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喜歡冰天雪地的冬泉谷,那裏有最好的溫泉和千奇百怪的美味。我的地精朋友總在勸我去科贊開家餐廳,他說貿易大王會對我的食譜感興趣的。

我花了數年時間走遍卡利姆多,整理出數百種新的食譜,我驚訝地發現,這片神奇的大陸上幾乎沒有什麼是不能吃的。

認識我的人開始稱呼我爲美食家貝爾,這讓我感到興奮。就在這時,我認識了一羣來自東部大陸的矮人探險家……我們很快成爲了好朋友,因爲對未知的旺盛好奇心以及對美酒美食的熱愛。

我從他們那裏學會了熟練的使用各種武器,這很有用,在冒險的旅途中,我總在頭痛一些強大的生物。這次,我相信我的食譜能夠更加壯大。

‘鐵砧’是探險隊中的測繪員,他製作的地圖精美無比。在一次針對淒涼之地的考古研究導致負傷後,他決定回到他的家鄉——海洋另一端的大陸,而我將與他同行。

——————————‘美食家’貝爾

來自溼地的商船駛入暴風城港口,這些船隻運送着來自北方人類王國和矮人王國的貨物,稍作停靠之後,它們又將滿載着暴風王國(又叫艾澤拉斯王國)西部荒野的大量農作物返回北方。

註冊於庫爾提拉斯王國的‘伯拉勒斯’號此刻正在港口卸載着貨物,在米奈希爾花了三個金幣登船的旅客們還要稍等片刻才能下船。

安妮在狹小的艙室過道中竄來竄去,不斷地矮身尋找着什麼。

“洛麗亞,你看到我的鱷斯基了麼?”金髮少女焦急地問道。

鱷斯基是安妮在溼地捕捉到的特產寵物,棲息在某個泥沼裏的一隻普通鱷魚。

洛麗亞合上鐵砧大叔贈送的,名叫貝爾的人類冒險家書寫的冒險日誌後,搖搖頭說道:“沒有見到呢,它該不會偷偷溜走了吧。”

鱷魚大概是會游泳的。

在腦海中勾勒出鱷斯基因爲對自己不滿,而在昨夜偷偷潛到船邊,噗通一聲落水逃跑的場景,安妮沮喪地嘆氣道:“反正我就是不受動物喜歡,養什麼跑什麼。”

“養什麼死什麼。”在一張小牀上躺屍的愛麗絲低聲說道。

回頭瞪了愛麗絲一眼,洛麗亞摸着安妮的頭頂說道:“別傷心,其實偏重武器的射擊系獵人也挺好。”

“我更喜歡強化寵物的獸王系。”安妮撅嘴說道。

將一串烤肉塞到安妮嘴裏,洛麗亞繼續安慰着對方。

“這是什麼?味道挺好的。”終於打起精神的安妮翻看着手中的肉串問道。

天賦太多怎么辦 “溼地特產,碳烤鱷魚串。”x2

洛麗亞和愛麗絲異口同聲地回答道。

……

暴風城的建築和佈局與洛麗亞想象中有很大不同,這座人類最南方的大城此時還未遭到獸人的毀滅與屠城。

出自人類建築文化,夾雜了一些高等精靈精緻裝飾風格的暴風城與未來有着很大不同,多數建築都是木質的,看起來不是那麼威嚴雄壯,但多了一分小巧精緻。

就像是種滿花卉的,翻新過的舊城區?

