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忍着手臂傳來的劇痛,和腦袋的暈厥奔上擂臺,冷眼看着這個石驚天“你夠張狂!”

“對,我不但要虐死你,並且還要從這裏帶走楚家的大小姐,你作爲楚家的代表人不知如何感想?”石驚天笑着遞給我話筒“要不要給大家分享一下?”

“去你的!”

www☢Tтkan☢C〇

我直接大怒拿着符文劍橫掃了過去,匯聚周圍陰氣朝石驚天率先發起了攻擊,狐狸姐姐也大吼着朝他猛撲了過去“吼,你特麼的臭小子,真是作死!”它也忍不住罵了起來“要是不把你打回孃胎,我就不叫狐狸姐姐!”

看着對面濃厚的陰氣鋪蓋過來,石驚天並不慌張,朝後閃躲了一下,拿出符文劍召喚出自己的兩隻鬼魅開始戰鬥!

兩隻鬼魅出來後,在空中大吼起來,整個空間的氣流自動發生了碰撞,它們咆哮一聲,朝狐狸姐姐抓了過去。

石驚天速度很快在地上拋灑了一些帶血的靈符,整個人朝地上一趟,揮出攜帶陰氣的強有力一劍。

(本章完) 沒等我反應過來,石驚天竟然又拿着符文劍斜飛而下,直接照着我頭部劈了過來,這一劍夾帶着陰風就像是一頭奔跑的野狼,嘶吼着朝我奔來。

我手心裏的毒性我估計是全部發作了,因爲我已經出現了頭昏眼花的症狀,並且體力明顯不支,對着石驚天過來的一擊,擡手拿着劍感應着去阻擋。

然而,我並不是僥倖的,直接被石驚天這股強大的氣息給轟飛出去,並且石驚天緊跟一腳甩向我的側腰將我徹底的踹在地上“小子,你不行的,召喚出你的高級鬼類吧,以爲自己攜帶一隻狐妖就張狂的不得了麼?我的兩隻鬼魅都是家族裏花費很多心血爲我豢養煉製的,你今天死定了!”

“龍空!”

擂臺候選區的楚菡擔心的大喊一聲“你沒事兒吧?”竟然朝擂臺上跑來,在她觸不及防的時候,石驚天照着她發出了兇猛的攻擊“女人,給我滾下去!”隨後重傷被甩翻在地!

“小菡!”

我怒吼一聲,強撐着虛弱的身子在地上滾動。

這時,看臺上也亂了起來:我靠,這也太扯蛋了吧?真弱!

剛纔虐陳子傑的時候,還那麼厲害,現在這麼不堪一擊?

不,應該是他遇到的對手太強了!

唉,是啊,強中還有強中手!

但,沒有人指責石驚天打女人,在他們看來步入擂臺就得死傷!

石驚天聽到了看客們的褒揚聲,更加的張狂了,揮劍再次朝我劈過來,我在地上滾着躲過去,並且快速的站起來,昂頭大吼一聲,將自己渾身的氣息全部爆發出來,回頭一看楚菡顫抖着已經站了起來,爲了恢復自身體力我拿着符文劍快速奔跑起來,焦急的喊起來“小菡,快下去!”

一股摻雜黑暗之氣、屍氣、蠱毒的氣息就整個擂臺瞬間籠罩在一片黑色之中,狐狸姐姐對付兩隻實力強悍的鬼魅,不停的閃躲,明顯的心有餘而力不足,可見它還得需要更多的陰靈才能恢復它千年的實力!

隨着我不停的大吼,腦子慢慢清醒過來,並且一股氣流快速的朝我有毒的那條手臂流動,似乎在將那股毒液給擠壓出來,果不其然,沒過多久,我手心

一陣粘乎乎的,一股黑色粘稠的毒液被逼了出來。

我渾身的黑暗之氣更加的濃厚,我大拇指上那個扳指再次爆發出黑色的光華,並且朝我身體內擠壓,幾股氣流相互衝撞,我的身體似乎又要承受不住,隨着我一聲聲的大吼,這股疼痛感在減弱,我背上的軒轅劍在顫動,發出了了微微的劍鳴聲。

玄門大會賽場所有人都震驚了,不知道要搞什麼,但看着擂臺上越聚越多的恐怖氣息,他們都知道這或許是一場暴風驟雨的前奏!

李佳一站起來,眼睛瞪着擂臺之上,因爲他看到了至少不下三股氣流在滾動,難道龍空已經突破了化境中級?

