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林靜來到操場上,沒有目的的走着。

突然,我的腳下一硬,我低下頭去看,竟看到一塊紫色的石頭,我彎腰將它撿了起來,想看看是不是被染色了。

可我剛將石頭撿起來,一種觸電的感覺通透全身,而我的心跳驀然加快。

“你怎麼了?”林靜連忙問。

我這才發現,我竟將那紫色的石頭扔了。 環球挖土黨 “顧蘇?”林靜喊我。

我回神:“怎麼了?”

林靜翻白眼:“這話應該我問你,你突然怎麼了?”

我搖搖頭:“沒事,應該是剛剛起的太快,有點難受。”

林靜鄙視我:“真是沒用,不過這塊石頭好漂亮啊!”林靜將我剛扔了的石頭撿起來,看着它的樣子很是喜歡。

“確實很漂亮。”我贊同。

只見鵝卵石大小的圓石躺在林靜的掌心,通體紫色,那樣子一點不像是人爲染色的,倒像是天生的。

“不許跟我搶啊,這個我要拿回去做掛墜的。”林靜趕緊將石頭往懷裏一藏,好像我要跟她搶似的。

我笑:“好好,我不跟你搶。”真是小孩子心性。

林靜將石頭藏進口袋裏,和我往回走去,突然停住腳步,正色問道:“顧蘇,你實話告訴我,你到底喜歡穆言還是江昊天。”

我:“…..”這難道不是明擺着的事情嗎?

但看着林靜認真的跟世界末日一樣的眼神,我清了清嗓子,再次道:“穆言,我喜歡穆言,從進大學第一眼見到他,就再也沒有變過。”

林靜看着我沉思。

我被她突如其來的安靜弄的有些不習慣:“你,想說什麼?”

啪!

突然,林靜一巴掌拍在我的後腦勺:“我告訴你,就算你在喜歡穆言,從今天開始,不,從現在開始,你就給我移情別戀,把這個深的不能再深的感情全移到江昊天身上。”

我:“…..”

一回到教室,我就看見成羣的女生將江昊天圍的水泄不通。但神奇的是,這一回江昊天居然沒有將她們趕走。

上課鈴響起,女生們只能無奈的回自己座位。

“瀟瀟,我跟你換個位子吧。”我對一個依依不捨的女生道。

“好好。”瀟瀟頓時眼前一亮,一陣風似的在我位子上坐下。

我:“…..”這,江昊天就這麼有魅力?

啪!

林靜恨鐵不成鋼的一巴掌又扇在我後腦勺:“顧蘇,你想氣死我是不是,不僅不去跟江昊天和好,還跟瀟瀟換位子。”

瀟瀟是林靜的同桌,性格素來內向,要是話說大聲了就會臉紅,但自從江昊天來到之後,就徹底變瘋狂了,只知道一雙眼睛直勾勾盯着江昊天,哪怕多看一眼都好。

“我這是助人爲樂。”我摸摸被林靜打疼的頭。

“你——”林靜氣的恨不能將我抽死過去,但對我左看右看,硬是沒看出來哪裏能狠狠的抽,就只能作罷。

我摸摸鼻子,偷笑。

但,當我看着坐在江昊天身邊的瀟瀟,不禁鬱悶,只見瀟瀟哪裏還有魂魄,根本就已經是花癡,不,是花癡乘一萬都不嫌多啊!

難道說,我們一般人只有一個紅脈,而江昊天有兩個,所以纔會這麼受歡迎?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江昊天的目光驀然橫向我,四目相對,他的目光森寒一片,我一滯,裝作沒看見平靜的回頭。

末世正能量 穆言踩着上課鈴回來,在我前面坐下,瞬間,我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根本就轉不了了。

“顧蘇,原來你打着這個目的。”林靜用書擋住我看穆言的視線。

我將書本拿開,繼續看穆言,在如此近的距離看着穆言,我都能感覺到只屬於穆言的氣息,那種溫暖的,清澈的感覺讓我迷戀沉醉,也更加堅定我要找回記憶的決心。

江昊天的眸子森冷,臉色陰沉。

“江,江少,您,您怎麼了?”李歡兒看着江昊天,害怕的問到。

瀟瀟在一旁連動也不敢動,唯恐一個不小心將江昊天惹怒了。

一天的課終於上完了,我收拾了東西和林靜一起離開。

砰!

