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怕他們故意給你找事做對不對,放心,你當我不存在嗎?我說的第三點,是遇到緊急的情況下,他們又找不到我,纔會由你去,一般你不用理會他們的命令。”龍極笑道:“而且我還可以安排人員保護你的女人和兒子的安全如何?”

“我知道你的虎幫有人會保護她們,但是不拍一萬就怕萬一,雙重保障比單方面的好吧!再加上安排的人都是國家的人,做什麼事情也比較方便。”

“很誘人的條件,其實說實在的,你爲什麼要對我那麼好,是不是爲了雅兒。”雷風緊緊的盯着龍極,想看看他會出現什麼變化。

但是雷風失望了,龍極根本就沒有一丁點的情緒波動,不過,他的話卻讓雷風釋然了。“沒錯,我就知道我瞞不了你的,雷雅是我的女兒。”


“嗯,果然如此。”雷風笑道。

“怪不得上一次我和三老的衝突能夠那麼容易的解決也是你幫的忙吧!包括救了雅兒。”

龍極微微的點點頭,這是我應該做的。

“那麼我可不可以問一下你爲什麼不和雷雅相認。”雷風疑惑道。

“呵呵,相認談何容易啊!我的情況和你的父母不同,你是不小心遺失的,但是雷雅卻是我安排給雷家的侍衛的。”龍極的話一出,雷風的就更加的疑惑了。

龍極苦笑道:“因爲那個侍衛是我的舅子,把我的女兒交給也好,我根本就不適合照顧雷雅,具體情況你也應該清楚吧!”

“難道是那狂暴的雷系異能。”雷風驚訝道。

“沒錯,我因爲它而獲得了巨大的能量,但也因此失去了很多,那雷系的能量根本就不是人能夠架予的,更何況像我這樣的變異雷系能量。”

“變異雷系能量?”雷風充滿了不解。

“是的,就是變異的雷系能量,那種能量的可怕是我見過世間最恐怖的能量,你甚至猜想過,我身上的能量全部爆發出來的話,可能就是大宗師級別的人物也會被滅。”

雷風直接啞然,這變異的雷系能量豈不是說不在自己的異能之下了。

看着雷風驚訝的樣子,龍極無奈道:“但是那霸道的能量我卻不敢使用,因爲那意味着自己將迷失自我。當初,就是因爲這股力量使得現在的宗師級人物不敢進入我國一步,但是也因爲這股能量我害得雅兒失去了自己的母親。”

“什麼?”雷風直接呆住了,緊接着就是害怕。

看着雷風慌張的表情,龍極笑道:“你現在不用怕,雅兒身上的變異的能量雖然覺醒了,這是我沒有想過的。本來我是想讓她當一個平平凡凡的女孩,但是現在她沒有經常用那能量,所以根本不用怕它反噬。這也是當初我讓你儘量不要讓雅兒用她的能量的原因。”

“那能量是每用一次就會增加一些,而且也會更加的難以控制,就像我,因爲當初的我根本就沒有發覺,最後纔會失控,現在只要注意一些,雅兒應該不會出現我的這種情況,你明白嗎?”

聽完龍極的話,雷風鬆了一口氣。“那就好,有我和虎幫的成員在,雅兒基本沒有什麼危險,那能量是不會用的,回去之後我會再次的提醒她的。”

“好了,該知道的你已經知道了,是不是和我回去了。”龍極看着雷風道。

雷風點點頭,有了龍極的幫助,雷風相信自己不會有什麼問題。

無論是誰看自己不順眼,有龍極這座大山頂着,他們就是敢怒也不敢言。

……

再次回到會議室,這一次因爲有龍極這個和事老的存在,三老也沒有那麼的強勢,雷風也沒有那囂張的氣焰,大家好好的談了談,然後簽下了合約,最終大家以歡樂收場。

至於說要給雷風擺一個宴會,雷風婉拒了,和這些大人物打交道,雷風很不願意,如果不是因爲種種原因的話,雷風寧願和他們沒有什麼交集。

離去會議室之後的龍凌風並沒有馬上離開京城,而是動用了自己在京城裏的關係和力量尋找楊凝,因爲回到會議室之後,雷風才發覺楊凝離開了,想通了關鍵之後,龍凌風開始大範圍的找人。

