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不知道他在哪裏,所以纔出來找。”老者說道。

“這裏沒有你要找的人,你走吧老人家。”葉知秋搖了搖頭,轉身回屋。

想必這個老者,有些老年癡呆,所以行爲怪異,葉知秋也沒放在心上。

老者站在別墅圍牆前,又發了半天呆,這才緩緩離開。

葉知秋回到屋子裏,叫出日遊神,說道:“感謝日遊帥報信,那個老者我剛纔見到了,覺得就是個普通人。”

日遊神面無表情,說道:“他不是普通人,他身後的揹包裏,養着一條蛇。”

“啊,養蛇?”葉知秋一愣,皺眉道:“你剛纔怎麼不告訴我?”

“你剛纔也沒問我……”日遊神說道。

“好吧好吧,我現在問你,日遊帥,老者爲什麼要養着一條蛇?”葉知秋鬱悶地問道。

日遊神點頭,說道:“老者是嶗山旁支,專門抓蛇妖的。他的揹包裏,有一條靈蛇,可以感應到蛇妖的所在。所以我覺得,他是來尋找你們的,因爲你們帶着一個蛇妖……”

“我靠,你什麼都知道,爲什麼不早說?”葉知秋差點吐血,急忙衝出別墅,來尋找剛纔的老者。

可是,別墅門前空空如也,老者已經不知所蹤。

第四更了,今天更新完畢,明天繼續。 平心而論,蘇珍的話也有道理。

只不過,人類以萬物之靈自居,站在食物鏈的最頂端,從來不會把其他生物的道理,當成道理的。

在人類面前,其他生物本來就沒有尊嚴。

像蘇珍幼藍這樣,以禽獸之身修煉成人,躋身於人道之中,更被人類看作妖怪,被唾罵,被追殺。

這是蘇珍幼藍們的悲哀,永遠的悲哀。

上輩子的白素貞,也沒招誰惹誰,無非是想談一場戀愛,卻被法海虐得死去活來你是妖怪,哪有資格和人類談戀愛?和人類談戀愛,你就是死罪!

蘇珍面對嶗山老道的指責,想到了上輩子的遭遇,想到了昨夜裏的委屈,自然憤憤不平。

“好一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孽障,反正你有茅山弟子撐腰,怎麼說都沒事!”嶗山老道呵呵冷笑,眯眼看着葉知秋,說道:

“我不想和妖怪浪費口舌,葉知秋,妖怪是你養的,我只跟你說話。你說說吧,今天的事,該怎麼辦纔好?”

葉知秋抱着息事寧人的態度,再一次道歉:“晚輩已經道歉了,以後一定嚴加約束她,還希望前輩……”

嶗山老道一揮手,打斷了葉知秋的話。

葉知秋心裏有些毛了,問道:“前輩不接受道歉,那麼,你說怎麼辦?”

嶗山老道走了兩步,說道:

“我知道你決意罩着這個妖怪,這樣吧,我們試一試。現在,我當着你的面,取這個妖怪的性命。如果你能罩得住,那就是我技不如人,從此一筆勾銷。如果你罩不住,那就說明這個妖怪活到頭了,天意難違。”

蘇珍大怒,罵道:“死老道,老棺材瓤子,老孃我不用誰罩着,也能送你去西天!”

葉知秋扭頭,示意蘇珍稍安勿躁。

老傢伙既然敢說大話,肯定有兩下子。蘇珍如果太激動,誇下海口,恰恰中了對方的圈套。

嶗山老道逼視着葉知秋,問道:“敢不敢?”

“敢,但是規則要說清楚。”葉知秋微微一笑,說道:“你的意思就是,你當着我的面下手,斬殺我的朋友,我可以出手救護,是不是這樣?”

“是這樣,只要你護得住,我轉身就走。”嶗山老道說道。萌狐賴上門:帝少強勢索愛

葉知秋點點頭,又說道:“常言道,罵起來無好言,打起來無好拳。鬥法如比武,拳腳無眼。你又這麼一把年紀了,假如傷了你,怎麼辦?”

“生死勿論,各安天命!”嶗山老道冷冷說道。

“好,難得前輩一把年紀,還有年輕人的豪氣!”葉知秋一笑,擡手道:“那就請吧!”

法海那麼牛逼,也沒能把蘇珍怎麼樣,葉知秋就不信了,這老傢伙,還能比法海更牛逼?