這讓自誇對暴風城熟悉無比,主動攬過導遊工作的洛麗亞小姐十分尷尬——在她的帶路下,僅僅十分鐘就迷路了。

幸而矗立與城市中心的聖光大教堂位置依舊——雖然和未來的那座看起來完全不一樣。

在顯眼地標和某位熱心看板孃的雙重指引下,三人總算是找到了方向。 撩婚 在四處亂逛一番,邊買邊走邊吃了一堆小零食後,決定今天先在暴風城休息的一行三隻少女來到了旅館前。

看着那塊熟悉無比、用通用語寫着‘鑲金玫瑰’的招牌,洛麗亞感嘆道:“這真是百年老店呀。”

“客人,謝謝你的讚美,可是我的旅店歷史並沒有那麼久。”聽到洛麗亞話語的老闆娘走了出來。

“噗。”安妮揶揄地笑了起來,她挖苦洛麗亞道:“你不是自稱暴風城公民麼。”

嘖,粉毛蘿莉撇撇嘴沒有說話,心說姑娘我可是來自未來,真期待把你騙回去那天你那震驚的表情。

旅店旁邊就有服務於住客的免費獸欄,將武裝巴拉克托爾山羊寄存後,三人跟隨服務生來到了二樓的房間。1

尚算寬敞的房間內打掃的十分乾淨整潔,兩張單人牀擺放在一座梳妝檯兩側,茶几和書櫃俱全,房間一側還有通向獨立浴室的小門。

等等,只有兩張牀!

“誰打地鋪?”安妮問道,同時心想反正都是女孩子,沒必要再訂一間房。雖然其中一個是**。

“當然是你了。”愛麗絲用獅子看着羚羊,喵醬看着魚般的眼神對安妮直接說道,完全沒有考慮什麼,這是來自食物鏈上層的自覺。

“隨便哪兩個擠一擠不就好了。”洛麗亞提出了折中方案,她心想雖然有個**,但對人本身全無威脅的愛麗絲其實挺無害的。

最後三人決定用象棋兩兩決勝,勝數最多的人可以獨佔一張牀。

愛麗絲對安妮,愛麗絲的王被王后和一干小兵堵住,接着被安妮的馬踩死了。

安妮一勝。

愛麗絲對洛麗亞,愛麗絲的王被洛麗亞偷走了。

洛麗亞一勝。

最終戰洛麗亞對安妮。

安妮吃掉了洛麗亞的一隻小兵,洛麗亞偷走了安妮的車。

安妮吃掉了洛麗亞的象,洛麗亞偷走了安妮的兩隻小兵。

安妮將軍,洛麗亞悔棋了。

安妮吃掉了洛麗亞的一隻馬,洛麗亞偷走了安妮的皇后。

安妮將軍,洛麗亞悔棋並偷走了安妮的另一隻車。

安妮吃掉了洛麗亞的另一隻象,洛麗亞想偷走王,結果失敗了。

安妮將軍,洛麗亞王車易位的同時偷走了安妮的全部小兵。

安妮吃掉了洛麗亞的另一隻馬,洛麗亞使用大復活術,將陣亡單位全部擺回了棋盤。

怒不可遏的安妮拍打洛麗亞。

安妮兩勝。

安妮取得了最終的勝利,得意獨享一張牀。

失敗的愛麗絲和洛麗亞必須擠在一起了,不過對於旅行中每晚都會滾到愛麗絲附近啃對方腦袋的洛麗亞來說,也沒什麼不可接受的。

洛麗亞拍着枕頭對愛麗絲說道:“明明只是只安妮,居然敢那麼囂張。”

愛麗絲深以爲然的點點頭贊同道:“是啊,要不把她脫光了扔出去吧。”

安妮:“……”

————————————————————————————————————————

注1:請不要問我熊去那裏了,我真的不知道。

天國,衆蘿莉控炫耀着自己的死法,某熊不屑地扭着屁股走開了。 在危機四伏的溼地紮營時,即使睡覺都要時刻保持着警惕……儘管洛麗亞向來睡的很死。

在狹小擁擠的船艙中,不斷搖晃的船體和甲板上總是喧鬧的聲音讓人難以入眠……儘管洛麗亞依舊睡的很死。

一段漫長的旅行後,再次進入文明社會,住在安靜舒適的旅館中的三人卻不約而同地失眠了。

“**靜了反而睡不着。”獨佔一張牀的安妮翻來覆去依舊無法入眠,她小聲嘀咕道。

愛麗絲接過話頭說道:“淋浴真浪費啊……還是野外好。”

