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練功房的房門,帝凡塵一眼就看到了正在閉目修煉的童言。

他輕步走到跟前兒,遂才發現,地上竟然血跡斑斑,而童言整個人也極其憔悴。

“這是怎麼回事兒?這孩子到底做什麼了?”他有些不解的皺了皺眉頭,然後滿是關切的仔細打量起童言來。

不一會兒工夫,他緊鎖的眉頭終於舒展開來,隨之露出一抹滿意的笑容。

“好小子,竟然在兩天之內,修爲大增。可不知道你是否能夠順利駕馭天地之氣,這纔是你能否繼續修行的關鍵!”

想到這裏,他直接向童言呼喊道:“小不點兒!醒醒了,爲師來了!”

童言整個人都鑽進了修煉之中,對外界的感知也降到了最低。而且這裏是往生谷的練功房,不會有任何危險,所以帝凡塵來到了他跟前,他也毫無察覺。

可現在帝凡塵的喊聲響起,他再是專注,也不由得清醒過來。

睜開雙眼,他一眼就看到了滿臉笑意的帝凡塵。

“凡塵師父,你來了。兩天之期已經到了嗎?”

帝凡塵點了點頭道:“沒錯兒,這是我傳授你本領的最後一天。小不點兒,你能駕馭天地之氣了嗎?”

經過這一夜的修煉,童言的修爲已經達到了陰陽訣的第一層。雖然與他之前的修爲相比,還有不小的距離,可體內畢竟有了精粹的真氣,而且感知能力也提升了不少。

他也不知道,自己現在能否駕馭天地之氣,不過他想試試。

用什麼來試呢?很簡單,那就是破天拳。趙大眼兒已經將破天拳如何施展,如何發動,向他詳細的講解了一遍。

雖然之前一直沒能成功,但他還是想再試一次。

下定決心,他直接站起身來,然後向帝凡塵說道:“凡塵師父,我也不知道我現在能不能駕馭天地之氣。不過,應該會有一些進步。有勞你,幫我看看!”

說到這裏,他深呼了一口氣,立刻紮好馬步,雙手握拳收於腰間。

耳畔彷彿又響起了趙大眼兒的話,“閉上雙眼,感受周遭天地之氣,隨氣而動,隨氣而行……”

他依言閉上了雙眼,忽然,他似乎看到了一個個銀色的光點。這些銀色光點在他的身體周圍盤旋着,流動着,雀躍着。

童言嘗試着讓它們聚於右拳之上,沒想到它們竟果真乖巧的在他右拳的拳面上聚集起來。

有了這個發現,童言欣喜萬分,他又讓這些銀色光點相互追逐,很快,一個氣旋在他的右拳之上出現了。

他想讓這氣旋變得更大一些,可到了最後,他竟有些呼吸困難起來,可能這就是他現在的修爲,所能駕馭的最多天地之氣了。想駕馭的更多一些,恐怕就需要更加高深的修爲了。

但這已經很讓他欣喜若狂了,現在該看看這破天拳的威力到底怎麼樣了。

終於,他大喝一聲道:“破——天——拳!”話聲未落,他猛地擊出了右拳! 他擊出右拳的同時,帝凡塵不自覺的瞪大了雙眼。

隨着“轟”的一聲巨響落罷,整個練功房徹底的安靜了下來。前方的幾尊石像,被童言一拳轟成了碎末,這樣強大的威力,實在太過驚人。

“啪啪啪……”帝凡塵的掌聲隨之響起,童言知道,他成功了!

“漂亮,幹得漂亮!這一拳之威,雖稱不上無與倫比,卻也不是人仙之境的修士所能爲之。小不點兒,恭喜你,你順利的習得了破天拳!”

童言聽此,先是一陣欣喜,可接着又頗感心酸。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受了多少苦。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差點兒就命喪於此。

但……但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他終於沒有枉費趙大眼兒的悉心教導,他終於無愧於自己了。

看着眼圈泛紅,又哭又笑的童言,帝凡塵突然有些心疼。地上的血跡,還有童言那張憔悴的臉,都說明童言爲此付出了很多努力。

他一開始只是把童言當成孩子看待的,因爲這孩子的心性可能還不成熟,十大天行者的神通,能習得一種,估計就很了不得了。但是現在,他不這樣認爲了,他隱隱覺得冷老頭兒說得很對,這小不點兒的確有資格繼承天行者衣鉢,並大有可能成爲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最強天行者!

