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天,新的賽場,相較昨天,今天的比賽要少的多,卻也要激烈的多。

依舊沒有經過抽籤,所有的比賽由裁判安排,根據各選手的實力表現,重新分組,已經比過的不會再比,實力強大的種子選手也不會提前相遇。

林銘被分在了第七組,這一組只有十人。

權傾三城之絕色寵妃

除此之外,還有幻宗的碧庭花。

十人的小組,每名弟子要進行八場比賽,只會錯過一人,這次林銘和碧庭花的一戰很難避免了。

如林銘和碧庭花這樣的兩強相遇,也在許多賽區上演著,每個小組通過最終成績,決出第一梯隊三人,第二梯隊三人,第三梯隊四人。

十個小組,第一梯隊總共有三十人,這三十人雖不說就是前三十,但誤差也不會太大。到時候進行循環賽,以積分定成績,第一梯隊的第一,就是本次總宗會武的第一。

第二梯隊的也會進行循環賽,最終排名前十的,有資格再與第一梯隊排名靠後的弟子比過,如果贏了還可能進前三十,不過想進前二十基本沒希望了。

第三梯隊與第二梯隊大同小異,可以說,這一次小組賽非常關鍵,將直接決定參賽弟子的成績段。

能否鯉魚躍龍門在此一舉!

想爭前二十,至少進入第一梯隊!

這個時候,除非是親傳弟子級別的天才,否則根本沒法隱藏實力,第一梯隊只有三個人,扣除一個肯定佔據第一的種子參賽者,其實只有兩個名額可爭。

九個人爭兩個名額,而且這九人還都是經過層層篩選的天才,競爭之激烈可想而知!

「第一場!靜嬋玉對紫玲。」

隨著裁判的宣布,一個衣衫飄飄的女子展開身法落到了擂台之上,如仙子凌波一般。女子臉上蒙著薄紗,但依稀還可以看到她的容貌,雖不算驚為天人,但卻帶著一股神秘的氣質,讓人著迷。

秦杏軒微微一怔,低聲對林銘說道:「那個靜嬋玉就是敬嬋國的那一對兄妹中的妹妹,他們兩兄妹被人稱為敬嬋雙子,名頭比你還盛。」

敬嬋國極為神秘,其實力說是三十六國第一也不為過,敬嬋國子民全部信仰一個名為嬋女的女神,在敬嬋國,神權凌駕於皇權之上,皇帝即位,需要敬嬋教教皇加冕。

林銘猜測,這個叫嬋女的「神」極有可能與南疆的巫神一樣,是古代出現的某位大能,她飛升神域之後留下了一些傳承,福澤子孫,所以才有了如此強大的敬嬋國。

敬嬋雙子奪三十六國第一的賠率都是一賠二,林銘當時是一賠六,後來林銘贏了煉器宗的孫東,賠率降到了一賠三,還是沒能蓋過敬嬋雙子。

這讓林銘對這對兄妹也有了好奇之心,他們到底有什麼不凡之處?

看到靜嬋玉上場,場中不少人騷動起來,尤其是一些男弟子,明顯對靜嬋玉的興趣超出了一般界限,單看他們熠熠放光的眼神就能感覺出來了。

「聽說她只有十八歲呢,還能再參加一次總宗會武,到時候她不知道能衝到什麼名次!」


「說不定是下一個張彥召呢!」

「比賽到現在,還沒有對手能破掉她的從容,所以她的面紗一直沒掉,說來真是無語,這麼漂亮的女孩子,蒙什麼面紗……」

人們議論紛紛,目光全部投在了靜嬋玉身上,等了好一會兒,直到裁判宣布「比賽開始」,他們才突然一怔,嗯?怎麼好像還有一個對手沒上場呢?那個紫玲呢?

