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一個帶話的人,我只負責將話帶到。至於大戰什麼時候開始,因爲什麼開始,怎麼結束都不是我的事情。我勸你們最好還是不要有什麼質疑,因爲我曾經的主人現在的職責就是掌管戰爭,他說了大戰將起就一定會有大戰發生。只要他安排的戰爭就算是神也無法擺脫出來,必然會捲入戰爭之中。也許我也將會被捲進大戰之中,所以我在這裏安心的等待着大戰的開始。儘管我對光明神他們的態度已經有了很大的轉變,但一旦大戰開始我還是會毫不猶豫的選擇於他們爲敵的。畢竟就算我不與他們爲敵他們也會主動的找上我來。你們還是趕快準備一下的好,一旦大戰真的開始了那你們現在的這點實力恐怕連給人家塞牙縫的都不夠。所有的神殿加在一起只有兩個高級神級高手,到時候你們能堅持多久?恐怕你們連那些一級神職都抵擋不住的吧!”

雪月痕隨手將手中已經烤好的烤肉扔到了白虎的面前拿起身邊的一塊新鮮的肉放在火上烤了起來。穆虎和穆塔對視了一下,穆塔猶豫了一下說道:

“我們想得到你的幫助你看可以嗎?”

雪月痕想也不想的回答道:

“只要不是很過分應該是可以的。需要我幫助你們作什麼?”

聽到雪月痕說可以穆虎和穆塔都送了口氣,穆塔說道:

“我們亡靈神殿希望你可以貢獻出一點血,我們想復活更多的巫妖,黑武士還有神級祭祀。如果真的發生了連神都被捲進來的大戰我們希望可以擁有自保的能力。”

雪月痕看了一眼期盼之中的穆塔和穆虎淡淡的說道:

“不可能,我不可能用自己的血來爲你們復活那些巫妖、黑武士還有神級祭祀的。我的血不是可以隨便流的。你們還是去想別的辦法好了,不要把注意放在我的身上。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們,我雪月痕不會手任何人的控制,也不會放棄自己的底線。上一次給了你那麼多的血已經是我最大的讓步了,現在要讓我爲了你們而放血簡直就是天方夜譚。而且就算我用自己的血來幫助你們也是壯大了亡靈系神殿,而不是讓所有的神殿在整體上有什麼提高。如果將你們亡靈神殿的實力突然提高的話恐怕你們亡靈神殿就將成爲大戰開始的直接原因。試想一下突然壯大之後的亡靈神殿可能不利用一下突然壯大的實力來報復一下以前的仇恨嗎?你們冥王峯的死神行宮之中現在至少有幾百個巫妖、黑武士和神級祭祀的靈魂在等待着復活。一旦他們復活了你們亡靈神殿所擁有的神級高手的數量恐怕就要直接趕超現有的神級高手的數量了。你們是打算獨自面對其他神殿的圍攻呢?還是打算面對被捲進來的其他神明?死神再強大也不過是一個主神,而其他的主神也不是吃素的!神魔兩界那麼多的主神可能看着你們亡靈系神殿一家獨大而不採取一點措施嗎?到時候你們的死神大人就準備獨自面對所有主神的挑戰好了。死神再強大也不過是一個主神,他還沒有達到王級神的級別,就算是王級神要肚子面對如此多的主神圍攻也要付出很大的代價的。你們認爲死神可能同時面對那麼多的主神嗎?主神原本就是一個非常敏感的位置,儘管是一箇中立的主神,但在歷次的神之間的衝突之中都沒有少了死神的身影。死神掌管着死亡,任何人甚至是主神死亡孩子後都要歸死神掌管。儘管失去了神格導致了實力上很大的削弱,但那些畢竟還是高手。別的主神苦心培養的幾千年,甚至是幾萬年的精英,只是因爲戰死就成爲了死神的手下,你們認爲他們會善罷甘休?如果他們會善罷甘休的話那以前的那些死神都是怎麼隕落了的?你們亡靈系這個中立神殿爲什麼不管是哪位主神贏得了衆神之戰的勝利都一直受到壓制?你們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了。”

穆塔和穆虎沒有反駁雪月痕,默默的破開了空間離開了。他們自己知道亡靈系的人修煉起來有多困難,也知道亡靈系和其他系之間的矛盾來自哪裏。真要是論起來各位主神的麾下死神麾下的高手是最多的,甚至死神手下的神閣都比其他的主神多出了幾倍,損失了的話只要一次衆神之戰又可以恢復,所以望立功年息一直都被其他系仇視。畢竟無論誰損失最後佔到最多便宜的還是亡靈系。

