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老傢伙再也忍不住,厚着老臉,對年辰一臉獻媚之笑,那枯樹皮一般的老臉,更是褶皺重重,實在讓人不忍目睹!

小子,老夫所託之事,到底如何啊,那幾種靈藥可有找到?趕緊給老夫看上一眼吧!

年辰臉上露出了奸商般的笑容,對劉靜一之言不置可否。話題一轉:

師叔,我楊倫師弟有一事相求,望師叔看在弟子的面子上,千萬成全!

成全,成全,一定成全!那靈藥之事,到底如何啊?

被年辰有意的一戲耍,劉靜一臉上竟然漸漸有了細微的汗珠!

年辰一見竟然焦急至此,也不忍再戲。一拍儲物袋,數種靈藥出現在幾人身前的地上,正是年辰此行收集齊全的幾種煉製“千蕊玉霖丸”的藥材!

呼的俯下身去,劉靜一將眼前的數種靈藥仔細看了許久,再用鼻子將所有靈藥聞了一遍,確認完全符合自己煉製丹藥所需後。小心翼翼的將所有靈藥放入了儲物袋中。

重新坐下後,老傢伙深深吸了口氣,穩定了一下自身的情緒,纔開口問道:

小子,你剛纔說的什麼?

呼啦一下,旁邊的兩人幾欲暈倒,這整了半天,合着老傢伙一個字沒聽進去啊!

年辰將前言重複了一遍,問道:師叔,這點小忙你不會拒絕吧?

那是自然,別說是這楊倫小友有幫助我尋找靈藥之恩,就是沒有,看在你小子的面上,此事也萬無推辭之理!不過……

一旁的楊倫心下一激靈,呼的一下將身體傾向劉靜一的方向,臉上神色緊張無比!

不過什麼啊,你老什麼時候也學會了賣關子?

唉,罷了,老夫既齊聚了煉製“千蕊玉霖丸”的藥材,按理當立即閉關,投入這煉製此靈藥之事!但既然答應下來了幫楊小友煉丹,那就暫且擱置一下吧!誰叫老夫欠你們這個天大的人情呢!