不,不可能。

他搖搖頭,猜測這興許是趕屍一脈的祕法,爲趕屍做鋪墊。

“石驚天,名字倒是不錯,不過離死不遠了!”

劉浩嘴角露出了冷笑。

他的話剛好被後面石家的人聽到,石家長輩們也感到了那股氣息不一般紛紛站了起來。

一陣鈴聲從擂臺上傳了過來,石家的長輩們臉色一變,朝擂臺衝了過去“驚天,快下來!”

但,石驚天根本就不聽家裏人的話,他的攻擊已經接近了瘋狂,拿着符文劍不停朝我攻擊,見打不到我,他竟然又拿着符文劍朝楚菡攻擊過去“老子得不到的,誰也別想得到!”

原本已經虛弱的楚菡還沒下擂臺再次被石驚天攜帶濃厚陰氣的一劍轟在地上,她嘴裏噴出幾口鮮血,迅速的朝擂臺下砸下去,那些血滴渲染了她最美的年華,而她在落下擂臺的那一刻,嘴裏還在喃喃着:龍、龍空……

臺下的楚雲也爆發出了吼聲:“小菡!”並且速度很快的朝擂臺下方移動過去。

“小菡!”

我迅速朝擂臺邊緣移動,心裏竟然在責備她:你爲什麼要過來,我受一點傷沒事兒的……忽然,一個穿着苗疆服飾的女人跳躍起來,將楚菡接在手裏,落在了地上。

我突然站住身形,回頭怒吼一聲,拿着符文劍照着奔過來的石驚天劈了過去“去死!”夾帶着濃厚黑暗之氣的一劍朝石驚天捲了過去。

石驚天也揮出一劍,竟然直接對上。

“轟!”

天空中傳出了巨響,緊跟着石驚天頭髮凌亂,一臉血的砸在擂臺上。

他眼中帶着不甘、不解、和憤怒,特別是那股侵蝕他身體的黑暗之氣,讓他感覺到渾身就像是成千上只小蟲在蠕動,他流出的血在變黑,他沒有一絲的力氣,想要操控空中的兩隻鬼魅也不行了,意識竟然渙散了起來。

這時他心中才充滿了恐懼,看着臺下在大聲喊叫的家族人,嘴角慢慢張開:我、我棄……

我拎着符文劍走過去,再次劈出一劍,將他身上的衣服全部震碎“你觸犯了我的底線!必須死!”

“砰!”

石驚天直接從鏈條間的空隙中掉在了地上,一聲慘叫傳來,十米高的擂臺,搞不死他也大殘。

石家的人還是晚了一步,竟然沒有接住石驚天,石驚天的叔公氣的伸手指着擂臺上的那個年輕人“你!將會成爲石家的宿敵!”

“他動手傷無辜的人有沒有想過成爲別人家的宿敵?”

貴族校草的笨女僕 我想起楚菡絲毫不給石家人面子“沒殺了他,就是好的,你若不服上來領死!”

石驚天的叔公臉色黑紫,氣的一句話再也沒說出來。

“小菡沒事兒!”

楚天的聲音傳來,我朝下面看過去只見已經被醫護人員拉着走了,傷的應該不輕!

“龍空,幫我!”

狐狸姐姐在空中大叫“我撐不住了,這兩個極難對付!”

我讓狐狸姐姐躲開,引動渾身的黑暗之氣擡手揮出一劍,迅速將其中一隻鬼魅卷裹其中,狐狸姐姐見機身形迅速變大,抓着另外一隻鬼魅用力撕扯着,咆哮着吸食了。

被黑暗之力卷裹的那隻鬼魅,經過爭扎跑了出去,臺下的石家人正在努力的召回,看着這種情況狐狸姐姐大叫着飛了過去“滾回來!”

但,鬼魅沒回來,狐狸姐姐竟然被人一腳踹飛了過來,緊跟着一隻咆哮的鬼將屍類結合體將那隻鬼魅抓着撕扯成零碎,張嘴吃了,李佳一面無表情的朝我攻擊過來!

我看着下面躍躍欲試的和尚,一聲怒吼:湘西玄門世家楚家坐莊,還有誰不服?一起上吧!

(本章完) 整個賽場都在迴盪着那夾帶着無盡殺意的嘶吼聲!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霎時間整個空間像是靜止,沒有人發出一點點的聲音,靜得可怕。

烏雲在翻滾,風在咆哮。

不知是誰先開口說了第一句話:老天爺,這小子竟然要挑戰所有強者!

