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了一點鹽末,江子涯美美的喝着野菜魚湯,倒是把胡圖等三人饞了夠嗆,所以還沒到午餐點,這三個傢伙就開始叫外賣。

吃飽喝足,拱出一身熱汗,江子涯用地上的乾草擦拭身上的汗液,避免迎風,再次感冒。

弄完這一切,他纔開始再次踏上行程,辨別方向,與河流逆向一致,這才大踏步而去。

有了柴刀和工兵鏟,豪不誇張的說,就是遇見了灰熊,他也敢硬剛。

尤其這工兵鏟,是經過改裝的寶貝,多了一節手柄,可以擰到原本的長柄上,使工兵鏟的總長度達到一米七八。

這裏的熱帶雨林植物遠不如之前那般茂密,地上的泥土大多時候都可以看得見。

隨着氣溫上升,樹林裏的蒸發量開始增大,那些原本有些泥濘潮溼的泥土,顏色正在很明顯的逐漸變淺。

江子涯儘量躲避那些膝蓋高的柔嫩植物,因爲這些地方,最有可能盤踞着毒蛇或者惡蟲。即便如此,他還是走的小心翼翼,因爲頭頂上方的樹上,也經常會有毒蛇存在。

只是,作爲毒蛇,它們的毒液相對於自身來說,是非常珍貴的,好像江子涯這麼大個頭,不能作爲食物的傢伙,它們是不會主動攻擊的,只要你別碰到它們。

他在動物走出來的象徵意義的山路上,沿着北向略微增快了一些速度。同時在不影響判斷的情況下,有一句沒一句的和紅顏聊天,回答一些網友的問題。

早在之前的廣告上面,他基本已經回本買斷自己和壬晴兒手機直播間獨播線路的成本,現在的打賞還有紅顏的付費問題專欄,則就是他們這一波的純利潤。

據紅顏所言,壬晴兒那面的線路打賞很多,比江子涯的線路多了三分之一。這很正常,因爲壬晴兒長得好看,又是爲數不多的女探險者,自然更容易吸引大量的眼球。

但是,紅顏這面的付費問題專欄,則把相差的三分之一打賞追了回來,並且暫時領先。

江子涯倒是沒所謂,他和紅顏是五五分賬,和壬晴兒,胡婷是三一三十一,哪面賺錢,他都開心。

他此時正和紅顏聊着天,卻猛地一個急剎車,停住了腳步。並且在那一瞬間屏住呼吸,柴刀和工兵鏟十字交叉護在胸前,眼神謹慎的盯着前方。

紅顏和一衆網友看到這一幕,不由得受到他的影響,也都楞了一下,用眼睛仔細看着視頻,企圖發現什麼。

“怎麼了?有危險嗎?”

“咦?我什麼也沒看到啊?”

“是啊,按理說我們看到的畫面要比選手廣闊,可是我沒發現危險的動物啊!”

“有豪沒?趕緊問個!”

這話說完,立馬來了一個禮物的小浪潮。有問問題的大禮,還有一些小禮物,大家都在湊這個熱鬧。

江子涯身體一直沒動,保持停住時候的姿勢,他聲音很小的回答道:“你們看看我身前,大概五米處,有什麼東西?”

大家仔細瞄過去,有眼尖的,立馬說道:

“枯木,前面不遠有一截枯木!”

Www¤tt kan¤C〇

“枯木?別鬧,你看二十四號害怕的樣子,肯定不會是因爲木頭!”

“那本來就不是木頭,你們仔細看,上面有反光,應該有鱗片,怕不是一條鱷魚吧?”

“我擦,大西雙熱帶雨林裏,還有野生鱷魚嗎?”

“嗯,據說有,看來應該是鱷魚無疑了!”

江子涯沒有說話,他全神貫注在那截枯木般的東西上。

這個大傢伙,怕不是有兩米五六的長度,身上疙瘩溜秋的,形狀和模樣很像是鱷魚。但是細看一會之後,江子涯長舒了一口氣,笑道:

“哎呦喂,真特麼嚇死我了,不是鱷魚,虛驚一場!”

網友觀衆聽到江子涯的話,都不由的紛紛彈幕,有些人迫不及待的刷禮物,開始提問題。

“那不是鱷魚?那是什麼?”

“對啊,我看着,那就是鱷魚,兩米多長,我的天啊!”

