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這個擂臺戰,就變成了謝無敵登臺首秀,結果裝逼不成反被艹的故事。

不論怎麼說,謝家都算是丟人丟大發了,就算是第二位世子級的出現,也無法掩蓋過去。


“而且,這一次可不是我一個人的事,謝家纔是得罪了不少人呢。”顧雲軒說道。

看着溫菡薇有些摸不着頭腦的樣子,顧雲軒笑了幾句,開始解釋道。

“世家現在付出一些代價,已經可以進行第二次極道傳承的消息,你應該知道吧。”顧雲軒問道。

溫菡薇神色不變地點了點頭,示意她已經知道了這件事。

事實上,溫家就是第一批准備這麼幹的,原因就是溫菡薇自己。

自從溫菡薇的“死宅”屬性暴露之後,溫家取消她世子之位的言論就甚囂塵上,再加上後來她又是騷操作地嫁給了李苑英,徹底斷去了繼承溫家的機會,雖然她也不怎麼在乎就是了。

不過對溫家而言失去了唯一的世子級可是大事,對家族未來的發展有着巨大的負面左右。

就在溫家病急亂投醫的時候,陡然發現因爲大周氣運壓制的減弱,原本恢復緩慢的極道傳承居然可以走捷徑加速了,雖然代價十分的巨大。

而這個消息出現之後,溫家就開始緊鑼密鼓地籌備資源了,免得傳承出現斷層。

當然這個消息也不免被溫菡薇知曉了。

而當顧雲軒再次提到這件事之後 溫菡薇腦海中一道靈光閃過,整個人沉思了起來。

見此,顧雲軒微笑着說道:“沒錯啊,二次傳承可不是誰家的專屬,而已與皇族共治天下三千年的玉京城中世家的底蘊,要湊齊這些東西並不是做不成。而在這樣臨近改朝換代的時候,與其空置這些資源,不如……”

“不如用來培養家族下一代。”溫菡薇接着說道。

事情就顯而易見了,雖然資源消耗不菲,但是能培養出來世子級的強者就還是大賺的。

有了這樣層次的根基,絕對是未來可期。在這樣一個偉力歸於一人的世界,一個強者的作用就是核武一樣的戰略威懾。

不過說是如此說,但是選誰來成爲傳承之人可不是那麼容易的,畢竟替補級雖然不多,但在世家之中其實也是不少的。

這種情況下,選擇的不好的話,甚至能引起家族的動盪。

而作爲待選的世家替補級們,當然是做夢都想抓住這樣的機會了,恨不得如同孔雀開屏一樣地展現自己。

而即是時間臨近,又是影響力夠大的觀龍宴,自然就成爲這些人的第一選擇了。

但是還沒輪到他們表現一下的時候,謝家的謝無敵就上去了,不僅僅是與現在聲名鵲起的顧雲軒打了起來,甚至還表現出了世子級的力量。

這就砸蛋了,優秀是對比出來的,替補級們再努力,實力也不可能邁入世子級的層次。(真能跨層次逆戰世子級的話,他們也不需要來爭奪這一次的極道傳承機會了。)

現在有了兩位世子級的強者較量在前,他們這些人自然就會被襯托地黯淡無光了,你再強還能強的過他們。

而在世家高層眼中,有了前兩位珠玉在前之後,其他的人自然就是有些不堪入目了。

這不就是毀人道途嗎?

毀人道途,猶勝殺人父母。

或許會有很多人連帶着恨上了顧雲軒,但是所有人都必定恨上了始作俑者——謝無敵。

你TM就不能等一等再上去嗎!

這必定是他們所有人的想法。

事實上就在現在,大殿之中一股詭異的氣息就在醞釀之中了,無數包含惡意的視線都悄悄投到了謝無敵的身上,甚至連謝道韞這樣的鐵憨憨都有所察覺。

所以她纔在顧雲軒和溫菡薇的氣機之下,如此輕易的退卻了。

千夫所指無疾而終,說的就是現在的情況。

更何況謝無敵魯莽的行爲打破的不僅是這些年輕一輩的期望,他們身後還有各自的支持勢力,也被一併得罪了。

謝家高層當然不會這麼無腦,但是架不住謝無敵就是個愣頭青啊,上來就是第一個出手。

謝家不能讓家族世子級存在的首秀失利啊,只能硬着頭皮表示支持,結果就是掉到了坑裏,裏子面子輸了個一乾二淨。

“謝家要打發這些人可不容易,他們當然不會爲此與謝家翻臉,但是時不時的下一個絆子的話,這麼龐大的誰你各個世家的勢力,足以讓謝家焦頭爛額一陣了。”顧雲軒總結道。

溫菡薇無語:“真虧你一場戰鬥,就能想到這麼多東西。”