最終的結果,龍凌風只是收到了雷狂傳來的消息,楊凝自動退出了龍組,下落不明,有的就是還有一封交給雷風的信件。

拿起信件一看,雷風知道自己因爲憤怒說的話傷透了楊凝的心,自動的離去了,也就是將避開雷風會出現的地方。

本來雷風要找到她也比較容易,使用預知就可以了。但是,找到之後呢?雷風迷茫了。

於是,雷風無奈之下只能踏上了迴歸青海的道路。 求收藏、鮮花、、、

飛機之上。

“怎麼回事?爲什麼我的眼皮總是在跳,而且心裏也很不平靜。”龍凌風坐在頭等艙喃喃自語道。

預知的能力開啓,順着不安的情緒查下去,未果;難道真的是自己太多心了,由於飛機上不準通電話,所以雷風只能用預知的能力看了一下趙靈兒等人的情況,根本就沒有什麼不妥之處啊!

但是,那就真的如雷風所想沒有什麼事情發生嗎?

……

青海一間黑漆漆的屋子裏。

十幾個人聚在一起,嘰嘰喳喳的討論着什麼,橫看豎看居然全部都是日本人。從何而知,雖然都是蒙面,但是每一個人身上都有一把日本刀出賣了他們的身份。

坐在主位上的是一個日本女人,可以說是美女了,因爲她是衆人之中唯一一個沒有蒙面的人,穿着中國人的衣服,如果她嘴裏沒有說出大日本帝國等話,根本就很難判斷她是日本人。


只聽她說道:“雷風現在已經在北京回來的路上了,這一次爲了大日本帝國的榮耀,爲了山口組,一定要將他和他身邊的人一網打盡,奪得雷氏集團的技術。”

“知道了。”那十幾個黑衣人木訥的迴應道。

“很好,現在出發,雷風交給我,我一定會用盡全力阻攔他,就是死也是,你們的目的就是儘可能的抓捕雷風的女人和兒子,記住,此次的任務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失敗的後果你們就不用我說了吧!”那女子冰冷的道。

此時的雷風正在趕回青海的飛機上,卻完完全全的不知,日本的忍者已經再次襲來,爲了報上次的仇,這一次的目的很是明確,盯上了他的女人和兒子。

而雷風的女人和孩子卻因爲知曉雷風今天的迴歸,也都齊聚在一起,準備前往機場接機。

……

距離雷風乘坐的飛機到達青海還有一個鐘左右的時間,雷風的女人已經在前往機場的路上了,當然不會沒有人保護,虎幫除了十幾個武術高級的人緊跟其後之外,其中還有三個準大師級的存在,那就是虎一、虎三和虎四,至於武術高級一下的就沒有了,要不然那陣型就太大了。

五女和雷念風在一輛麪包車上嘰嘰喳喳的討論着雷風回來之後的事情,就連身爲司機的雷雅也時不時的插上一兩句話,總之可以用其樂融融來形容了。

忽然,幾輛汽車沒有任何閃避的直接衝向雷雅的麪包車,甚至還有幾輛直接從公路的兩旁撞向雷雅的麪包車。

轟!巨大的聲響響起,火光沖天。

“大嫂~~~”虎一等人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轟得措手不及,他們根本就沒有想到在青海還有人敢在自己虎幫的地盤虎口拔牙。

“我們沒事。”一道微弱的聲音在公路的一旁響起,赫然是林辰冰的聲音,除了半蹲在地上,還有站着一臉怒氣的雷雅之外,其餘的幾女和雷念風已經昏迷了。

“大嫂,你們都沒有事情吧!” 我的冰山女總裁 ,雖然想要叫救護車,但是看到雷雅整個人沒事的站着,也沒有叫救護車,所以虎一也不敢擅自做主。


“沒事,靈姐她們只是昏過去了,沒有什麼危險,倒是你們,提起警惕,來者不善啊!還有趕緊叫幫手過來,順便通知風哥,讓他注意安全。”在雷雅的攙扶下,林辰冰臉色凝重的說道。

