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他成功了。

但是,在所有人的眼中,他的成功是不可複製的,縱觀整個雲海界的歷史,也就唯有皇子龍一人而已。

可直到此刻,牧雲的表現,讓他們徹底的驚呆了,甚至在內心深處,都將他和皇子龍進行相提並論了。

當初,皇子龍在龍鯨榜上創造出的奇迹,也正是牧雲強勢超越的,這是意外么?然而並不是!

牧雲一路走來,名聲鵲起,強大的戰鬥力,豐厚的戰鬥經驗,以及無人知曉的來歷,從未一敗。

這種光環太過耀眼了,不得不讓人矚目!

此時此刻,他更是沉浮在虛空之中,宛若戰神下凡,身軀四周的強光耀眼,陡然便凝聚成為了一柄神劍。

衝天劍氣!

「牧雲這是要出手了,果然是年少輕狂啊,如此強勢,能夠對戰上古遺種,這簡直就是奇迹啊。」

在眾人的感慨聲中,牧雲動身了,劍起風雲動!

四周的眾人幾乎都要看呆了,當這一切都平靜下來的時候,四面八方一片平靜,牧雲負手而立,高高在上。

而在地面之上,則是留下了一堆殘缺的骨肉,根本無法分清究竟是哪一頭上古遺種的相貌了。

十頭凶獸,全部斃命,鮮血染紅了地面,嘩啦啦的朝著天地烘爐陣法之中流淌而出,匯聚成為了一條條小溪。

全部戰死!

難以相信,這可是十頭上古遺種啊,還都是天尊巔峰境界的無敵存在,戰鬥力早已驚人到了極致。

可卻被牧雲輕而易舉的斬殺,甚至都沒有絲毫的反抗機會,這足以看出,牧雲的可怕之處。

令人心驚。

不遠處,南天風神王面色驟變,喃喃說道:「這十頭上古遺種換做是我去對抗,根本無法戰勝,最多能夠斬殺一兩隻,便會隕落。」

真神開口,直言無法戰勝。

這讓眾人更是心中微微顫抖,牧雲的表現太突出了,雖然說他是藉助了天地烘爐地勢演化出了陣法方才輕易戰勝。

但,這也證明了牧雲在陣法一途上的天賦驚人,畢竟這天地烘爐地勢化陣,整個九天十地之中都找不出幾人。

甚至,無人可以成功。

「殺的好,公子果真是天下無敵,我就知道公子一出手必然會驚天動地,這地勢化陣的方法前所未見。」黑衝天激動的喊道,眉飛色舞。

「哈哈,公子威武!」神龜妖也大笑起來。

牧雲憑藉一人之力,強勢斬殺十頭上古遺種,這無疑是一件驚天大事件,足以轟動整個雲海界。

年輕一輩中,何人能夠做到?

退一步說,天尊境界的上古遺種並非是最強的凶獸,但牧雲的實力,卻僅僅只是在聖賢境界而已。

換做同境界的修士,面對其中任意一頭上古遺種,都不敢主動出手,逃跑都來不及,還敢面對十頭?

這便是底氣和魄力!

「轟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聲傳來,就在眾人紛紛心驚的時候,地面之上陡然傳遞來一陣恐怖的震蕩感。

四面八方,開始轟鳴,不斷塌陷起來,將那天地烘爐的地勢再次擴大,隱隱之間便能夠感覺到,地底之中似乎有東西升騰起來。

塌陷地邊緣,一眾天之驕子紛紛色變,神色凝重,這天地烘爐的地勢擴大了,莫非煉化還未能停止?

這是想要幹什麼?無人得知!

