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財感應,雖然根本就沒有這種東西,但根據魏言最近試驗,他發覺自己在碰到有發財機會的時候,冥冥中會有一種奇特的感覺,讓他能夠感覺到財富的存在。

當然,這也跟扯淡差不多,或許真的是前幾次運氣好而已也說不定,這種靠第六感的東西根本沒有任何的科學依據。

連續兩個晚上都沒有任何的收穫,第五天,也讓魏言他們驚喜起來,原因不是找到了什麼東西,而是終於有流匪來搶劫。

魏言大喊一聲:衝鴨!

三人彷彿野獸一般,眼中的興奮控住不住,這是他們真正意義上的首戰,面對這種情況,不管是誰都會振奮又忐忑。

“十字劈”

魏言一馬當先,一個十字劈劃出,對面舉盾的盜匪不屑一笑,就算是職業者,十字劈這種技能不過也就半石之力的樣子,想要靠這個戰技對自己出手,能起到作用嗎?



魏言的十字劈落到盜匪的盾上,令他驚愕的是,明明只是最低級戰技的十字劈,卻彷彿擁有洪荒之力一般,連盾牌都瞬間破碎,人也被劍氣絞殺,慘死當場。

這邊的情況立馬被其他人注意,魏言一棒一個十字劈落下,都會有盜匪抵擋不了這樣的威力,從而死在他的戰技之下。


盜匪頭領一聲怒吼,眼看着自己的手下被殺,紅着眼就朝着魏言衝了過來。

頭領不是普通人,職業者,從他右手閃耀的神紋可以知道,這是一個五紋的狂戰士。

雙手握着造型奇怪的大劍,比起說像劍,更不如說是***更好,接近兩米的長度,看起來就夠威武霸氣。

喂喂!說好的流匪不強,說好的全是普通人呢!這裏鑽出來的是個啥,誰能給本大爺解釋解釋,幸好本大爺天賦異稟,要不是今天就真的栽在這裏了。

“十字劈”


“血斬”

兩人迅速交戰在一起,血斬這個技能,也算是狂戰士的低階戰技,將大劍從頭頂狠狠劈下,化成一個半圓弧的血刃,攻擊範圍雖短,威力卻是十足,跟十字劈、崩山隕這些有區別,算是低階戰技中威力最大的那一類。



兩個戰技相撞,沒有想象中血斬碾壓十字劈的場景,竟然打成平手,各自抵消。

頭領滿臉都是不理解,這是十字劈?

雖然他的天賦不強,可畢竟是五紋狂戰士,血斬這個技能擁有百分之十五以上的熟練度,在他手裏,能夠快要達到三石之力的樣子。

可一個十字劈,百分百掌控也不過兩石之力,難道這小孩是天才?能夠達到百分之七八十的熟練度,再加上高等天賦和武器的增強,恐怕真的能和自己差不多了。

想到這兒,頭領也差不多能理解了,不再疑惑,專心投入戰鬥中。

只是他想不到,眼前這個人十字劈的熟練度纔不過百分之十五的樣子,之所以能和他硬扛,全是武器的天賦的增強。

“十字劈”

“崩山隕”

“十字劈”

“血斬”

……

打了好一陣,不管頭領出什麼招式,魏言全都是一個十字劈迴應,這也更讓頭領堅定,一定是掌握了很高的熟練度,否則絕不會放棄其他技能,只使用這一個技能。

而且,雖然血斬威力強大,耗費的體力和神紋力量更多,差不多一擊就能耗掉一個神紋一半的力量,他總共就只能斬出七八次,眼下已經用出五次了,力量快要耗盡了。

要論消耗戰,頭領自知不可能比得上對面的魏言,畢竟是十字劈這個技能,即使對面比他少兩道神紋,可一道神紋就足夠支撐至少十次的十字劈。

這也是魏言唯一的好處,雖然只能用十字劈,可消耗小,這也是爲什麼高資質職業者強悍的原因,別人用一成的消耗就能跟你兩成消耗持平,你還怎麼跟別人耗?

再次一個血斬貼身斬來,魏言的招式他也差不多摸清楚了,故意偏移了一個角度,再側身躲過十字劈的正面一擊,血斬實實的落在魏言身上。

雖然頭領自己也被十字劈的餘波炸傷,但一想到對面的小孩,被自己這一斬中,就算不死也要喪失戰鬥力,他也露出了勝利的笑容,這些小屁孩還是太年輕,戰鬥經驗太少,不然自己還不一定能夠這麼輕鬆獲勝。 煙霧散去,頭領定睛一看,沒有想象中血肉崩裂的場景,卻是看到魏言將地下砸出一個小坑。

一個鯉魚打滾從地上翻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只是被劃開了一層皮,也沒大礙,朝着頭領陰陰一笑,似在嘲諷一般。

頭領臉色都綠了,有沒有搞錯!消耗小不說,全力一擊打在別人的身上,連讓對手受傷都做不到,這還怎麼打?這些萬惡的天才,我不打了,根本就沒辦法贏!