緊跟着所有的聲音就像是擠壓到了一定的程度,在玄門大會現場爆發開來:這麼狂傲,代表楚家坐莊,並且讓所有人一起上,他是不是不想活了?

他連一個高級鬼類都沒有,估計會被羣雄一起捏死。

是啊,道法雖然重要,但決鬥的實質還是看自己鬼類的實力。

又一個年輕強者將要隕落。

不盡然,或許他能力戰羣雄呢?到那時候,必當是名滿天下,蓋世無雙! ……

諸葛青和裁判們都站了起來,他們都在目視着擂臺上那個攜帶着無盡黑暗之氣的年輕人,心裏驚歎的同時,也在質疑他的身份。

山巔之上的那幾個老人在聽到山下的怒吼時,紫衣老人眉頭緊皺“黑暗之氣!代表楚家,他的身份越來越讓我感到好奇了。”

“是啊,好濃厚的黑暗之氣,難道他是來之川貴之地的巫師?”

白髮老人看着擂臺上黑氣繚繞,搖搖頭“不,還有濃厚的屍氣!”

“他到底是誰?”

後面幾個老人幾乎同時開口“越來越讓人迷惑了。”

“力戰羣雄!”

紫衣老人眼睛空洞而深邃,似乎看到了年輕時自己的影子“這個人,我們得留着,就怕是不能爲我所用。”

“老師放心,這事兒交給弟子去辦!”

白髮老人拱手行禮。

紫衣老人突然仰望天穹,一股浩然正氣直衝雲霄“百年浩劫將至,玄門江湖,誰主沉浮!”

後面幾位老人也不約而同的看着穹蒼“天下英雄誰敵手?”

擂臺之上,我直接與李佳一揮出的濃厚陰氣直接對撞,我竟然倒退數步才穩住身形,雖然沒有受傷,但,由此我也知道了他道行有多麼的深厚!

“龍空,單憑玄門道法,你是

鬥不過我的!”

李佳一冷笑道,確實他有驕傲的資本,畢竟他本內裏黑衣老頭的魂魄道行已經積攢了數十年,他並沒急着動手,也沒讓他的鬼將屍類結合體動手“龍空,你的狂傲是要付出代價的,就算我不殺你,也會有其他的人!”

在李佳一話音落下,一股死亡之氣澎湃而來,那個和尚已經到了擂臺之上“你這麼急着死,我只好成全你了!”他很想從眼前這個年輕人身上取得一些關於阿古諾伊、齊雲山的祕密,可惜,這個人竟然沒有魂魄!

突然天空中一聲咆哮,一隻鬼王凌空而立,緊跟着陸清瀟笑着走進了擂臺“你真的好狂傲,但,也應該有資本吧?”

擂臺之下,那個巫族抽出了法杖剛要準備上來,一個苗疆女人走過去冷笑道:“矮騾子,你也莫上去了,連我都打不過,還想去鬥鬼將、鬼王之類高級物種?”

“格老子滴,你特麼給我閉嘴!”

巫族這個年輕人回頭瞪着苗疆女人,渾身黑暗之氣散發出來。

“怎麼想動手?”

大神諸天 苗疆女人冷冷瞪着他“同位川貴人士,姑奶奶這是不想你死這麼快!”

巫族年輕人憤恨無比,不過看到渾身被一股沒弄綠色的氣流包裹起來,他蔫了,氣的跺了一腳“格老子滴。”隨後臉色鐵青的坐了下去。

擂臺上,李佳一三人並列而站,他們身上的氣流在翻滾,我知道大戰一觸即發,他們每個人都在做着將我一擊打垮的準備。

那個喇嘛怪人和尚也把巧玲召了出來,並且陰笑的看着我。

征服遊戲:野性小妻難馴服 我不知道他爲什麼回來這裏參加玄門大會,但,此刻我必須得阻止他離開這裏,就算困不住他我也得把巧玲留下來,他們三個人道法都很深厚,我這次必須得出全力,我大吼一聲:那就戰吧!

狐狸姐姐毫無畏懼、猙獰咆哮着率先攻了過去,我迅速將自己渾身氣息毫無保留的朝四周擴散,瞬間整個擂臺被一種黑暗氣息全部包括,我拿着手搖鈴迅速的圍着他們快速奔跑起來,一股濃厚的屍氣朝他們席捲過去。

一陣鈴聲響起,李佳一他們身上的氣息全部釋放出來,與我身的

氣息形成對流在空中發出了一連串的爆炸聲。

“趕屍人!”