江子涯笑道:

“絕對不是鱷魚,你們看它趴在地上的腦袋,比較圓,是鼓起來的,鱷魚的腦袋不是這樣的,是扁平的形狀。

還有嘴巴,你們看我眼前的這條傢伙,嘴巴閉和,根本看不到牙齒。但是鱷魚可不會這樣,它們閉上嘴,也能看到灰白色的利牙。”

觀衆網友紛紛仔細看過去,果然如江子涯所言,這東西腦袋比較圓,而且閉嘴後,脣縫嚴實,根本看不到一點牙齒。

“那這到底是什麼啊?這麼大,一樣很危險吧?”

紅顏複述了網友的問題,江子涯搖了搖頭說道:

“這是大西雙雨林裏面特有的水巨蜥,也叫水蛤蚧,對了,還有個特牛逼的名字,叫五爪金龍,體型最大能長到三米多。”

紅顏擔心道:“不是鱷魚,這麼大的怪物,也很危險,快躲開吧,我看着害怕!”

江子涯笑道:

“沒事的,不用擔心,自然界總有一些怪異的事情存在,比如這水巨蜥是食肉的動物,兇猛兇殘,但是它們卻從不傷害人類,哪怕是從沒見過人類的水巨蜥,也對人類很友善,尤其是對人類的孩子,更是溫順的不得了。

你無法想象,它們這種行爲來自於什麼原因,是水巨蜥祖祖輩輩的教誨,還是深藏在動物腦海裏的遺傳記憶?要知道,動物雖然智慧未必如人類,但是在遺傳上,卻是得天獨厚的。

它們能夠出生就攜帶一部分祖先的記憶,不需要學習,就印在腦海裏……” 江子涯的話,充滿了神祕色彩的想象。

絕世藥神 一個沒見過人類的水巨蜥也能保持對人類的友善,這種原因如果歸咎到古老的記憶,那麼就必然存在一種可能,在很古老的年代,水巨蜥和人類曾有過親密的交集。

這種古老的情感,讓水巨蜥的傳說之中,有了人的存在,就如同人類從出生開始,就嚮往着天堂,美麗的仙女,帶來祥瑞的神仙。

人類沒見過神仙,沒去過天堂,但是卻能在腦海裏把這一切想象的惟妙惟肖,更奇特的是,每個人想象的,相差都不會太遠。

可能有人會說,那是因爲成長之中的教育,但是,可有人記得,自己是什麼時候知道天堂,知道神仙,知道那神祕的另一個世界?

是的,沒有人記得是哪一天知道的,似乎那記憶就在那裏,腦海之中有一扇門,推開來,就看到了那美麗的風景。

很多網友有竟開始幻象着,曾經的曾經,人類和水巨蜥到底一起經歷了什麼,凝聚了這麼深厚的情感,使得水巨蜥世代不忘,印進了基因之中。

那無疑是一個美麗,溫馨,感人的畫面,甚至有網友聯想到了大禹治水,猜測水巨蜥肯定是當時禹王的治水先鋒大隊。

當然了,僅僅是猜測,如果想要弄清楚這一切,要麼去穿越,要麼就要等待着被鎖的百分之八十基因之中,關於古老記憶的部分打開,我們才能知道真相。

(注:全世界至今爲止,無論野生還是家養寵物,尚無一例水巨蜥的傷人記錄,哪怕誤傷都沒有過,水巨蜥對於人類是小心翼翼的和善。PS:莫名感動!那可是同體型下完爆鱷魚的暴力存在!)

