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裏有很多,你要多少,我就出多少,但是你必須給得起錢。”

陳元特眼中一亮,看來對方是個富家公子,出手肯定很闊綽。

凌羽楓眯起了眼睛,淡淡的說道,“你們工廠效率很高啊,但我很懷疑,大單子你們能不能夠吃得下?”

陳元特聽到這話,馬上又警惕了起來,哼了一聲說道,“這個好像不該你關心,好了,趕快看合同吧,如果沒問題,就趕緊簽字,我的時間很寶貴的。”

凌羽楓拿起合同,直接把它撕了,扔到了地上。

看着陳元特的眼睛,慢慢的說道,“你以爲我不知道你賣的都是假貨嗎?我從來不屑購買假冒僞劣產品。我只要正規的。”

陳元特頓時大怒,瞪着凌羽楓說道,“你是不是在耍我?”

到他這裏來拿貨的,誰不知道是假貨,沒有人是奔着真貨來的。

陳元特轉身就準備離開。

凌羽楓一把扣住了他。

陳元特大怒,準備把凌羽楓推開,但是感覺到肩膀上一陣劇痛傳了過來,忍不住尖叫起來說道,“放手,好疼啊。”


凌羽楓反而手上用力,慢慢的問到:“告訴我,你的工廠在哪裏?”

直到這個時候,陳元特才明白,對方根本不是來賣貨的。

他萬萬沒想到老陳竟然會給他擺一道。

凌羽楓手上再次用力,陳元特的胳膊馬上脫臼。

一聲殺豬般的慘叫聲響了起來。

他的額頭上冒出了汗滴,呼吸變得急促。

但陳元特依然咬緊牙關說道,“我什麼都不知道,把我放開。”

凌羽楓一拳打在了陳元特的肩膀上。

陳元特整個身體飛了出去,撞到了牆上,“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凌羽楓上前一腳,踩在了他的小腿上,問道,“你還有一次機會,馬上告訴我,工廠在哪裏?”

陳元特顫抖着聲音說道,“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你不要問我了。”

凌羽楓腳上一用力,“咔嚓”一聲,陳元特的小腿就骨折了,慘叫聲從辦公室裏傳了出來。

光頭強站在門口,悠閒自在的拿出零食,吃了起來。

陳元特在辦公室裏被凌羽楓折磨的,一臉猙獰。

到最後他終於扛不住了,大聲喊道,“我告訴你,我全告訴你,你不要再摧殘我了。”

凌羽楓這才把手鬆開,淡淡的說道,“早點說,就不用受這些罪了。”

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 ,一臉恐懼,對方到底是人是鬼,下手如此狠辣。

緩了一下,陳元特纔看着凌羽楓說道,“如果我告訴了你,你會把我放了嗎?你的話我該相信嗎?”

凌羽楓點了點頭說道,“我會放了你,你可以相信我的話。”

這個時候陳元特不相信也得相信了,因爲他已經怕了凌羽楓。

是從骨子裏頭害怕。


開門後,凌羽楓推了陳元特一把說道,“前面帶路。”

陳元特剛剛繞過光頭強,就撒腿準備逃跑,邊跑邊說道,“你們給老子等着,老子去叫人,今天一定要廢了你們。” 可是剛跑了兩步,他的前面就多了一個人。

光頭強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衝到了他的前面。

陳元特大吃一驚,雙腿一軟,根本跑不起來,“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凌羽楓慢慢的走了過來,看着陳元特說道,“你真以爲你能跑得了嗎?你已經沒有機會了,如果還想跑,你的雙腿這輩子都要殘廢了。”

陳元特此時渾身不停的顫抖着,根本不敢再有逃跑的念頭。

陳元特乖乖的帶着凌羽楓。

他們來到了郊區。

凌羽楓倒是沒有想到,京城可是個寸土寸金的地方,在這個郊區,竟然有這麼大一個工廠。

看來對方的背景不簡單啊,至少是個有錢的家族。

聽陳元特說,這個工廠是剛剛建立的,裏面的設備和員工都是新的,效率確實很高。

看來這個工廠是專門爲了對付蘇氏而建立的。

陳元特之前想的是,把凌羽楓他們帶到工廠,他就可以脫身了。

因爲工廠還有十幾個保安。

但一來到工廠,凌羽楓就把那十幾個保安全部給撂倒了。

他現在面如死灰。

就算他是孫悟空,也逃不出如來佛祖的神掌。

凌羽楓在工廠巡視了一番,倒顯得很滿意的說道:“不錯,所有的設備都是新的,連員工都是新招來的,很不錯。”

陳元特畢恭畢敬的說道,“以前我們是接其他公司的單子,最近看到蘇氏新產品那麼火,可以從裏面搞一些賺頭,所以就新開了工廠,沒想到你們還是找到了,這樣吧,我馬上讓工廠停了,並且全額賠償損失,求你們放我一條生路,好不好?”