嶗山老道冷笑,緩緩後退。

霸道總裁偷偷愛 退到兩丈開外,老者才停下來,慢悠悠地解下背後的揹包,在地上打開。

葉知秋嚴陣以待,緊盯着嶗山老道。

蘇珍也不敢怠慢,已經做好了現形的準備。

嶗山老道打開布袋,一條三尺長的銀色大蛇,昂首鑽了出來。

蛇頭上長着兩隻角,不知道是什麼異類。

想必,這就是日遊神所說的靈蛇了。

以蛇鬥蛇,老傢伙也算是手段特殊。

蘇珍微微變色,低聲說道:“這是產自洛水之陰的銀甲蛇,又叫劍蛇,身上的鱗甲堅硬鋒利,可以切金斷玉。遇到敵人,就會豎起鱗甲,做刀劍之用……我恐怕,不是它的對手。”

嶗山老道嘿嘿一笑:“孽障,你倒是有些見識。不過,銀甲劍蛇也並非人人可以馴養。老道我是上古豢龍氏傳人,家傳御蛇之術,天下無雙。”

葉知秋也冷笑,說道:“我看前輩不僅僅是御蛇之術天下無雙,吹牛皮的本事,也是天下無雙吧?”

“不必做口舌之爭,一炷香以後,見輸贏!”放出靈蛇以後,嶗山老道又從腰間抽出一管竹笛,放在嘴邊,嗚嗚咽咽地吹了起來。

靈蛇聞聲而動,蛇頭左右搖擺,似乎就要發起進攻。

葉知秋抽出赤元劍,護在蘇珍的身前,嚴陣以待。

忽然間,嶗山老道笛聲一轉,地上的靈蛇猛地彈起,利劍一般,直射葉知秋!

葉知秋一甩手,赤元劍飛出。

鐺地一聲響,赤元劍和劍蛇在空中相撞,竟然有火花一閃!異界之冒險物語

可是劍蛇被撞,並沒有落地,卻在空中一扭腰,二次射向葉知秋。

“果然有些厲害!”葉知秋一轉身,斜斜劈出一道天雷破:“神光急照,天心正法!”

砰!

雷光爆出,正中劍蛇。

劍蛇被震落在地,卻又彈簧一般彈起,不屈不饒地襲來。

葉知秋冷笑,召回赤元劍,暗運玄功,催出三尺多長的劍芒,來鬥銀甲劍蛇。

蘇珍躲在葉知秋的身後,暫時無虞,不由得稍稍放心。

忽然間,嶗山老道笛音一變,天際中傳來呱呱的烏鴉啼叫之聲!

同時,風聲大動,撲棱棱作響,似乎有大鳥猛禽正凌空擊來!

蘇珍擡頭看了一眼,猛然變色,叫道:“是烏頭大王!”

葉知秋正在對戰銀甲銀蛇,也暗自吃驚,問道:“烏頭大王是什麼東西?”

“是妖物,烏鴉和禿鷲生出來的雜種,專吃蛇膽!”蘇珍驚懼不已,就地一滾現出妖形,一頭扎進了前面的小河裏!

“喂,蘇珍你別走啊,你走了我不好保護你!”葉知秋駭然,運起天罡紫氣護住全身,撇下銀甲劍蛇,追向蘇珍。

可是銀甲劍蛇也猛地一扭腰,彈射進了水中。

隨即,河水沸騰起來,汩汩地冒着黃煙。

與此同時,空中的烏頭大王,也已經飛了下來,雙翼展開長達一丈,利爪尖嘴,撲向葉知秋。

葉知秋一眼掃過,發現這烏頭大王竟然長着一張人臉,造型類似於西遊記裏面的大鵬金翅雕!

沒想到,嶗山老道有這麼一套組合手段,有劍蛇,還有烏頭大王。

難怪日遊神說他是捕蛇高手,有劍蛇和烏頭大王,一般蛇妖,自然難以對付!

葉知秋眼見情勢危急,急忙凌空畫符,口中唸咒:“雷火使者,百萬蒼龍。轟天霹靂,速入符中急急如律令!”〔4.26日,第二更〕

今天繼續加更,先來兩章,晚上還有兩章。推薦票和月票,有多少要多少啊!

〔本章完〕 符文凌空而成,圍繞在烏頭大王的身邊。

葉知秋咬破舌尖,一口血噴了過去:“噗!”

符文遇上葉知秋的純陽之血,轟然火起,烈焰滔滔,將烏頭大王包裹起來。

“嘎嘎!”

