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們做了一個異常艱難的決定,我們決定「製造你」,其實你是我們每一個神靈都貢獻出了自己的力量而形成的,在本質上,你與神靈們的起源是一樣的。

「那位神靈」的力量在我們之上很高很高,就好像人類跟神靈的差距一樣,所以憑我們單獨的力量,就算是合力圍攻也只是自取滅亡。但是你不同, 契約舞伴 ,掌握了最本源的力量——物質!

你是我們的希望,只有你的力量才有可能殺死創世神,你就是我們用來殺掉創世神的寄託!

所以我們要你殺掉他!

佐努把你的身體竊取了,這是我們的疏忽,但是就算是佐努,也不可能給我們帶來真正的麻煩。我們確實是暫時失去了你的消息,但是你是一件完美的藝術品,佐努肯定不會把你毀掉,就算他想,也做不到!

他也算本事,竟然把你的靈魂與身體分割開來,瞞過了我們二十年。這二十年來,我們都命令自己的代言人在大陸上尋找你的行蹤,我想你也知道了。

所以,維爾斯,現在是你該完成自己使命的時候了~」

光明神的談話完畢后,靜靜的看著維爾斯,只是平靜的等著維爾斯的表態,當然!光明神等也不是白痴,既然製造出了維爾斯,就有本事毀掉他。除了威脅之外,他們還有別的可以抵制維爾斯的手段,只是現在沒有拿出來。

維爾斯也在心中懷疑這件事情,他點頭道:「我答應了!」

出乎光明神等的意料,維爾斯很快的就答應了,這倒讓三位主神有些措手不及,甚至他們開始懷疑維爾斯有什麼別的想法了。

很悲慘,光明神、龍神、黑暗之神合力製造出來了維爾斯這個戰爭機器。為了殺掉創世神,他們不惜任何代價,為了讓維爾斯變成最強的人。

最終……他們成功了,可是這個時候他們發現……這個最強的維爾斯可能會成為一個新的創世神。於是他們又千方百計的尋找可以牽制維爾斯的辦法,當然!最終他們也找到了可以讓維爾斯一瞬間就灰飛煙滅的辦法。

但是就算他們可以殺掉維爾斯,他們卻不能猜透維爾斯的想法,不能左右維爾斯的命運!

因為維爾斯已經成為了一個與他們同級的存在,這個世界上,三位主神雖然不可以直接殺掉人類,卻可以左右人類的命運,但是他們左右不了維爾斯的。

雖然現在維爾斯的實力未必能與他們相抗衡,但是當他成長的令光明神他們很意外。

才二十多歲,就已經得到了神級的力量!

這個力量是別人千倍,百倍的時間也無法達到的,當然!佐努是一個例外中的例外!

傑弗里斯冷冷道:「你就連想都不想就答應了,別存在什麼僥倖心理,如果你想玩一些有趣的花招,我們可以讓你一瞬間就死掉。就算你的力量與創世神差不多也是這樣!」

維爾斯凝神思索了一下,臉上現出了一點戲謔的笑意:「各位主神,你們很有趣,或者是謙虛,或者是驕傲,或者是虛偽,或者是直接。但是無論如何,你們都瞧不起人類,偏偏你們是人類創造的,這真的是一個很有趣的東西。

那麼……我想問一個問題,你們真的覺得人類在你們的面前是螻蟻,可以任你們玩弄么?」

三位主神或者覺得維爾斯的話很無聊,沒有一個來回答。


他們已經不用回答了,維爾斯知道他們的答案是怎樣的!

「你們瞧不起製造你們的人類,那麼就有一個有趣的現象了。你們是人類製造的,我是你們製造的,你們製造的我,卻被人類製造的你們控制了。

這不是說明了人類確實要比神靈還要偉大得多麼?

我們最後肯定會有一個結局。

如果最後勝利的是你們,說明人類比你們偉大!

如果最後我們中,勝利的是我,那麼更可以說明你們的力量根本就不足一提!

不管怎樣,你們都是一堆垃圾而已!」

維爾斯不屑的對著面前的幾個人伸出了中指!

