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少對付王麗麗的時候,剛好是葉青跟林家結仇的時候。他們原以為葉青徹底完蛋了,所以才肆無忌憚地做出那樣的事情,甚至還落井下石地拍了王麗麗很多****,想要以後把王麗麗名聲搞臭,順便氣氣王鐵柱。

可是,他們怎麼也沒想到,短短四天時間,葉青竟然反敗為勝。不僅抓了國際大盜賀子強,與林家冰釋前嫌,還得到了林家趙家的支持。更重要的是,葉青竟然還在這短短几天之內,得到了猛虎幫最賺錢的十一個場子,一躍成為深川市的幾個大佬之一,甚至能和李文元上官天上官青之流叫板,這完全是他們想象不到的事情。

而且,偏偏還在葉青意氣風發的時候,他又得知了王麗麗的事情。想起葉青之前一怒打進林家大院的事情,五人心裡就不由得哆嗦。別看葉青平時不顯山不露水,但是,他一旦發火,那可是天王老子都攔不住的人物。連林家這個深川市最大的家族都敢闖,還有什麼是他不敢做的呢?


五人甚至不敢想象葉青真的把這件事調查清楚之後的結果,要是查到他們五人身上,葉青又豈會放過他們?

五個人面色都變得煞白,尤其方少,他是最清楚葉青有多兇悍了。手腕的傷口才結疤沒幾天,他可不敢再多道傷口了。

「媽,事……事情都已經發生了,現在再說什麼也都沒用了啊。您也別生氣了,這件事我們也早有準備。」方少咽了口唾沫,道:「我們給了賈正澤一大筆錢,他肯定不會出賣我們的。再說了,這件事我們做的天衣無縫,姓葉的未必知道這是我們的計劃,說不定還以為這是一場意外呢。」

「意外?」羅彩雲恨鐵不成鋼地瞪了方少一眼,道:「你以為你這件事做得天衣無縫嗎?姓葉的比你們精明多了,他早就看出這件事有問題了。要不然,他怎麼會派人去抓賈正澤?你以為賈正澤不會出賣你們?葉青的手段你們不知道嗎?賈正澤會不怕死?」

方少五人-大急,丁少彥沉聲道:「阿姨,賈正澤把我們供出來了嗎?」

羅彩雲看了丁少彥一眼,又掃了五人一番,沉聲道:「多虧的我早就知道你們這件事,下午姓葉的救走王麗麗之後,我就開始幫你們擦屁股了。賈正澤,他已經永遠說不了話了!」

五人先是一愣,旋即明白羅彩雲說的是什麼意思。

「媽,你也不早說,嚇我一跳!」方少拍了拍胸口,走到羅彩雲身邊,親熱地挽著羅彩雲的胳膊,道:「媽,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怎麼樣,那個賈正澤是不是已經沉到海底了?」

「你說呢?」羅彩雲瞪了他一眼,不過,這畢竟是自己的兒子,她始終是怒不起來。

「媽,您做事,我放心!」方少嬉笑,道:「媽,您放心,以後我再也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了。這次的事,就當是個教訓吧!」

「教訓?」羅彩雲冷聲道:「就你們這種做事方法,以後要吃的教訓還多著呢。你們以為賈正澤死了就沒事了嗎?那個賈正澤,跟大虹關係特別好,這件事難保他不會說給大虹聽。」

丁少彥眼中閃過一道寒芒,沉聲道:「阿姨,我這就找人去把大虹解決了!」

「等你們去解決,早就來不及了。」羅彩雲道:「大虹已經被車撞死了,還有,那個王麗麗也從醫院跳樓自殺了。這件事到了這一步,除了你們五個,再沒有任何人知道了!」

丁少彥五人面面相覷,羅彩雲說的很輕巧,但是五人知道,大虹被車撞死,王麗麗跳樓自殺,這背後肯定都不簡單。如此說來,羅彩雲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就先後解決了賈正澤大虹和王麗麗三人,把這件事所有的線索全部消滅。就算葉青想查,他也根本沒有頭緒,無從查起了。

「媽,還是你想的周全!」方少大喜,道:「這麼說來,姓葉的是死也查不到我們身上了?」

羅彩雲冷聲道:「只要你們五個不把這件事說出去,姓葉的就查不到你們!」

「媽,我們自己怎麼會往外說這事呢!」方少看向丁少彥四人,道:「以後這件事我們就徹底爛在肚子里,誰也不往外說,姓葉的做夢也想不到這件事是我們做的。」

丁少彥冷笑道:「姓葉的現在說不定正在抓狂呢!」

「對對對,姓葉的現在肯定快氣死了!」方少興奮地道:「他媽的,真想看看這王八蛋生氣的樣子,你們說他會不會直接氣暈過去啊?」

「行了!」羅彩雲無奈地擺手,她說了這麼多,就是想引起這五個孩子的重視。可是,效果卻跟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樣,這五個孩子根本沒把這件事當回事。

