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整挨了幾分鐘,終於,一個火暴脾氣的五重境丹師生氣了,一腳就把一個空境二重境的倒霉蛋踢進了死門。這傢伙,明擺著欺軟怕強了。

那個倒霉蛋慘叫了一聲飛了進去,好像沖開了一道黑色水波樣起了一道漣漪,那傢伙無聲的就進去了。進去后並沒有什麼聲音發出來。

一見貌似死門不錯,有些傢伙忍不住了蜂湧而入了。但是。還是有幾個傢伙反其道而行進了生門。

生死由命,富貴在天,唐春拿出以前奶母給的卦皮臨時頭給兩個門佔了一卦。

不過,兩個門倒是顯示了出來。只不過,一片模糊,卦像不明。

不過,就在這時候。唐春戒指空間中的那塊木頭墓碑居然動了動。頓時,墓碑顯得更為黑氣環繞。

黑氣代表毀滅,死門,好。走死門了。唐春再沒猶豫。一腳跨入了『死門』。

裡面黑沉沉的,伸手不見五指。唐春全力摧動龍眸也僅能看到十幾米的距離。

小心的往前摸索著前進。旁邊突然風聲一動,一道劍光無聲的掠過。唐春伸指一夾,一片柳葉劍夾在了手中還在抖動著。

一個空境四重境貼在壁上的丹師一臉震駭的看著唐春。一臉的不敢相信的露出了恐懼神情來。

「你不是喜歡劍嗎?那就自己玩著吧。」唐春一甩劍還給了那傢伙。

那傢伙儘管全力防護。但是。跟唐老大差距過於懸殊。哧啦一聲,接著就是一聲慘叫。那傢伙雙腿給唐老大兩劍刺穿。

「我唐春從來好心,善良。是不會要你命的,這個給我就是了。」唐春冷酷的說著,一把就把丹師脖頸上的通令牌給摘走了。

頓時,咔嚓一聲,失去了重力減弱的牌子,那丹師在憤怒中咔嚓一聲給墓中重力壓得趴在了地下像只可憐的哈巴狗兒一樣的蠕動著。

「救救我……」那傢伙伸手喊著,唐老大頭也沒回繼續往前進。

剛走了二百米左右,呯呯啪啪的雜亂的聲音響起,發現五個丹師正在瘋搶一個金燦燦的鼎爐子。

龍眸一掃,就是唐春也暗暗吃驚。這鼎爐它娘的居然達到了玄階優品。對於丹師來講,一個好的鼎爐也是好寶貝,難怪幾個傢伙在瘋狂的搶奪。

不對了,這鼎爐怎麼好像透明的似的。唐春突然一驚,因為,剛才一個丹師伸手搶到了鼎爐。


可是手卻是一把就透過了鼎爐。而幾個丹師都限入了瘋狂之中,絲毫沒覺察到這一反常狀況。

幻覺!好厲害的幻術!唐老大倒吸了一口涼氣,趕緊消除貪念守住本心。

龍眸細掃著,發現在現場空間之中瀰漫著一股子濃濃的藥味兒。而藥味兒的源頭就在頭頂一塊紅色的石頭裡傳出來的。

裡面應該有一顆紅得賽火的丹藥,應該是可以致人迷幻的丹藥了。而且,唐春從此丹里聞到了一絲仙氣味兒。

難道是仙丹?迷幻類的仙丹?唐春的貪念又上來了,如果能搞到手的話到時緊急情況下爆開沒準兒能把八重境的高手都給迷住了。唐老大決定要把迷幻仙丹搞到手。