陸清瀟感覺眼前一晃,頭腦發沉,當下就收起了笑容,大喝一聲抽出符文劍,將自身的古武玄門之氣全部激發,一圈的八卦靈符隨着他身體開始轉動,將周圍的屍氣給驅散,受到屍氣的侵蝕,他的意識還是稍微受了些影響。

李佳一早有準備在一旁冷笑“現在知道這小子的厲害了吧?”他的周圍也是圍了一圈陰陽八卦符,雙目緊盯那個在擂臺上快速奔跑的黑影。

而喇嘛和尚則是依靠一些波斯咒符來替他阻擋濃厚的屍氣,他冷眼瞅着越聚越濃的黑暗之氣,心中也是驚歎這個年輕人雖然道行不深,但本事不小,若現在他們不把這些屍氣驅散掉,一旦呼吸就會被其操控,那麼後果不堪設想。

隨着黑暗之氣和屍氣越發的濃厚,巧玲和鬼王還好一點,但李佳一的鬼將屍類結合體卻變得有些急躁大聲的咆哮起來。

他們三人背靠背站着將整個擂臺分爲了三等份,突然李佳一大吼一聲:“玄門道法,萬法歸一,破!”揮劍橫掃,他的鬼將屍類結合體怒吼着撲進黑暗之氣內部。

陸清瀟早也忍不住了,朝前猛走幾步大喝一聲“玄門古武,道亦有道,沾血破陣,萬鬼伏來!”一股洶涌的玄門古武之氣朝周邊的黑暗之氣噴發出去,他的鬼王昂天一吼,渾身的陰氣迸發,揮手將天空中的狐狸姐姐抽飛“滾!”隨後從天而降,進入黑暗之氣戰圈內。

喇嘛和尚冷哼一聲“用鮮血爲你洗禮,衝殺吧,死亡傀儡!”

“殺戮,血腥的殺戮!”

巧玲怒吼着攜帶無盡的冰冷的死亡之氣,攻殺下來,將一半的黑暗之氣全部驅散,她冰冷無情的朝那個迅速的轉動的黑影攻殺。

“歸來吧,萬古不朽的歲月,咦喝瑪雅!”

我用力搖動手搖鈴,將屍氣和黑暗之氣再次聚攏,並且將蠱毒全部蔓延過去。

“蠱毒!”

三人大喝一聲“就憑你還想困住我們?死來!”三股洶涌磅礴的力量將四周的黑暗之氣全部擊散,他們的鬼類嘶吼着,攜帶無盡的殺意朝我撲來。

(本章完) 擂臺所有黑氣被驅散的同時,玄門大會賽場爆發出無可置信的大呼:天哪,我、我聽到了什麼,趕屍!

那是趕屍人!

銷聲匿跡數百年的巫族趕屍一脈再次迴歸了!

全場都在迴盪着關於趕屍一脈的字眼,場上那個被三位青年強者圍攻的少年,再次成爲聚焦點,因爲他是趕屍人!

整個裁判席位、大家族席位的人全部站了起來,諸葛青他們震撼的程度不亞於所有人,這少年纔是真正的趕屍人,數百年前慘遭滅族的趕屍一脈重現江湖了!那麼,此後的靈異世界是否再會掀起一場驚心動魄的血雨腥風呢?

山巔之上,紫衣老人雙手揹負而立:巫族趕屍,阿古諾伊你可真有膽子,將他放任於玄門江湖的激流中,就不怕他灰飛煙滅,除非是你還活着!

“百年浩劫將至,該來的總會來!”

白髮老人在後面緊接着說道:“老師,您確定她還活着?那麼這個年輕人,我們要不要留?”

“風雲難測,誰也無法洞悉未來。”

紫衣老人看着臺下慢慢散開的黑氣,又把眼睛閉上“那裏你們去過了沒有?”

“去過了,亂墳崗的那個古武玄門八卦陣法太厲害。”

白髮老人彎下腰說道“弟子失利,請老師責罰!”

紫衣老人憂傷的笑笑,揮揮手不再說話。

而此時此刻,擂臺之上,李佳一三人的合力迅猛一擊,不但將我散發的黑氣全部衝散,並且也將我擊飛撞到了石柱上,我強忍着沒吐出鮮血,冰涼的陰氣在侵蝕我的身體,三個人太強了!

巧玲它們已經奔了過來,它們行走間引動着周圍陰氣狂飈,已經虛弱不堪的狐狸姐姐想要衝下來,被我一聲大吼制止了“別下來!”

我來不及多想,取出背上的軒轅劍,對着過來的巧玲他們橫掃一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