我剛要出教室門,江昊天一步上前將我往後推,然後霸道的出去了。

我看着江昊天的背影,然後又轉頭看林靜,這個男人到底哪裏好了,哪裏?連個門都要跟我搶,到底好在哪裏啊!

“昊天,蘇蘇寶貝。”江媽媽居然在校門口等着,一看見我跟江昊天一前一後,親暱的過來抱住我:“蘇蘇寶貝,媽咪都想死你了,快,跟媽咪回家。”說着就要將我帶上車。

“媽咪。”喊出口我才意識到這段時間已經喊的習慣了,糾正道:“阿姨,你跟——江同學回去吧,我要回自己的家。”

江昊天的臉色瞬間黑了下來,冷冷的盯着我。

江媽媽瞪大了眼睛:“怎麼了蘇蘇寶貝,昨天晚上沒回來,我還以爲是跟我們家昊天出去尋找刺激了呢。”然後轉向江昊天:“昊天,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對蘇蘇寶貝——太久太粗魯了?”

我:“……”

“問她。”江昊天面色冷清的扔下一句話,轉身上車了。

我:“……”

這確定不是越說越黑?江昊天,你下來說清楚啊!但江昊天已經將車門關上了。

“蘇蘇寶貝啊,你也不要怪昊天,你們這不是剛處於熱戀期嗎,所以他對你熱情一點也不能怪他,好了,大不了晚上媽咪不給他和壯陽湯了,讓他溫柔一點。”江媽媽一邊說着一邊將我拉到了車上,根本不給我拒絕的機會。

“顧蘇,不要再鬧脾氣了,趕快跟阿姨回去。”林靜不僅不幫我,反倒幫着江媽媽將我推上了車。

我:“…..”

砰!

車門一關,我才發現,江媽媽根本沒有上車,這車上只有我跟江昊天,我想下車,但車門被鎖了。

車子裏狹小的空間,充斥滿了江昊天清冷的氣息,我鬱悶的往角落裏移了移,遠離江昊天。

江昊天的臉色陰冷,卻沉默着。

江家。

“蘇蘇寶貝,來來,多吃一點。”江媽媽夾菜給我吃,然後對江昊天使眼色,但江昊天恍若未見,江媽媽只能道:“昊天啊,晚上要對蘇蘇寶貝溫柔點哈,否則她這麼個小身板怎麼受得了你的折騰啊!”

我:“…..”

我突然覺得再多的解釋再江媽媽眼裏都是掩飾,我低下頭,默默的吃我的飯。

吃完飯,江媽媽急不可待的將我和江昊天推進了房間裏,門關上的瞬間,又只有我跟江昊天兩個人。說實話,我其實有點害怕跟江昊天獨處,這種感覺就像是一塊巨大的冰山壓在我身上,又冷又重。

“我要洗澡。”突然,江昊天開口。

我恍若未聞,走到沙發上坐下,我知道江昊天的意思,是要我伺候,換作平常,我一定會趕緊去,但現在,決不。

江昊天冷冷的盯着我:“給你三秒。”

我從茶几下拿出雜誌,翻看。

“二。”

我翻開封面。

“一。”

我繼續認真的看着,果然,這純英文的文章一點也看不懂。

轟!

就在我感嘆的瞬間,我手中的雜誌竟自燃了,嚇的我慌忙扔在地上,雙手被火燙的生疼,我趕忙跑去浴室用冷水衝。

“我要洗澡。”江昊天進來,再次命令道。

我狠狠的甩幹手上的水,徑直離開浴室,其實,我想要的很簡單,只是想要他跟我說一聲對不起,只是一聲對不起而已,但江昊天不僅連半點歉意也沒有,居然還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顧蘇,你什麼態度。”江昊天滿臉陰霾。

我直接轉過身,躺在沙發上,閉上眼睛睡覺。

江昊天居高臨下得盯着我,目光陰冷,突然走過來一把將我拎起來,我努力掙扎,但根本沒有用。

啪!被他扔在牀上。

江昊天看也不看我,開始脫衣服,我趕忙起身下牀,走回沙發上。

瞬間,江昊天得臉色黑得不能再黑,站在原地森森得盯着我,我依舊轉過身,閉上眼睛睡覺。

“給你三秒過來。”江昊天得語氣冰冷,聲音低沉。

“二。”

“一。”

我裝作沒有聽見,繼續閉着眼睛。

啪!

