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憑什麼信你?”

“你可以不信我,對於一個二魂一體的人來說,我知道你可能比我更希望讓李慕青消失,這對你來說是好事。”

李慕白上前一把揪住林軒的衣襟。

“你知道你自己在說些什麼嗎?”

“我當然知道,你不想讓李慕青消失,也不是沒有辦法。”

“什麼辦法?”

林軒回頭看了看湯尼他們。


“你們先出去,我和李慕白道長好好談談。”

說着林軒又側頭看了一眼杜峯。

“我也要出去嗎?”

林軒微微點了點頭,杜峯有些無奈的看了看他,然後還是拔腿走了出去。

“你把他們都支開,是想要和我什麼?”

林軒想了想,然後看着李慕白說道:“其實李慕青的想法你比我清楚,他絕對虧欠你,所以想一走了之。”

“你根本沒有辦法讓他醒過來,連道協的那些老傢伙都沒有辦法,古森學院都只能勸我父親二選一,你一個混妖會有什麼辦法。”

林軒擡頭看了一眼李慕白,然後說道:“你明知我沒有辦法,還留在這裏和我談,說明你心裏其實還是很想讓李慕青活着的。”

李慕白點了點頭。

“我和他同時來到這個世上,共用這副軀體那麼多年,我心裏比任何人都清楚,我們早就是一個人了,他不能死,我也不能失去他。”

林軒看着李慕白,雙眸閃動,淚光瑩瑩,一時間感慨萬千,心頭悲痛不以。

“慕白啊,不能讓你兄弟死去,你們就是一個人,你們就是一體,要是他死了,你活着還有什麼意思。”

李慕白詫異的看了看林軒。

“喂,我的事,你這麼難過做什麼?”

林軒側頭看了看李慕白,然後假惺惺的說道:“我這是在替你悲傷啊,我不能沒有你,就像你不能沒有李穆青一樣。”

“你不能沒有我?什麼意思?”


林軒恢復神態,擡頭四處看了看,“我想要你幫我,混妖的力量你我都很清楚,沒有人比我們更加強大,在沒有靈力的世界裏,天然的妖力,是一切外力的抵擋者,沒有我們,你們鬥不過異界的那些兇獸。”

李慕白不以爲然的搖了搖頭。

“古森學院在沒有妖星院之前,也可以抵擋異界的獸族。”

“他們那時候雖然沒有妖星院,但他們有失崖所。”

“失崖所和妖星院不一樣,失崖所裏只有血脈百分百穩定的人,纔可以加入,而現在妖星院裏,時常出現暴亂的事情,混妖本來就不穩定,如果把他們的血脈的激活,那對這個世界來說就是滅頂之災。”



“可崑崙已經被屠戮了,雷落總會捲土重來,他休養生息,蓄勢待發了三年,如果雷落帶着他的獸族殺來,現在的人界,有誰可以抵擋。”

李慕白向門外看了一眼。

“古森會擋,道協會擋,TB組織的每一個人都會擋,雷落拿不下我們。”

“可你們也擊敗不了他,這就是現實,你必須承認,沒有妖星院,古森的勢力至少會下降一半。”

“混妖的血脈覺醒是有風險的,一旦他們全部暴走,對人間界的危害不比兇獸來的小。”

林軒眉心緊鎖的看着李慕白。

“這些我都清楚,其實我一直想知道,那些異界的兇獸爲何頻頻入侵我們的世界,爲什麼我們和他們之間就不能和談呢?”

“不可能和談的,荒獸與我們彼此互相屠戮了幾千年,這種仇恨很難用和談的方式化解。”

林軒把手裏的食物放到一邊,然後拿過桌上的紙巾擦了擦嘴角。

“李道兄,依你之見,而今這種局面,我林軒該如何自處?永無止境的逃亡下去嗎?”

“其實你不用逃,你並不是危險品,你只需要回到古森,和那些老傢伙說清楚,他們不是非要你死,只是他們不想看到有人破壞了他們立下的規則。”

林軒微微搖了搖頭。

“你不會明白的,他們就是要我死,他們不光是想讓我死,他們還想讓整個妖星院的人都死,他們眼裏容不下混妖,吳容與被調查就是最好的證明。”

“如果你執意如此,那我便沒有辦法了,往後的路,我幫不上忙了。”

“你可以幫,”林軒看着李慕白頓了頓,而後繼續說道:“道協裏有很多你我都不願意看到的人,我們不能再各自爲營了,流沙會,道協,古森學院,必須聯合起來,否則很快就會出現第二個崑崙了,荒獸蠢蠢欲動,不少人馬已經彙集到了昌臨,他們三年沒有騷擾我們,肯定是在密謀更大的襲擊。”

李慕白也微微皺了皺眉。

“這是個問題,荒獸三年不來,我們就只能苦苦等候,而它們隨時可以進攻,這對我們很不利,我們必須找到擊破他們的辦法,必須找到他們的老巢,否則我們永遠只能捱打。”

“可這一切都還是要建立在我們各部統一的前提下,我想我們必須召開一次和談的會議,讓所以人一起決定人間界的未來。”

李慕白思考了很久,然後對林軒問道:“你想讓我幫你做什麼?”