「怎麼只有靜嬋玉一個人啊?」秦杏軒也是不解,茫然的看向場中央。

林銘道:「紫玲早就上場了,比靜嬋玉還早,只是她躲在了扭曲的光線中,看不到她罷了。」

「什麼?這都行?」秦杏軒怔住了,這不是隱身術么,真是武道萬千,無奇不有。

就在這時,一個冷漠的聲音說道:「紫玲是幻宗的天才弟子,可以操控光線欺騙對手的眼睛,上一屆總宗會武,紫玲排名五十六,現在又經過三年時間,她極有希望衝擊前三十。」(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百度搜索【】

林銘轉頭一看,說話的人赫然是姜瀾劍,雖然接觸的不多,但是林銘卻大致能感覺到,姜瀾劍是一個眼光極高的人,能被他稱一句「天才」非常不容易了。百度搜索【】

林銘笑了笑,「有趣了,第248章!」

姜瀾劍詫異的看了林銘一眼,說道:「你們這組的實力有些強了,不過你好像很自信?」

七組的高手有方啟,碧庭花,靜嬋玉,紫玲再加林銘一共五個,五個人爭三個名額,其中方啟穩得一個名額,姜瀾劍本以為林銘會『露』出凝重之『色』,沒想到他還笑得出來,這要麼是放棄了角逐第一梯隊,要麼就是對自己的實力極有自信,而姜瀾劍感覺林銘是後者。


「靜嬋玉和紫玲,你認為誰會贏?」林銘問姜瀾劍。

姜瀾劍搖了搖頭,「她們在之前的異招式層出不窮,說他們沒有劍宗強,但他們卻比劍宗更難對付。

林銘對這七大宗門,最感興趣的就是陣宗,他得到的第二塊記憶碎片就是來自於一個陣法師大能,只可惜,那陣法師記憶#小說中的陣法,林銘因為陣宗的陣法體系,卻對現在的他來說作用更大。

就在這時,裁判的聲音打斷了林銘的思考。

「第三場,林銘對碧庭花!」

林銘抬起頭,正好與碧庭花的目光對上,此時,碧庭花的一張臉笑得如他的名字一樣燦爛。 林銘與碧庭花的一戰,又是一場重量級比賽,這意味著七組全勝的選手又要少一人了。//.//

這一戰引起了極大的關注,不單因為林銘實力驚人,也是因為這一戰關係到三十六國第一人到底花落誰家。

之前靜嬋玉完勝紫玲,直接將靜嬋玉的奪三十六國第一人的賠率壓縮到一比一點一,他哥哥靜嬋石的奪冠賠率也連帶著降到一比一點三。

這一下,讓那些之前沒有買敬嬋雙子的武者大為懊悔,而那些已經買了的人則喜笑顏開。

一比一點一的賠率,幾乎掙不到什麼錢了,可是即便如此,依然有不少人買靜嬋玉。

而林銘的賠率也相應的升高到了一比六,雖然他是奪冠第三熱門,但是與敬嬋雙子在賠率方面的差距實在有點大。

這一次,林銘與碧庭花一戰,是一場極為重要的戰鬥,很大程度上可以預測到將來三十六國第一的頭銜到底歸誰所有。

碧庭花的實力毫無疑問要超過紫玲,至於他與靜嬋玉誰強誰弱,多半人還是支持靜嬋玉,如果林銘贏不了碧庭花的話,基本上失去了角逐三十六國第一的資格。

可是林銘的修為才鍛骨巔峰,碧庭花的修為卻是凝脈後期,相差將近一個境界,真的能贏么?

別說一般觀眾不看好林銘,連秦杏軒自己都不敢肯定。

「林銘,這一戰我等了好久了呀,小組賽跟你錯過了真是可惜。」碧庭花一張臉本來就有些女性化,此時更是笑得如同一朵盛開的雛菊。他眯起眼睛看了一眼台下的秦杏軒,嘖嘖道:「你的小女伴好像很希望你能贏,不過我很樂意讓她失望。」