對他們態度如此,是因為維爾斯知道:現在他們需要自己,無論怎樣,他們都不會殺掉自己。可是他們對自己的潛力也是無比忌憚的,以後如果真的成功殺掉了創世神,那麼無論怎麼向他們示好,他們都不會放過自己。

結局,似乎早就已經註定了。

似乎無論成功還是失敗,維爾斯都是一個悲劇的結尾。

「我們現在是不是應該直接殺到創世神的老家,然後殺掉他呢?」 第519章禁咒?

「就憑現在的你?」龍神傑弗里斯絲毫不掩飾眼中的不屑:「如果你能擋得住創世神的一個小手指,我立刻當做你的手下。」

光明神則是婉轉得多了:「維爾斯,你現在的實力還不夠。我們要你從現在開始,殺掉除我們三個之外的所有神靈,那樣的話,也就差不多了。」

只覺得嘴裡發苦,維爾斯攤了攤手:「就憑現在的我?」他原封不動的把龍神大人的話還給了他。

而龍神傑弗里斯根本對維爾斯的小小挑釁毫不在意:「事情我們已經跟你說過了,接下來你就去做自己的事情好了……」

維爾斯剛想說什麼,卻覺得自己腳下一空,一種突然掉下萬丈深淵的恐懼感覺降臨。

山川,河流,一個個的景象在自己的眼前飛快的後退,只剩下一道道模糊的影子,維爾斯知道自己又一次回到了那個空間轉換的巨大魔法陣中。

當腳踏到實地,維爾斯甚至覺得自己好像做了一個夢一樣。

只是他知道,那是真的!

「我們到了!」

佐努的聲音在自己的耳邊響起,維爾斯猛地回過神來:「呃……到了么?」

他轉身看著佐努的臉,在佐努的眼睛輕輕的眨了一下,然後眼中透露出一股鼓勵的意味。當維爾斯仔細去看的時候,只看到佐努眼中的不羈與散漫。

今天真的是見了鬼了。

「維爾斯——」在魔法陣外面等待的艾瑪迫不及待的撲了過來,一個猛子扎到維爾斯的懷裡,把他緊緊的抱住了:「你總算回來了!」

這種欣喜的情緒也感染著維爾斯,他糟糕的心情一點一點的平復了過來。


不過艾瑪畢竟是艾瑪,潑辣的本質很快的露了出來,她狠狠的瞪著維爾斯:「你是不是在神界里找了一個女人,捨不得回來?」

「呃……」

看來女人的心都是難以琢磨的,剛才還情意綿綿的,一轉眼就聞到了一股子酸味。

「怎麼會呢?」維爾斯撫摸著艾瑪的臉蛋:「如果不是我想你了,怎麼會這麼快就回來?」

這個時候,見到光明神的事情維爾斯誰也沒有告訴,因為……因為他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了!

這裡有一個人可以給他辦法,而且這個人也是可以相信的,凱瑟琳!

可是剛才佐努的那個眼神……看來他是知道自己已經見到了三大主神的事情!