「你們五個都小心點,姓葉的不是個善人。他要是發起狂來,可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的。這件事要是讓他知道,你們五個,誰都別想好過!」羅彩雲沉聲道:「我知道你們幾個家裡都有背景有關係,但是,你們這次做的事實在太不光彩。要是傳到家人口中,指不定是什麼結果呢!」

羅彩雲說著,瞪了方少一眼,沉聲道:「這件事要是讓你爸知道,估計不用姓葉的動手,你爸就會先活活打死你!」

方少面色一變,低聲道:「別跟我提他,他根本沒把我當兒子看。上次我被人割腕,他還跑去給人道歉,根本沒有給我報仇的意思。我有時候都懷疑,我到底是不是他親生的!」

「啪」羅彩雲直接給了方少一巴掌,怒道:「怎麼說話的!」

丁少彥四人不由暗笑,方少這麼說,豈不是在說他母親羅彩雲偷人了?這小子,說話還真的口無遮攔啊。

方少也知道自己說錯話,匆忙改口道:「媽,我不是那個意思,您別生氣。我……我只是覺得我爸他對我太不好了,哪有這樣對自己兒子的啊?」

羅彩雲沒有說話,她也覺得方才梁對兒子太過嚴厲。在她心裡,兒子做錯什麼事,慢慢教育就行。但是,首先是要保住兒子,那樣才有繼續教育的機會。就像這次的事情,她最先做的事情就是想消滅一切線索保住兒子,而不是先沖兒子發脾氣。

羅彩雲沉聲道:「別的話我就不說了,你們注意一點,這件事千萬不要傳出去了。不然,你們幾個誰都別想好過,知道不?」

「阿姨您放心,我們肯定會保守秘密的!」丁少彥道。

「這樣最好!」羅彩雲站起身,瞥了方少一眼,沉聲道:「要不想你爸罵你,就早點回家,整夜整夜的不回家,你爸能不罵你嗎?」

「好了,媽,我知道了,我今晚一點早點回去!」方少半推半送把羅彩雲弄出門外,關上房門,朝四人展開雙臂,興奮地道:「兄弟們,我們沒事啦!」

丁少彥四人也是大喜,這次的事情,要不是羅彩雲把一切都擺平,那他們可就真的吃不了兜著走了啊。

羅彩雲也沒有在這裡逗留,直接下樓離開了。而她離開之後沒多久,一個男子走到頂樓上官青的辦公室。


「二幫主,這邊有個視頻,需要您來看一下。」男子道。

「什麼視頻?」上官青不耐煩地道,但還是打開電腦接了視頻。

打開視頻,上面顯示的正是方少他們的那個房間。這個私人會所,天青幫在每個房間都安裝有極其隱蔽的針孔攝像頭,用來偷拍一些比較重要的人物,以供以後利用。這些攝像頭安裝的極其隱蔽,就算是找個經驗豐富的專業人員來尋找,也絕難找得到,因為攝像頭都是鑲嵌在牆壁當中的。

畫面里,方少眾人在房間里,正跟那些女孩子們做著不堪入目的事情。上官青看了一會,道:「這有什麼好看的?什麼時候方才梁在房間里幹這種事了,你拍下來再給我看!」

方少只是個小孩子,方才梁才是方氏集團的控制者,如果能把他的激情照拍下來,那當然很值錢了。

男子笑道:「二幫主,您別著急,往下看啊。」

上官青耐著性子看下去,過了一會,他的表情漸漸變得凝重。因為,羅彩雲進了房間,正和方少他們談論王麗麗的事情。

看完整個視頻,上官青立馬坐直身體,沉聲道:「發生了什麼事?」

「剛才我也打電話出去問過我們的兄弟,這些情況我也了解了一下。」

男子慢慢把王麗麗這件事說了一遍,上官青何等精明的人物,聽完這件事,便立時明白髮生了什麼事。

「這個羅彩雲還真是手段狠辣,一個女人,竟然能做出這麼瘋狂的事情!」上官青慢慢皺起眉頭,看著畫面裡面丁少彥方少等人,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什麼。

方少是因為王鐵柱而被葉青割斷手腕的,所以他第一個報復對象就是王鐵柱。只不過王鐵柱在醫院裡,有趙家的人護著,他也沒法下手,所以就想了這個惡毒的辦法來對付王鐵柱的家人。

方少對付王麗麗的時候,剛好是葉青跟林家結仇的時候。他們原以為葉青徹底完蛋了,所以才肆無忌憚地做出那樣的事情,甚至還落井下石地拍了王麗麗很多****,想要以後把王麗麗名聲搞臭,順便氣氣王鐵柱。