「小組賽與你錯過了我也覺得很可惜,至於我的朋友。放心,她不會失望的。」林銘想贏碧庭花自然沒有問題,可是能否用輪迴武意贏碧庭花,林銘卻心中沒底。

此言一出,台下的觀眾們紛紛無語,這林銘可真夠自信的。

碧庭花可是本屆幻宗排名前三的核心弟子,修為凝脈後期,真正戰力比起半步後天的高手也毫不遜色。

此次總宗會武。碧庭花極有可能衝擊前二十。而至於林銘,倚仗的只有他詭異的靈魂攻擊,有方啟、靜嬋玉、碧庭花三人在前,大多數人不看好他進入第一梯隊。

碧庭花哈哈大笑起來,「很有自信啊,很不幸的告訴你。我也會靈魂攻擊,不知是你的靈魂攻擊弱呢?還是我的靈魂攻擊強呢?」

「本來我也不確定,不過看你這個狀態。我的把握倒是大了幾分。」

「哼,不知所謂!」隨著碧庭花一聲冷哼,周圍的場景頓時轉換。觀眾全部消失了,林銘和碧庭花兩人站在了一片無邊無際的原野中,腳下是柔軟的草地,野花點點,芳草萋萋。

「我幻宗的幻境。配合靈魂攻擊,我看你如何來擋!」

幻術攻擊,本身也是靈魂攻擊的一種,可殺人於無形。

施術者創造出獨立的幻境空間,在幻境空間中,施術者本身就是近乎於神的存在,可以觀想出種種東西,滅殺掉幻境空間中的目標。

而被困在幻境空間中的武者,一旦以為自己死了,那麼也就是真的死了,幻術一樣能夠殺人,普通招式通過破壞人的肉體達到殺人的目的,而幻術攻擊卻可以直接滅殺掉人的靈魂。

「死吧!」

碧庭花一聲大喝,在他背後,出現了一條美女蛇,美女蛇上身赤裸,近乎完美的身材,容貌艷絕人寰,而下身則是蟒蛇的身體。

「死在美女蛇的腹中,也算是便宜你了!去,吃了他!」

碧庭花意念一動,美女蛇嘴角露出一絲嫵媚的笑容,原本盤在地上的身體猛然綳直,她瞬間如同箭矢一般彈射出去。

「嗄!」美女蛇發出一聲低沉的吼叫,櫻桃紅唇猛然張開,這一張,從嘴角開咧到耳後根,露出了嘴中一口尖利的牙齒,原本美麗的容顏,瞬間變得猙獰可怖。

嫁之一笑

幻境與靈魂之間的戰鬥,其實是林銘最喜歡的,這些日子他一直在參悟輪迴武意,有這樣的戰鬥機會,他當然不會錯過。

雙眼閉上,再張開,林銘的眼睛中已經失去了瞳仁,變成了黑色的漩渦。


輪迴武意爆發,漩渦倒卷,整個幻境草原掀起了黑色風暴。

草葉花瓣被風暴撕碎,繼而被連根拔起,大量的土石被絞到空中,那條美女蛇也被絞進了風暴之中,慘叫連連,頃刻之間便被撕碎。

「嗯?你的眼睛!」

碧庭花剛有這個反應,只覺得大腦一震,無數的幻象湧進來大腦,他的精神之海瞬間幾乎失守。

「轟!」

草原幻境崩碎了,在無盡的漩渦下化成虛無,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無邊無際的黑色空間,頭頂上是無數燦爛繁星,腳下是嶙峋的黑色岩石。

「死吧!」

林銘眼睛精光一閃,黑色漩渦落在碧庭花身體之中,將他徹底撕碎!

然而,身體粉碎的碧庭花,卻化成了無數的黑色蝴蝶,撲簌簌的四散飛去……

「嗯?」

林銘心中一凜,這個碧庭花還真是難纏。

成百上千的黑色蝴蝶,布滿了天空,幾息之後,它們一同向林銘撲了過來,在撲殺的過程中,蝴蝶化成了鷹隼,鋒利的爪子寒光森森。

「噗噗噗!」

鷹隼如沒有實質一般沒入林銘的身體,直撲他的精神之海,那一時間,林銘的精神之海上空已經被無數的鷹隼遮蔽了。

「滾!」

林銘瞳仁中雷霆閃動,紫色閃電在他精神之海內爆發開來,一條巨大的紫色雷蛟在雲海中穿進穿出,雷霆滾滾,如柱子一般粗大閃電布滿了天空,鷹隼被雷霆擊中,頓時慘叫連連,黑羽漫天飛舞,轉瞬在雷霆之中化為灰燼。

雷霆之力,最克制鬼怪虛妄之物,這些幻境攻擊,根本傷不了林銘的精神之海分毫。

「嗯?布滿紫色雷霆的精神之海?」

碧庭花心中大驚,這簡直是一種靈魂上的絕對防禦,除非修為相差太大,否則誰也別想憑藉靈魂攻擊擊碎林銘的精神之海。

雷系武者,雷霆之力充斥在真元之中,如果雷霆之力與真元的融合度能達到六成,就已經十分不錯了,這是四品雷霆契合度,有極大的實戰意義。

達到九成,為五品雷霆契合度,這是天才。

達到十成,為五品上等雷霆契合度,是為妖孽!