「現在,我想我們應該去看看種族大戰的情形了!」佐努點了點頭,然後與維爾斯各自施展了自己的空間魔法,兩個人的目標正是納米亞王國。

神級強者施展的空間魔法,簡直就是逆天的東西,兩個人毫不費力的就把眾人挪移到了納米亞王國北部的北方軍區。

天空藍得沒有一絲雜質,好像一塊透明的藍色水晶一樣的讓人心曠神怡,風吹得也很溫柔,騷動著人們的內心。

本該是一個睛朗的好天氣,在這種天氣中,帝國的貴族們應該帶著弓箭,家族護衛,獵犬,然後帶著一些貴族小姐們郊遊打獵的日子。

特別是這片草場中,有著數量不少的兔子,狐狸,野狼,更是打獵的好地方。

在往年的這個時候,草長鷹飛,貴族們在顯示自己的紳士時,又不忘了向美女們展示自己的力量與武勇,又溫柔又有英雄氣概的英俊貴族往往可以引起少女們毫不矜持的尖叫。

嫩綠色的青草已經被血跡染成了紅綠相間的顏色,空氣中的輕風帶來的淡淡血腥提醒著人們這個世界的本質正是殺戮與血腥。

暫時的平靜被大陸的震動所打破,這裡的動物們早就驚得一個不剩下的逃掉。

在北方,一道灰色的洪流緩緩的流動著,那是獸人大軍的騎兵,南方的黑色則是代表著人類的聯軍。

鐵與血的顏色,兩道洪流猛烈的撞擊著,卻翻著了血色的浪花~

人類的勇敢, 邪王盛寵:萌妃逆襲

只因為他們已經沒有退路,北方的要塞讓他們丟失了地形的優勢,剩下的只能以拿搏命,用自己一百多斤的命去換那些野獸近千斤的命。

值么?

不值么?

軍人的職責是保護國家,可是此時在他們心中的念頭,可能只是想保護自己的孩子,保護自己的妻子,保護自己的父母。不教這些獸人衝過去禍害自己的親人!

就連亞爾弗列德這種元帥級別的人物也親自提了一把佩劍,一劍捅翻了一頭衝到跟前的狼騎。

「亞爾弗列德元帥,我們頂不住了!」

一名全身是血的將軍把自己已經破碎得這無防禦能力的爛盔甲扯了下來,滿臉的血跡已經讓他的面目全非,從聲音聽出來了這個人的身份,亞爾弗列德仍然不為所動:「頂不住,我們就死在這裡!」

那位將軍深深的行了一禮,然後轉身又奔回了戰場。

亞爾弗列德的眼神很平靜,至少從他的臉上絲毫看不出局勢的糟糕,獸人們已經衝到了跟前。後面就是一馬平川,如果他們沖了過去,那麼納米亞王國,可能就沒有了。

蘿莉茜婭咬著牙,白色的鬥氣猛的爆發出來,身邊的狼騎一個個跌了出去。

她的身體輕輕的搖晃了一下,力竭了!


她殺了上百名狼騎了,比起那些平素作戰勇敢的男人們,她更強!

不過……

御獸修仙

是他么……

在鮮血與眼淚的戰場中央,一道紫色的光芒閃了起來,正在交戰的雙方都是頓了一頓,好奇的看著那個方向。

維爾斯,卡洛琳,佐努,艾瑪,安娜,汗特,波比,一個一個從裡面走了出來。

他們不知道自己的出現帶來了什麼樣子的效果。

在光明教典的記載中,神靈從空氣中的門穿越進來,然後拯救大陸上的生命。

看著戰況的慘烈,維爾斯的眼中陡然閃過了一片怒氣:「獸人怎麼會打到這裡來?我們的北方要塞呢?」

不過他的心中如明鏡一般的閃了一下,平衡!

神靈們要的平衡!

無論自己怎麼樣去營造人類在戰場中的優勢,總是會被神靈們不知不覺的打破。

不過既然自己來了,總不能站在一旁,神靈們不能親自對大陸上的生命出手,這條規則並不能限制住維爾斯。

眼看著後面的獸人大軍還在源源不斷的壓上來,維爾斯的身體借著魔法元素的力量升到了半空中。

他的魔杖輕輕的點了點天空,他體內的各種魔法元素全被調動了起來,瘋狂地湧入了他的魔杖之中。那小小的魔杖,變得無比耀眼,在這天空里,比那太陽的光輝還要引人注目。

一時之間,潮水一樣的獸人大軍,全被這強光吸引了注意力,目瞪口呆地看著接下來發生的一幕。

那是什麼?

所有的獸人都在冒出這個疑問來。

眾所周知,獸人是罪不懂得魔法的魔法白痴。創世神在創造他們的時候,給了他們強壯的身軀,無謂的勇氣,卻偏偏剝奪了他們學習魔法的能力。

獸人們最恐懼的,也正是魔法。

更何況,維爾斯這一次全力出手,一點餘力都沒有留下,直接扔出了一個光系和雷系疊加的禁咒出來。

僅僅是單獨一系的禁咒,就能山崩地裂,摧毀整整一座城市。

而這種兩系疊加起來的禁咒,就更加的可怕。


維爾斯也是在憤怒的一瞬間,突然領悟了這種強大而不可想象的禁咒法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