“若是能成爲最強天行者的師父,那得是多大的光榮啊?”他在心裏這樣想着,不自覺的笑了起來。

“凡塵師父,謝謝你!謝謝你的教導和提醒,如果不是你,我也就不能這麼快的有所領悟。請受徒兒一拜!”

說着,童言就要下跪施禮。

帝凡塵一看,趕忙阻攔道:“好了好了,不用如此多禮。我其實也只是隨口說了幾句罷了,最主要還是你自己的感悟。與其謝我,你不如謝你自己。行了,既然你已經習得了破天拳,那就來學學爲師的五指神劍吧!”

童言聽此一愣,隨即不解的道:“凡塵師父,你要傳授徒兒的本領,就叫五指神劍?”

帝凡塵點頭笑道:“沒錯兒,正是此劍法!此劍法乃我平生得意之作,以五指釋放劍氣,劍氣擊出,又可結成劍陣,威力之強,怕是無人可敵!你小子與我有緣,不傳授你,豈不是可惜了嗎?”

童言聽此,暗笑不已。趙大眼兒說,習得他的破天拳,足以橫行天下。帝凡塵又說,他的五指神劍,無人可敵。

童言真想問問,他們兩個之間,到底誰更勝一籌呢?

也許這個問題永遠沒有答案,因爲十大天行者,是絕不會自相殘殺的。單純的比試,和真正的廝殺完全是兩個概念。亦或者,他們的本領都在伯仲之間,難分勝負。

“請凡塵師父放心,弟子定潛心修煉,決不辜負師父栽培之恩!”

帝凡塵呵呵笑道:“你怎麼又跟我客氣了?好了,咱們開始吧!五指神劍雖也是利用天地之氣,但講究的卻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備。還有一點,便是瞬發。我看過你剛纔施展的破天拳,雖然威力不俗,可聚氣時間太長,真正與人交手時,若沒有極強的防禦神通,只怕是還未發出,便已經被人放倒在地了。當然,也很可能是你剛剛掌握,還不能隨意施展的緣故。總之,若能先用五指神劍困敵,再結合這破天拳之威,肯定能讓你實力倍增。來,看看我的手!”

說到這裏,他直接把大手伸到了童言的面前。五根手指被他刻意的施展開來,接着微微一聚力,五個氣體所化的劍頭便出現在他的指尖。

“你看清楚,氣劍一半收於指中,一半外放。如此纔可出其不意,瞬間施放。當然,你畢竟是初學者,你若能從現在到明天午時掌握一指氣劍,便也算是習得了爲師的五指神劍了!”

童言聽此,開口問道:“那如何讓天地之氣在指中成劍呢?那不會傷到自己的手指嗎?”

帝凡塵呵呵笑道:“這個問題問的好,爲師接下來就告訴你,如何在指中凝聚氣劍。你且先閉上雙眼,伸出你右手的食指,先讓其與天地之氣融合,進而打開毛孔,讓天地之氣鑽入其中。告訴我,你現在感覺到了什麼?”

童言依言而做,頓覺食指腫脹疼痛難忍,立刻答道:“凡塵師父,食指疼痛難忍。”

帝凡塵一聽此言,頓時露出欣喜之狀。“這麼快就有感覺了?繼續加大吸收,讓天地之氣徹底與手指融合。什麼時候你感覺手指已經不屬於你了,你再告訴我。”

童言聞此,隨即專心致志的繼續讓天地之氣融入指中,突然,他彷彿聽到了“啪”的一聲響,緊接着,食指竟失去了知覺。

“凡塵師父,我的食指沒有知覺了!”

帝凡塵一聽,趕忙又道:“好好看看,用心去看,你的指骨有沒有發生什麼變化?”

修行高的人,是可以內視的,就連骨骼也能看清。

“變化?等等!這是怎麼回事兒?”

