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擊,卻比那守護水晶人『詭異』的多。

「叱!」疾速而馳,怪鹿雙目粼粼閃爍,直yu至林風於死地。

嘩!林風頓移。

天賦黑霧,隨之凝現。

綠se光彈攻擊速度雖快,但林風一則早有準備,二則黑霧的出現,完全減緩光彈速度。

身體一退一挪,林風未有半分慌張,神se平靜中那綠se光彈已是拂面而過,近乎咫尺的距離卻是相差甚遠。林風眼眸霎時璀璨亮起,ru白se的舜皇罡氣凝現,第二層第七重的威力轟然爆發。

「踏!」右腳一蹬,林風直竄而出。

瞬時間,便是反守為攻!

或許落在未入綠煙境前,這頭擁有星海級五階實力的怪鹿,能給自己造成極大麻煩。


但現在……

「太弱。」林風輕道。

黑霧中,林風的身形變的極是詭秘,彷如幽靈一般。反之那怪鹿卻是深陷泥潭,速度完全受制。事實上以林風的實力,哪怕未釋放黑霧,單單依靠現在的身體,速度便已能甩開怪鹿!

要知道,林風現在雖是星海級四階,但身體,近乎星海級六階!

完全不可同ri而語。

「死。」林風淡喝。

燼魔槍在黑暗中刺出,如死神的鐮刀,轟然落下。

火紅的槍身,沒有任何阻力的穿過怪鹿身體,霎然間力量完全爆發。

蓬!怪鹿直接被轟成碎末。

「嘩!」彷如水汽蒸發般,怪鹿瞬間便是消失。

而此時,一塊古怪形狀的青綠se玉石出現在半空中,閃爍著淡淡光澤。

林風輕『噢』了一聲,伸手抓過玉石。感悟著那奇特的能量,湧起分好奇之se。然而左看右看,卻看不出有半分端倪,卻不知這塊青綠se玉石到底有何用處。

「似乎和第三秘境有關。」林風心道。

然而卻沒有半分線索,未知這塊玉石藏著什麼秘密。

再是細細觀察一分,除了蘊含著那淡淡的奇特能量外。再也感覺不到其它特殊。

「唔……」

「到時再看。」

林風搖搖頭,並未在這個問題上太糾結。

儘管不知道這第三秘境有何奧妙,但顯然,並非自己守株待兔所能知曉。

「再去其它地方看一看。」林風目光炯然。

線索,是找出來的!

……

另一側,烈虎身背著方天畫戟,神se傲然。

「真是麻煩,一邊找鑰匙一邊還得找那少爺。」烈虎碎碎念道。

進入綠煙秘境,除了這次多了殺死林風的任務外。每一次烈虎還得充當『保鏢』的角se,保護呂豹。畢竟和第一、第二秘境不同,第三秘境是具有相當危險xing,一個不小心,死亡那是很正常之事。

「運氣也差,大半天才找到一把鑰匙。」烈虎心忖道,「不知什麼時候才能湊齊。」

嗖!烈虎彷如一道颶風劃過,速度極快。

「要快點了。」

「等到完全進入第三秘境。範圍越來越大,再要找人……」

「可就沒那麼容易。」

烈虎神se凝然。相比林風,他對第三秘境卻是熟悉的很,對這裡的『規矩』更是了如指掌。

畢竟,幾次進入綠煙秘境,烈虎早已是老手。



離林風不遠處,一個鷹目青年正疾馳飛行。

消瘦的臉龐。倒豎的頭髮,身著一件短袖空袍,將凝實的肌肉迸現而出。

jing銳比武大會去年的四強,今年的十強

虎咆!

