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寒玉輕輕的嘆了口氣,也是不再說話。

漫天的廝殺聲,並沒有持續多久,這場單方面的屠殺,也是逐漸的結束,遼闊的平原,已經被鮮血所浸染,濃郁的血腥味,充斥著整片天地。

風無痕所帶來的百萬人馬,如慕風所說,現在已經是盡數成為了刀下亡魂,那屍橫遍野的景象,讓人心中生懼。

整片天地再次變得寂靜下來,漫天的目光都是望向了半空之中的那道乾瘦的身影,所有人都是知道,接下來這位黑衫青年的舉動,將會影響到整個大武王朝的局勢。(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站立著兩百餘萬人馬的遼闊平原,如今卻是異常寂靜,就連呼吸之聲,都是壓得極低。無數的目光都是落在了半空之中那道身形乾瘦、氣息萎靡的年輕身影之上。

此時慕風的目光也是望向了下方的武天河,眼神當中雖然沒有了剛才的狠厲,但卻也是異常淡漠。


武天河臉上露出了客氣的笑容,拱手說道:「慕風小友,今日多謝了!」

今日若不是慕風出手,恐怕覆滅的並不是風雲宗,而是武氏宗族。只不過滅了風雲宗,卻是出現了一個實力更為驚人的慕風,這無疑使大武王朝的局勢變得極其不穩定。

慕風微微點了點頭,也是淡淡說道:「武前輩客氣了,風雲宗也與我慕氏宗族有著莫大的仇怨,若是今日真讓風無痕得逞,恐怕大武王朝永無寧日了。」

說話間,慕風的身形微微一顫,臉色也是異常慘白,顯然處於極度虛弱的狀態,若不是一旁的慕寒玉扶著他,恐怕要從半空中跌落下來。

「慕風,你沒事吧。」見狀,慕寒玉在一旁擔心的說道。

慕風輕輕擺了擺手,額頭之上卻是布滿了涔涔冷汗,顯然身體內的傷勢爆發,那種劇烈的痛楚使得其臉龐都變得有些扭曲。

「慕風小友,你還是趕緊回去休養一番吧,這剩下的尾巴,就讓老夫來清掃吧。」武天河笑著道。

慕風自然知道武天河所指的尾巴,正是風雲宗和雷氏宗族留在風雲山和雷城的餘孽,便也是喘了口氣,道:「那多謝武前輩了,希望武前輩千萬不要對風雲宗和雷氏宗族心存善念,斬草必須除根。」

慕風之所以要對風雲宗和雷氏宗族趕盡殺絕,也是擔心給慕氏宗族留下什麼禍患。他知道自己今後回到慕城的機會和時間會越來越少,因此也是儘可能將對宗族不利的隱患一次性清除。

武天河看了慕風一眼,道:「請慕風小友放心。凡是和風雲宗、雷氏宗族有牽連的,無論老少,不管男女,一律處決。」

慕風這才放下心來,然後對慕千浪、柳鶴兩人說道:「兩位族長,我們走吧。」

慕千浪、柳鶴兩人也是點了點頭,然後和武天河、武宇及武烈等武氏宗族的高層客氣的告辭。

兩人也是擔心武氏宗族會趁著慕風虛弱的時機。對他們突然出手,因此心中也是有些緊張。

若是之前,武天河、武宇及武烈等人都不會怎麼正眼瞧慕千浪和柳鶴,不過今日因為慕風的緣故,也是客氣的笑臉相送。

望著慕風、慕千浪、柳鶴等人離去的背影,武宇剛想說話。卻被武天河伸手攔住,道:「回去再說。」

武宇沒有辦法,只得應道:「是,老祖宗。」

……

慕風的事迹,也是在短短數個時辰,便是飛一般傳遍了整個大武王朝,無論是誰都知道。大武王朝的第一強者,已經不再是武天河,而是名不見經傳的慕風。

風雲宗因為低調和隱忍,大武王朝知道其的勢力和人也並不多,但是竟然出了一名逍遙境強者,也是使得眾人震驚。

不過更令人震撼的是,慕風竟然以神通境的修為,擊殺了一名逍遙境強者和數千名造形境、出神境強者。若不是消息來源可靠的話。人們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這件事情在大武王朝傳得沸沸揚揚,慕風這個名字,也是徹底的被大武王朝所有人知曉。

天都郡,天都城!