和愛麗絲擠來擠去搶佔空間的洛麗亞則提議道:“來聊天吧。”

嘰嘰喳喳。

“我來給你們講個睡前故事吧。”在閒聊的過程中,終於放棄了‘某’這一奇怪自稱的愛麗絲說道:“小時候父親講給我聽的。”

真是讓人意外,這樣的愛麗絲竟然也會有如此少女的一面,不論是安妮還是洛麗亞,都難以想象愛麗絲小時候會是什麼樣子……究竟是怎樣的遭遇才能使她長歪到如此地步。

房間裏安靜下來,點亮蠟燭的兩隻蘿莉開始等待少女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愛麗絲稍作回憶後說道。

“好惡俗的開頭。”洛麗亞吐槽道。

腐上你的心 拍了拍洛麗亞的頭示意她別插嘴,愛麗絲繼續說了下去:“有一個叫做仙德瑞拉的女孩寄住在親戚家裏。”

【這名字好熟】洛麗亞朝着安妮擠眉弄眼示意道【接着就是被表姐們欺負了吧】

安妮則點點頭表示一定是這樣。

“她和表姐們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愛麗絲的故事好像有些不一樣,這引起了兩隻蘿莉的興趣,她繼續講道:“某天王宮舉辦舞會,表姐們將自己的漂亮衣服全讓給了仙德瑞拉,她們自己則只穿着普通的服裝……”

甩開愛麗絲的手,洛麗亞抗議道:“這不科學!女主角的開場必須悲情啊!這麼講故事後面就沒有爽點了,會撲街的!”

“抗議無效。”鎮壓住洛麗亞的同時,愛麗絲淡淡說道。

被奇葩的劇情走向吸引住的安妮卻有了些興趣,她催促着愛麗絲繼續說下去。

故事再次開始。

“就在這時,一個魔女出現了,她向女孩施展了午夜零點就會全裸的詛咒!”愛麗絲瞪大眼睛,想爲故事增加些壓迫力。

“……”

魔女原來是反派麼,把我的南瓜車和水晶鞋還來啊混蛋,另外,到底是什麼詛咒會讓人全裸啊!被禁止發言的洛麗亞在心中吐槽道。

“於是仙德瑞拉和表姐們快樂地參加了舞會,在將近午夜的時候,想起可怕詛咒的仙德瑞拉不得不離開,她在匆忙中遺失了一隻鞋子。”

這是什麼神轉折,還有好像少了個角色啊,洛麗亞繼續在心裏吐槽。而安妮也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王子呢?”

做出稍安勿躁的手勢後,愛麗絲說出了結局。

“打算在舞會中尋覓王妃的王子一無所獲,就在他絕望地離開時,意外的發現了仙德瑞拉遺落的鞋子。然後王子派人找到了鞋子的主人,從此仙德瑞拉和王子過上了臉紅心跳的性福生活。”

“我可以問個問題嗎?”洛麗亞舉手提問道。

故事已經講完的愛麗絲點點頭表示同意。

“故事裏王子根本沒見過主角吧,爲什麼會選她做王妃?”洛麗亞如此問道,安妮也表示同樣不解。

愛麗絲露出一個你們真笨的表情,難得一笑的她微笑着說道:“我小時候也是這樣問爸爸的,不過你們這麼大了還不懂…….真是夠笨的。”

“哈?然後?”x2

愛麗絲挺了挺胸,用一副我有知識我自豪的表情說道:“當然是因爲……王子他是個戀足癖呀!”