空中傳來呱呱慘叫,烏頭大王帶着火焰飛起,似是倉皇而逃。

“赤元出鞘,飛劍斬兇!”葉知秋一聲怒吼,赤元劍射了出去。

赤元劍錚錚嘯響,去勢如虹,從烈焰中穿過。

嘎嘎一聲慘叫,烏頭大王帶着烈焰,向河水中墜落。

“小子大膽!” 田園首輔的寵妻日常 嶗山老道勃然變色,揮動短笛向葉知秋撲來。

看見烏頭大王被接連重創,老傢伙大概心痛得要死,所以拼命來了。

與此同時,河水嘩嘩翻騰,蘇珍從水裏躍上來,縮小妖形,變成一條小蛇,撲向葉知秋尋求救護。

在蘇珍的身後,是緊追不捨的銀甲劍蛇。

一言成災:這個總裁不聽話 “奇門遁形,走你!”葉知秋的身影鬼魅般地一晃,凌空接住蘇珍,消失在原地。

嶗山老道和銀甲劍蛇的攻擊,雙雙走空。

撲棱棱風響,烏頭大王帶着渾身火焰,墜落在河水中。

“烏頭!”嶗山老道跺腳大叫,如喪考妣,環視四周,卻又找不到葉知秋的所在。

那條銀甲劍蛇彈了回來,盤旋在嶗山老道的左臂上。

烏頭大王被赤元劍貫胸而過,已經奄奄一息,鮮血染紅了河水。

“葉知秋,你殺我神鳥,我與你勢不兩立!”嶗山老道四處搜索,雙眼冒火。

風聲一動,葉知秋忽然出現在老者的身後,朗聲道:“前輩,似乎勝負已分了吧?”

嶗山老道猛地回頭,手裏的銀甲劍蛇拋向葉知秋,喝道:“一炷香的時間還沒到,繼續!”

“只是鬥法,何必生死相搏?”葉知秋展開身法,虛虛實實,只在老者身邊轉動。

嶗山老道只看見四周都是葉知秋的身影,卻不辨虛實,不知道哪個纔是葉知秋的真身。

銀甲劍蛇雖然動作迅疾,卻也屢屢撲空。

葉知秋帶着蘇珍遊走八方,氣定神閒,說道:“既然老前輩非要以一炷香時間爲限,那我只好繼續奉陪了。希望一炷香之後,前輩可以言而有信,將此事一筆勾銷。”

“就怕你撐不了一炷香的時間!”嶗山老道哼了一聲,忽然收回銀甲劍蛇,手握蛇尾,以蛇爲劍,來戰葉知秋。

銀甲劍蛇在老者的手裏,與長劍無異,又因爲蛇頭可以隨意扭轉,反比長劍更加靈動。

葉知秋的赤元劍是短劍,如果比劍的話,自然吃虧。

但是葉知秋也不畏懼,停了奇門遁形的身法,手握赤元劍,來鬥嶗山老道。

只見赤元劍上亮起紫色光芒,越來越亮,隨後出現三道電芒,一圈一圈地向劍尖涌去。

“好厲害!”嶗山老道吃驚,加緊了攻擊,銀甲劍蛇直指葉知秋的面門:“靈蛇吐丹!”

銀甲劍蛇一張口,忽然吐出一顆赤紅色的圓丹,灼灼如火,打向葉知秋的臉。

葉知秋卻猛地一轉身,拖劍就走。

“留下命來!”嶗山老道大喝,向前急追。

卻不料葉知秋轉身之際,赤元劍上三道電芒聚在一起,化作一團紫色火焰,忽地撞向嶗山老道!

砰!

一聲爆響,紫色火焰爆開,將嶗山老道和銀甲劍蛇一起包圍。

“呀啊!”嶗山老道一聲慘叫,向後急退,嘭地一聲墜落在河水之中。

銀甲劍蛇墜地,在地上痛苦地扭曲。

葉知秋冷笑,再一口血噴在赤元劍上,劍尖繼續射出紫色電芒,眨眼間,將銀甲劍蛇化成一灘血水。

等到嶗山老道從河水裏爬起來,銀甲劍蛇已經沒了。

“你、你是……龍虎山天師?”嶗山老道渾身是水,頭髮鬍子都被燒去了一大半,手指葉知秋,顫抖着問道。

葉知秋收了赤元劍,微笑道:“我只是茅山弟子葉知秋。”

“不可能……你剛纔催動的是龍虎山的紫電青雷,而且,已經練到了三疊而發的地步……世間,除了龍虎山天師,還有誰,能有這般修爲?”嶗山老道不可置信地說道。

老傢伙能看出來紫電青雷,也算是有些見識。

而葉知秋剛纔連續三次催動紫電青雷,三道電芒疊加,集中爆發,也被老傢伙看了出來。

葉知秋點點頭,說道:

“紫電青雷,是龍虎山天師傳授與我的。你的靈蛇既然稱爲銀甲劍蛇,自然是五行屬金。龍虎山的紫電青雷,是至陽之火,火能克金,便是銀甲劍蛇的剋星了。”

“這麼說,你是龍虎山弟子?”嶗山老道問道。

“我師出茅山,並非龍虎山弟子。但是天師傳我紫電青雷心法,我也可以算是天師大真人的掛名弟子。”葉知秋說道。

嶗山老道發呆,喃喃地說道:“妖孽啊……年紀輕輕,竟然能把紫電青雷煉到三疊而發……好,我認命!”

“多謝前輩。”葉知秋一稽首。

嶗山老道點點頭,忽然從懷中摸出一把短刃,向自己脖子上抹去,大叫:“技不如人,唯死而已!”

“前輩!”葉知秋吃了一驚,縱身上前,揮手來抓老者的手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