一座安靜的皇宮大殿之中,武天河、武宇、武烈及四位武氏宗族德高望眾的長老坐於其中,每個人的臉色都是異常凝重。

「大長老,如今風雲宗徹底剿滅。而且我們以搜剿餘孽之名,對大武王朝其它各郡城進行了治理,清除了一些心存異心的勢力……」武烈也是將這些日子發生的事情向武天河講述了一番。

武天河只是微微點了點頭,臉上卻並沒有什麼表情。這次武天河也是準備利用武宇和武威的皇權之爭。對大武王朝的勢力做出一番清洗,而今日的局面,也正是之前他們所計劃的一般。

凡是參與了武宇和武威這場皇權之爭的勢力,或多或少都受到了武氏宗族的打壓,有些甚至被武氏宗族直接給全部剿滅。

不過令武天河沒有料到的是,風雲宗出現了風無痕這樣的逍遙境強者,而這一切,也使得事情超出了他的掌控,更沒有想到的是,風無痕竟然死在了慕風的手中。

慕風的出現,無疑是讓大武王朝死了風雲宗一匹狼,卻又來了他這樣一頭猛虎,這讓武天河感到極為不安。

雖然武天河認為以慕風的實力和潛力,不可能將大武江山看在眼裡,不過這都只是他的猜測,只要慕風稍稍動點心思,恐怕武氏宗族也是皇權難保。

「老祖宗,為何當日不聽武烈長老之言,直接擊殺慕風,以絕後患。」武宇有些不解的問道,他也一直認為,那天是擊殺慕風,杜絕後患的最好機會。

武天河輕嘆了口氣,道:「你們真是糊塗,你們可曾想過,慕風並不是什麼愚笨之人,不會想到這一點?他既然敢有恃無恐的放開手和風無痕一搏,肯定有保命的手段,要是我們擊殺不成,將會給我們武氏宗族帶來滅頂之災啊。」