水巨蜥對於人類的友善,很少帶有恐懼,它們不怎麼怕人。

江子涯走到這個兩米多長的水巨蜥旁邊,仔細的看着它,同時它也看着眼前的人。

兩個生靈無聲的對望,江子涯緩緩蹲下來,用手觸摸它身上細密的鱗片,這個大傢伙只是象徵性的躲了躲,同時打哈欠似的,張了張嘴,露出一口鋒利的牙齒。

它的咬合力或許不如鱷魚,但是講真,一口咬斷人類的手腳,還是很輕鬆的事情。

單從搏殺角度來講,同體積大小的水巨蜥和鱷魚廝殺,水巨蜥將完勝鱷魚。

網友觀衆看江子涯撫摸那巨大水巨蜥的後背,不由的感覺身上直起雞皮疙瘩,在他們看來,這水巨蜥和鱷魚太像了,一想到手掌觸摸,就莫名的恐懼和噁心。

但是,他們是不瞭解水巨蜥的特性,那就是除了溫順,還很乾淨。

這種生物身上的細菌數量僅爲30個每平方釐米,是的你沒看錯,比人乾淨,所以小孩子和它親密接觸,都完全不需要擔心衛生問題。

對這友好的傢伙表達了自己的善意之後,江子涯沒有耽擱時間,跨過水巨蜥,繼續朝前趕路。

他很想把那隻巨大的水巨蜥帶回家去養着當寵物,但是奈何自己正在比賽。

今天是個大晴天,陽光明媚,加上這裏的樹林,多溫帶樹種,樹冠沒有那麼濃密,曬得江子涯身上發燙。

不過這正是他需要的,畢竟早晨的排打,僅僅是讓他恢復了活力,但是並不能保證體內的病毒清除乾淨,陽光卻是最好的天然殺毒工具。

日出的方向已經看不到層雲,這說明勐臘口那面的大雨應該已經停歇,不知道爲什麼,江子涯很惦記那些鱒魚是否溯源成功,但是可惜,他可能永遠也不會知道答案。

走到中午的時候,幸福降臨了。

河岸的砂石灘變得寬闊,足有四五米寬,上面只有少量的水草,偶爾會有亂石堆的出現,這簡直是江子涯進入雨林以來,走過的最舒服的路。

砂石灘旁邊的樹林裏,他找到了一顆香蕉樹,雖然果實還青澀,但是香蕉樹的內芯本身就是很好的食物。

能夠補充一定量的糖分和維生素C,尤其是能讓他的胃不感覺到空。

江子涯很裝叉的沒用柴刀砍樹,而是用拳頭。

連續幾個直拳,把香蕉樹打斷,引來直播間觀衆的一陣彈幕喝彩,裝叉成功+1.

吃了半根香蕉樹芯,江子涯繼續趕路,他可不想在大中午的浪費時間在生火上。

甚至於今晚,他也準備連夜趕路,這麼好的河灘,要是配合上還算像樣的月亮,走起路來不要太輕鬆。

不過,有了昨晚捕魚的教訓,他還是在路上,用長水草編了一個不大的草簍,這東西用來掏河水裏,草根下的小魚,效果是非常棒的,最起碼能保證江子涯天天可以喝上溫暖營養的魚湯。

趕路之際,他發現河邊向陽處,生長着很多艾蒿,草葉老嫩不一,他按照自己所瞭解,選取了和五月艾葉比較接近的老嫩,連桿收集起來,以草爲繩,就那麼捆在身後揹包上。

他一路向北,基本都是背後對着陽光,正好趁着趕路慢慢脫水。

今早的是熱感冒讓他心有餘悸,所以早早準備一些趁手的中草藥,幫助自己調理氣血代謝。

行至下午時分,砂石灘前面出現了一大片亂石陣。就和當初深城海岸線決賽的東西衝穿越路線一樣,巨石大小不一,嶙峋羅亂。

江子涯看了看亂石陣的長度,活動了一下筋骨,來了跑酷的興致。

主要也是亂石陣邊緣的山坡陡斜,切林木茂密,走起來還不如亂石陣舒服。

這次是他主動開對講,大聲道:“同志們,表演時間到,別錯過精彩鏡頭哈!給你們三十秒準備時間!灑家要起飛了!”

他這一吆喝還真管用,不但正在觀看比賽直播的人來了精神,還安利不少朋友來看熱鬧。

紅顏知道江子涯的跑酷功力,當下也來了興致,主持人似的大聲道:“同志們,二十四號準備原始雨林的跑酷表演,大家千萬不要錯過哦!”

人美聲甜,比江子涯的宣傳效果好多了。

三十秒後,江子涯也熱身完畢,就見他右腳一蹬,整個身體斜着衝出去,助跑了幾十米,“蹭”的一下,竄到了一塊足有兩米多高的巨石上。

他的臨場反應神速,攀到巨石上的同時,就瞄準了下一個落點。

於是大家看到的,幾乎就是完全連貫的畫面,如同編排好的表演。

巨石上一個空翻,飄然落在一塊圓石上,然後身體不停頓,藉着慣性,跨步跳起,雙腳斜着蹬在一塊巨大如牆壁的石頭上,連走五六步,正好走到邊緣。

當下一拱腰,雙手向前,一個撲跌技,身體在一塊石頭上滾了一圈,站起身來,一個側空翻,落在了臨近的石頭上。

不得不說,這動作太帥酷,電視機前還有觀看網絡直播的觀衆甚至忍不住叫好,呼和起來。

紅顏的直播間裏,彈幕禮物已經停不下來,密密麻麻,目不暇接。

“我去,這大哥可以去演十三街區了!”

“二十四號的腹肌好帥啊,需要男朋友嗎?”