「有東西出來了,似乎很龐大,好沉悶的聲音啊,我們要不要再次後退一下,我擔心一會再次出現塌陷。」有強者喃喃說道。

這裡的塌陷,非同尋常,那便是直接墜入到天地烘爐地勢陣法之中,一旦進入其中就是自尋死路了。

畢竟,天尊境界的上古遺種都無法倖存,何況是他們呢?一時間,眾人紛紛都開始了快速倒退,不敢輕易靠近。

「體方!」

就在此時,拓跋小舞忽然驚呼出聲,美眸死死的盯著升騰而起來的東西,仔細去看,那竟然是一座體方。

足有六面,晶瑩璀璨,每一面都刻畫著大量的符文,交織成為了封印的痕迹,似乎在此物之中封印著恐怖的生靈一般,那擴散出來的氣息令人心中狂跳。

「龍鯨小世界中竟然真的有此物,這是真的么?」拓跋小舞使勁的揉揉眼睛,再次看去,卻依舊存在。

六面體方!

這是一個傳說中的東西,甚至都無人相信會存在於世間之中,在龍鯨小世界的傳聞中,便有此物。

據說,在這六面體方之中封印著無敵存在,一旦出現,將會導致生靈塗炭,其威力之大難以想象。

當然,這原本只是一個傳說,誰也沒有親眼目睹過。但是此刻,這六面體方的出現,讓眾人心頭狂跳。

此物,代表著不祥!

六面體方上,首先映入眾人眼帘的便是一個古怪的圖案,那是由無數的法則符文交織而成的圖案。

「六眼飛魚!」

遠處,有老者看到如此一幕,不由得瞬間便驚呆了,那圖案的輪廓,竟然非常的類似傳聞中的六眼飛魚。

而且,在六眼飛魚圖案的四周,還有無數的祭壇,都是呈現出一片血色,每一座祭壇上面都有一顆頭顱,或大或小,千奇百怪,但是唯一的共同點便是,這些頭顱中都散發出滔天肅殺之氣。

即便是相隔很遠,依舊令人心有餘悸,這僅僅只是圖案而已,便有如此駭然的威壓瀰漫開來,很難想象在這六面體方中究竟封印著什麼恐怖存在。

「嗡!」的一聲,就在此時,圍觀的人群之中,忽然有一尊年邁的修士陡然面色大變,死死的盯著那六面體方上的圖案,目光定格在其中的一顆頭顱上。

「血脈感知,我察覺到了老祖的氣息,竟然有點燃的趨勢,莫非那真的就是曾經的先祖呢?」老者喃喃說道。

他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自己血脈在燃燒,這是血脈在呼喊! 血脈之力,天狼血統,瞬間點燃!

老者身懷天狼血統,屬於雲海界妖族之中的頂級血脈,兇殘而又強大,很難被牽引起來,更是幾乎無法遇到血脈覺醒引爆的情況。

這是突破的象徵,也是強大的預兆,在天狼族中,血脈之力影響非常的大,一旦覺醒便能夠實力更近一層樓。

「真的是天狼老祖,我的始祖啊,莫非是真的被六眼飛魚吞噬了……」天狼族老者喃喃的說道。

他心中狂顫!

天狼老祖,乃是天狼族的始祖,是一尊非常恐怖強大的妖族生靈,曾經在雲海界掀起過腥風血雨,並且帶領著天狼族走向了巔峰,成為了妖族中的翹楚。

但,盛況並未持續多久,九天十地之中出現了一頭可怕的生靈,被稱之為六眼飛魚,縱橫天地無敵手。

血禍無盡,無數種族被毀滅,這引發了所有人的驚恐,紛紛都聯合在一起,在當時天狼老祖也響應號召,加入到了征伐大軍之中,設計將六眼飛魚圍困在一處禁地之中,而後啟動衝天殺陣,全力以赴的進攻。

那一戰,持續了極為漫長的時間,直打的天崩地裂日月無光,整個天穹幾乎都被打殘了,化作了零點。

戰鬥結束之後,無人走出,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不見了。

在當時,所有人都認為是這些熱血的戰士和六眼飛魚同歸於盡了,至少在後來再也無人見到過六眼飛魚露面。

似乎,真的是死了。

戰鬥勝利了,但是整個雲海界卻是損失慘重,特別是天狼族更是悲痛欲絕,老祖戰死了,血脈之力凋零。

原本已經是屬於翹楚一般的天狼族就此沒落下來,想要覺醒天狼血統都是非常的艱難,一代不如一代。

如今,已經在妖族之中成為了末流的存在,想要再次輝煌起來,幾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有人能夠徹底的覺醒完整的天狼血統。

這原本是不敢想象的事情,但是此刻,天狼族的老者卻感受到了血脈的召喚和沸騰之力,幾乎就要燃燒起來。

這是始祖的血脈在召喚,他連忙靠近了六面體方,仔細的去查看那上面的祭壇圖案,果真看到了一顆天狼頭顱。

正是始祖,天狼老祖!