當ri在預賽時,和林風曾有一面之緣。

雖然彼此同在6號區。但分組中兩人卻並未任何碰面。

儘管賽前虎咆曾被認為能進最後決賽,甚至有擊敗上屆冠軍白神的可能。但因為紀夏的橫空出世,虎咆最終敗在紀夏手裡,別說最後的決賽,連四強都未能進入,讓人跌破眼鏡。

但……

他的實力,依然讓人嘖嘖稱嘆。

「這一次在修鍊境中,我的實力大進。」

「可惡!若是一個多月前便有現在的實力,那該多好!」

虎咆握著拳,眼中帶著分惱怒。

jing銳比武大會的那場失敗,至今讓他難忘。

「現在我也有星海級四階,星力三檔!」


「而且剛剛領悟的刀法極強,就算未有地階的攻擊力,起碼也是人階上品!」

「若再遇到紀夏,我絕對能擊敗他!」

虎咆雙目jing光粼粼,實力的極速增長讓他自信爆棚。

恨不得時光倒流,能和紀夏再戰一場!

「這裡,是我的機會。」虎咆神se盎然,暗道,「倘若能取得什麼寶物,又或是一把好的兵器,我的實力定能再上一層台階。那白神不就靠著在這裡撿的一個靈寶么,哼。」虎咆眼中充滿不屑。

「而若是取得極品的心法秘籍,族長也會有相當不錯的嘉獎。」

虎咆心中想著,直感興奮難耐。


對他來說,這第三秘境,是他崛起的大好機會!

「去年沒撈到什麼寶貝,今年我應該沒那麼倒霉了。」虎咆磨了磨牙,鬥志昂然。

正是心忖間,倏地

「咦?!那不是……」虎咆楞了楞,望著不遠處。

此時一個熟悉的身影正是遠遠和他對視,彼此的臉上無不充斥著一分訝然。

林風!



(下午出去了趟,回來晚了,先上一章,還有兩章。)(未完待續。) ()「是他。」林風目光灼灼。

老早便已感應到一股氣息,似曾相似。

卻沒想到竟會是一同進入綠煙秘境的武者,無論是第一秘境還是第二秘境,自己都在一個duli空間。然而在第三秘境,卻彷彿進入一個共通的世界,這其中……

「定有奧妙。」林風心忖。

眼前的虎咆自己當然認得,jing銳比武大會的十強之一。

當ri預賽6號區中,實力最強的便是他。

印象,如何能不深刻。

「等等,他好像叫……」林風神se微變,雙眸頓時綻亮,「虎咆!」

「按方霓所言,呂家此次會對我狠下殺手的武者,名為烈虎!烈虎死士團的隊長,年輕一輩的最強者!」林風眼中閃爍著一分淡淡jing芒,「虎咆,烈虎,莫非…是同一個人?」..

心中沉然落定,林風卻是多了一分jing惕。

望著虎咆的神情,有著些許變化。

眼前這人,極有可能是

敵人!



四目對視,兩人心中『各懷鬼胎』。

虎咆腦海中正是天人交戰,神se不斷變化。

「族長當ri交代烈虎,倘若擊殺林文……」虎咆眼眸灼灼,那ri他同樣在場,族長呂聹這個任務是交給烈虎的。任務報酬對烈虎來說只能算是普通,但對他來說,那是相當的可觀!

「拼不拼?!」虎咆心中很猶豫。

倘若擊殺林風,獲得這個任務報酬的便是他!

但……

「傳言林文擊敗紀夏,是子虛烏有,還是真有其事?」

「林文的實力,真有那麼強么?」

虎咆輕咬嘴唇,心中閃過幾分懷疑。

預賽時。林風的實力他看在眼裡,並未如傳聞中那般的強大。

至於擊殺紀夏……

他是抱著懷疑的心,並不相信。

「我什麼時候變的那麼膽小了!」虎咆右拳一緊,眼神頓顯厲光,「當ri的雄心壯志去哪了?在呂家潛修的這段ri子,都被磨滅了么!畏畏縮縮成何大事。就算這林文能擊敗紀夏又如何!現在的我,同樣能夠擊敗紀夏!」

虎咆眼眸寒芒四she。



「果然。」林風心頭一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