“明白了,辰冰大嫂,你放心吧!”虎一說完,趕緊拿出了手機,這件事情擺在眼前,顯然是有針對性的,平時的時候,無論是誰想要傷害趙靈兒等人,都是千難萬難的,因爲她們的身邊除了虎幫的人保護之外,還有就是和虎幫的距離不是很遠,一有什麼事情,虎幫的大隊人馬絕對會在一瞬間趕到。

現在,她們要去機場接雷風,雖然有虎幫的人保護,但無疑是最弱的時候,所以敵人選這個時機是最好的,甚至還可以給正回來的雷風一個打擊。

手機在手,但是虎一卻沒有按鍵,而是直接對虎幫幾十人喊道:“保護好大嫂們,虎三趕緊去徵用其他行人的大巴或者麪包車過來,速度要快,虎四趕緊離開部隊,找一個有信號的地方,立刻向總部求救。”

隨着虎一的喊話,已經不用再說什麼,大家都知道情況的緊急了。

虎三和虎四立馬行動,但是,不等虎三和虎四離去,在衆人的面前已經無緣無故的出現了一大批手持忍者刀的蒙面黑衣人。

這些人一出現,本來那些圍觀的觀衆(不斷的在拍照,雖然有幾個人手機打不通,但是這並不足以引起他們的危機感),就是再傻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啊!逃,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是他們唯一的選擇,雖然說我國的國人是非常的喜歡圍觀,這沒有錯,但是在這之前,自己的生命必須要沒有威脅啊!有威脅的存在,自己留在這裏看戲,那不是找死嗎?

面對這些黑衣人,虎一也不在廢話,大聲喊道:“在座的各位,麻煩幫我們向虎幫的人傳個信息,就說虎一等人在XXX路被人截殺,趕緊來援,虎一必有重謝。”

“他是虎一?”

“真的呀!剛纔帶着墨鏡居然沒有認出來,真的是虎幫的虎一。”

“快快,我們快點給虎幫傳消息,就是沒有報答也要啊!他們可是我們青海的‘警察’啊!”

君心澎湃:權少的億萬新娘

沒多久,所有的人已經都跑光了。

雖然衆人知道是虎幫的高層有危險的,但是有些人直接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而有些人則是有自知之明,直接開溜,找人。至於有一些想要和虎一等人並肩作戰的,被虎一給喝退了,虎一一腳將水泥地踩出了一個坑,那些想幫忙的也識趣的去幫救兵了。

“你們準備好了沒?”領頭的蒙面黑衣人冰冷的道。

“哼。”虎一冷哼一聲,他也知道自己剛纔叫人去幫救兵也是無奈之舉,這大戰一觸即發,自己等人想要撐到救兵的到來,那是難上加難啊!不過,總有那麼點希望。

“如果我說沒有準備好,你是不是不出手啊!”虎一一臉笑意。

“你們必須要死,這是我們的職責所在。”冰冷的聲音再度響起。

“那就殺吧!”虎一大喊道。 虎一、虎三和虎四帶着虎幫的一些人衝了上去,而剩餘的一些人則將雷雅衆女給圍在中間,所有人不斷的後退。

另一方的忍者也是拔出了忍者刀。

青海乃是虎幫的地盤,誰敢在太歲頭上動土,那不是自找死路嗎?但是,最近因爲國家機關的關係,虎一等人身上根本就沒有帶槍,就連鋼管等混混帶的工具都是沒有帶。

兩方相交,沒有多久,勝負已分。

不爲別的,就那些忍者中,有一個大師級的人物,一個領域,虎一等人根本就沒有一丁點的反抗之力。

“這就是你們虎幫的實力嗎?”那個大師級的忍者不屑的道。

“你~~~”虎一等人雖然憤怒,但是也是無話可說,自己等人根本就沒有實力和大師級的人較量。

“有本事你們就等我們老大回來,趁我們老大不在對付我們算什麼~”虎幫的一個人吼道。

“哼,雷風,他回得來再說吧!”那忍者滿是不屑,然後高傲的道:“我們的老大已經派出了我山口組的王牌血櫻去對付雷風了,對付你們,你們以爲會是爲了威脅雷風嗎?你們錯了,只是要你們雷氏集團的技術而已,然後你們的命運,嗯,哈哈哈。”