“……”

一時間天雷滾滾,被雷的花枝亂顫的兩隻蘿莉終於明白了愛麗絲是如何長成這樣的。

**的世界真難懂,碎了一地的少女心再也粘不起來。

“睡了。”x2

熄滅蠟燭,童年被毀的兩隻蘿莉沒有繼續下去的興致,倒頭就睡。

教育要從孩子抓起,這是洛麗亞和安妮入睡前不斷徘徊於腦海裏的話語。

……

艾澤拉斯世界十分奇妙,在這裏文明與蠻荒的邊界犬牙交錯。

wWW⊕ Tтkan⊕ ¢ ○

有趣的是,越靠近文明種族中心的地方,則野獸和怪物越弱,反之,越遠則越強。究竟是最初的開拓者們選擇了相對安全的環境發展起文明,還是因爲文明的發展而驅離了過於強大的生物?這很難說清楚。

然而即使在只有最弱小野生生物徘徊的艾爾文森林,缺乏訓練的普通人也寸步難行。森林中無處不在的狼羣以及不時襲擾村莊的魚人,對他們來說都有着致命的威脅。

敢於單身上路的旅人必定有兩把刷子,這是生活在此地人們的共識。因此,即使一隻少女和兩隻蘿莉的組合看來十分不可靠,洛麗亞一行也不時接到當地人的委託。

都是些送信,採集草藥,尋找失物或者獵取野物的雜亂小委託,而給予的報酬也相當少,往往只有幾個銅幣。

或許是愛麗絲看起來年紀最大也最強(實際上也是),人們一般都會向她提出委託,而銀髮少女則從來都漠不關心地無視各種請求。

愛麗絲此時的心情不太好,她還在爲昨晚自己的童話故事不受歡迎而鬧彆扭。

那麼有趣兼且富有教育意義的童話,爲什麼會不能理解呢?少女困擾着,她爲自己的合作伙伴(洛麗亞)品味不夠高而稍有不滿。

愛麗絲覺得自己富有理性而明智,這一點從她並沒有完全接受父親的教育上就可以看出。她認爲父親的教育內容大部分是不可取的,是**的。比如凌辱和**之類,比如針對僅僅存在於傳說中的宿敵魔法少女的攻擊手段。

愛麗絲只對可愛的物品有興趣,爲此她甚至和父親鬧翻而離家出走,在諾森德漫無目的的徘徊中,她不慎落入冰川而被封凍。

至今愛麗絲依然沒有搞清自己沉睡了多少年,當她偶然醒來時,甚至清晰的記得沉睡前在想些什麼。她曾經試圖回家看看,但卻被一羣強大的守衛者趕了出來。

世界和印象中變得不同,比如大陸變成了兩塊。

潛入一處村莊中學習了數月的愛麗絲開始變得不耐煩起來,諾森德的人類風格彪悍,十分不符合少女雅緻可愛的審美觀。

她決定遠行。

愛麗絲的回憶被打斷了。

某隻被抓來充當代步坐騎的艾爾文灰熊突然停下了腳步,這種野性難馴的生物即使暫時屈居於愛麗絲的武力之下,也依然難以使用,正因爲這樣,三人才不得不繞路前往東谷伐木場,去買一匹便於旅行的坐騎。

一名青年擋在路中央,他焦急的懇求着:“我是馬科倫農場的託托米·馬科倫,好心的小姐們,看在聖光的份上,請你們務必幫幫我。” 愛麗絲,做工精湛的人偶,與它的主人同名。

身長四十多釐米,木質的身體被摩的光滑發亮。銀白色的長髮不知是用什麼材料做成,顯得柔軟而真實。

不似其主人身上總是穿着便宜貨,人偶愛麗絲擁有很多套既漂亮又可愛的衣服——有時候她的主人一天就會爲她換上幾次。

不會說話也不會動的愛麗絲不知道自己是否與衆不同,有時候她會想,或者別的人偶也和她一樣,一樣擁有着自我。

人偶不很清楚自己究竟是何時‘覺醒’的。

她的歷史比任何人所能想象的更加久遠,數之不盡的歲月里人偶愛麗絲身邊只有自己的主人。

人偶被她離家出走的主人抱在懷裏,究竟是爲何被冰封,她也想不起來了。

‘終究是生物,身體被凍住就連意識也停止了。’

這是她最初無數年……或許是數千年中的想法,然而時間已經沒有任何意義。

致命的孤獨感啃噬着靈魂,它就要在永恆的寂靜中開始老朽,或者煙消雲散,或者徹底腐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