他突然驚奇的發現,他食指第一個關節上竟出現了一個斑點。那斑點看上去,就像是……就像是白玉一般。

“凡塵師父,指骨上出現了一個斑點。這是怎麼回事兒?”

帝凡塵哈哈大笑道:“把天地之氣聚集於那斑點之中,然後,你再試着將斑點內聚集的天地之氣凝爲劍形!”

按照帝凡塵所言,童言趕忙將天地之氣源源不絕的注入到那斑點之中,直到斑點再也無法存入天地之氣,他纔開始操縱斑點內天地之氣完成塑劍。

很快,一柄小型的氣劍果然在他的指中出現了。

“凡塵師父,做好了!”

“很好,現在,你再讓周圍的天地之氣與你凝成的氣劍融合,一直延伸到指外!”

僅僅一會兒工夫,變得稍大一些的氣劍劍頭便從童言的指尖冒出,剩下的一半則是延伸到他指骨的那個斑點之中。

“凡塵師父,你看,我……我是不是煉成了?”

帝凡塵開心的笑容溢於言表,他重重的點頭道:“沒錯兒,你煉成了!這位於食指的氣劍,名叫上衝劍,巧妙靈活,難以捉摸。現在,把它打出去,讓我看看它的威力!”

童言聽此,低喝一聲道:“上衝劍,出!”

出字剛落,就聽到“嗡”的一聲劍鳴,位於他食指的氣劍立刻疾射而出。“砰”的一聲響,好傢伙,這上衝劍竟然……竟然將不遠處的銅像都給射穿了。

五指神劍,果然厲害!

這才僅僅是一指,如果能將五指神劍的其他四劍也學會,再憑藉劍陣之勢,那威力又會有多強呢?

童言越發的期待後面的修行了,剩下的八位師父,又會傳授他怎樣的本領呢? 帝凡塵盯着不遠處被射穿的銅像,臉上露出讚許的笑容。

“小不點兒,你真的讓爲師刮目相看啊。僅僅半個時辰不到,你竟然就習成了我五指神劍中的上衝劍。如此領悟能力,簡直是千年難遇。只要你好好努力,你未來的成就定將不可限量。”

被帝凡塵如此誇獎,童言只覺得全身彷彿充滿了能量。之前的重重打擊,讓他都快要崩潰了。而現在,他又重拾了信心,那個熟悉的童言,終於回來了。

“凡塵師父,我一定會加倍努力的,請師父放心!”

接下來的時間,童言又開始了修煉其他四劍,可因爲時間倉促,直到第二日的中午,他才勉勉強強的習得了三劍。這三劍,依次爲用食指發出的上衝劍,和中指發出的中衝劍,以及用小拇指發出的少衝劍。五指神劍在一天一夜之間就習得了三劍,這已然讓帝凡塵高興的不能自已。

假以時日,童言定可將五指神劍全部掌握,而此刻,第三位師父到來了。

“凡塵兄,不知你傳授的如何啊?小不點兒可有掌握?”

來者是酸秀才,仍舊是那一副書生打扮。

童言一看,趕忙恭敬的行禮道:“弟子見過金鵬師父!”

酸秀才見此,笑着點了點頭,算是打了招呼。

帝凡塵現在是滿面紅光,極爲得意。童言習得了他五指神劍的三劍,已然大大超過了他的預期。他也可以憑藉這個,向其他天行者好好炫耀一番。

這不,酸秀才正好來了。他當即趾高氣揚的道:“酸秀才,小不點兒已經習得我五指神劍中的三劍,並且掌握了趙大眼兒傳授的破天拳。如此良徒可謂百年不遇,如果他學不會你的神通,那也就是你這師父當的不稱職。你可不要讓我們小瞧了啊!哈哈……”

酸秀才明顯有些沒有想到,因爲他在進入練功房之前,已經跟趙大眼兒碰了頭。並從趙大眼兒那裏得知童言並沒有順利習得破天拳,可是怎麼短短三日,童言就幾乎掌握了兩種神通呢?

“大個子,你少得意,是不是你在胡說八道啊?大眼兒兄可不是這麼說的,我豈會信你片面之詞?”