“你以爲你們可以得到我們雷氏集團的技術嗎?”雷雅撥開人羣嬌喝道。

“得不到嗎?只要你們在我們的手上,就算雷風能過逃得過血櫻的捕抓,但是他不會將雷氏集團的技術拿出來嗎?我們可是將雷風的弱點研究的很清楚,所以對付你們,是爲了更好的保障而已,你們懂嗎?再者,血櫻若是成功了,你們會拒絕我們的要求嗎?”


“是嗎?風哥那邊就不說了。你以爲你能抓得住我們嗎?你們把我這個S級的雷系異能者放在哪了。”雷雅說到最後大喝道,與此同時,身上的紫色光芒從身體之上射出,照的那些忍者不得不閉上眼睛。

“雅兒(雷雅大嫂),不要。”衆人驚呼道。

雷雅的情況虎幫的一些人有一些瞭解,就是上一次日本忍者來襲的時候,虎一等人親眼目睹過雷雅那恐怖的能量,看得他們膽戰心驚,雷風雖然不是很清楚,但是還是封鎖了這條消息的泄露,也大致的和知情人說了一下,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不要讓雷雅出手,那樣子危險太高了。

“八嘎,所有人給我上,生死無論。” 詭醫裊后

“你們有機會嗎?”雷雅輕聲道。

手裏出現一把紫色的長矛,握在手中,電光閃爍,隨手一扔,準確無誤的插在那些忍者的中間,虎一等知情人大喊:“快點逃。”

虎幫那些躺在地上的人聽到那焦急的喊聲,那些知情的人,趕緊翻身而出,那些不知情的雖然不知道是爲什麼,但是也是有樣學樣。

接下來的一幕,虎幫的人心都顫抖了,只見那佇立在那些忍者中間的紫色長矛分解開來,紫光四射。

“呃呃呃……”所有的忍者沒有一個逃離,不,有一個,那就是那個大師級的忍者,看到虎幫的人拼命的都要和那長矛拉開距離,就是誰也會覺得不對勁啊!

但是那些日本忍者的紀律太好了,那大師級的都沒有發話,再加上雷雅不也就S級嗎?有事也有大師級的撐着,於是,就有現在的一幕。而那大師級的一看那長矛分解的紫色能量異常的恐怖,當然就是一個遁術離開了,可憐了其餘的忍者啊!

看着這驚人的一幕,虎一喃喃道:“雷雅大嫂又控制不了自己的能量了,而且這能量冒示比上一次還要恐怖啊!還好,大家都沒有中招,要不然,那後果~”

幾秒之後,呈現在大家面前的一幕是,所有的忍者都乖乖的躺在地上,只剩下一口氣殘喘着,身體仍舊在不住的顫抖。

“死吧!”忽然一個聲音在雷雅的身後響起。

“小心啊!”虎幫的人對着雷雅大喊道。

大師級的忍者拿着忍者刀劈向了雷雅,那架勢,不用說了。但是衆人的呼聲已經慢了,虎幫的人彷彿已經看到了雷雅的下場,雷雅畢竟是雷雅,不是他們的老大啊!都閉上了眼睛,臉色鐵青。

“呃呃呃……”聲音傳出,衆人猛的睜開了眼睛,虛驚一場。

那大師級的忍者手裏的忍者刀停在了雷雅的頭頂,無論怎麼掙扎也劈不下去,原因嗎?雷雅的身體被紫色的能量佈滿,那忍者刀一接觸那紫色的變異能量根本就無法在前進一步。

反而,那大師級的忍者被電得直顫。

雷雅慢慢的轉過身體,嘴角微微上翹,冷冷的道:“你以爲我不知道你的小把戲嗎?就憑你,也想殺我,這簡直就是笑話,哈哈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