狼首人身,雙目散發出可怖的殺意,瀰漫著古老的天狼族的威壓,似乎在這祭壇之上都能夠隨時復活一般。

「真的是天狼老祖,沒想到時隔這麼多年後,我終於找到了始祖的痕迹了,我們天狼族已經過了無數代了,所有族人畢生追求的夢想終於能夠讓我實現了么……」天狼族老者喜不自勝,激動萬分。

「天狼血脈,志在必得!這一次,誰也別想阻攔我的前行,誰也不行。」天狼族老者喃喃的說道,眼中滿是堅定的神色。

似乎,他看到了天狼族強盛的希望,這是一代代天狼族人夢寐以求的事情啊。

轟!

天狼族老者怒吼一聲,瞬間便爆發出衝天的血脈,猛然竄射出一滴本命精血,瞬間便灑落在六面體方的祭壇之上。

天狼老祖的眼眸散發出一絲細微的光芒,瞬間便將那一滴精血吞噬,而後眼眸開始了轉動,如同是機括一般,嘩啦震顫,而後便有大量的符文法則閃爍出來,瀰漫了整個祭壇,從圖案之中漂浮出來。

剎那之間,虛空顫抖,出現了無數的法則,快速的構建出了一條台階,延伸到天狼族老者的身前。

「始祖在召喚我……」天狼族老者激動萬分,縱身而起,瞬間便踏上了台階,快速的穿梭而出。

「我也去!」

人群中有人喊道,瞬間動身想要去搶奪寶物,但就在他邁出大步的瞬間,那虛空中的台階便開始了寸寸崩滅。

唯有天狼血脈,方可進入其中!

此時此刻,天狼族老者沖入到了台階盡頭,而後便眼前一亮,便出現在一處非常遼闊的空間之中。

四面八方,冰冷蕭索,非常凄涼,看起來如同是一片被遺棄的地方,地面之上隨處可見大量的殘缺屍骸以及無數的斷裂神兵利器等等。

「這些都是我天狼族昔年戰死的族人么?」天狼族老者喃喃的說道,盯著眼前的這一切,心中感慨萬千。

這些廢墟中的屍骸以及兵器,都殘留著天狼族血脈的氣息,顯然便是都來自於曾經的天狼族強者。

昔年,為了參加戰鬥,天狼老祖帶著族中最為精銳的天狼軍團加入戰鬥之中,卻最終一去不返,這也是天狼族沒落的根本原因。

「此地竟然還存在著,不知道始祖是否還留下了什麼寶物?」天狼族老者喃喃的說道,開始仔細的搜查四周。

一路前行!

很快,天狼族老者的目光陡然一凝,落在了前方的一座法印上,這是一座巨大的狼首法印,大如山嶽,靜靜的沉浮在虛空中,散發出黯淡的光芒。可以清晰的看到,上面還有大量的裂痕,甚至還缺了一角。

「狼首神印,天呢,竟然是我族的無上神兵,殘損了……」天狼老祖呼吸如窒,他看到了這一隻法印,心中劇顫。

這是天狼族的無敵神兵,只可惜隨著天狼老祖一起消失不見了,此刻見到這狼首神印,竟然已經殘缺了。

很難想象,當初的那一戰是何等的恐怖驚人!