帝凡塵不屑一笑道:“我腦子又沒壞,至於跟你撒謊嗎?你不信可以問小不點兒嘛!至於小不點兒爲何能在三天時間,掌握兩種神通,這與本人的悉心教導自然是分不開的。我早就知道,也許跟你們比試,我很難獲勝,但在教授徒弟本事這一點上,你們沒有一個人能是我的對手。哈哈……”

看着一臉囂張的帝凡塵,酸秀才知道他沒有撒謊。十大天行者居住在往生谷,平日裏沒什麼事兒,爲了打發時間,都會偶爾的小小切磋一下。但是因爲大家實力相當,修爲接近,除了冷老頭兒技高一籌之外,其他九人都是在伯仲之間,誰都想在某一方面壓別人一頭。

而傳授童言這個共同的徒弟,也自然而然的被他們當成了比試的一種。誰教的好,誰的面子就大。在十大天行者的排位之中,也更能名列前茅。

說到底,純粹的閒得,可他們對此卻是樂此不疲。

“好了好了,這次你算是出了風頭。可這又能怎樣?我們其他人還沒有傳授呢,也許我們教得比你還好呢。”

帝凡塵哈哈一笑道:“好啊,那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三天後,咱們再見嘍。小不點兒,加油!”

話聲剛落,帝凡塵直接轉身大搖大擺的離開。

酸秀才看了一眼,撇了撇嘴道:“這可真是瞎貓撞上了死耗子,這傢伙還真有點兒運氣啊。”

對於酸秀才的話,童言有點兒尷尬。如果說帝凡塵是瞎貓,那他童言豈不就是死耗子了?

酸秀才可能也意識到自己言語不當,趕忙解釋道:“嗯,那個……爲師嘛,只是隨口說說,你不要放在心上。好了,接下來的三天,將由爲師傳授你我的得意神通。你可要好好的學,這本領,可是能保命的!”

能保命的本領?童言聽此,立刻不解的道:“金鵬師父,你要傳授我的到底是什麼本領啊?”

酸秀才把頭一昂,鄭重的道:“此神通乃我年少之時所悟,經千餘年的反覆琢磨,現在已經是我的招牌本領了。我給它取名叫,風凌腿!”

單聽此名,就知道這神通是用雙腿施展的。而一般腿法,往往能讓人速度大增,或許這酸秀才所說的保命之用,指的就是用此腿法逃生。

可這腿法的名字裏又有一個凌字,凌字一般與厲組詞,凌厲。而凌厲一詞又指的是凌空高飛;意氣昂揚,氣勢猛烈。難不成,施展此腿法,就能騰空而飛?

童言在腦中飛快的思考着,竟露出了一絲嚮往的笑容。

酸秀才陳金鵬見此,呵呵一笑道:“怎麼?是不是很想學?”

童言趕忙點頭應道:“是,還請金鵬師父傳授!”

酸秀才微微笑道:“不急,想習得風凌腿,須從易經的八八六十四卦學起,不知你對易經可有了解?”

童言一聽,頓時笑了起來。對易經可有了解?他是誰?他可是對陣法有極深造詣的麒麟才子。而陣法之道,自然離不開易經。他能成爲陣法大師,對易經的造詣怕是很多人都望其項背。如果說他不瞭解,怕是也沒有幾人敢說自己瞭解了。

“金鵬師父,或許你可以直接傳授我風凌腿了,實不相瞞,徒兒在人間之時,精通陣法、封印、兵法,又師出詭門,對於易經,我雖不能說倒背如流,卻也頗有心得。我想,咱們可以直接開始!”

酸秀才聽此一愣,隨即略顯震驚的道:“小不點兒,你……你確定沒有胡說?知之爲知之,不知爲不知,你可別逞強啊?”

童言自信的道:“金鵬師父,我真的懂。所以,請你直接傳授吧!”

酸秀才聽此,點頭應道:“好,那我這就傳授你步法,你可要好好牢記!”

童言笑着點了點頭,只覺得信心爆棚。這風凌腿,簡直就是爲他量身訂做的啊?

