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哥還好吧?”

“好呢,好的不得了,帶着他那個小妖精好的不得了,對了,你男朋友沒來送你?”

李敏見到自己老媽瞬間心情就美麗起來了,平日裏害羞的樣子也不見了,剛和老媽嘮到老哥,就聽到老媽問何乃軒,李敏也沒注意就說道:“喔,他剛走!”

說出這句話,李敏就後悔了,還是老媽厲害,果然薑還是老的辣,這麼一下子就套出了她的話。

果不其然,李蓮英眼睛眯了起來,危險的看着李敏,然後使勁用手指了指抱着自己胳膊的李敏,說道:“你就和你哥一個德行,忘記我和你爸怎麼說的了?不許在大學期間交男朋友,你說說你怎麼就不聽話?啊?”

“我看你爸知道了,不得從上海殺過來,誰敢搶他的寶貝女兒,他還不得拼命?”

“噗”!

李敏忍不住笑了出來,自己老爸哪有這麼厲害,李蓮英一下子停住了腳步:“還笑,還好意思笑。”

頓時,李敏蔫了,看來老媽真生氣了。

將軍不盜墓[重生] 說吧,你那個小對象叫什麼名字,哪裏的?怎麼認識的,發展到了什麼程度,一五一十的說出來。”

聽到李蓮英如同查戶口似的,李敏頓時哭喪着小臉,可憐兮兮的說道:“媽,不用這樣吧。”

“說,一個字也不能差!”

“媽…”

“你說不說,不說我打電話給你爸了,我告訴你,在這件事情的態度上你爸和我一樣。”

“他叫何乃軒,和我一般大,一個學校,中文系的。”

“家裏幹什麼的?”

“不知道。”

……

李敏簡直要瘋了,自己老媽也太強勢了,幾乎把自己和何乃軒的事情全部問出來了,就算是審犯人都不可能這麼詳細。

Www ▲тт kān ▲¢O

最後,李蓮英很是嚴肅,緊繃着臉問道:“你們親嘴沒有?”

“媽…”

“親了沒有?”

“親了。”

“抱了沒?”

“抱了。”

“那個沒有?”

“媽,你想什麼呢?”

看到女兒小臉通紅的樣子,李蓮英放心了,看來還沒有做出出格的事情。不過這個小子真行,這麼快就把我女兒給攻陷了三分之二,不行絕對不行!

“打電話給他,說今晚老媽請他吃飯!”

“啊?” 馮坤的能力雖然說不上是最頂尖的那種,但是卻也是高級的那類,何乃軒和馮坤討論了整整一個上午的關於收購這件事情。

何乃軒終於放心了,因爲馮坤給出的應對方案可以說是很不錯的,加上他的稍微一點的建議,這份方案,按照何乃軒對騰訊的認識,應該可以應對騰訊。

從秦軒公司出來之後,何乃軒和周浩去附近點了一份快餐,兩個人坐在店裏閒聊,因爲面臨收購,如果收購成功,接下來公司面臨巨大的發展,所以這幾天開始周浩他們也回到了晉原。

只要資金到位,他們很快開始進行接下來的計劃。

相處了這麼久,手底下的人也摸索出來何乃軒的性格了,那就是做事在保持質量的情況下有多快就得多快,如果磨磨蹭蹭的那種,誰也想的到結果。

吃着一份米飯,何乃軒和周浩閒聊着,討論着一些股票之類的爛七八遭的問題。

wWW● t tkan● c○

就當何乃軒吃了個七八分飽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他拿起來一看,是李敏打過來的。

“喂。”

“啊?嗯?”

“好,晚上我過去,拜拜。”

對面的周浩在何乃軒接電話的時候,看了看他的神色,以爲是收購出問題了,卻發現並不是,他的眼神怪怪的,不過並不是那種憂心忡忡的。

周浩沒問,他知道有些事情該知道的能知道,不該知道的不能知道。


何乃軒嘆了一口氣,吐了兩個字:“悲哀。”

聽着這兩個字,周浩知道自己該出聲問了,什麼時候該接話必須有分寸的,通俗點,這就等於怎麼拍馬屁!好聽點的話,那就是叫如何與人交談。

“怎麼了?”

聽到周浩的詢問,何乃軒一副無奈的樣子說道:“丈母孃來了!”

啊?


周浩愣了一下,隨後他笑了出來, 總裁的逃跑甜心 ,說道:“你纔多大,這麼早就見丈母孃?急着結婚?”

何乃軒手底下的人都知道他不工作的時候,很好說話,也可以開玩笑。所以,大家經常和他開玩笑,就連一些網吧的僱員有時候都會打趣他。

“有事業纔有家,我纔多大?19!現在還沒個事業,我結什麼婚?”

何乃軒撇嘴一臉悲哀的說道。

“停!打住!stop!”

周浩看見何乃軒還想說,急忙讓他打住:“你別說了,你沒事業,那我還得死了,國內最年輕的富一代。”

“沒事,我分你一半!”

也抽出紙巾擦擦嘴角的何乃軒來了這麼一句,頓時周浩白了他一眼說道:“得了,給我一半,讓我還回三倍吧!估計這輩子我都得拼了,我還想多活幾年呢。”

“哈哈!”