聞言,武宇、武烈等人均是沉默了下來,他們細想一下,也是如武天河所說,雖然當日慕風身受重創,但是眼中竟然沒有絲毫懼意和慌亂之色,根本沒有擔心會發生什麼變故。

「老祖宗說得對,是宇兒考慮問題不周。」武宇臉色微微一紅,道。

武天河擺了擺手,說道:「宇兒,你也即將成為一國之主,以後考慮問題要周詳一些,不可莽撞。」


武宇有些苦笑道:「老祖宗,依據現在的形勢,宇兒當不當得了這一國之君,還兩說呢。」

武天河面色有些凝重,緩緩說道:「那慕風及慕氏宗族可有什麼動靜?」

「那個慕風回到天風郡的慕城,便一直在休養,而慕氏宗族則在重建慕城。」武烈連忙答道,天風郡一直由他掌控著,因此慕風及慕氏宗族的一舉一動,他都了如指掌。

「武烈,看看慕城重建需要一些什麼,給慕氏宗族送過去。」武天河輕聲說道。

「老祖宗,這是為何……」武宇也是有些迷惑。

武天河苦笑著說道:「如今慕風的實力,比起逍遙境的風無痕還要強橫,而且其身邊也是有著數位神通境強者,這等實力,已經足以和我們一較高下了。」

「不過我看那慕風,野心不大,心性也不壞,那日表現出的狠厲,也是因為和風雲宗仇恨太深的緣故。因此我們若想將其剷除,還不如想辦法和其交好。」

聽了武天河的言語,武氏宗族其它四位長老也是紛紛點頭,贊同武天河的意見。

「老祖宗,你就這麼相信那個慕風?」武宇皺眉道。

「呵呵,宇兒,老祖宗活了這麼多年,閱人無數,不會看錯的,那個慕風是個吃軟不吃硬的傢伙,對於這種人,只有想辦法拉攏,絕對不能打壓排擠。」武天河淡淡笑道。

「希望如老祖宗所說的吧。」武宇輕嘆了一聲,道。

「太子殿下,您放心好了,若那慕風真的心懷不軌,覬覦我大武江山,我一定會拼著老命,也讓得他沒有好下場。」一旁的武烈說道。

「事情應該不會壞到那一步,不過這也給我們一個提醒,雖然我們武氏宗族是大武王朝的掌控者,但並不是高枕無憂,吩咐下去,宗族之人,必須加緊修鍊,以壯我武氏宗族。」武天河沉吟了一下,道。

「是!」武宇、武烈等人齊聲應道。

不過待幾人正要退下的時候,武天河輕聲說道:「宇兒留下來吧。」

武宇低聲應道,站立在一旁。

待武烈等五名長老離去之後,武天河沉聲說道:「宇兒,知道老祖宗為什麼將你留下么?」

「宇兒愚笨,請老祖宗明示。」武宇連忙說道。

武天河輕嘆了口氣,道:「大武王朝延續到現在,雖然表面看上去歌舞昇平,但其實危機四伏,內憂外患,所以你肩上的擔子很重啊。」

「宇兒會儘力而為,不會辜負老祖宗對宇兒的期望。」武宇面色凝重,也是感覺到一股莫名的壓力。

「過幾日等你登基之後,老祖宗便準備閉關衝擊逍遙境,和風無痕的交手,對於逍遙境也是有些感悟。因此王朝內的事情都交給你了。」武天河緩緩說道。

「老祖宗,那個天風郡真的要划給慕氏宗族治理么?」武宇眉頭微皺,問道。

武天河點了點頭,道:「既然之前便已經答應了,也不能言而無信。不過你要明白,就算是給慕氏宗族治理,也是在我大武王朝的統領之下。」

「宇兒明白了。」

兩人在大殿之中談論了許久,武宇方才告退。

待武宇退下之後,武天河朝著天風郡慕城的方向望去,眼神當中有著異芒涌動,低低的嘆息聲也是在大殿輕聲回蕩。(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天風郡,慕城,慕府!

房間中,一道瘦削的"chiluo"青年盤坐在一個圓形木盆當中,木盆中盛滿了淡綠色的液體,其雙手在胸前結印,胸膛微微起伏間,那些藥液伴隨著平和而有力的呼吸,從青年全身皮膚湧入體內。