陳元特一臉乞求,心裏卻狠狠的想到,一旦對方把他放了,他這個仇一定要報,到時候找一些高手來,把這兩個人弄死。

凌羽楓看了陳元特一眼,說道,“你知道你這些假貨對蘇氏有多大的影響?又有多大的損失?”

轉頭看向了光頭強說道:“光頭強,這一次蘇氏的損失有多少?”

光頭強一愣。

公司的事情他也從來不參與,怎麼會知道損失了多少?

我要當天帝 ,他就獅子大開口的說道,“100個億吧。”

他跟了凌羽楓這麼長時間,凌羽楓開口就上億,他覺得如果不帶個億字來,都是丟臉的。

陳元特聽到這話,“撲通”一聲,直接坐了下來,臉色發青說道:“什麼?100個億?”

怎麼可能會這麼多?

蘇氏新產品纔出來多久啊?

雖然銷售很火, 輪回劍主

對方這明顯就是敲詐。


光頭強撓了撓頭髮說道,“難道是我記錯了?”

陳元特聽到這話,才稍稍鬆了一口氣。

但隨即光頭強的話,讓他瞪大了眼睛。


光頭強說道:“應該是200多個億吧。”

陳元特這時候根本站不起來,擡起頭看向了凌羽楓。

他現在的身份對方並不知道,他也不想暴露,不然的話,會很麻煩的。

可是,對方明顯就是在敲詐。

200多個億,他怎麼能夠賠得起?

他竟不知該如何是好。

凌羽楓點了點頭說道,“剛剛你說所有的損失你來賠償,那就要說到做到,只要你賠償了,那咱們之間就兩清了。”

陳元特半天說不出話來。

凌羽楓笑了笑說道,“如果你賠償不了,那我就先把你的工廠收下,等到那些損失全部賺回來了,再把工廠還給你。”

陳元特“唰”的一下,就站了起來說道,“這怎麼行?絕對不行。”

這家工廠雖然是新建立的,但也是屬於陳家。

他怎麼能夠拱手相讓?

更何況,對方還是蘇氏。

這家工廠建立起來的最終目的,就是要把蘇氏搞垮。

如果把工廠交給了蘇氏,那豈不是給蘇氏做了嫁衣嗎?

家主要知道他這麼做,他就別想活了。

陳元特不停的搖着頭說道,“乾脆你們把我殺了吧。”

“好啊,沒問題。”

說着凌羽楓伸手就把陳元特的脖子扣住了。

手上用力,陳元特頓時感覺到呼吸困難,不停的翻着白眼,大聲的哀求道,“救命,我答應你,我全答應你。”

陳元特此時臉色脹紅,如果他再不答應的話,真的要到閻王那裏去報到了。

凌羽楓這才把陳元特放開。

陳元特“撲通”一聲,又坐在了地上,不停的喘着氣,一臉驚恐。

心想,對方絕對是魔鬼。

到了這個時候,陳元特不把自己的身份搬出來,恐怕不行了。

他擡頭看着凌羽楓的眼睛,很認真的說道,“你知道,這家工廠是誰的嗎?”

凌羽楓從身上掏出了手機,扔給了陳元特說道,“不管是誰的,既然說要賠償,那就拿工廠來抵押,你給這家工廠的幕後老闆打個電話,就問他給不給?還有,你的家人也打個電話,我想你應該交代後事了。”

陳元特一臉絕望,終於忍不住痛哭了起來。

從來沒有遇到像凌羽楓這麼可怕的人。

他現在根本拒絕不了了。

接下來就準備簽訂合同。

凌羽楓把張天啓叫了過來。

畢竟張天啓現在是蘇氏分公司的負責人,所有生意上的事情都由張天啓來出面。

把合同簽完,張天啓很禮貌的向陳元特伸出了手說道,“陳總,希望我們這次合作愉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