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林隕邊戰邊退,漸漸離開了貧民區。

“賊子,往哪逃!”

誰知就在這時,一道恐怖無比的威壓陡然間從林隕身後傳了過來,那股威壓之強,竟是壓得林隕有些喘不過氣來。

他目眥欲裂,目光透過大批的火狼幫幫衆,終於看清了那股威壓的主人!

那居然是一名身高九尺的彪形大漢!

這名大漢手中擎着一把足有七尺長的大關刀,一刀隔空劈來,恐怖無比的真元之力竟是破體而出,化爲凌厲無比的刀罡朝着林隕斬來!


“偏鋒劍術!”

即便是隔着數百米的距離,林隕依舊感受到了那道刀罡的恐怖威力,他心中駭然,當即催動體內所有的真元,灌注於青雲劍之上!

砰!

誰知,即便是他全力一劍斬出,依舊不是這道刀罡的對手!

他的肉身正面吃了這一記刀罡的威力,猛烈的劇痛貫通了他的全身,他不禁一口鮮血吐了出來。他駭然地發現,原來那名大漢手上的大關刀,居然跟青雲劍一樣,都是上品玄器!

不僅如此,最令人震驚的是這名大漢本身的境界!

“神橋境巔峯……”

林隕強壓下心中的震撼,低聲道。

“幫主威武!”

火狼幫幫衆吶喊道。

“小賊,就是你盜了我的寶庫?立刻交還我的東西,我可以考慮留你一條全屍!”


徐柒虎冷冷道。

他手中的大關刀閃爍着滲人的寒芒,宛若一輪寒月,令人心悸。而在他的身旁,還有臉色蒼白的毒牙,正死死地盯着林隕。

“他居然已經突破到築元境了?!”

毒牙心中震驚。


這才幾天時間,林隕居然一口氣從煉力八品修煉到了築元境小成?

這是個什麼速度?

“做夢去吧!”

面對如此可怕的徐柒虎,林隕的第一念頭便是逃跑,拼命地逃跑!對方隔着那麼遠的距離,隔空斬出的一刀都讓他身受重傷了,更遑論是讓對方近身了!

神橋境巔峯的強者,絕不是現在的他所能抗衡的!

他萬萬沒想到,自己盜取寶庫的事情居然這麼快就會敗露,而且火狼幫的幫主更是這麼快就趕了過來。

“想逃?”

徐柒虎冷笑一聲,他那魁梧的身軀竟是爆發出了與其身材不符的可怕速度,僅僅是片刻的功夫,便是拉近了與林隕之間的距離!

按照這個趨勢下去,不出一息時間,他就能追上林隕!

他手中的大關刀,也將斬下林隕的頭顱!

就算林隕的皮膜再怎麼堅韌,也絕對不可能扛得住徐柒虎的一刀!無因其他,只因徐柒虎的修爲境界高得可怕,光是神橋境的真元之力,就能將他整個人炸得粉身碎骨了!

“無冥魔戒!”

面對逐步逼近的徐柒虎,林隕心中大急,他連忙激活了無冥魔戒,希望能用幻境的效果抵擋一段時間。

“扣除宿主30000積分。

系統很是果斷地扣除了林隕的積分,對於如今的林隕而言,3萬積分對他來說不算多,如果能爭取到逃命的時間,絕對是物超所值的。

可惜的是,無冥魔戒的迷惑效果,只在徐柒虎身上作用了一息不到的時間!

對方的修爲境界太高,無冥魔戒根本就起不到什麼效果!

“果然有點手段,不過你已經逃不掉了!”

徐柒虎一臉的獰笑,狂暴的真元如同猛虎一般朝着林隕襲殺而去!

眼見徐柒虎馬上就要追上自己,林隕心中着急,只能用出最後的殺手鐗:御劍術!

鏘!

這一刻,他手中的青雲劍陡然間懸浮了起來,並且爆發出了極快的速度,帶着他逃離了徐柒虎的攻擊範圍之內!與此同時,他屬性面板的精神力一欄數值更是開始瘋狂地減少,他只能不斷地兌換積分,補充自己的精神力!

“御劍而行?!”

看到林隕居然靠着手裏的青雲劍爆發出瞭如此可怕的速度,徐柒虎心中一驚,他萬萬沒想到林隕居然還留了這一手。

可他並沒有死心,縱使林隕現在的速度超過了他,可他相信以林隕的修爲,縱使能夠用出御劍術,也肯定維持不了多長的時間。

等御劍術的時限一到,那他就能肆意揉捏林隕了!

“他到底還要追多久?”

看到身後緊追不捨的徐柒虎,林隕神色凝重,對方的毅力之強遠超乎他的想象。因爲追不上他們兩人的速度,那些火狼幫幫衆早就不見蹤影了,如今只剩下徐柒虎一人在瘋狂地追殺他。而且這都已經追了他快半個時辰的時間了,他還一直維持着御劍術,精神力更是瘋狂地銳減。

才這麼點時間,他就已經耗費了30萬的積分來補充精神力!

要是對方再這麼追下去的話,林隕覺得自己的積分遲早是要被耗光的!

到那時,他就真的只能束手就擒了!

“不行,必須想個辦法!”

林隕的腦子飛快地運轉起來,在這種生死危機之下,他的腦子卻是出乎意外地清醒。

驀然間,他靈光一閃,想到了一個可行的法子。於是,他立刻轉變了逃跑的方向,竟是直接逃出了北關府城,往東南方位跑去!

北關府城的東南方位,正是橫跨了小半個大秦天朝的玄武山脈!