“我想要你幫我去找到他們的核心人物,然後把和談的消息傳遞給他們。”

“可以。”

李慕白麪無表情的點了點頭,他清楚自己不是在幫林軒,而是在幫他自己,這種四處追殺自己朋友的事情,李慕白自己也過夠了。

昌臨的夜已經持續暴亂了好幾天,越來越多的團體向這裏聚集。

“我們有一個士兵暴露了,被道協的人當場擊殺。”

儲越面色凝重,這次他奉命來討伐人間界,帶着數以萬計的獸族士兵,想要把他們全部的藏起來,的確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這些傢伙欺人太甚,我們就應該立即出兵,把這裏的人都屠戮了,給他們一個教訓。”

儲越看着煞鷹搖了搖頭。

“你第一次來人界,對這裏的人不太熟悉,他們睚眥必報,手段殘忍,我們貿不能提前動手,否則一旦暴露了位置,他們就去羣起而攻之,變得異常團結。”

“儲越師兄的意思是讓他們自己爭鬥,彼此瓦解彼此的實力?”

儲越笑着點了點頭,然後又回頭吩咐道:“派人去看看玉完天的白雅曦公主,就說老朋友到了,有要事與她協商。”


“諾!”

報信的人剛剛出去,就被鄭宇他們逮了個正着。

“這是他們通訊兵,看來他們的老巢就在我們附近了。”

和非無擡頭四處看了看,他們接到學院的命令,在這裏已經守了兩天兩夜才抓到了這個負責通訊的獸族士兵。

“公子,我看這些傢伙就在附近,讓總部打開天眼直接搜索定位吧。”

“現在還不是時候,”鄭宇面色凝重的搖了搖頭,“一旦我們使用天眼,那就意味着徹底暴露了我們行動的範圍,敵人就會做出撤離的部署,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勾引他們,讓他們自己走進我們的包圍圈。”

何非無有些不解的看了一眼鄭宇。

“可如果他們不上當呢?”

“不會的,我瞭解他們,這些兇獸都是有首領的,他們這次來昌臨,必然有不可告人都目的,我們要在他們下手前,查到他們來這裏的目的。”

“那林軒那邊?”

鄭宇突然頓了頓,然後向外揮了揮手,示意其他的人離開房間。

“吳院長特別交代,讓我們一定要保證林軒的安全。”

“吳院長會不會也太偏心了,大家都是混妖,可他對林軒,和對我們完全截然不同嘛,我看吳院長對你都沒有對林軒上心。”

重生炮灰軍嫂逆襲記

“我聽說這幾年,林軒修爲精進了不少,你要實在不服,可以去找他比試比試。”

“我上哪找他去啊?都說這小子現在在昌臨,可我們來了這麼多天了,連他的影子都沒有見到。”

鄭宇看着何非無低聲笑了笑。

“我們四處追殺他,他不得躲得嚴一點,要是這麼輕易的就被我們抓回去了,那吳院長就沒有保他的必要了,林軒是妖星院的希望,他是我們的未來,我們不能放棄他,更不能不相信他。”

何非無有些無奈的看了一眼鄭宇。

“公子,我沒有不相信他,我只是覺得吳院長有些偏心而已,同樣是S級的學員,他可沒有用命來護過你。”

“幼稚,”鄭宇詫異的看了看何非無,“學院也沒有對我下過絞殺令啊,在渤海海宮的時候,我們大家都看到了,林軒身上有着無限的可能性,我們不能爲自己而活。” 「哦,只有三百斤血呀!還差七百斤學呢!那該怎麼辦呢?」鄺美美皺眉道。

「鄺總,你問封科長外地能調血來嗎?」曹可盈道。

鄺美美立即嬌聲道:「封科長,你就幫幫我吧,能不能從外地血庫調血來呢?」

封科長搖頭道:「哦,現在全國各地血庫都缺血,哪裡調得到血呀!」

「哦,我們醫院還需要血呢,您就幫我想想辦法吧!」鄺美美的手勾住了封科長的脖子。

「哎,不是我不幫你呀,我真的愛莫能助呀!我看你還是另想辦法吧!我只能共給你三百斤血,你要不要,不要就調撥給別的單位了!」封科長道。

「要,當然要啦!」鄺美美急忙道,先拿到三百斤人血吧,其他的再想辦法。

封科長立即開了一張供應單,「這是三百斤血提貨單,你去交錢吧,交錢后就可以到倉庫提血了!」封科長道。

「哦,謝謝封科長!」 于西之門

鄺美美拿著提貨單出了供應科,「還差七百斤血呀嗎,該怎麼辦呢?」鄺美美皺眉道。

她拿起手機給沙其馬打了個電話,「喂,沙司令,只買到了三百斤血,還差七百斤呢!」鄺美美道。

「什麼,只有三百斤,那怎行呢!還差七百斤呢!你再想想辦法吧!」沙其馬道。

「沙司令,我試過了,血庫缺血,根本搞不到一千斤血呀!」鄺美美道。

「不會吧,整個血庫就三百斤血嗎?做事情要動腦筋呀!明的不行,那就用暗的嘛!」沙其馬暗示道。

「哦,我明白了!」鄺美美道。

掛了電話后,鄺美美和曹可盈立即去血庫的收款處交了錢,隨後去血庫倉庫提貨。提貨的時候,鄺美美特意望倉庫裡面看,裡面是低溫的貯藏庫,堆積了不少圓形容器。

「哇,血庫裡面這麼多血呀!」鄺美美故意驚嘆道。

倉庫管理員望了鄺美美一眼道:「別看現在倉庫里這麼多血,這些都是各大醫院分配好的,他們馬上就要來提貨了,很快就會所剩無幾的!」

「哦,那些醫院很快就會來提貨?」鄺美美道。

「是的,你看,他們的車已經來了,只要一個小時血庫里的血基本上都要搬運走的!」倉庫保管員道。

此時倉庫門外已經停了很多醫院的車輛,他們都是來血庫提血的,看來用不了一個小時,血庫里的血很快就所剩無幾了。

「哦,是這樣呀!」鄺美美點頭道,心中暗道:「看來晚上來偷血庫里的血,也湊不不到一千斤血呀!那該怎麼辦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