深呼一口氣推開門進去,發現裏面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有!心裏頓時就咯噔一下,轉過身子拽住經過的小護士,急道,“這屋子裏那個叫趙雅芝的病人呢?”

小護士轉過身子,詫異的看着我說,“你說着屋裏的人呀,前兩天就去了。”

我身子一僵,只覺得好像有一道雷從我的頭頂就劈了下來,暈眩的厲害,就連心臟也跟着一陣陣的抽疼。

她、她說什麼?趙雅芝死了?這怎麼可能!

我眼眶一熱,抓着她的胳膊不斷的用力,大聲嚷道,“你胡說,她怎麼可能會死,你是不是弄錯了?”

小護士被我抓的胳膊生疼,有些惱怒的道,“你有病吧,她前兩天就自殺了,你不信可以去問他的主治醫生。”

我踉蹌着後退兩步,只覺的小小的心臟像是被人用力攥在了一起,疼的難受,就算趙雅芝那麼對我,但是我從來都沒有想過她會死,就好像是我潛意識裏一直都不相信她會真的害我一樣!

這麼一個活生生的人,爲什麼在這裏住了兩天以後,就沒命了呢?

放開小護士的胳膊,我瘋了一樣朝着趙雅芝主治醫生的屋子裏跑去,得到的回覆就跟小護士說的一模一樣,趙雅芝是自殺的,就是用的那天用來戳我的剪刀,當時周圍很多人,但是她的動作卻太快,直接就衝着心臟紮了過去,紮了一下沒死成,還紮了第二下,周圍的人就連阻攔的機會都沒有!

主治醫生還說,趙雅芝當時正處於精神崩潰的邊緣,一邊插自己的胸口還一邊嘶吼,“我不配活着。” 陸天龍和夏雨荷這個一唱一和的,看得秦穆然目瞪口呆的,這老丈人和丈母娘簡直就是奧斯卡的水準啊,不去當個影帝影后真的可惜人才了!

秦穆然能夠看出來,陸傾城這麼聰明的人又怎麼能夠看不出來呢?只是她不好意思揭穿,到時候真的揭穿了,尷尬的還是他們。

不過在陸傾城看來,秦穆然是罪魁禍首,他的父母之所以這樣子,都是他一手造成的,要不是他,自己怎麼會被父母罵呢?

如果僅僅是這些,陸傾城倒也是能夠忍了,偏偏這個傢伙很是討厭的站在一旁以一種事外人的姿態看著,簡直就是不要臉到了極致,時不時地煽風點火一下,陸傾城便是將會遭到父母的罵,一想到這裡,陸傾城就是恨的牙牙咬。

秦穆然,你給我等好了,老娘總會有機會收拾你的!

陸傾城在心裡罵了幾聲道。

可是,這話她不能說出來,面對父母的這般「演技」,陸傾城只能硬著頭皮稱是,若是不說點什麼的話,鬼知道戲精父母還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這就對了,女人,就是要趁著年輕要個孩子,這樣才能夠收住心!」

夏雨荷看到陸傾城終於點頭了,這一刻先前身上的不舒服感瞬間消失無蹤。

我要充錢 「而且早點有孩子好,你看看,現在的女的不知道怎麼了,三十大幾都不生個孩子,然後五十幾了,為了生個孩子,求神拜佛的,何必呢?早點生不就可以了嗎,非要到那個時候才後悔,對不對!所以傾城,媽都是為了你好!」

「你媽說的沒錯!」

陸天龍在一旁應和道:「你是我們的女兒,難不成我們還能害你嗎?」

聽到陸天龍的話,陸傾城下意識便在心裡反駁:「你害我的還少嗎?」

只是這話她不會說出來而已。

「要說生孩子早最好的典例就在這裡,我和你媽就是早早的生下了你,然後時間就充裕了,就可以週遊世界,多好的生活!年輕人,就是目光短淺,不能長遠!」

似乎是忍受不了陸天龍和夏雨荷的喋喋不休,陸傾城有些不耐煩地連連點頭道:「對,你們說的都對,我們滿足二老的心愿早點要孩子行了吧?滿意了吧?」

「這還差不多!而且你們現在都已經結婚了,我看你們兩個今天晚上就睡在一起吧!」

陸天龍的一句話,沒差點讓秦穆然和陸傾城同時嚇得腳下不穩摔倒。

別人的爸爸總是把自己的女兒當寶貝一樣的藏著掖著,生怕自己養了多年的白菜被豬給拱了,但是自己的這個老丈人則是生猛的有些可怕,才領結婚證就要睡一起了,這思想也太開放了吧!