“我纔沒有想這麼多,就是看他謝家的不順眼,順手揍了一頓而已,這些都是剛纔臨時想到的。”

顧雲軒雙手一攤,瞎說着大實話。

這話一說,溫菡薇更是無語了。 不出預料的,接下來的戰鬥很是乏善可陳,替補級的年輕天驕們也不是徹底放棄了,但是那種有氣無力的感覺還是非常明顯地表現了出來。

所以擂臺之上刀光劍影,各色真元亂舞打得很是熱鬧,臺下觀戰的天驕們卻是看得昏昏欲睡。

“謝無敵真是罪無可恕。”顧雲軒一拍桌子,恨恨地說道。

原本還想着欣賞一下其他世家的精妙武學,以顧雲軒的神通觀武的能力,甚至有機會取得其中的武道真意用來填充自己。

但是謝無敵鬧過之後,接下來上場的世家子弟們大多是一種隨便完成任務的散漫心態,出招也都變成花裏胡哨的表演招術,只能看個熱鬧罷了。

失去了這樣一個遍覽武道,充實自己的打好機會,顧雲軒真是恨不得現在就跳到謝家包間之中,將還在昏迷的謝無敵拉出來鞭屍。

而如果不是接下來還有第二序列的天驕們會登場,顧雲軒恐怕就真的已經去做這樣的事情了。

雖然沒有觀武之力,讓溫菡薇的損失不如顧雲軒那麼慘重,但是一直看着這表演一樣的大都,溫菡薇也很是不悅。

只不過她沒有顧雲軒那麼衝動,反而是勸慰到:“沒關係,等等第二序列的衆人動手之後再動用觀武之力,你或許會有更大的收穫。”

“世子級完成極道昇華之後,一招一式都有賴於極道法則的加持。以我現在的觀武之力,沒有複製出極道法則的能力。”


顧雲軒撓了撓頭,無奈地說道,“畢竟是剛覺醒的神通之力,還沒辦法涉及到那樣的層次,替補級的強者們反而是最合適的觀察對象。”

說到這裏,顧雲軒又感覺都了右手的洪荒之力才蠢蠢欲動了,忍不住地想要去抽謝無敵一頓。

而見到顧雲軒雖然氣的是滿臉通紅,但是也沒有挪動腳步的意思,溫菡薇忍不住鬆了口氣。


溫菡薇是真的怕顧雲軒衝出去打謝家的那位一頓,擂臺上怎麼收拾對方都沒問題,但是擂臺下如果真的衝動了的話,謝家可不是吃素的。

但是顧雲軒憑空被攪亂了一次補充武道底蘊的機會,這麼齊全的世家武學,可不是那麼容易見到的,這幾乎算得上是阻道大仇了。

再加上之前,謝家想踩着他出名的行爲,萬一顧雲軒一時間想不開,還真的有可能動手,那事情就大條了。

不過顧雲軒氣雖氣,但還是能有着基本的理性的,還沒猖狂到要去教訓人家謝家的嫡系子弟的地步。

“別擔心,我還沒傻到對謝無敵動手的的地步。”顧雲軒安慰了她兩句,話音一轉,壓低聲音咬牙切齒地說道,“要動手也不會再明面上動。”

聲音中絲毫不掩飾對謝無敵的惡意,可以預見如果是在無人的角落的話,謝無敵必然不會夠什麼好結果。

看到顧雲軒還保有清晰理性的樣子,溫菡薇也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至於顧雲軒對謝家人的不爽,難道她溫菡薇看謝家人就開心不成,要知道她當初可是被別有心機的謝家兄妹跟蹤騷擾了許久,沒有一見面就打生打死已經是她溫菡薇寬宏大量了。

通了氣之後,兩人一起放下思考,不帶腦子地看着下面的煙花表演。

話說還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各家藏着掖着的天才們紛紛被極道傳承炸出來之後,居然顯得替補級存在有些人滿爲患的樣子。

許許多多的新面孔第一次出現在了替補級的行列,讓人不禁感嘆,什麼時候替補級的天驕也像大白菜一樣到處都是了。

更讓顧雲軒感興趣的是,裏面居然有一位顧家的直系子弟存在,顧雲海。

而在顧雲軒曾經的記憶裏,當年霸道強勢顧雲起打壓的可不止是自己,事實上所有可能進入序列級別的顧家人都在他的打壓範圍之內。

這也導致那段時間裏,出現了堂堂國公府年輕一輩只有顧雲起一位涉及序列的天驕的奇葩情況,人才凋零的程度僅次於顧雲軒那個便宜父親,那個被大周衰朽氣運牽連得生不如死的時代。