可是,他們怎麼也沒想到,短短四天時間,葉青竟然反敗為勝。不僅抓了國際大盜賀子強,與林家冰釋前嫌,還得到了林家趙家的支持。更重要的是,葉青竟然還在這短短几天之內,得到了猛虎幫最賺錢的十一個場子,一躍成為深川市的幾個大佬之一,甚至能和李文元上官天上官青之流叫板,這完全是他們想象不到的事情。


而且,偏偏還在葉青意氣風發的時候,他又得知了王麗麗的事情。想起葉青之前一怒打進林家大院的事情,五人心裡就不由得哆嗦。別看葉青平時不顯山不露水,但是,他一旦發火,那可是天王老子都攔不住的人物。連林家這個深川市最大的家族都敢闖,還有什麼是他不敢做的呢?

五人甚至不敢想象葉青真的把這件事調查清楚之後的結果,要是查到他們五人身上,葉青又豈會放過他們?

五個人面色都變得煞白,尤其方少,他是最清楚葉青有多兇悍了。手腕的傷口才結疤沒幾天,他可不敢再多道傷口了。

「媽,事……事情都已經發生了,現在再說什麼也都沒用了啊。您也別生氣了,這件事我們也早有準備。」方少咽了口唾沫,道:「我們給了賈正澤一大筆錢,他肯定不會出賣我們的。再說了,這件事我們做的天衣無縫,姓葉的未必知道這是我們的計劃,說不定還以為這是一場意外呢。」

「意外?」羅彩雲恨鐵不成鋼地瞪了方少一眼,道:「你以為你這件事做得天衣無縫嗎?姓葉的比你們精明多了,他早就看出這件事有問題了。要不然,他怎麼會派人去抓賈正澤?你以為賈正澤不會出賣你們?葉青的手段你們不知道嗎?賈正澤會不怕死?」

方少五人-大急,丁少彥沉聲道:「阿姨,賈正澤把我們供出來了嗎?」

羅彩雲看了丁少彥一眼,又掃了五人一番,沉聲道:「多虧的我早就知道你們這件事,下午姓葉的救走王麗麗之後,我就開始幫你們擦屁股了。賈正澤,他已經永遠說不了話了!」

五人先是一愣,旋即明白羅彩雲說的是什麼意思。

「媽,你也不早說,嚇我一跳!」方少拍了拍胸口,走到羅彩雲身邊,親熱地挽著羅彩雲的胳膊,道:「媽,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怎麼樣,那個賈正澤是不是已經沉到海底了?」

「你說呢?」羅彩雲瞪了他一眼,不過,這畢竟是自己的兒子,她始終是怒不起來。

「媽,您做事,我放心!」方少嬉笑,道:「媽,您放心,以後我再也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了。這次的事,就當是個教訓吧!」

「教訓?」羅彩雲冷聲道:「就你們這種做事方法,以後要吃的教訓還多著呢。你們以為賈正澤死了就沒事了嗎?那個賈正澤,跟大虹關係特別好,這件事難保他不會說給大虹聽。」

丁少彥眼中閃過一道寒芒,沉聲道:「阿姨,我這就找人去把大虹解決了!」

「等你們去解決,早就來不及了。」羅彩雲道:「大虹已經被車撞死了,還有,那個王麗麗也從醫院跳樓自殺了。這件事到了這一步,除了你們五個,再沒有任何人知道了!」

丁少彥五人面面相覷,羅彩雲說的很輕巧,但是五人知道,大虹被車撞死,王麗麗跳樓自殺,這背後肯定都不簡單。如此說來,羅彩雲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就先後解決了賈正澤大虹和王麗麗三人,把這件事所有的線索全部消滅。就算葉青想查,他也根本沒有頭緒,無從查起了。

「媽,還是你想的周全!」方少大喜,道:「這麼說來,姓葉的是死也查不到我們身上了?」

羅彩雲冷聲道:「只要你們五個不把這件事說出去,姓葉的就查不到你們!」

「媽,我們自己怎麼會往外說這事呢!」方少看向丁少彥四人,道:「以後這件事我們就徹底爛在肚子里,誰也不往外說,姓葉的做夢也想不到這件事是我們做的。」

丁少彥冷笑道:「姓葉的現在說不定正在抓狂呢!」

「對對對,姓葉的現在肯定快氣死了!」方少興奮地道:「他媽的,真想看看這王八蛋生氣的樣子,你們說他會不會直接氣暈過去啊?」

「行了!」羅彩雲無奈地擺手,她說了這麼多,就是想引起這五個孩子的重視。可是,效果卻跟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樣,這五個孩子根本沒把這件事當回事。