雪月痕輕輕的嘆了口氣對雲娜說道:

“過兩天就離開這裏吧。我也要稍微的準備一下了。”

雲娜點了下頭,默默的吃着手中的烤肉。 第八章 莫雅的禮物(上)

雪月痕默默看着血玉蕭上浮現的蒼炎兩個字,古樸蒼勁的兩個字像是某位書法大家所寫,可是它們卻的的確確是玉質之中在不明原因之下形成的瑕疵組成的。血紅色的簫身上兩個字沒有一點凝滯,一氣呵成,而且雪月痕在裏面感覺到了天道的韻味。雪月痕淡然的一笑將血玉蕭放在了脣邊吹奏起了《鳳凰令》,悠揚的蕭聲在雪月痕能控制的風的範圍之內飄揚,幾乎覆蓋了半個中央大陸。悠揚的蕭聲之中白虎馱着雪月痕和雲娜緩慢的向着北方比蒙大陸的方向進發,皎潔的月光下成羣的飛鳥伴隨着白虎一起飛翔,一派百鳥朝鳳的景象。

所有聽見了雪月痕的蕭聲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將頭轉向了雪月痕的方向,絕大多數的人都沉醉在了雪月痕的蕭聲之中。可是也有極少數的人感到了恐懼,因爲簫這種東西在這個世界可是雪月痕所特有的東西,儘管只有極少數的一些人聽過雪月痕的蕭聲,但蕭聲是雪月痕所特有的標誌這是毋庸置疑的。消失了將近十二年孩子後雪月痕再次出現這意味着什麼呢?大戰即將開始?還是有什麼人要倒黴了?十二年前雪月痕一怒之下同時在東大陸十幾個城市剮了那麼多的人,十一年後雪月痕又有了什麼樣的實力?當年那些僥倖逃過了雪月痕的屠殺又在莫雅這十多年中瘋狂的追殺之中僥倖逃脫的人恐怕是最擔心的吧。

面對神級高手有很多人都敢,可是要面對雪月痕就不是什麼人都敢的了。當年在海城跟雪月痕一起坐在野貓酒吧中的那些準聖位的高手們現在大多都已經晉級成爲了聖位高手。每當提到雪月痕的時候他們都非常尊敬,如果是有人敢於詆譭雪月痕,他們都會去教訓那傢伙一頓,甚至有些人只是在說話的時候的語氣有些不對都被狠狠的教訓了一頓。不過最慘的還不是遇到這些從準聖位晉級到聖位的,而是那些遇到了老克裏和莫雅的,這一老一小几乎都成了那些敢於詆譭雪月痕的人的惡夢。一個是一斧子下去山搖地動,一個是神出鬼沒,不一定什麼時候就讓你腦袋搬家。所以對於雪月痕五大陸上的通用態度是敬而遠之,閉口不談。先不要說那些聖位和神級的高手,就單單是一個莫雅就已經夠恐怖的了,僅僅擁有初級聖位的實力就已經導致了兩個初級神級高手隕落,五大陸上已經佈滿了她大力組織起來的情報網,天知道你說話的時候她的情報人員是不是剛好在你的身邊路過。要是剛巧非常不幸的被她的情報人員聽到了,那你就可以直接等死了。

天亮的時候伴着朝陽的光輝白虎緩緩的落在了地上,雪月痕也停止了吹簫,跟隨了他們整整一夜的羣鳥在天空之中盤旋了許久之後才漸漸的散開。白虎抖動了一下自己的翅膀,有些凌亂的羽毛被光屬性的能量梳理的整齊柔順,而它寬大的羽翼卻佔據了大半條街道。街道上早起的人們看到白虎之後馬上轉進了最近的一個街口,哪怕那個街口裏面是一條死路也毫不猶豫的轉了進去,天底下能騎着虎族魔獸的只有雪月痕一個,能騎着最頂級的虎族神獸光紋翼白虎的也只有雪月痕一個。雪月痕的到來讓很多人感到了恐慌。

不過躲開的人羣中並不是全部都是因爲害怕。也有少數的幾個是因爲其他原因的,比如說那些莫雅的情報員就是爲了給莫雅提供雪月痕他們已經到了這裏的情報而離開的。雪月痕的嘴角輕輕的無爲人知的一動,不過雪月痕這個微小的動作並沒有逃脫雲娜的神識。雲娜往後一靠,靠在了雪月痕的胸口上,低着頭裝作睡覺的樣子,輕輕的說道:

“木頭,老實交代,你是不是又發現什麼好玩的事情了?”