「那個爸,會不會太快了?」

不等陸傾城說話,秦穆然便是有些尷尬地說道。

「快?快嗎?男人能說自己快嗎?穆然,你行不行啊你!」

陸天龍竟然對著秦穆然「開車」道。

「男人不能說自己不行!我當然行!」

被自己的老丈人鄙視了下,秦穆然簡直不能忍,心裡的自尊心紛紛鍾爆炸的那種。

「你行就沒問題了!」

陸天龍理所當然地說道。

「媽,時間不早了,你們都累了一天了,早點去休息吧!」

陸傾城實在是聽不下去了,連忙說道。

「我不累,你要是累了先回房間去吧,我和穆然還有些話說,一會兒再讓他去你房間。」

夏雨荷看了眼秦穆然說道。

「嗯!」

陸傾城點了點頭,臉上不露聲色,心中卻在暗自高興,聊天,那最好,最好說一個晚上,這樣就不用讓這個色狼進入自己的房間里了!

陸傾城離開后,秦穆然看著夏雨荷問道:「媽,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穆然,傾城這個孩子天生就是這樣,性子冷了點,但是她人不壞,若是平常有什麼得罪你的地方,你可別放在心裡。」

「媽,看你說的,現在傾城是我的老婆,我怎麼會計較這些。再說了兩口子在一起吵吵架,鬥鬥嘴不是正常的嘛,有句話說的好,打是親,罵是愛,愛到極致用腳踹。」

「我和傾城挺好的,真的不用擔心。」

「穆然,傾城是我生的,我一手帶大的,她什麼樣我會不清楚?我們不在的時間,她沒少給你臉色看吧!」夏雨荷突然冷下臉來道。

「怎麼可能!」秦穆然這個時候自然不能夠承認了。「媽,傾城平常對我還是挺照顧的,她還擔心我沒有車開,她的那個豪車都給我開呢!」

「是嗎?」夏雨荷有些懷疑地看著秦穆然。

「當然,再說了,你看看咱,這是那種像被人欺負的人嗎?肯定不是啊!」

「是!是不是,但是是不是被自己人欺負的主就不知道了!」

陸天龍很不給面子地說道。

「額…」

這話,秦穆然沒法接。

「穆然,傾城不聽話,你也不能總是寵著她,慣著她,你這樣只會讓她更加的放肆!」

陸天龍說了句后,接著說道:「古語有云,棍棒下出孝子,今天必要的時候,你要來個巴掌底下出賢婦!不聽話,一巴掌下去,看她還橫不橫!」

秦穆然聽到陸天龍這麼說,整個人都驚呆了,他怎麼都沒有想到這句話會從陸天龍的口中說出。

不過剎那,他似乎是明白了什麼,若有所思地說道:「難怪媽這麼的賢惠呢,原來是這樣來的啊!」

「小婿對您的敬佩真的是有如滔滔江水綿綿不絕!」

秦穆然拍著馬屁地說道。

聽到秦穆然的話,陸天龍才反應過來這小子話裡有話,當即大怒,爆了句粗口道:「放屁!老子怎麼會打你媽,你媽是天生的賢惠!用的著我打嗎?而且打女人的男人算什麼東西!」

「那你還教我打老婆?」

秦穆然一句話,直接便是將陸天龍堵得沒話說,他沒有想到秦穆然在這裡等著他呢,這簡直就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啊!

「你的情況能和我一樣嘛!我老婆聽話,你老婆聽話嗎!」

陸天龍說到這裡的時候,還特意看了看夏雨荷,後者臉上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

這一切都被秦穆然看在眼裡,看來,丈母娘在家的地位還要在老丈人的上面啊! 秦穆然聽著陸天龍的話,整個人都不好了。

「那個爸,剛才是你說打女人算什麼男人的,你現在讓我打,豈不是要我不算男人?」秦穆然反問道。

「你的情況能一樣嗎?給我打!」

陸天龍沒好氣地說道。

「那我算男人嗎?」

「算!」

「那行!那小婿奉旨打老婆了!」

秦穆然煞有其事地點了點頭,開玩笑地說道。

此時的陸傾城並不知道,自己的父親竟然慫恿秦穆然打自己,要是知道的話,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心路歷程。

哪裡有胳膊肘往外拐成這樣的,老丈人教導女婿打女兒?這種情況不說千古少有,恐怕近幾年也沒有過一例吧!