這一大喘氣,將楊倫嚇得不輕!聞言才徹底放下心來。

從藥園出來後,年辰和楊倫遁光一起,向着年辰洞府方向飛去…… 第二百八十三章趙欣穎相助

隨著楊恆的聲音落下,手中的齊天劍也跟著落下。

陡然間,楊恆身上的氣勢變得銳利,在金色的餘暉中巍然屹立。

劍落的瞬間,一道白色劍氣傾狂而出,勢若驚雷,奔騰不息。

樹林里狂風乍起,陰森一片。

崔雨安雙手在空中不停的揮動,一道道實質的掌印在空間出現,迅速籠罩了在上空,擋住無盡無的餘暉,讓四周立即變得昏暗。

「給我破!」崔雨安一聲大喝。

無數的掌印鋪天蓋地的落下,放佛要壓碎這片空間。

如此強勢的戰技,楊恆看的心驚,這漫天的掌印,絕對超過了靈級功法。

掌印迅速將劍芒給包圍,一陣陣爆裂之聲不絕於耳,劍芒上的劍勢馬上被削弱。

楊恆的心再次往下一沉,只要劍芒碎裂,他的情況會越來越危險。

可是他現在已經是無能為力,只能看著無數的掌印將劍芒一點一點蠶食掉。

劍芒徹底消散,無數的掌印朝著楊恆快速壓來,讓他感覺到快要窒息。

他立即運轉「九陽神功」,一顆淡紫色的光球在他身前形成。

樹林中頓時一片通明,樹上的樹葉立即曲卷,變得乾枯。

炙熱的光球在空中一晃而過,一下子扎進了掌印的包圍圈裡。

砰!黃色光球和掌印同時換著一道強大的氣浪,如狂風一般,卷向四周。

楊恆直接被震飛,再次喋血。

「我說過今天一定會殺了你!」崔雨安的話就像是死神的宣判,重重的錘在楊恆的心頭。

崔雨安嘴角溢血,臉色也變得蒼白。

他的身體還在空中飄退,手中的的大刀再次劈出,一道如銀幕一般的刀芒強勢而出。

楊恆握了握手裡的齊天劍,想要再次舉起,卻已經沒了力氣。

刀芒有如一道流光劃過,速度之快讓人觸目驚心。


楊恆不斷往後退去,眼神也越來越冷。

「如果再不請幫手就只有死路一條了!」楊恆心中默念,然後拿出一塊金色令牌。

他正打算要捏碎令牌,一條紅綾在他眼前一閃,狠狠的撞在了刀芒之上。

「轟」,巨響過後,刀芒瞬間碎裂。

紅綾有如一團長長的火焰,在夜空中劃過,朝著崔雨安飛去。

緊接著,一道白色的人影出現在了楊恆的視線里,竟然是趙欣穎。

趙欣穎的修為雖然只是靈體境,比崔雨安低了一個小等級,但是崔雨安已經受傷。

楊恆估計趙欣穎對付崔雨安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他立即坐到地上開始療傷。

「你是何人?為什麼要管閑事?」崔雨安冷聲喝問,語氣完全沒有之前那種強勢。

趙欣穎一臉的冷漠,手上的紅綾不停的抖動,氣浪一道接著一道往崔雨安飛去,氣浪的威勢一道比一道強悍。

崔雨安臉色越來越沉重,對著楊恆咬牙切齒的說道:「希望你下次也能有這麼好運。」

他說完就快速往後面退去,直接消失在濃濃夜色之中。

趙欣穎也沒有追擊,把紅綾收起,走到楊恆身邊關切問道:「你沒事吧?」


楊恆嘴角一咧,搖頭苦笑道:「還死不了!要是你不來我可能就已經死了。」

「噗…」趙欣穎掩嘴一笑,正想說話, 星際:最強女戰神

「怎麼了?」楊恆心裡一緊,問道。

「有危險!」趙欣穎的聲音一下變得沉重。

她說完之後,手中出現了一隻金色的球形小動物,赫然就是她和楊恆在幽魔森林裡得到的那隻金絲犰。

金絲犰在趙欣穎的手上顯得有些狂躁不安,不停的拱趙欣穎的手掌。

楊恆知道金絲犰對未知的危險有預知能力,也開始高度戒備起來。

很快,樹林里就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楊恆迅速轉頭,看到是饒素娥,嚴浩然和宋婷婷趕來了。

「呼…」楊恆長吁了口氣,心也放了下來,然後轉頭對趙欣穎說道:「沒事了,他們和我一起的。」

「楊恆,這是怎麼回事?時天佑被誰殺了?」宋婷婷看到時天佑的屍體,絲毫沒有被嚇到,對楊恆大聲問道。

楊恆剛要開口,聽到趙欣穎突然對他說道:「不是這些人,你自己小心點吧,我先走了。」

楊恆心中一驚,他身邊居然還有潛在的危險。

他還沒來得及感謝趙欣穎,對方就已經離開了樹林。

「楊恆,你沒事吧?」饒素娥走上前關心的問道,她看到楊恆的樣子,臉上也出現了一絲焦慮。

「沒事!」楊恆搖頭回道,然後把之前時天佑和崔雨安聯手算計他的事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

楊恆剛剛說完,宋婷婷就暴跳如雷,怒罵道:「崔雨安這個王八蛋,我回去一定要把這件事稟報上去!」

「你要報上去的話,楊恆也會被懲罰。這件事最好不要對其他的人說,讓他們自己去解決。」嚴浩然開口說道,他本就沒有表情的臉色已變得鐵青。

楊恆心中也是這樣打算,等他實力再提升一步,他一定要找幾個機會把崔雨安給除掉。

片刻之後,嚴浩然又開口對楊恆說道:「看來時天佑說的發現了屍體也是假的。你沒事我們就先回去吧。」

楊恆回到尚城的客棧,直接來到自己的房間開始療傷。

有了療傷的丹藥,加上先天之氣的優勢,到了第二天早上,楊恆的傷勢就恢復了一大半。

前后門兒

不過他最終還是沒有發作,要對付崔雨安,他還有的是時間。

而且他估計經過昨天的事情,崔雨安短期之內不會再對他下手。

議事的房間里,之前的二十個人變成了現在的十九個,其他的人都沒有問什麼原因,楊恆覺得可能是嚴浩然已經找理由搪塞過去了。

經過眾人一番商議,嚴浩然打算帶人去幽魔森林裡查探一下,看看有沒有那些失蹤弟子的消息。

接下來,無極宗的十九個弟子沒有再分開行動,一起朝著幽魔森林趕去。

尚城雖然靠近幽魔森林,但中間隔了數百里之遠。

楊恆和其他人來到幽魔森林邊緣的時候,遠遠看到一個穿著白色衣服的女孩正在被幾個修士欺負。

他走進一看,穿白色衣服的女孩竟然是精英獵獸團的林若水。 “別給他。”林清雨剛要答應,風致卻要他拒絕。

林清雨一愣,雖然不知道爲什麼,但想必風致必定會有他的用意。

“師傅,徒兒要自己查。”

楚寒星看着對他以往畢恭畢敬的林清雨,這是他第一次自己反駁自己。

“在這國都內,我想還是我比較熟悉一些,想來交給皇室來辦是最好的,雨兒別胡鬧,如果你再出一點什麼事情,那叫我怎麼辦。”

“師傅,我覺得其實也沒什麼可查的,徒兒留着這根弩箭另有用處。”

“哦,怎麼,你不打算追查出出那個想殺你的人麼。”

“師傅,我與國都大部分人都沒有交往,敵人只有呂家,但呂家最高修爲的呂天文還沒有這等在師傅面前逃走的實力,我想,國都之內,唯一對我有殺意,又有這個能力的,除了天碑國的領隊,還能有何人呢?”

“嗯,”楚寒星點了點頭,似乎是考慮着什麼。

過了一會,楚寒星繼續說道,

“你的想法與爲師的倒也是不謀而合,看那人離去的背影,也的確與姚領隊相似,可恨沒能抓住它。”楚寒星說着說着,倒真有了幾分恨恨的味道。

“師傅,來日我必把這弩箭插在那姚領隊的心臟上。”

“呵呵,你還年輕,那等對手不是你可以對付的,不過你有這份心是好的,若有一日我能捉住他,必定廢了他丹田交與你動手。”


“謝師傅。”林清雨深深鞠了一躬。

“呵呵,不用這麼多禮了。紫煙就由我送回去吧,你也迴天陣閣吧,記得走人多的地方,以後莫要輕易外出。”楚寒星溫和的囑咐着。

“是,師傅,那徒兒告退了。”

告別了紫煙和楚寒星,林清雨獨自一人朝着天陣閣的方向走去。


“二師傅,那個殺手真的是姚領隊嗎?” 警探長 ,林清雨邊走邊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