雲娜的動作很隱祕,有長髮的掩飾別人根本就沒有看到她的嘴在動,而且雲娜的聲音很小,小到就算是聖位高手處於雪月痕的位置也很難聽清楚她在說什麼。不過這兵部能難道雪月痕,不要說他的實力,單單是他超級敏銳的聽覺就足以讓他聽清楚雲娜在說什麼了。雪月痕的嘴脣輕輕的一動聲音壓成了一線傳進了雲娜的耳中:

“沒什麼,不過是發現了一隻小貓在偷偷的眨眼睛罷了。估計小貓很快就會出現了。”

雲娜閉上眼睛,嘴角泛起一點狡猾的微笑,小聲的問道:


“莫雅大概什麼時候會到?”

雪月痕輕輕的皺了一下眉說道:

“莫雅現在並不在我的感知範圍之內,我不知道她現在的速度有多快,但根據她以前的速度推算她至少需要半個月,甚至更長的時間才能過來。當然也不包括有特殊情況發生。”

雲娜擡頭看了雪月痕一眼說道:

“你是說莫雅可能得到了傳送陣是嗎?可是傳送陣沒有空間主神的神格支撐是非常不穩定的啊!要知道遺留在五大陸上的傳送陣可是很多的,如果貿然使用的話就會隨機從任何一個傳送陣中走出來,也許是目的地,也許是龍島,也許是魔獸之森,也許就是原地。莫雅應該不會用傳送陣的吧。”

雪月痕淡然的一笑小聲說道:

“難道空間主神隕落了之後就不能有其他的人成爲空間系的主神了嗎?你不要忘了,無論是誰,只要他擁有主神的神格就擁有了成爲主神的潛質,如果是一個主神級的高手得到了神格就可以直接成爲主神了。雖然當年光明神在暗算空間主神的時候用上了鉤吻,而且鉤吻在傳說之中也的確是可以驅散主神的神格。但你別忘了,空間主神和其他的主神不同,空間主神可以掌控空間。他完全可以在鉤吻的劇毒蔓延到神格之前將一小部分神格轉移到其他的地方去。神格是可以成長的,只要還有一點神格保存下來它就可以發展成爲一個完善的神格。當然了,要在光明神這個主神面前完成這一切實在是有些困難。但困難並不代表不可能,困難只代表成功的機率很小罷了。”

雲娜仰起頭有些吃驚的看着雪月痕,但並沒有對有人得到了可能存在的空間主神的神格而表現出太多的驚訝。跟雪月痕在一起驚訝就已經夠多的了,所以對於這種有人得到了神格的“小事”雲娜已經不會感覺到過分的驚訝了。而且雪月痕也不過是個猜測罷了,中了鉤吻劇毒幾乎是立即就死的,想要在那麼斷的時間之內保住一點神格還不被光明神發現這幾乎就是天方夜譚了。雲娜笑着問雪月痕:

“木頭,要是莫雅沒有得到傳送陣,而且也沒有人得到空間主神的神格咱們會在這裏等她嗎?”

雪月痕想也不想的回答道:

“不會,如果在吃完晚飯之前莫雅還趕不過來的話那咱們將繼續上路,直接到北方比蒙大陸去找矮人族。在那裏停留上一段時間之後如果她還是沒有到,那咱們就到西方大陸去玩一圈,去龍島逛一逛。反正咱們就是到處的閒逛,找可以結盟的同盟。至於她能不能趕過來那就是她自己的問題了。一個刺客要是連自己刺殺的對象都追不上,那他還活着幹什麼。咱們的速度已經很慢了,而且目標也很明確,莫雅應該會計算出咱們行進的路線,在咱們必經之路等咱們的。你”

雪月痕突然停住了,眼中閃過一絲皎潔的光芒,嘴角泛起了一點微笑幾分滿意的說道:

“好個丫頭,居然能想到這種辦法,難怪她能在最短的時間裏到達任何目標附近了。”

雲娜好奇的問道:

“木頭,莫雅用的什麼方法啊?”