“噗!嚇得我六點半!樓上要不要這麼直接!”

“啊!!! 婚婚欲醉:總裁的獨家影后 我也要鍛鍊身體,我也要這樣帥酷!何愁美女木有!”

“懸賞二十四號聯繫方式,WX扣扣,電話號碼均可……”

紅顏美的合不攏嘴,一直標榜的性感嘴脣,現在咧的有點大。

所謂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又言NO作NO DIE。

這句話正好在江子涯的身上應驗了。

他身如流星,裝逼的施展各種高難度動作,心裏那個得意,可是就在他騰空再次躍起的時候,電石火光之間,覺得下一個落點的石頭有點怪,很怪異。

“特麼?石頭動了……” 雖然量子物理和超弦物理已經證明,這世間的一切都只不過是能量的波動,不同的波動形成不同的物體假象。

而意識是造就這一切的最根本最原始的能量,因爲只有意識才能夠確定亦或是否定。 惡少的桃花劫 (詳見薛定諤之喵!)

儘管如此,江子涯還是無法接受一塊石頭活了,尤其是還有一張半藏在水裏,有着一口裏倒歪斜的密集尖牙的大傢伙。

因爲,那不是石頭,而是一個長得有點像鱷魚,但是絕對比鱷魚更像石頭,而且更加強壯的東西。

最不幸的是,江子涯半空之中的下一個落點,就是這個傢伙的後背。

任誰也會選擇這樣的石頭來做墊腳石,有麻點利於腳掌摩擦,慢圓近平,穩定性好…

但是,這傢伙現在回頭了,一雙金黃的小眼睛很驚訝的看着飛來的食物,那短暫的驚愕,可以被江子涯理解爲飯前禱告。

或許這怪物的哲學裏,也有天上掉餡餅的說法,故此在那感謝一下老天爺。

這一腳決不能踩上去,只要沾了這大傢伙的身體,江子涯鐵定被咬斷成兩截。

身在半空無處着力,也虧着江子涯眼明手快身體棒,大喝一聲,垮肩下去,雙臂猛地增長一截,一把搭住旁邊的一塊巨石,一扭腰一調腚,“蹭”的一下,直接半空改變方向,竄上了另外一塊石頭。

緊接着,他頭也不回,使勁往回跑。因爲他記得,來路上有一塊好像牆壁般立陡光滑的巨石,有着足夠的高度,只要自己爬上去,就算躲過一劫。

身後傳來“轟隆隆”悶雷般的聲音,那腳步沉重,估摸着這個大傢伙怕不是有上噸的重量,那些小一點的石頭,它根本躲都不躲,直接撞得滾飛出去。

江子涯憑着聲音判斷,這大傢伙距離自己應該在四五米左右,但就是這樣的距離,自己都能聞到這貨嘴裏的腥臭味。

長那麼密集的牙齒,專吃肉不刷牙,能不臭嗎!

正在吃晚餐的觀衆們可被這一幕嚇壞了。

他們手裏端着飯碗,筷子裏的菜跌落在桌子上都毫不知覺,目不轉睛的盯着屏幕上的比賽直播,彷彿時間靜止了一般。

紅顏和胡婷兩個大美女被這一幕嚇得臉都變了顏色,對着話筒使勁的喊着:“快按求救按鈕,快啊!”

他們都知道,面對這個大傢伙的攻擊,根本沒有反抗的餘地,除了投降別無辦法。

主辦方的工作人員牙關咬的緊緊的,兩腮高高鼓起,看起來很緊張,他們手裏握着操縱桿,只要按下去,無人機就會發射強力麻醉蛋,將這巨大的怪物迷暈了。

他們沒有動手的原因是,江子涯沒有按動求救按鈕,二來江子涯似乎比這大怪物的速度要快上一籌,竟然已經把距離拉到了五米以上。

距離似乎還在繼續拉大,這得益於亂石陣地形的複雜,江子涯的輕身跑酷如魚得水,但是那大傢伙卻是逢山開路,遇水橫渡,就是一個字“剛”。

眼看那塊巨大的平整岩石就在眼前,但是那足足六米來高的大石頭,江子涯是絕對跳不上去的。

他一邊飛奔,同時掃了一眼周圍的亂石,心中有了計較,“嗖”的一下,偏移了方向,登上了旁邊稍高的一塊岩石,然後一個閃身,跳上了更高一點的岩石。

如此繞了一個小彎,來到四米高度左右,一個飛身躍起,把住了城牆似的巨大岩石,爬了上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