若是能順利習得風凌腿,說不定真的多了一個保命的手段。他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易經》其實指的不是一本書,而是三本書。 夏代的《連山》、商代的《歸藏》及周代的《周易》,這三部經卦書統稱爲易經,也就是所說的“三易”。但因爲其中的《連山》、《歸藏》兩本已失傳,所以傳世的就只有《周易》這麼一本。

而現在,我們所說的易經,基本也就是在說《周易》了。

《周易》相傳系周文王姬昌所作,內容包括《經》和《傳》兩個部分。《經》主要是六十四卦和三百八十四爻,卦和爻各有說明(卦辭、爻辭),作爲占卜之用。《周易》沒有提出陰陽與太極等概念,講陰陽與太極的是被道家與陰陽家所影響的《易傳》。《傳》包含解釋卦辭和爻辭的七種文辭共十篇,統稱《十翼》。這纔是完整的《周易》。

《周易》主要有八卦,依次爲乾卦、坤卦、震卦、艮卦、離卦、坎卦、兌卦、巽卦。

那爲何又會說八八六十四卦呢?那就得提到“爻”,這個字讀yao二聲,組成八卦中每一卦的長短橫道。“—”爲陽爻,“–”爲陰爻。每三爻合成一卦,可得八卦;兩卦(六爻)相重則得六十四卦,稱爲別卦。爻含有交錯和變化之意。這就是八八六十四卦的來源。

六十四卦都有其名稱,如乾卦、坤卦、屯(zhūn)卦、蒙卦、需卦、訟卦等等……在此就不過多介紹了。

六十四卦都有其對應的方位,如此也便有了不同的步法。如果把六十四卦從頭走到尾,正好就是一個圈。

所以掌握風凌腿的關鍵,便是根據不同的敵情,而走出不同的步法。這是步法方面,風凌腿的厲害之處,步法只是其一,還有其二,那就是對天地之氣的運用。

天地之氣纔是風凌腿能否順利施展,飛天,急速而行的前提。

用雙腿來控制天地之氣,很顯然要比用雙手控制天地之氣難得多。而且就算飛起,也很難掌握平衡,甚至可以認爲,這種飛行就連御劍飛天都無法與其相比。

不過酸秀才也沒有讓童言直接掌握飛天的本事,能在地上健步如飛,憑藉天地之氣的速度和八八六十四卦的玄妙,如風一般難以追逐,就已經算是習得了風凌腿。至於能否飛天,這就要看童言自己日後的修煉程度了。

三天,整整三天的修煉,童言已經大概掌握了風凌腿,雖然跟酸秀才相比,速度還是要慢得多,可與他之前的速度相比,那簡直可以稱之爲天壤之別。

如果說僅僅跑得快,躲得巧妙,這還無法真正的詮釋風凌腿的厲害之處。這腿法,不僅能跑、能飛,還能戰!

“小不點兒,看到前面的那尊銅像了嗎?用你的腳,給我將它踢碎!”

童言聽此,有些懷疑的問道:“金鵬師父,你確定我能踢得碎嗎?”

酸秀才呵呵笑道:“踢不碎,就說明你還沒有真正的掌握風凌腿。只要踢得碎,你也就算是出師了!去吧,要相信自己!”

童言重重的點了點頭,接着深呼了一口氣,擺出了就要奮力奔跑的姿勢。

他這邊剛剛站定,雙腳的周圍立刻生出氣旋。就看他後腿猛地發力,身體頓時猶如一陣狂風般,兇猛的衝向了不遠處的銅像。

眼見銅像近在咫尺,他向上高高一躍,一個漂亮的迴旋踢瞬間踢向了銅人的胸口。只聽到“砰”的一聲巨響,定睛一看,那銅人竟然就這樣被他踢得四分五裂起來。

酸秀才見此,露出了滿意的笑容,隨即擡腿向着練功房的門口走去。

童言還沉浸在風凌腿的強大威力之中,等他覺察到酸秀才就要離開之時,酸秀才已經走到了門口兒。

“金鵬師父,你要走了嗎?”

酸秀才將手中的摺扇打開,頭也不回的揮了揮道:“你已經出師嘍,好好的期待下一位恩師吧!小不點兒,我看好你,千萬不要讓爲師失望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