雪月痕饒有興致的說道:

“很簡單,卻從來都沒有人想到過,不,應該也有人想到過,卻不捨得這樣去做罷了。她不過是將空間飾品和傳送陣做了一個結合,在佈置傳送陣的時候將空間飾品放在了陣基之中,用每件空間飾品所特有的頻率作爲空間座標罷了。空間系的飾品原本就比較稀少,而且流傳下來的大部分都是儲物飾品。儲物飾品的價值你應該非常清楚,十多年前儲物飾品的價格是多少你也很清楚。弄這麼多的空間飾品來做陣基,看來這丫頭這些年來沒少賺錢啊。”

雲娜輕輕的一笑說道:

“那是,你知道莫雅現在接任務的價錢是多少嗎?一個普通的任務也要在六千萬金幣以上的!而且她什麼任務都敢接,什麼任務都敢做。上至初級神級高手,下至平民百姓,只要肯花錢就沒有她不敢去刺殺的。你知道莫雅的刺殺成功率是多少嗎?百分之六十啊!”

雪月痕皺了皺眉頭說道:

“看來還是你的情報比較準確,在迷霧之森裏住了十多年居然還能瞭解到這麼多的資料。在迷霧之森住了這麼久你也沒有改掉收集情報的習慣。”

雲娜自豪的看了雪月痕一眼有些自戀的說道:

“那是自然的了!本小姐收集情報的本領可是天下難找的!`天下比本小姐更會收集情報的人現在還沒有出生呢!”

雪月痕淡然的一笑說道:

“沒錯沒錯,天下沒有人比你更會整理分析資料的了。不過莫雅的任務成功率實在是有些低啊。才百分之六十,這可不是一個優秀的此刻應該有的成功率啊。”



雲娜回頭說道:

“爲什麼啊?百分之六十的成功率可是已經相當高了!你要知道,現在五大陸上的此刻的任務成功率一般都在百分之三十到三十五之間徘徊呢!只有少數一些優秀的刺客才能達到百分之四十!達到百分之五十以上成功率的可是鳳毛麟角了!現在整個五大陸上能將任務的成功率保持在百分之五十五以上的只有莫菲斯和莫雅了!而這兩個人可以說都是你一手挑腳出來的呢!他們能有這樣的成績你居然還不滿足!你知不知道,在你教導莫雅的刺殺方法流傳出去以前刺客的刺殺成功率大多都是在百分之十左右徘徊着,像莫菲斯那樣能將刺殺的成功率保持在百分之三十左右的就是傳說了!莫雅都做的這麼優秀了你居然還不滿意!那你要她怎麼樣你才能滿意呢?”

雪月痕冷淡的說道:

“百分之六十的成功率的確是很高的成功率了,而且也的確是很難保持了一個數字。可是莫雅她是我雪月痕的弟子,她就要做到比別人更好。百分之六十的成功率在這裏的成功率的確是最高的,可是在我所生活的年代百分之六十的成功率甚至連初級的刺客都可以達到。一個優秀的此刻一生之中是隻會有一次失敗的,而失敗的代價就是生命的終結。優秀的刺客是會在最有把握的情況之下才出手的,一擊必殺,然後遠遁於千里之外。刺客的行動無論在什麼地方出現了偏差都會在第一時間找到最完善的方法來補救,並且出色的完成任務。一個優秀的刺客失敗的唯一原因就應該是自己的刺殺計劃從最一開始就已經被目標完全看穿,而自己卻被目標牽引着一步一步的走向死亡。”

雲娜莫名其妙的看了雪月痕一眼說道:

“這和你以前教給莫雅的完全不一樣啊!你現在說的和你教給莫雅的完全是兩個概念!你又沒有教給莫雅,你讓她怎麼作到啊!”

雪月痕漠然的說道:

“刺客,原本就是一個非常矛盾的職業。他們即要能走在陽光下,卻又不能被別人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份。既要保證目標的死亡,又要保證自己的生命安全。即要保證自己能夠最近距離的接近目標還不使目標警覺,又要保證自己可以在刺殺成功以後以最安全,最不被別人注意的情況撤離。一個完全矛盾的職業,一個要忍受普通人無法想像的痛苦的職業。不知有多少技術上絕對優秀的刺客無法承受住這種矛盾而崩潰了。也正是因爲如此同樣方法訓練出來的有的是刺客,而有的卻是斥候。莫雅的性格根本就不適合於做刺客,如果她做斥候的話一定是一個非常好的斥候。”

雲娜非常認真的問道:

“那你爲什麼一定要把莫雅訓練成刺客不可啊!成爲一個優秀的斥候不是一樣可以左右戰局的嗎?爲什麼一定要讓她以刺客的身份來生活?這樣對她來說實在是太不公平了!”