隨著這些淡綠色的藥液湧入體內,青年的臉色逐漸變得紅潤,身形也是漸漸恢復了正常,再也沒有往日的那種乾瘦。

這樣的藥液吸收,也是持續了兩個時辰,本來呈現淡綠色的藥液,也是漸漸變得透明起來,最後完全變成了一盆清水。

青年緩緩睜開了雙眼,感受著體內重新恢復的能量,臉上也是露出了一抹燦爛的笑容。其跨出木盆,用毛巾擦拭了一下帶著水珠的身體后,然後取出一身黑衫套上。

緊接著青年手掌一翻,數枚各種顏色的渾圓丹藥便是出現在掌心之中,當這些丹藥出現之際,一股令人迷醉的丹藥香氣便是瀰漫開來。

這數枚丹藥都是幾種療傷丹藥,都是從天煉武尊宮殿中獲得的,品階均是不低,而且藥性極為溫和,極宜用來治療體內的傷勢。

只不過這些丹藥品階不低,煉製材料罕見,再加上煉製起來也頗為煩瑣,因此慕風也無法煉製,只能用一顆便少一顆。

不過雖然這些丹藥珍貴,但是這次慕風受的傷著實不輕,即使慕風肉身強悍,恢復能力極強,但想要在短時間內痊癒,便必須依靠這些丹藥。

將數枚丹藥服下,慕風便感覺到,一道道溫和的能量,緩緩的在體內蔓延開來,然後朝著自己的全身迅速擴散而開,令得其渾身都有一種暖洋洋的感覺。

體內的一些受損經脈、骨筋。在吸收這些溫和的能量之後,也是迅速的復原,那種隱痛感,也是削弱了不少。

「沒想到這次你傷的這麼重,卻恢復得如此之快,再過兩天,恐怕就能痊癒了。」


慕風體內響起清玉淡淡的聲音。不過卻還是能夠聽出一絲驚奇。因為清玉也處於恢復的關鍵時候,並沒有出手助慕風恢復,不過即使是這樣,慕風也在短短的數日之內恢復了八九成,令他也是有些驚訝。

「這次也是莽撞了,沒有想到八荒煉屍鼎威力雖然猛。但是耗費能量也是驚人,我都差點被抽成人幹了。」慕風笑了笑,道。

慕風至今想起來,還心有餘悸,那日催動八荒煉屍鼎,若是自己不是吞食了一大把丹藥,強行煉化。恐怕還沒將八荒煉屍陣催動起來,自己便先被八荒煉屍鼎抽成人干而亡了。

「那還是你實力太弱了,等你真正到達武宗、武尊的境界,那時候八荒煉屍鼎的威力,才能夠真正顯現出來。」清玉淡淡說道。

慕風點了點頭,這八荒煉屍鼎作為一件准天階靈寶,自己能夠發揮的威力,還不到百分之一。不過僅是這不到百分之一的威力,便能夠對付一名逍遙境強者和數千名造形境、出神境強者,這種威力確實驚人。

當日天煉武尊贈鼎之際,為了避免八荒煉屍鼎對慕風造成反噬,還在八荒煉屍鼎中設下了數道封印,待慕風的實力提高之後,便能夠將這些封印逐漸解開。發揮出八荒煉屍鼎的真正威力。