這傢伙一指彈去,頓時,感覺那鼎爐給一彈就飛向了仙丹所在之處。幾個『瘋子』撲了上去。離迷丹越近迷幻之力肯定就越強。

果不其然,僅僅幾秒鐘,撲得最近的傢伙自個兒就倒下去了。

「哈哈,寶鼎是我的了。」第二個倒霉蛋狂笑著,結果跟第一個一樣,倒下了。

第三個,第四個,最後一個也倒下了。這些傢伙並沒有致命,只不過好像暈睡過去了似的。

唐春此刻才現身了,第一個動作就是把五個空間袋給摘下來塞進了戒指空間。

「不好意思,為了朱雀宗,我只是在『拾荒』罷了。」唐春自嘲似的吶吶著。

一道電能擊了過去,噼啪一聲,仙丹外層的保護岩壁給劈得裂開了。

頓時,一道紅色瑩光冒騰而出。那紅色光彩好像幻影一般往唐春撲擊而來。這仙丹外的葯氣居然能化開為一條紅鱗大蟒攻擊,的確好貨色。

唐春頓時感覺有種眩暈的感覺,太強大了。這貨想到了天武城時李丹師那裡順來的天心草。此草居有強烈的鎮定心神的作用。

當時也來不及煉製出清心的丹藥了,唐春乾脆一把抓出草來扯了一片葉子塞嘴裡嚼了起來。頓時,一股清涼透遍全身,大腦一振,清醒了不少。

一看,哪裡有什麼巨蟒,那也是一種迷幻的幻覺。唐春強大的龍眸鎖定了紅色的迷幻仙丹。

往前一罩,綠意天生鼎反扣過去一吸。咔嚓一聲,終於把仙丹給吸進了鼎里封裝了起來。

頓時,現場所有迷幻影光消失。

不過,唐老大深吸了好幾口氣才擦了一把汗,好險。唐春知道,要不是有強大的龍眸,光憑天心草是不可能能剋制得住這顆半仙丹的。應該只能說是含有一半仙能量的半仙丹。

而地下的幾個丹師有蘇醒的跡象,唐春也不理他們,繼續往前進。

前行了二百米左右,前方雖說還是黑沉沉的。但是。唐春聞到了一股子不同樣的氣味兒。

這傢伙趕緊閉住了呼吸。但是。不久,發現罩在身體外的真力罩上居然染上了一層黑麻麻的怪異東西。

而且,黑色濃霧中的地道上躺著幾具乾癟的屍體。死的年成不淺了,剛死的倒沒發現。

唐春發現。那些黑麻之物居然像是蟲子一般能啃食掉自己那強大的真力防護罩。

這些傢伙好像嚼糖豆似的。而且。啃食進真力罩後塵埃樣的黑色蟲子居然比先前漲大了一些。

毒!

唐春腦子裡跳出這個字來,發現這些毒蟲真是無所不能似的。

這貨趕緊從身體內逼出一點雷火來透了出去。不過,下一刻。令唐老大跌掉眼球的就是這些蟲子居然不怕含有一絲仙雷的火。

一個個連仙雷之火都在吞噬,而且,貌似吞噬過後還在長大似的。這仙雷居然成了他們的營養品,尼瑪,這還了得。

雷火不行來電擊,還是沒用。這貨又趕緊整出了冰封九天尺來加強了身體防護。

更令唐春震驚的就是。那般凍結情況下這些蟲子居然不怕冰寒。連極寒之冰都啃得斯斯作響。

啥蟲啊,這般厲害?