就在陸天龍在給秦穆然教導著為夫之道的時候,陸傾城推開門,從外面走了進來道:「爸媽,時間都不早了,你們早點休息吧!秦穆然你還拉著爸媽聊什麼天!看不到時間嗎!」

其實,陸傾城能夠過來,實屬不得已而為之。

在她的心裡,恨不得秦穆然和自己的父母聊一個晚上呢,可是轉念一想,現在父母對於秦穆然的喜愛不是到了一般的地步,要是真的這麼聊下去的話,鬼知道秦穆然會不會在自己的父母面前說自己的壞話,而且以他賤賤的性格,絕對會!所以陸傾城,不放心,這才走了過來一看究竟!

「傾城啊!怎麼說你現在也和穆然領證了,他就是你名正言順的老公,直呼其名像什麼樣子!要叫老公!」

夏雨荷聽到陸傾城這麼對著秦穆然吼,頓時就不開心了,陸傾城這麼失態,雖然其他人不介意,但是在夏雨荷看來,是自己教育女兒的失誤,到時候穆然對自己這個丈母娘有意見就不好了。

「我…我叫不出口。」

陸傾城沒有想到自己的母親會這麼的過分,竟然讓自己改口叫秦穆然老公,這個對她來說極其陌生的詞語!

「有什麼叫不出口的,多叫幾次就好了!」

「額…」

陸傾城真的沒有想到自己的母親說話會這麼的勁爆,何著他們這幾年在國外旅遊久了,也變得這麼開放了?

「老…老公。」

礙於夏雨荷和陸天龍的面子,陸傾城難以啟齒地叫出了這個讓她尷尬的詞語。

「哎!好老婆,叫的真好聽,多叫幾聲!」

秦穆然看到陸傾城這個囧樣,心中大爽,得寸進尺地說道。

「秦穆然你!」

陸傾城看到秦穆然這個樣子,恨得牙牙癢,一雙大眼瞪著他道。

「幹嘛啊!好不容易聽到你這個大美女叫我一聲,還不能多聽幾下咯!對不對,爸媽!」

秦穆然看了眼陸天龍和夏雨荷說道。

「對!對!傾城,穆然喜歡聽你就多叫幾聲唄,小兩口多叫叫,關係更親密!」

陸天龍朗聲大笑道,他的話,讓陸傾城的臉瞬間便是紅了起來。

陸傾城的心中問候了秦穆然幾十遍,然後想到了枕頭下的剪刀,今天說什麼,都要把秦穆然給剪了,讓他去做公公吧!

想到這裡,陸傾城調整了心態,臉上露出微笑,對著秦穆然說道:「老公,時間不早了,該休息了,你忘了咱們答應爸媽了什麼?今晚得抓緊!」

陸傾城一邊說著,眼睛還一邊對著秦穆然拋了個媚眼!

再加上現在的陸傾城穿著紫色的蕾絲睡衣,頭髮微微濕潤,看得秦穆然都忍不住吞咽口水,這妖精,也太吸引人了吧!

剛剛她說了什麼,答應了爸媽的不是生孩子嗎?今晚得抓緊?難道她想通了?這是要……

一想到這裡,秦穆然的嘴角就死不由自主地向上揚了揚,看來,自己的這個岳父母還真的是好啊,一來就給那個食古不化的陸傾城給洗腦了,終於開竅了啊!

「對!對!咱們答應了爸媽的,得快點!沒問題!」

秦穆然連忙點了點頭,便是快步向著陸傾城走了過去,同時一手探出,便是順勢摟住了陸傾城那纖細的腰。

蕾絲睡衣帶著陸傾城涼涼的體溫,入手很是舒服,秦穆然只感覺摸在手中的是一塊海綿一般,但是陸傾城卻是感受到了秦穆然的動作,整個人身軀一震,她沒有想到秦穆然這個混蛋竟然得寸進尺,趁機揩油!

「爸媽,你們早點休息,我們先回房造娃了!」

秦穆然咧嘴一笑,說的很是直白。

「好!好!加油,爭取明天就能聽到好消息。」

陸天龍欣慰地笑道,但是他的話,沒差點讓陸傾城走路不穩摔倒。

爸,你這是把生孩子當成什麼呢?你以為網購呢?次日達?這哪裡是說有就有的啊!

不過心裡這麼想的,陸傾城可不敢說出來,反正她心中是下定主意了,要是今天晚上秦穆然真的要對她什麼的,那麼她枕頭下的那把剪刀絕對會毫不猶豫地出鞘,讓他徹底成為秦公公!

陸傾城和秦穆然面帶著笑容走出了書房,秦穆然剛剛關上門,陸傾城的臉便是瞬間陰沉了下來,鬆開了秦穆然的手臂!

「秦穆然,你太過分了!」

「我怎麼過分了!」

「你說呢?」

「我不知道!」

「還在這裡裝傻充愣!要不是你,我爸媽怎麼會說生孩子的事情!」陸傾城憤怒地看著秦穆然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