「對了,清玉,吞噬心炎怎麼進化了這麼久,還沒有動靜啊?」慕風眉頭微皺。望著體內丹田處吞噬心炎形成的火球,說道。

「這才多久,像這種天地奇焰,千年時間對於它來說,也不過是彈指一揮間,這種進化,誰都說不準需要多長的時間,你還是安心將你的實力提高吧。」清玉淡笑道。

「咚咚!」

門口傳來了敲門聲,待慕風應聲后,慕寒玉從門口走了進來。

今日慕寒玉穿著一身淡紫色的錦裙,凹凸有致的身形在錦袍的映襯下,顯得挺拔修長,俏美的臉龐也是沒有了往日的那種冰冷和憂愁,而是被明艷動人的笑容所取代。

一時之間,就連慕風都有些看呆了。

「慕風,你全好了?」感受到慕風的氣息,慕寒玉也是有些驚訝的問道。

「寒玉姐。」慕風這才回過神來,慌忙點頭笑道:「好了,都好了。」

慕寒玉這才放下心來,說道:「好了便好,族長請你去一趟大廳。」

慕風臉色一變,問道:「寒玉姐,又出什麼事了?」

「沒有,只不過還是有些事情需要和你商量一下。」慕寒玉看著慕風緊張的模樣,輕聲一笑,說道。

「這就好。」慕風聞言,這才放下心來,他也是擔心在他恢復期間,發生什麼變故。

兩人朝著慕府的大廳走去,一路之上,慕風也是得知這幾日發生的事情。

皇氏武族剿滅了風雲宗和雷氏宗族的殘存餘孽,順便也打擊消滅了不少勢力,一時之間,整個大武王朝的大小勢力都要些人心惶惶,不知所措。

不過在此期間,皇氏武族的人馬卻是退出了天風郡,將天風郡的治理交給了慕氏宗族。

慕氏宗族這些日子也是將力氣花在慕城重建之上,很多流亡在外的慕氏族人,在聽聞風雲宗和雷氏宗族被剿滅之後,也是紛紛回到了慕城。

不過令人惋惜的是,慕子午、慕懷智和慕運堂三位內閣長老在那一晚掩護族人撤退當中,都隕落了,令得慕風也是嘆息不已。

邊走邊聊,很快,慕風和慕寒玉二人便是出現在慕府大廳之外。從大廳當中隱約傳來了慕千浪的聲音,在此還有著一道並不陌生的蒼老聲音。

慕風稍稍一聽,便是知道,裡面坐著的人,正是皇氏武族的武烈。

「他來慕城幹什麼?」慕風眼神微微一凝,便是和慕寒玉一起邁步進入大廳之中。

大廳當中,除了慕千浪以外,在座的慕氏族人還有慕傳道、慕承忠、慕承志夫婦等人,在慕千浪的一旁,坐著的正是武烈長老。

見到有人進來,眾人的目光均是一抬,看到正邁步進來的慕風,臉龐上都是露出了微微笑意。

武烈長老臉上也是露出一抹笑容,說道:「慕風,我來了好幾次,聽聞你一直在閉關休養,今日方才出關,怎麼,傷勢好些沒?」

因為慕風展現的實力,武烈的語氣和態度也是放低下來,並沒有以「老夫」自稱。不過就連武天河都稱慕風為「小友」,這武烈自然也不敢在慕風面前倚老賣老,畢竟慕風現在可是大武王朝的第一強者。

不過還未待慕風回答,武烈的臉色便是微微一凝,因為他感覺到慕風的氣息,已經是恢復如初,而且更勝往日,這種驚人的恢復能力,也是讓他著實吃了一驚。


按照他所想,慕風受到如此的重創,沒有三個月,絕對是恢復不過來的,沒有想到,短短的數日,便是傷勢痊癒,而且實力還有所精進。

雖然感覺到武烈在察看自己的傷勢,不過慕風並沒有在意,和慕寒玉在慕承志夫婦旁的椅子邊坐下,笑道:「多謝武烈長老關心,在下傷勢已經好了八九分了,不知武烈長老找在下有何事呢?」

武烈笑著道:「慕風,你這次幫助我皇氏武族度過一劫,武天河大長老也是派我前來看望一下你,順便送來一些重建慕城的物資。」

慕風笑了笑,他知道武烈看望是假,查探自己傷勢是真,不過並沒有揭穿武烈,而是客氣的說道:「多謝武前輩挂念,請武烈長老幫慕風轉達對武前輩的謝意。」

「這是自然,武天河大長老還說了,若是慕城重建還有什麼需要,儘管說好了,我們皇氏武族會助你們一臂之力,不過……」武烈長老點了點頭,不過說到最後,卻是有些吞吞吐吐。

慕風雙眼微眯,抿了口茶水,然後笑著道:「莫非武前輩是擔心在下會像風無痕一樣,對皇氏武族不利么?」

被慕風一語中的,武烈的臉色也是有些尷尬,只得點了點頭。

慕風大笑道:「請武烈轉告武天河長老,這一點他大可安心,慕風和那風無痕不同,再過些日子慕風將要重返青蒼府,只要皇氏武族能夠保我慕氏宗族在大武王朝的安寧,慕風不僅不會對皇氏武族不利,而且必要的時候還會出手相助,以衛皇權。」

看著慕風那鄭重的臉色,武烈心中也是鬆了口氣,道:「這一點也放心,只要皇氏武族還掌權,便會力保慕氏宗族的安寧。」

說完和慕風兩人對視一眼,會心一笑。

一旁的慕千浪、慕傳道等人臉上也是露出了笑容,有著武烈的這番話,今後慕氏宗族的生存,也不會有什麼隱患了。

「慕風、慕族長,時間也不早了,我便告辭了,若是有什麼需要,還請告知我們,我們一定傾力相助。」武烈站起身來,朝著慕風、慕千浪等人拱拳說道。

慕千浪等人也是站了起來,和武烈客氣的告辭。慕風執意要送武烈一程,而慕千浪等人都識趣的送到大廳門口便止了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