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抗議!

林寒抖了抖顫抖的手臂,笑着說道:

“真仙境的法力果然十分渾厚,相比起先前渡劫境的你來說,簡直就是天壤之別,好了,我熱身也算結束了,也是該認真的打一架了。”

玄清仙宗衆人:“熱身???”

仙道老祖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

啥特麼玩意啊。

你管剛纔的交手,叫做熱身?

他還沒有從剛纔的話語中反應過來。

林寒的身影便直接來到面前,拳法大開大合洶涌澎湃。

仙道老祖的嘴角抽搐,此時也顧不得剛纔的話。


體內的法力匯聚,施展出無數的道法神通。

嘭!嘭!嘭!

拳頭碰撞的聲音響徹天地,周圍空間開始扭曲起來。

衆人距離大戰的地方越來越遠。

沒有別的理由。

他們怕死。

戰況十分得激烈。

仙道老祖施展仙術《輕羽仙身》,瞬間便出現在林寒的身後。

將體內所有的法力盡數凝聚在拳頭上,重重地砸在這個小子的背部。

嘭!

林寒的身影倒飛出去,撞碎無數的次元空間。

無數的血跡傾斜而出,灑落在大地。

見到這一幕,圍觀的玄清仙宗修士攥緊拳頭滿臉的興奮。

他們的老祖佔據了上風。

千言萬語涌上心頭,但最終只能化爲一句。

牛逼!

絕對不是因爲沒文化的原因,只是因爲其他的形容詞都不能表達出我們的激動而已。

然而,被一拳砸飛出去萬米的林寒驟然停住身影。

圍觀的衆人見此不由自主地嚥了口唾沫。

這特麼的有問題吧。

都受到如此嚴重的攻擊,這位劍宗掌門竟然還能這麼快的恢復過來?

林寒抹去嘴角的血跡,笑着說道:


“仙宗老頭,不得不說你現在的實力的確有點意思,能夠讓我的實力底蘊再次提升,倒是要感謝你一下。”

仙道老祖聽到這番話,眉頭微皺說道:

“實力底蘊提升?林掌門這是在說什麼胡話,本尊奉勸你一句,若是此刻甘願認輸,親自向我玄清仙宗承認錯誤,並將先前所掠奪的資源盡數歸還,倒也不是不能饒你一命。”

林寒聞言略微有些錯愕。

到了這個時候,這個老頭竟然還在做夢。

也罷,就讓你明白什麼叫做現實吧。

林寒深吸一口氣,眼眸中充斥着金光。

BGM,給爺唱!

讓海天爲我聚能量,

去開天闢地。

爲我理想去闖,

看碧波高壯。

“貞依,凝聚魂甲!”

幽黑的詭氣縈繞在他的四周,形成閃爍着寒光的虛幻魂甲。

剎那間。

林寒所散發出來的氣勢節節攀升,實力成倍式的增加。

以他所在的地方爲圓心,洶涌的白色氣浪席捲起方圓萬里。

嗡嗡嗡!

虛空破碎的聲音不斷響起。

林寒腳踩罡步,瞬間便來到仙道老祖的面前。

拳頭凝聚着無法想象的力量,猛地砸出。

嘭!

正在圍觀的衆人,露出震驚的神情。

他們根本就捕捉不到林寒的身影,只是聽到一聲轟天巨響。

一道璀璨的流光墜落,砸穿無數的山頭。

最終跌落在地面上,形成一道深不見底的巨坑。

他們凝神看去,面露錯愕的神情。

氣若游絲……

這是,他們的仙道老祖。

而此刻的天穹,那位劍宗掌門凌空站立顯現出無敵的姿態。

無形中散發出來的威壓,不斷地撕裂周圍的空間。

林寒看着眼前的衆人,輕聲說道:

“即便是真仙,在我面前也得低頭,也得讓路!”

“我就問,還有誰?” 玄清仙宗。

衆人看着眼前凌空站立的林寒,有些瞠目結舌。

他們遲遲迴不過神。

根本就不敢相信剛剛發生的事情。

真仙境的仙宗老祖,就這麼沒有懸念地敗了?

難道不應該是一場龍爭虎鬥嗎?

小說都沒有這麼寫的啊!

天穹之上。


璀璨的陽光照在林寒的臉龐,充滿了高人的逼格。

他僅僅只是站在那裏,但是卻向衆人透露着一個令人無法反駁的道理。

眼前之人,舉世無敵!

清虛掌教率先回過神,面容有些苦澀。

這特孃的,簡直了……

他心裏不斷地默唸“玄清太上道德天尊”祈求保佑。

同時對着眼前的林寒稽首說道:

“林掌門,您的實力我們玄清仙宗上下都已經見識到了,眼下連真仙境的老祖都不是您的對手,我們願意俯首稱臣,稱你爲人間最強,還希望您能夠給仙宗衆人一條活路。”

說完這句話,清虛掌教“噗通”一聲雙膝跪地。

腦袋猛地對着地面磕去。

嘭!

嘭!

嘭!

耳邊沒有任何的迴應。

清虛掌教心裏咯噔一聲,正要繼續磕頭的時候。

地面有一雙腳接近,傳來峯主的聲音說道:

“掌教,您不用再磕頭了,那位林掌門已經離開了。”

清虛掌教聽到這番話,額頭出現數道黑線。

起身後長鬆了一口氣,招呼人手查看自家老祖的傷勢。

瑪德,好特麼尷尬啊。

當着這麼多人的面下跪。

清虛掌教的心裏同時也泛起很複雜的情緒。

天寒玄洲這麼多年來,出現過數不勝數的天驕。

但也沒有一個這麼牛逼,能夠以凡人之軀幹死真仙境的啊。

……

玄清仙宗,百宗盛會的現場。

氣氛非常的安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