何乃軒笑了起來,周浩也覺得好笑,兩個人私下關係還是很不錯的。

吃過飯,周浩回了公司,他還需要遙控指揮十座城市的建設呢,所以說很忙呢,比不起何乃軒這個掌方向的老闆。

只要把公司未來的方向明確,細緻的分類目標明確,一個公司的老闆就撐的上甩手掌櫃了,剩下細微的事情都是底下人去做。

所以何乃軒暫時放下了事情,直奔易居園,先回去洗個澡好好打扮一下自己,第一印象總是很重要的。

雖然何乃軒不知道爲什麼李敏會給他打電話,但他知道肯定不知道哪裏出漏了,否則李敏他媽媽一定不會知道自己的。

參與飯局的有五個人,李敏,李敏的哥哥,李蓮英,還有李敏的嫂子,何乃軒。

李敏的哥哥李浩是李敏叫來的,李敏怕李蓮英,自己的老媽爲難何乃軒,於是打電話給自己的老哥。

在這個家裏,最疼李敏,最理解李敏的就是她這個哥哥。

一聽自己的老妹說因爲交了對象被老媽逮住了,本來因爲女朋友孤軍奮戰的李浩頓時有了盟友,所以帶着他女朋友,麻溜的坐着飛機飄了過來。

飯店就在學校附近,不遠處,也很簡單樸素。

李浩走進包廂的時候,李蓮英看到他頓時氣沒打一處來:“你怎麼來了?”

“媽,這不是聽小妹說她交男朋友了嗎?作爲她最親愛的老哥來說,肯定得把把關,您說是吧!”

李浩一副義正言辭的樣子,急忙過來幫李蓮英捶捶背,雖然他這麼說,但是自己的兒子自己還不知道那?李蓮英知道他是來幹嘛的!

隨後跟着李浩進來的一個看起來挺標誌的美女甜甜的叫了一句:“伯母好。”

李蓮英則是哼了一句沒有多說什麼,反倒是李敏親切的拉着美女坐下來:“嫂子快坐。”

被李敏稱作嫂子的美女友好的笑了笑,坐到了一旁。

何乃軒來的時候沒開車,是走過來的,李敏出去接的他。

在上樓的幾分鐘時間,李敏就快速的告訴了他事情的經過,一聽說自己的大舅子都來了,而且還是自己的盟友,何乃軒知道這頓飯不好吃了,看來李敏的老媽很強勢。

何乃軒進了包廂首先叫了聲阿姨然後又叫了了浩哥,然後對一旁的李浩的女朋友叫了聲娟姐,李浩的女朋友叫方娟。

第一印象,無論是李浩還是李蓮英都對何乃軒的態度還不錯,但是對於李蓮英來說,也僅僅來說是不錯。

有禮貌,要模樣有模樣,身高183cm的個頭,第一眼就讓人很舒服。

飯局是李浩開的場。

“小何啊,第一次見面,本不該這麼隨意,但我那邊忙,我媽那邊也很忙,別介意就是見個面,別緊張,來,吃!”

聽到李浩叫自己小何,說實話何乃軒真不習慣,看起來李浩比他大也就五歲左右,也許是出於重生的心態,對於三十五歲以下的人,何乃軒就不想叫哥。

但是這可是自己的大舅子,所以說還是乖乖的叫一句吧。

飯局一開始,李蓮英一句話也不說,氣氛剛開始一度尷尬。不過得虧何乃軒在報社待了那幾年,他開始活躍氣氛,逗得李浩,方娟哈哈大笑,看着李浩的眼神,他知道這個大舅子算是拉過來了。

李敏在一旁笑的很開心,她知道何乃軒表現的很不錯。

幾個月來的廝守相處,李敏已經摸清何乃軒是一個心智成熟、可靠穩重、懂人情明事理、小節不拘、方圓有度、陽光、不失幽默的男生。

這樣的男生,她已經慢慢的陷的越來越深,她相信憑藉兩個人如此甜蜜的戀情,只要過了家人的這一關,她們的愛情未來一定會走進婚姻的殿堂。

就在李浩剛和何乃軒嘮了一句,一直沒開口的李蓮英開口了:“小何是學的中文?”

等風熱吻你 是的,阿姨。”

“畢業後想過乾點什麼嗎?”

聽到這一句話,李敏還沒想到什麼,李浩卻知道,來了,自己的老媽要開始了。

何乃軒想了一下,回答道:“暫時還沒有。”

李蓮英頓時眉頭皺了皺,她又說了一句:“沒有目標可不好,家裏做什麼的?身體怎麼樣?”

何乃軒還是如實的說道:“身體都還不錯,不過他們歲數大了,都是幹些雜活。”

這句話一出,李敏看到李蓮英的眉頭皺了一下,李浩用手擋住額頭,他知道何乃軒這下印象分成負的了。


李敏也知道,老媽要開始爲難了。

這是她最擔心的部分,可是她又不能提前跟何乃軒說或暗示什麼。

她知道,以何乃軒的聰明,哪怕她之前透露一絲口風,何乃軒都會有所準備,可是這樣的話,倆人之間怎麼可能會留不下心結?

因爲那等於間接說明李敏對何乃軒的家境不太滿意,而且李敏從來沒有問他家裏過情況,她和何乃軒在一起,這些情況不在乎。

苦,一起扛!甜,一起品嚐!這是李敏對她和何乃軒的準則。

再說,就算提前說了,提前問了,又能怎麼樣呢,自己的父母就是這麼個情況,誰能換父母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