「你們五個都小心點,姓葉的不是個善人。他要是發起狂來,可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的。這件事要是讓他知道,你們五個,誰都別想好過!」羅彩雲沉聲道:「我知道你們幾個家裡都有背景有關係,但是,你們這次做的事實在太不光彩。要是傳到家人口中,指不定是什麼結果呢!」

羅彩雲說著,瞪了方少一眼,沉聲道:「這件事要是讓你爸知道,估計不用姓葉的動手,你爸就會先活活打死你!」

方少面色一變,低聲道:「別跟我提他,他根本沒把我當兒子看。上次我被人割腕,他還跑去給人道歉,根本沒有給我報仇的意思。我有時候都懷疑,我到底是不是他親生的!」

「啪」羅彩雲直接給了方少一巴掌,怒道:「怎麼說話的!」

丁少彥四人不由暗笑,方少這麼說,豈不是在說他母親羅彩雲偷人了?這小子,說話還真的口無遮攔啊。

方少也知道自己說錯話,匆忙改口道:「媽,我不是那個意思,您別生氣。我……我只是覺得我爸他對我太不好了,哪有這樣對自己兒子的啊?」

羅彩雲沒有說話,她也覺得方才梁對兒子太過嚴厲。在她心裡,兒子做錯什麼事,慢慢教育就行。但是,首先是要保住兒子,那樣才有繼續教育的機會。就像這次的事情,她最先做的事情就是想消滅一切線索保住兒子,而不是先沖兒子發脾氣。

羅彩雲沉聲道:「別的話我就不說了,你們注意一點,這件事千萬不要傳出去了。不然,你們幾個誰都別想好過,知道不?」

「阿姨您放心,我們肯定會保守秘密的!」丁少彥道。

「這樣最好!」羅彩雲站起身,瞥了方少一眼,沉聲道:「要不想你爸罵你,就早點回家,整夜整夜的不回家,你爸能不罵你嗎?」

「好了,媽,我知道了,我今晚一點早點回去!」方少半推半送把羅彩雲弄出門外,關上房門,朝四人展開雙臂,興奮地道:「兄弟們,我們沒事啦!」

丁少彥四人也是大喜,這次的事情,要不是羅彩雲把一切都擺平,那他們可就真的吃不了兜著走了啊。

羅彩雲也沒有在這裡逗留,直接下樓離開了。而她離開之後沒多久,一個男子走到頂樓上官青的辦公室。

「二幫主,這邊有個視頻,需要您來看一下。」男子道。

「什麼視頻?」上官青不耐煩地道,但還是打開電腦接了視頻。

打開視頻,上面顯示的正是方少他們的那個房間。這個私人會所,天青幫在每個房間都安裝有極其隱蔽的針孔攝像頭,用來偷拍一些比較重要的人物,以供以後利用。這些攝像頭安裝的極其隱蔽,就算是找個經驗豐富的專業人員來尋找,也絕難找得到,因為攝像頭都是鑲嵌在牆壁當中的。

畫面里,方少眾人在房間里,正跟那些女孩子們做著不堪入目的事情。上官青看了一會,道:「這有什麼好看的?什麼時候方才梁在房間里幹這種事了,你拍下來再給我看!」

方少只是個小孩子,方才梁才是方氏集團的控制者,如果能把他的激情照拍下來,那當然很值錢了。

男子笑道:「二幫主,您別著急,往下看啊。」


上官青耐著性子看下去,過了一會,他的表情漸漸變得凝重。因為,羅彩雲進了房間,正和方少他們談論王麗麗的事情。

看完整個視頻,上官青立馬坐直身體,沉聲道:「發生了什麼事?」

「剛才我也打電話出去問過我們的兄弟,這些情況我也了解了一下。」

男子慢慢把王麗麗這件事說了一遍,上官青何等精明的人物,聽完這件事,便立時明白髮生了什麼事。

「這個羅彩雲還真是手段狠辣,一個女人,竟然能做出這麼瘋狂的事情!」上官青慢慢皺起眉頭,看著畫面裡面丁少彥方少等人,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什麼。

… 男子看著上官青的表情,小心翼翼地道:「二幫主,這個視頻,絕對比方才梁自己出鏡還要有價值的多啊。方才梁這個人很顧家的,如果我們用這個視頻去威脅他,他肯定願意付出更高的代價。要不然,他老婆孩子也就完蛋了。甚至,連丁家那幾個人也都能威脅住,丁少彥畢竟是丁家的直系啊!」

「不用!」上官青猛然搖頭,看著面前的畫面,沉聲道:「威脅他沒多大意義,這個視頻,還有更好的用途。」


「哦?」男子詫異,道:「二幫主,您的意思是?」

上官青冷冷一笑,道:「如果讓姓葉的知道這件事,你猜他會怎麼做?」

男子愣了一下,道:「葉青肯定會去找丁少彥他們報仇的啊,可是,這麼一來,咱們豈不就不能威脅方才梁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