魏言那邊,也有些意外,明明之前每天都被希爾娜和女流氓揍得那麼慘,還以爲自己的天賦是假的,沒想到遇到一個五紋的狂戰士都傷不了自己,果然本大爺的天賦還是變態的,比超等還恐怖的韌性是開玩笑的嗎!

有心再打擊打擊頭領,魏言大喊一聲:“丘安吉,來點治療!”


沒錯!本大爺就是這麼任性,戰鬥中破了一點皮也要奶一口,氣不氣?服不服?

對面盜匪頭領一聽還有牧師治療,嚇得面無人色,根本沒有一點獲勝的希望,今天翻車是肯定了,再不走就要把自己交代在這裏了,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跑。

魏言沒有第一時間追去,而是奇怪,邱安吉這奶媽怎麼做的?不追着輸出奶就算了,怎麼還喊了都沒有一點回應。

回頭望去,哪兒還看得到邱安吉的身影,連人毛都看不到一個。

這時,布魯也終於抽開空來,朝着魏言喊道:“老大,邱安吉在看到對面的頭領是五道狂戰士時就跑了,攔都攔不住,人早就沒見了。”

“%@*@[email protected]!”

魏言無語,被雷得外焦裏嫩。

臥槽!這是隊友?這就是一個小團隊的隊友,說好的互幫互助,說好的永不背叛呢!

幸好這次遇見的只是一個五紋狂戰士,自己還能應付,要是遇到的是一個五紋的團隊的話,這次肯定翻車,全被邱安吉那個魂淡給害死。

這種狗隊友,我連親手宰了她的心都有了,太氣人了。

原本以爲最應該注意的是巴爾坦斯那個腦子有病的傢伙,可至少他沒拋棄隊友,反而比誰都衝的快,殺的人比自己都多一大堆。

自己團隊本應該最安全的奶媽卻不戰而逃,別讓本大爺回去遇見你個魂淡,就算你是女的,我也要活活打死你!

先將邱安吉的事情放在一邊,魏言朝着布魯大喊道:“布魯,跟着我去端了這些流匪的老窩,巴爾坦斯,你留在這裏清理剩下的流匪。”

巴爾坦斯早已殺得瘋魔一樣,每砍出一劍都會伴隨着瘋狂的獰笑,根本聽不到魏言的話,也懶得理這傢伙,帶着布魯就往流匪的老窩追去。

一路上緊緊盯着他們逃跑的方向,慢慢的,魏言遠離了商隊,追着來到山腰的一處險地。

上山下山就只有這一條路,前面顯然就是這羣流匪的老窩,各種路障橫跨路中,還有三四米高的圍牆攔着,看起來是有那麼點固若金湯的感覺,可惜,那些只是對於普通人來說而已。

魏言毫不猶豫,一聲大吼,和布魯一起衝了過去,至於沿途的路障,一棒一個,全部打飛。

纔剛逃回來的頭領,一看到魏言這個煞星竟然跟了上來,臉都被嚇紫了,大聲一吼:“小的們,給我死守住,不要讓他們進來。”

“來人,拿箭,給我亂箭射死他們,不要留手,全部都給我射!”

嗖嗖嗖

亂箭飛舞,密密麻麻的黑色箭矢朝着魏言他們射來。

魏言閃身,立馬躲到布魯後面,任由箭矢全被落在布魯的方盾上面,乒乒乓乓響個不停,全被盾牌擋住。

雖然魏言自信自己的身體足夠強悍,這些箭矢不一定能夠傷了自己,可這黑鴉鴉一大片亂箭,看起來還是挺嚇人的,就不要去硬接了,有盾就躲在他身後就行了。

兩人推進的速度慢了不少,可流匪那邊光是射箭也奈何不了魏言他們,只能眼睜睜看着他們越來越近。

原本也才三四十米的距離,幾下就推進到了圍牆底下。

流匪頭領更加心慌,再次吼道:“小的們,快,所有人全去抵住大門,不能讓這兩個人進來!”