雪月痕沉默了許久之後說道:

“有用嗎?一個優秀的斥候對於神來說真的有用嗎?要知道,莫雅就算是到了高級神級,以她在遇到我之前所養成的那些習慣對她的影響她最多也只能刺殺一個剛剛晉級的五級神職。五級神職也許可以左右一場戰鬥的勝負,可是一個五級神職是根本不可能掌握什麼太重要的機密的,甚至連參加戰鬥的決策都不能。而且一旦神的戰爭開始是根本用不到什麼斥候的,主神自己的神識就足夠了。莫雅的斂息潛行的技巧再好可能在大戰開始的時候達到可以逃避過主神的神識探查的範圍嗎?貓人族天生就是最好的刺客和斥候,在獸人的軍隊中他們是斥候,而在獸神的軍隊中他們就只能成爲刺客,因爲身爲斥候的話他們在獸神的軍隊之中就沒有一丁點的作用,只能是被拋棄的對象。我不希望自己的弟子成爲被拋棄的對象,最後只能淪爲安慰那些從戰場上下來的戰士的玩物。爲了生存她必須成爲刺客。”

雲娜猶豫了一下說道:

“你應該把這些告訴莫雅的,你告訴了她太才能知道你的用意,才能知道你爲什麼要讓她成爲一個刺客而不是一個斥候。”

雪月痕的眼睛掃過了不遠處的一個街角有些失望的說道:

“不用了,刺客的人生是要刺客自己領悟出來的。就好像是你的‘上善若水’一樣,修爲低的人告訴你‘上善若水’的真諦最多也就是能讓你模仿‘上善若水’,卻可能會讓你永遠的徘徊在‘上善若水’的境界之外。而像星君那樣的高手來對你講述‘上善若水’的真諦卻能讓你直接領悟‘上善若水’的境界。我告訴莫雅的話她回明白我爲什麼要讓她成爲刺客,可是她將遠遠失去將心態完全蛻變成刺客的機會。我希望她可以自己成長起來,成長成爲最優秀的刺客。我希望我的弟子可以真正的不用庇護在我的羽翼之下,希望我的弟子可以成爲和我一樣讓人聞風喪膽的高手。”

雲娜輕輕的點了下頭。而雪月痕的目光卻瑣定在了剛剛他看過的那個街角,淡淡的說道:

“先不要出來了,去爲我準備一次像樣的刺殺好了。十七個和你張的如此想像的小貓女都擁有準聖位的實力,而且先後出現在城中的各個角落。如果換做別人可能真的要被你矇騙過去了,可是你忘記了,我是你的師父,我對你的氣息的瞭解遠遠超越了其他人。”

街角之中的莫雅默默的點了下頭退進了陰影之中。

下一章八點鐘左右上傳2 第九章 莫雅的禮物(下)

“莫四,這次刺殺你們就不要參與了,你們是不可能瞞過我老師的眼睛的。不要說是眼睛,恐怕現在你們的氣息就已經完全被我老師掌握了。這次刺殺由我肚子來完成,你們孩子要給我提供情報就可以了。”

十一年多的磨練莫雅已經不是當初那個什麼也不懂只知道搶魚吃的小貓了,現在她在外面的身份是一個販賣獸人族特產的商人,已經個精明的讓不知多少商人傾家蕩產,不知有多少名門貴族爲她的美貌而傾倒。可是神級和極少數的聖位高手卻知道在她美麗的外表和龐大的財富之下是一個可以在無聲無息之中取走別人頭顱的刺客,一個保持着兩個現在最好的成績致意的刺客。最恐怖的是照顧她的高手的隊伍龐大的令人不寒而慄。僅存兩個高級神級高手,二十二個中級神級高手中的九個,還有四十多個初級神級高手,一大堆的聖位高手。更加恐怖的是她由一個實力上已經超越了神級的範疇,進了迷霧之森之後卻十一年都沒有出現的師傅青眼修羅雪月痕,精靈族的智者神閣雅麗安口中連精靈樹都要尊稱爲殿下的存在。如果不是知道雪月痕要讓她自己成長起來放眼整個五大陸就算是龍島上那些剛剛回歸的龍族恐怕也不敢根她囂張吧。