超過十成,雷霆之力不但融合在真元之中,而且還會進入武者的肉身,達到雷霆淬體的地步,一招一式,舉手投足之間,都有雷霆閃動,這就是六品契合度。

雷霆之力和肉體的融合度越高,也代表著雷霆契合度越高。

六品上等契合度便是碧庭花所知的極限,可是他還從來沒聽說過雷霆之力能夠進入精神之海,這是雷電契合度達到了多高,才能在達到這種地步?

難道是七品?

如果真是七品的話,林銘根本不需要施展靈魂攻擊,光是用出雷霆之力就能擊敗我了吧……

這不可能!

要麼是我理解的不對,要麼這小子通過什麼秘法做到了這一點。

碧庭花這樣安慰著自己,但是心中不可避免的產生了一股懼意,他的主要攻擊手段就是幻術攻擊,如果根本奈何不了對方的精神之海,那對方已經立於不敗之地。

靈魂力的對決,瞬息萬變,一旦心靈產生懼意,那就是極大的破綻,感知力敏銳的林銘,一瞬間捕捉到了碧庭花精神之海防禦層的縫隙,輪迴武意爆發!

……

「有沒有搞錯,我上廁所都回來了,這兩個人怎麼還站在台上一動不動?還比不比了!」


「你白痴啊,比賽早就開始了,從剛才一直到現在,他們兩個人都在幻術對決!」

「什麼?」說話的武者是來自修武家族的,對七玄谷的幻術攻擊完全不了解。

「七玄谷幻宗,有幻攻和幻滅兩個流派,之前我們看到的紫玲是幻攻流派的,攻擊肉體,現在的這個碧庭花是幻滅流派的,滅殺靈魂,那個林銘也正好是靈魂攻擊的,所以兩個人就這麼站著了,別看他們站著一動不動,其實對決過程極為兇險,弄不好就成了白痴了。」

「狗屁的幻術對決,我什麼都看不到,一點意思都沒。」

那來自修武家族的武者說完,拍拍屁股走了,反正他已經被淘汰了,哪邊的戰況激烈,他就去看哪邊,誰贏誰輸,誰強誰弱他都不用關心。

不過並不是每個人都如那武者一樣,只會看熱鬧,在場的不少人都是幻宗弟子,也是幻滅流派的行家,他們專門來看這場靈魂力的極限對決。

碧庭花雖然不是幻宗年輕一代最強的弟子,但是他專攻幻滅流,在幻境攻擊和靈魂攻擊方面的造詣已經趨近於幻宗年輕一代的最高水平。

可以說,林銘與碧庭花的靈魂力對決,象徵著林銘與七玄谷幻滅流年輕一代第一人的對決,如果碧庭花輸了,整個七玄谷年輕一代,無人能在靈魂力的造詣上超過林銘。

這對幻宗來說絕對是一件讓他們抬不起頭來的事情。

擁有最好的功法,最好的師父,從小吃著靈谷靈糧長大,各種資源都任選任用,最終卻輸給了一個鄉下武者,實在說不過去。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 在幻境空間之中,如潮水一般的輪迴武意,瘋狂的湧向碧庭花,因為之前的一瞬間猶豫,碧庭花的心靈產生了一絲破綻,被林銘抓住機會,窮追猛打。

「轟!」

無數幻象湧入碧庭花的腦海,碧庭花被絞入了百世輪迴的漩渦。

靈魂力之間的對決,瞬息萬變,最為兇險,一招錯,滿盤輸,所幸論靈魂力的運用技巧,碧庭花要比林銘強得多,雖然因為剛才的破綻讓他陷入了被動挨打的局面,但他用靈魂力防守技能固守精神之海,也能勉強支撐。

兩人越拼越狠,林銘憑藉著精神之海的紫蛟神雷,只攻不守,招招全力以赴,有雷霆之力保護精神之海,他幾乎立於不敗之地。

而碧庭花則險象環生,幻宗的功法,比起林銘在巫神聖地頂層百世輪迴中領悟的輪迴武意來,自然完全沒有可比性。

也就是憑著他在幻宗修行多年積累下來的底子,才勉強支撐下來。

精神力急劇消耗,擂台上站著的碧庭花面色蒼白沒有一分血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