如果任由他們啃食下去,那自己估計難逃厄運。

估計屍骨無存,連骨頭都得給這些可怕的蟲子啃食光光。唐老大感覺到了空前的危機。

不過,這貨一瞧地下。心裡有點明悟了。因為,地下這些屍體雖說都乾癟了,但是,皮肉都還在。


為什麼這些蟲子不啃食皮肉呢?按眼前的狀況來講人的皮肉什麼滴都不能倖免的。

還沒拿出有效的對策之時護身罩子給啃透了,雷火電光都攻擊不了,唐老大有些束手無策了。

這些黑麻之蟲開始在龜甲衣上啃食了起來。龍眸之下發現,龜甲衣彷彿也難防禦住這些莫名毒蟲。

再不想出辦法老龜給的甲衣給啃食掉的話直接就碰上**了。

嗎滳,以毒攻毒,唐老大拚了。以前可是收集了一些吞天妹仔碟幼蟲。

現在該是用它們的時機了,這貨打開了瓶蓋倒出了這些細微的蟲子往身體上抹去。這吞天妹仔碟的幼蟲也是什麼都能啃的強悍主兒。

不過,唐老大身體中有銀輝倒是它們的剋星。

還真別說,效果是立竿見影。兩種毒蟲一碰在一起就展開了大戰,而老龜給的龜殼煉製成的甲衣上暫時成了它們的戰場。

唐老大倒像是一個無關的看客,眼巴巴看著兩類毒蟲在自己的甲衣上打了個你死我活。

而唐老大要作的就是時不時逼出一點精血來撒向蟲群上空飼養、激發這些妹仔蝶。

戰況很激烈啊,也不曉得這截洞道中有多少的此類毒蟲。

反正唐老大感覺有些快脫力時終於發現那些蟲子沒有了,好像給妹仔蝶啃食乾淨了。

而唐春發現,自己養的妹仔蝶一隻只居然身體上居然泛顯出一點點金色光輝來。

而且,居然在龜甲衣上睡著了。不久,一隻只微細的蟲子身上罩上了一層蛋殼。

貌似有進化的趨勢。唐春小心的收起這些妹仔蝶。此一刻起,唐春決定要培養壯大它們,建設一支妹仔蝶蟲族大軍。

方法的話唐春還得請教一下妹仔蝶的仇敵紅河蛛族的蛛古力。

在北都秘境時只是覺得好玩才收集了母蝶身邊最核心的小仔蝶。現在想不到居然派上用場了。

毒蟲一去,洞道里頓時顯得明亮了許多。因為,失去了毒霧。(未完待續。。) 唐春發現,地下躺著的幾具屍體上的空間袋居然還在。拿手中看了看,發現裡面的好貨還真不少。

靈石、藥材甚至鼎爐一應俱全。也不曉得這些倒霉蛋是哪個門派的強者,很有可能是以前進入半仙園的丹師們。其死的年成不下幾千年了。

不過,唐春並沒有發現先前給迷幻仙丹迷暈的那些丹師的身影。

難道這裡看似一條道,其實又不同一條道。而且,此毒如此厲害,自己有妹仔蝶才得以倖免。如果先前有一起進來的丹師路過肯定得死在這裡了。

這說明他們走了另一條道。唐春想到了以前在大虞皇朝那座神秘的古墓,高手的布置果然不同凡想。令人摸不著頭腦。

既然有毒蟲那就得找到毒源,唐春並沒有急著趕路。而是龍眸發散開去掃描著。終於發現地下有古怪。劍出,往地下挖去。

不久,一朵黑色蘑菇樣的藥草冒出頭來。唐春放出一點妹仔蝶試了試,果然,妹仔蝶們興奮了起來。

雖說不曉得這是什麼毒蘑菇,但是,妹仔蝶肯定能接受,也許對它們來講不是大補之物。唐春小心的收起了毒蘑菇。

尋思著回去后是不是也研製幾顆毒丹、迷幻丹藥之類的玩意兒玩玩。

幹完一切,唐春繼續前進。

連續拐了九九八十一道彎又停了下來。因為,前方發現兩個傢伙。一個就是神冰宮的柳言,另一個就是天聖盟的玉葉丹師。

這兩位貌似還是臨時頭搭夥組成的尋寶小分隊。不過,此刻這兩個傢伙貌似很輕鬆。


正分別坐在一個石頭上聊天打屁著。這一男一女在這幽黑的洞里倒有點談情說愛的架勢。

「嗯?你居然也能進來?」柳言一看到唐春,吃了一驚。

因為,先前在墓地上面時唐春是幻化成另外一個年輕人,自從進入半仙園后柳言還是第一次看到唐春。

「你們能進來小爺也照樣子能進來,這有啥奇怪?」唐春冷笑道。

「你才空境三重,不可能能進來的。」柳言哼道。

「小爺就進來了怎麼滴,兩位,還不走坐這裡談情說愛啊?」唐春調侃道。

「呵呵,走累了坐下來歇一下也好。你看。這裡的主人安排得很妥當。還有石凳子給我們坐。要不。你也坐下來先休息一陣子。下邊估計會越來越兇險的,休息一下補充力氣。」玉葉還是位老美人,雖說看上去四十齣頭樣子,但高手就有一種別樣的風韻之美。

唐春發現。還真別說。不遠處還有一條圓溜溜的石凳子就擱在過道上。唐春並沒有立即就走過去。尋思著玉葉這女人不會這麼好心吧?


龍眸探出刺探過去,頓時心裡有些明悟了。貌似兩個傢伙並沒有他們表面上看去的這麼輕鬆。

兩個傢伙隨時都在逼出真力往凳子里而去。兩位的額角上好像都有汗珠子冒出來了。

這凳子有古怪。

難道被禁錮啦?龍眸化成一根魂針往空著的那個凳子一刺,轟地一聲。一股灼熱沿著精神力細針瞬間就到了唐春的眼眸上。

唐春趕緊想制止。不過,那股灼熱太強大了。

灼熱立即進了泥丸宮中直奔旋渦狀彗星帶而去。同時,一股可怕的意念居然融於灼熱之中傳入了唐春腦海之中,道——小子,既然能進來那說明你有些火候,那就替本尊鎮守住第三號火眼吧。

一傳導完,那股意念直奔輪迴漩渦而去。唐春能感覺到,那股意念雖說僅有一點,但強大得令人顫慄。唐春甚至感覺魂魄都在抖瑟,這是一種不可力敵的意念。

嗯?

那道意念一進入唐春的彗星帶旋渦之後居然訝然了一聲。接著,傳來一道憤怒的哼聲道:「小子,你這是什麼?」


「前輩是葛機子吧,為什麼要欺負後輩。你可是半仙境強者。」唐春冷笑道,自己的旋渦彗星是無敵的存在,唐老大放下了心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