玄武山脈內危險重重,不僅有強大無比的妖獸盤踞其中,而且還有各種未知的祕境,一個不慎便極有可能丟掉性命。

林隕清楚地記得,就算是玄月宗那些靈臺境的長老級人物們,都不敢貿然進入玄武山脈。顯然,就連靈臺境的強者都對玄武山脈敬畏無比。

他就不信,徐柒虎一個神橋境巔峯還真敢跟他一起深入玄武山脈!

他這是險中求生!

“這小子真他孃的是個瘋子!居然要跟老子同歸於盡?!”

眼看着林隕毫不猶豫地逃進了玄武山脈,徐柒虎忍不住暗罵了一聲。他跟林隕這個孤家寡人不同,他還擁有着一個好幾百人的火狼幫,而且有各種的牽掛,自然不想進玄武山脈送死。

可是,一想到自己的地下寶庫被林隕盜走了,他就開始猶豫了起來。寶庫裏藏着的三塊下品靈石,可是他突破靈臺境的希望啊!

一念至此,他咬了咬牙,居然真的跟隨林隕腳步衝進了玄武山脈!

“這個徐柒虎是不是有病!”


見狀,林隕差點就要破口大罵。

按照常理來說,作爲火狼幫幫主的徐柒虎,難道不應該更加惜命嗎?不就是搶了你一個寶庫嗎?至於拿自己一個神橋境巔峯武者的命來跟他這個築元境小輩賭嗎?

這不是傻子又是什麼?

林隕不知道的是,他所盜走的三塊下品靈石,正是徐柒虎想要突破境界瓶頸的最大希望。

這無異於是在徐柒虎的心上刮刀子。

本以爲能靠玄武山脈甩掉徐柒虎的林隕,如今碰到這種預料之外的情況,也只能走一步加看一步了。看到自己的積分數值瘋狂地減少,林隕強忍着心疼,竟是直接加快了速度,往玄武山脈的更深處疾馳而去!

他今天就跟徐柒虎槓上了!

看看到底是誰更不怕死!

轟隆隆!

誰知就在兩人一追一趕之時,遠處竟是傳來了雷鳴般的踐踏聲,而且那一陣陣的踐踏聲在他們耳邊變得愈發明顯了起來。

那感覺,就像是有什麼危險的東西正在快速逼近這裏一樣……

“什麼東西?”

林隕和徐柒虎二人皆是心驚,這踐踏聲可跟一般的馬蹄聲不太一樣,其中蘊含的沉重力道所帶起的悶響,令他們心中生悸。

“難道是……”

與林隕不同,徐柒虎是真正見過世面的武者,他驀然間想到了一個極爲可怕的可能性。

一時間,他的腦門上都佈滿了冷汗。

“獸潮?!”

獸潮,顧名思義便是如同潮水一般涌來的妖獸羣體。據典籍記載,玄武山脈內的妖獸們每隔一年的時間都會發生巨大的躁動,成百上千頭的妖獸齊然匯聚,在他們偉大的妖獸之王領導下,將會齊聚力量攻擊人類的領土!

這是妖獸一族對人類發起的反攻!

自古以來,人類與妖族便是天生的死對頭,人類武者通過捕殺各種強大妖獸,掠奪妖獸體內的妖丹來提升自身的實力,並且剝取他們的毛皮和血肉售賣。至於妖族,更是將人類當成純粹的口糧,只要碰到一個人類,它們就會毫不猶豫地將其撲殺。

徐柒虎做夢都想不到,自己只是追殺一個築元境的螻蟻,居然會莫名其妙地深入到玄武山脈。他更是想不到,自己會倒黴到這種程度,剛好就碰上了這場令人聞風喪膽的獸潮!

這下子,可真是凶多吉少了! 隨着玄雷一般的轟鳴聲逐漸逼近,林隕和徐柒虎二人皆是看到了那數目令人頭皮發麻的妖獸羣體正朝着這個方向行進而來,其中更是不乏三四品以上的妖獸!

妖獸的品階等級與人類武者的境界相對應,一品便是相當於煉力境武者,二品相當於築元境武者,以此類推下去。

不僅如此,妖獸因爲肉身的防禦力和力量遠超人類,其真實戰力也是穩穩地壓制住人類武者。眼前這一大批獸潮來臨,不要說是林隕這個築元境武者了,就連神橋境巔峯的徐柒虎都要被瞬間碾成肉醬!

“難怪是連靈臺境強者都要爲之忌憚的玄武山脈……”

林隕心中駭然。

不過震驚過後,他卻是看到了自己逃生的希望。在如此恐怖的獸潮下,徐柒虎必定會想方設法地保命,根本沒有閒心再來追殺他。

畢竟,相比追殺他這件事情,徐柒虎肯定會更加愛惜自己的性命!

一念至此,林隕竟是二話不說便是朝着獸潮的方向疾馳而去,他這是要置之死地而後生!

“這小子不要命了?!”

看到林隕毫無畏懼地衝向了獸潮,徐柒虎當場就被震住了。

他可沒有林隕那種膽子,看到獸潮的第一反應就是要想辦法退避其鋒芒,先保住自己的性命纔是最重要的。靈石固然珍貴,可若是連自己的命都丟了,那一切都成空了!

轟隆隆!

獸潮逐漸逼近,林隕發現徐柒虎因忌憚不敢再追上來,而是選擇愣在原地。他嘴角不禁彎起一抹得意的弧度,就在徐柒虎以爲他會葬身於那些妖獸的腳下時,他竟是猛然催動大量的精神力,令青雲劍驀然向上空衝去!

而他本人,則是緊緊地抓着青雲劍,一同騰空而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