莫雅靜靜的坐在椅子上思索着,雙手不自覺的在椅子的扶手上滑動着。莫四知道莫雅已經開始思考刺殺計劃了,悄無聲息的退開了。莫雅這個思考事雙手不斷的滑動的習慣已經養成了將近十二年了,這是從她從雪月痕的手中搶東西的時候養成的。多少年了莫雅在思考事情的時候偶習慣於一邊動手一邊思考,手和腦之間的配合已經達到了一個非常高的境地,連大多數神級高手都不能跟她相比。就是那雙粉雕玉琢一般美麗的雙手卻在這十多年之中收割了不知多少人的生命。

莫雅這些年以來的成長是五大陸上有目共睹的,從一個剛剛進入準聖位的小丫頭漸漸的成長成爲了一個連初級神級高手都要時時提防的初級刺聖,如果不是雪月痕和雲娜出現的話恐怕這五大陸最年輕的聖位高手就肯定是她的了。二十四歲成爲聖位高手,恐怕在雪月痕和雲娜出現之前在五大陸上根本就沒有人敢想像的。

可是今天莫雅真的犯愁了,她驕傲的刺殺術卻根本就起不到作用了。她的刺殺技巧基本都是雪月痕教給她的,儘管在運用的時候有了很大的改變,但依然不能脫離本質。論刺殺的技巧在五大陸的刺客之中恐怕除了和她一樣接受過雪月痕指點的莫菲斯意外再沒有誰的刺殺技巧可以可以跟她相比了。可是無論是她還是莫菲斯,他們現在的刺殺技巧都是脫胎自雪月痕傳授給他們的基礎技巧。準確的來說他們的刺殺技巧不過是將雪月痕傳授給他們的基本技巧巧妙的運用了一下罷了,儘管已經過了十多年的時間,可是他們兩個誰也沒有作到突破雪月痕所留下的東西。

莫雅輕輕的嘆了口氣站了起來,低着頭慢慢的在大廳之中踱步。她有全世界最頂尖的刺殺技巧,可以輕鬆的要了任何目標的姓名,可惜是雪月痕傳授的。她有多少年都沒有人可以運用的傳送陣,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到達五大陸上任何一個她想到達的城市,可惜傳送現在沒有一點作用。她有一對用重金購買的由愛人族的族長親手打造的準神器級匕首,可以輕易的割開一件精品級別的重騎鎧,可是她不能確定她的匕首對雪月痕是否真的起作用。她有全世界最齊全的毒藥,甚至可以在一瞬間要了一條巨龍的性命,可是她不知道自己的毒藥能不能對雪月痕產生什麼影響。

突然莫雅發現自己的面前多了一個人,慌忙之中莫雅忘記了隱藏自己的實力向後退去,閃電一般向後退了有五六米之後莫雅才發現站在自己面前的居然是莫菲斯。莫雅對莫菲斯輕輕的點了下頭沒有任何情感波動的說道:

“你來啦。你也是爲了老師來的吧。”

莫菲斯點了下頭說道:

“雖然知道不可能,但我還是來了。我只是想知道我跟他之間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莫雅苦笑了一下問道:

“我和我的替身一起斂息潛行你能發現我嗎?”

莫菲斯十分肯定的說道:

“不能,如果你和你的替身一起斂息潛行的話就連中級神級高手都很難發現你,高級神級高手要發現你也要一段時間。”

莫雅終於找回了一點自信有些慘淡的說道:

“我動用了我全部十七個替身,可是在我和我的替身出現之後不到六分鐘的時間老師就準確的找到了我,而且好像絲毫沒有受到我的替身的影響,直接發現了我。當老師跟我說話的時候我明顯能夠感覺的到他是很早就已經發現了我的,在那一刻我發現自己原來是如此的渺小,儘管已經到了聖位,可是在實力上根本無法跟老師進行比較。”

莫菲斯和莫雅對視了很久以後說道:

“現在你準備放棄嗎?準備放棄這次刺殺?”