突然我整個身體從沙發上摔了下來,而我身下得沙發竟不見了。不用說,是被江昊天變走了。

我懶得跟他糾纏,索性就睡在地上了。

江昊天滿臉陰霾得上牀,只是整個臥房得溫度都低得嚇人,我只能蜷曲身體讓自己不那麼冷。

夜,靜悄悄得,我在一片寒氣中迷迷糊糊得睡着了。

“言哥哥,言哥哥!你笑起來真好看。”

“言哥哥,你得手好大好溫暖。”

“言哥哥,我想吃冰糖葫蘆,還想吃桂花糕,你說我先吃哪一樣好?”

突然,一陣疼痛讓我驀然睜開眼睛,我這才發現,我竟被江昊天踢下了牀。

但,我是什麼時候上得牀?

稀疏得月色下,我看着江昊天平靜下來卻依舊帶着些冷氣的臉,搖搖頭,收斂情緒,在椅子上坐下,卻沒有了絲毫睡意。

剛剛有一個稚嫩的女聲一直迴盪在我的夢裏,一直喊着言哥哥。

但,言哥哥是誰?

是——穆言嗎?

呼,呼!

我被突如其來的聲音拉回聲,我四下裏看,怎麼會有這種聲音。我心一緊,該不會是有鬼怪吧,但,江昊天就在這裏,哪個鬼怪這麼大的膽子。

我大着膽子四下裏去查看,等我走到牀邊的時候,我才發現,這竟是江昊天沉重的呼吸聲。

我:“…..”

這,這莫名其妙的,江昊天的呼吸聲怎麼會這麼重,還跟喘氣一樣。

就在我盯着江昊天看的時候,江昊天的眸子驀然睜開,裏面好似燃燒着熊熊火焰。 我一僵,趕忙轉身回我的角落,繼續默默的蹲着,我以爲江昊天肯定會損我,卻不想他什麼都沒有說。

就這樣過了一夜,只是臥室裏的溫度比之前更低了。

睡地板的結果就是,我感冒了,而且還是重感冒。

“昊天啊,運動固然重要,但你運動的同時也要記得給蘇蘇寶貝保暖啊。”江媽媽對江昊天道。

“她自己不蓋。”江昊天淡淡道。

“蘇蘇寶貝啊,這運到固然是很重要,但你也不能激情得忘了身體是不是。”江媽媽轉過來對我道。

我:“…..”

學校。

“顧蘇,你怎麼了?”林靜問我。

我吸了吸鼻子:“感冒了。”

“啊,好端端得怎麼就感冒了。”林靜摸了摸我額頭。

我看了眼江昊天,林靜見了道:“就算你跟江昊天鬧脾氣,那也不能自虐啊。”

我:“…..”

我突然感覺,自從遇上了江昊天,人跟人都不能正常溝通了。

“你看,你看,我昨天特意找師傅做得。”林靜將脖子上的掛墜拿出來,正是昨天在操場上撿到的,經過打磨,那樣子比昨天更精緻好看了,要是不知道的,一定以爲是古董。

我伸手去摸那石頭,只是觸到的瞬間,竟又是觸電般的感覺,我本能的縮回手。

“怎麼了?”林靜奇怪。

我搖搖頭,上一次我以爲是我的錯覺,但好像不是。

“林靜,你拿下來讓我看看。”我道。

林靜將紫石從脖子上拿下來放在我手上,果然,一種觸電的感覺再次一閃而過,但也僅僅一瞬間,然後我感覺紫石躺在我的掌心裏一片溫暖,好像有什麼東西正在流進我的身體。

“穆言來了。”突然,林靜推了推我。

我驀然擡頭,看見穆言的瞬間,我感覺我自己的心臟猛然跳動,掌心一片灼熱,然後我就眼前一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