而這個顧雲海在當時一點也不起眼,如果不是精神修爲讓顧雲軒幾乎是過目不忘的話,他甚至都記不起來這樣的人,只依稀記得似乎是一個表現平平的直系子弟。

但是現在這位顧雲海站了出來,結結實實的替補級實力,可見顧雲起的壓制手段徹底地失敗了。

不過對方的運氣可是不太好,本來想在觀龍宴上一鳴驚人的,誰知道謝無敵那麼瘋狂地大鬧一頓,讓對方進入家族長輩視線的計劃徹底泡湯了。

有顧雲軒珠玉在前,顧雲海的實力雖然不錯,但也就是一般了。

而他的實力已經暴露在可顧雲起的視線之中了,以對方眼睛裏揉不得沙子的脾氣,接下來的事可就有趣了。

而就在顧雲軒饒有趣味的看着下方的場景的時候,英國公府包間之中,顧雲起的雙拳已經是捏的緊緊的了。

“砰砰。”

幾聲盤子破碎的聲音傳來,包間地上已經是一片狼藉了,瓜果之類的撒落了一地。

顧雲起的手中,茶盞已經是被他捏的粉碎了。

身後的隨從們嚇得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生怕被狂怒之下的主人給順手牽連了。

“給我查清楚是誰在背後支持他,誰在跟我顧雲起作對,都給我弄清楚。”顧雲起深吸一口氣,壓住了狂怒。

而這時的,顧雲海也已經完成可自己的首秀,察覺到了失策的他趕忙消失在了人羣之中,連接下來的宴會都不敢參加了。

這副場景讓顧雲起勃然大怒,徹底爆發了開來,一掌將桌子拍得四分五裂木屑橫飛。

“去,查清楚怎麼回事,我顧雲起可還沒死呢,就敢做這些小動作了。”顧雲起深吸一口氣,從牙縫中露出了幾個字,“還有,給我把顧雲海找出來,生死不論。”

“是。”

幾聲低低的應和,房間中閃過幾道人影,旋即消失不見了。

身爲十多年來的英國公府世子,顧雲起手下的實力自然不僅僅是當年夜襲顧雲軒的那批人。

不過當初是因爲小覷了顧雲軒,而且有大長老兄弟壓陣,自覺萬無一失的情況下,爲了行動保密所以沒有大規模調動人手。

而這次是調查家族中的對手,顧雲起絲毫不擔心有人會明面上來阻止,所以直接出動了自己的一些力量。

如果沒有其他人的援手的話,意顧雲海現在的實力,是沒辦法逃脫的,畢竟不是每一個人都像顧雲軒一樣有一位世子級的天驕貼身保護的。

“要找什麼人啊!”一串銀鈴般的笑聲從門外傳來。

聽到這聲音,顧雲起陰沉的臉色也是柔和了許多,帶着幾分寵溺的眼神看着門外走進來的身影。

“怎麼跑到這裏來了,小心之後爺爺教訓你。”

…… 替補級年輕一輩的交戰很快就結束了,不僅僅是因爲觀戰之人的不耐煩,就連他們自己恨不得立馬就結束戰鬥了。

失去了展現自己的作用之後,觀龍宴的擂臺對他們而言毫無作用,反而成了個負擔。

簡直就像是戲子一樣,在上面蹦跳供人賞玩,如果不是報名觀龍宴之後,不上場就意味得罪了皇族的話,這些替補級的青年們甚至都沒有上擂臺的慾望了。

所以在做了一番樣子之後,他們大都草草了事,連勝負都不怎麼在意,急匆匆就離開了擂臺。

出閨記之扯個王爺來背鍋 ,屬於年輕一輩的,最爲頂級的較量正式開始了。

入門級真元純化,替補級極致壓縮,世子級極道昇華,這纔是年輕一輩各個層級之間的真正區別。

武者根基跨入入門層次,需要一遍遍純化自身真元,褪去其中的雜質。

完成純化之後真元,其威力與之前相比提高了數成,實力比之前也會有不小的提升。

而當武者跨入替補級層次的話,需要將自身真元不斷地壓縮,就像是冶煉金屬一樣,一點點慢慢地摺疊鍛打。

完成極致壓縮之後的真元,就像是鐵礦石被製作成的菜刀一樣,不論是殺傷力還是硬度都有了質的提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