一個十字劈狠狠落下,那邊被幾十人狠狠抵着,大門沒有任何被推開的意思。

冷笑一聲,魏言朝着布魯一招手,瞬間秒懂。

將方盾朝上橫立胸前,身體半蹲,魏言跳起來踩在方盾上面,布魯怒吼一聲,把魏言朝天上狠狠一推,立馬讓他高高躍起。

這就叫配合,這就叫默契,即使布魯憨傻,腦袋不太靈活,可是魏言和他待一起這麼長時間了,這點默契是完全沒問題的。

在空中一個完美的翻身,然後魏言就穩穩落到圍牆上,流匪頭領眼看着魏言降落在一旁,卻像癡呆了一般,呆站在一旁。

直到魏言再次衝了過來,他才反應過來,自己的老窩竟然這麼容易就被突破了,連想死的心都有了。

沒敢再和魏言戰鬥,怪叫一聲,立馬跳下圍牆,就朝着外面倉皇逃去,連家都不要了,小弟們一看頭領都跑了,也是打開大門,一鬨而逃。

魏言也沒想製造更多的殺戮,隨便抓住兩個流匪,逼迫他們說出老窩藏寶的地方。

很快,魏言他們就找到流匪窩的寶藏,竟然就在他們頭領的大牀底下,推開石牀,只剩下一個箱子。

裏面,一大袋金幣明晃晃的,看的魏言被矇蔽了雙眼。

錢啊!金幣啊!

本大爺終於不是窮人了,有錢了啊!哈哈哈,這一堆金幣,差不多也有五百多了吧,雖然對於一個流匪窩來說,這算窮的了,可魏言手裏可是從來沒有過這麼多錢,突然的收穫,讓他有了一種暴發戶的趕腳。

“咦!阿爾卑斯哥哥,這些人好窮啊,竟然就只有這麼一點錢。”

俏皮輕靈的聲音在魏言耳邊響起,聞言,魏言不屑道:“窮?懂不懂我們這些窮人的感受,蚊子再小也是肉,別嫌棄了。”

是不是有些不對勁?一下子反應過來,這個聲音,這個語氣,難道說!

轉過頭,果然看到一個矮小的身影站在自己的背後,小眼睛睜得大大的,一動不動的盯着自己。

“啊啊啊~你怎麼在這裏!”

魏言放聲尖叫了起來,庫露露!爲什麼她會在這裏,不可能,難道是出現了幻覺!

“你不是在學院裏的嗎?跑到這裏來幹什麼。”

庫露露翹起小嘴,嘟囔道:“阿爾卑斯哥哥,自從你一走,那裏一個陪我玩的人都沒了,希爾娜又要帶我回去,我纔不回去呢,所以我就想辦法拋開她來找你了呀。”

此刻,俏皮可愛的庫露露,在魏言眼中彷彿變成了一直小惡魔。

姑奶奶呀!這真的是一個大姑奶奶,這是玩嗎?本大爺這是在執行任務,很危險的好吧!稍不注意就會受傷殞命的。

你一個王國公主殿下,竟然爲了玩跑出來找我,要是真的出了什麼意外,本大爺就算有十個腦袋也不夠砍的。

抓住庫露露的肩膀,魏言緊逼着她問道:“你說你偷跑出來的,那麼說,希爾娜應該也跟來了?”

希爾娜,庫露露身邊這個超級高手,雖然庫露露是說的偷偷跑的,可她怎麼能擺脫這樣一個高手,肯定跟上來了,只要有她在,那肯定沒有任何問題的。

可惜,庫露露不知道魏言心裏想的什麼,依舊一臉得意的說道:“放心吧!這次我是真的甩掉了希爾娜,我就用上次阿爾卑斯哥哥教給我的方法,製作了一個假的人偶,讓它往另一個方向去,希爾娜還一直以爲人偶是我呢。”


庫露露小臉上更是興奮,彷彿這是一件多了不起的事一般,扭扭捏捏的看着魏言,似乎在等魏言誇獎,稱讚她能幹。

完了!這次是真完蛋了。

這小蘿莉是跟本大爺有仇啊!還用本大爺教她的,我只是之前隨手說說而已,能不能把不要這麼當真,這算什麼,這算本大爺誘拐公主了吧!

朝着布魯問道:“你說,假如誘拐了這個國家的公主,會有什麼後果?”

布魯疑惑,道:“老大,難道你還想去拐跑公主嗎?這個太難了吧,要是被發現了,可是要砍頭的。”

魏言無語,不是想,而是人就在你面前,唉!這小蘿莉真是本大爺的災星,連抽死她的心都有了。

拉起庫露露,魏言說道:“走吧!我帶你回去。”

還做什麼任務,任務有命重要嗎?再不回去就要被砍頭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