莫雅莫名其妙的看了莫菲斯一眼說道:

“你當我幽夜之瞳莫雅是什麼人?你見過我放棄任務嗎?我莫雅只會因爲任務失敗而讓目標僥倖逃脫,但絕對不會放棄自己的任務。老師既然想要我刺殺,那我就要送他一份豐厚的大禮。只是我還沒有考慮出來到底是應該用什麼方法罷了。現在只要找到方法我就不愁實施不了。”

莫菲斯思索了一下說道:

“十多年前在海城的時候有一位艾瓦倫薩•艾倫曾經提出過一個對他的刺殺方案吧。對於那個方案你現在有幾成的把握能夠完成?”

莫雅低下頭思索了半天回答到:

“沒有一點可行性,至少老師的速度已經不是我可以暗算的了。我成長的很快,這是五大陸上公認的。可是今天當我見到老師的時候我才發現老師的進步根本就不是我能比擬的。當年我在老師面前至少還能提起反抗的感覺,可是今天當我看到老師的時候就連反抗的感覺都沒有了。也許是這些年來的經歷已經磨滅了我身上的一些血性,可是老師的進步真的是很恐怖。不過”

莫雅沒有繼續說下去,莫菲斯憑藉刺客的敏銳發現了莫雅眼中的那一絲皎潔淡然的說道:


“你準備那麼做嗎?”

莫雅點了下頭說道:

“既然老師要我刺殺我自然要刺殺,不過老師也曾經說過的,刺殺注重的是結果,只要目標死亡就是我的成功。”

莫菲斯閉上了眼睛輕輕的搖了搖頭說道:

“話雖然是這麼說,可是你真打算用上鉤吻嗎?要知道鉤吻可是連主神都可以毒死的啊。你要知道鉤吻現在已經成爲了晉級類的毒藥,一旦用上了而他又沒有承受的住那你將成爲嗜師的人,到時候恐怕全世界的人都要唾棄你了。”

莫雅沒有在乎那些,隨手拿起一件裝飾華麗的斗篷披在了身上向外走去。而雪月痕此時正坐在一個偏僻的小酒吧之中喝着一般無人問津的烈酒,酒吧的格局和海城的野貓酒吧很像。而云娜和白虎就像是在野貓酒吧中時一樣呆在雪月痕的身邊,享受着美味的食物。而雪月痕的那隻血玉蕭就放在他的右手邊,在桌子上還放着一條剛剛烤好還冒着熱氣的烤魚。一切都像是又回到了十二年前的野貓酒吧,只是周圍少了那些看熱鬧的高手。

當莫雅走進酒吧的時候雪月痕熟悉的景象讓她稍微愣了一下,眼中閃過一絲的猶豫,停在了那裏。熟悉的景象好像又將她帶回了十二年前的野貓酒吧,她又變回了當年那個不懂世事的小貓,每天都爲了能吃到好吃的魚而跑到野貓酒吧之中跟當時就已經讓人聞風喪膽的青眼修羅雪月痕搶魚吃。不知不覺間莫雅的眼睛溼潤了,嘴脣微微的開始顫抖。儘管是雪月痕安排的讓她來刺殺,可是她還是後悔了,她不想自己的咯市有一點的意外。現在哪怕雪月痕出了一丁點的意外她都將後悔終生。

雪月痕的左手輕輕一擡,莫雅本能的叫了一聲撲向了烤魚,可是雪月痕還是早她一點將烤魚移開了。莫雅大叫着去抓烤魚,可是雪月痕依然先她一步將烤魚挪開了。漸漸的莫雅的而邊彷彿又浮現起了老克裏他們爲她加油鼓勁的聲音,那嘈雜的聲音源源不斷的從她心靈深處的某個角落之中涌現出來。不知不覺之中莫雅的淚水流了出來,十一年多的苦悶,十一年多的壓抑,她不想成爲刺客。從雪月痕告訴了她真正的刺客的標準的時候開始她就不想成爲刺客,因爲成爲刺客活着實在實在是太累了。淚水中包含了莫雅這些年來的苦悶和委屈,平時這些東西她只能壓抑在心中,生怕一不小心流露了出來爲她幾乎沒有停止過的任務造成什麼影響。可是今天她終於有一個釋放的機會了,她想哭,想要發泄出自己心中的委屈,她太累了。她也知道自己的存在是整個貓人族的希望,可是將整個種族的希望全壓在她的身上她還是覺得太委屈太委屈了,畢竟她那時還是個孩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