神兵都打殘了,甚至是神性消失了大半,想要將其恢復起來都是一件非常為難的事情,至少以目前天狼族的勢力根本沒有機會。

狼首神印,沉浮在空,如同是沉寂了無數個歲月一般,帶著一股滄桑而又古老的氣息,靜靜的流淌。

神印之上,刻畫著無數的紋絡,散發出陣陣幽冷的光澤,仔細去看,似乎在這法印之中還保存著一座殺陣。

「這是怎麼回事,莫非師祖留下了寶物都在這神印法陣之中?」天狼族老者喃喃的說道,露出了遲疑的神色。

「左三十步,十滴血,前十三步,三滴血,左轉九十九步,九滴血,可開陣。」就在此時,虛空之中陡然響起了一道平靜的聲音。

「什麼人?!」

天狼族老者面色陡然大變,瞬間做好了戰鬥準備,他雙目冷冽,環顧四周,卻根本就不曾發現任何身影。

四周,唯有冷風呼嘯而來,並未有任何敵意。

「天狼族終究是沒落了,是我欠了天狼族的恩情,那麼就補償給你吧,按我說的去做,你會有所收穫。」

虛空中,那一道平靜的聲音再次響起,而後便陷入到了無盡的沉寂之中。

天狼族老者沉吟片刻,卻依舊察覺不到絲毫的殺意,顯然對方根本就沒有任何想要出手的想法。

並且,他能夠感覺到,對方必然是非常的恐怖,想要抹殺他非常的容易,既然能夠如此開口,便是沒有敵意。

遲疑片刻之後,天狼族老者還是選擇了信任,按照那一道冰冷的聲音提醒,將本命精血滴落開來。

「轟隆……」

當最後一滴本命精血灑落之後,那一隻狼首神印瞬間便爆發出一陣陣無比璀璨的神光,肆意的流淌出來,照亮了整個空間。

「嘩啦啦……」

狼首開口,噴出了大量的精光,有無數的丹藥法寶灑落出來,堆積如山,散發出陣陣葯香和強大的殺意。

這是寶藏!

看到這一幕,天狼族老者頓時便驚呆了,這些寶藏太過豐厚了,若是能夠全部得到,必然會讓天狼族邁上一個全新的台階。

這是天狼族崛起的希望。

熱淚盈眶。

「不肖子孫狼十三叩拜先祖,感激先祖留下寶物,十三必會鞠躬盡瘁,將整個天狼族帶領重新崛起,恢復先祖的榮光。」天狼族老祖狼十三激動的喊道。

說著,他便上前一步,從堆積如山的寶藏中,取出了一隻玉瓶,打開之後頓時便有一陣浸人心脾的香氣流淌出來。

玉瓶之中,有上百顆丹藥,晶瑩剔透,溫潤如玉。

狼十三取出一顆,放在手心之中,看到丹藥上面有無數的紋絡,隱約之間可以看到一頭天狼的虛影顯化。

丹藥並不大,卻蘊含著無比旺盛的生機。

「凝血成丹,這是先祖和戰團的族人利用本命精血熔煉而成的天狼血丹,竟然足足有上百枚……」

狼十三呼吸如窒,徹底不淡定了。

他隨便開啟了一個玉瓶,裡面竟然裝著珍貴無比的天狼血丹,這種東西對於其他種族的修士來說或許用處並不大,但是對於他們天狼族,這便是最珍貴的東西。

天狼血脈,蘊含血脈之力,是專門用於覺醒他們天狼族血脈的丹藥,這是塑造和改變本命的神丹妙藥。

狼十三的運氣不錯,覺醒了三分之一的天狼血脈,這也正是他強大的原因,但是他尋找了無數辦法,都無法徹底將血脈之力完全覺醒。

眼前的天狼血丹,讓他看到了希望,只需要一顆,他有足夠的信心徹底覺醒血脈,而眼前這上百顆,足以相助百名族人強大起來。

「無盡歲月過去了,這天狼血丹之中的藥性竟然沒有絲毫的減弱,此地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地方。」狼十三喃喃的說道。

隨後,他將目光落在了其它的寶物上,剎那之間他看到了一隻黑色的木盒,瞳孔驟然一縮。 這種玻璃能從外面看到裡面的情況,而裡面的人卻看不到外面,所以不管是賀森還是陳天,兩人都不知道此刻他們成了全警局的焦點。

當然,或許陳天猜到了,只是沒有說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