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麗絲彤有些語塞,對着葉飛說着,葉飛看到愛麗絲的反應,便是知道愛麗絲彤接受不了。

葉飛拿出銀針直接扎在小牙的脖子上,小牙眉頭皺了一下,便是睜開眼睛,葉飛把小牙給刺激醒了。

「小牙,你看,我變成這個樣子了,西格亞的精靈骨被我捏碎,結果到我身體內,就這樣了。」

葉飛對着小牙說着,小牙睜大了眼睛,她吞了一口口水。

「你是瘋了嗎?人類直接吸收精靈氣,並且沒有相應的精靈幻術,會異變的!你這樣子太恐怖了吧?」

小牙睜大眼睛對着葉飛說着,她不斷的搖頭,覺得葉飛太笨了。

「那怎麼辦?我難道永遠要這個樣子?」

葉飛問著小牙,小牙嘆息一口氣,看到葉飛這個樣子,她內心的悲傷少了一些,被轉移了注意力。

「有辦法是有辦法,但是只能維持五個小時啊,你必須有精靈幻術才行啊。」

小牙說着,便是對着葉飛擺擺手,葉飛走向小牙,小牙雙手結印,宛如白娘子施法一般,對着葉飛的腦袋點了一下,葉飛的耳朵換換收起,眼睛變成黑色,身體的皮膚顏色變回原本的顏色。

葉飛變回了模樣。

「你五個小時之內,必須找我一趟,我用精靈幻術幫你變回來,五個小時,記住,不然時間一到,你就又變成那個樣子了。」

小牙對着葉飛說着。

「我靠,那我這輩子是不是離不開你了?」

葉飛一拍腦門,這下完蛋了,自己要是回到東方,還要帶着小牙?頭疼,這輩子能不能恢復正常了。

「為什麼西格亞沒事,我就有事?還有,西格亞為何把自己的精靈骨給弄出來?」

葉飛問著小牙疑點,小牙聽到后,便是嘆息一聲。

「曾經我給了西格亞一半的精靈骨,另外的精靈骨我本來想要留着自己以後用,萬一回到精靈城呢?可是,西格亞騙了我,把另外一半也騙走了,我並不知道另一半精靈骨他要做什麼。

小牙眼中帶着神傷,對着葉飛說着。

「為了一個男人,值得嗎?精靈骨失去以後,你再也不是精靈了。」

葉飛問著小牙。

「誰年輕的時候,沒有愛過幾個混蛋啊。」

小牙無奈的搖搖頭,這件事她也很悲痛。

「你的精靈骨在那邊。」

葉飛對着小牙說着,小牙嘆息一聲,看着裏邊的綠色的血液浸泡著自己的精靈骨,小牙便是從床上走下來,來到精靈骨面前。

「就當這一切,沒有發生過吧!我還是精靈。」

小牙說着便是把那水箱摔在地上,水箱一下子破碎,精靈骨被摔了出來,她撿起地上的精靈骨。

「看好了,是這樣吸收。」

小牙說着,便是把精靈骨放在桌子上,她雙手浮動,一絲絲微弱的氣浪包裹着精靈骨,精靈骨漂浮起來,朝着小牙的脊椎而去,脊椎消失在了小牙的後背上。,

愛麗絲彤看着小牙,自己和小牙做朋友了一年半,都沒知道小牙是精靈,這種事情好像是神話內發生的一般,愛麗絲彤忽然覺得自己和葉飛還有小牙有了差距,葉飛是超強古武者,而小牙是精靈,而自己卻什麼都不是。

愛麗絲彤覺得小牙可憐,遇到了西格亞這個渣男,小牙為了西格亞,連精靈都不做了,自己想要做一個有術法的人,卻還做不了,真是奇怪啊。

「轟!」

就在此時,一聲炸響從小牙的身體內傳來,氣浪席捲四方,葉飛練忙抱住愛麗絲彤,以免她受到傷害,病床上的床單被掀起,水杯炸裂,屋頂上的吊燈啪的一下便是爆碎。

小牙的耳朵上,忽然長出了兩個白色的耳朵,頭髮也變成白色,肌膚變的雪白,眼睛從藍色變成了深藍色,明亮無比,宛如帶了美瞳一般,小牙的身體變得修長,手指也變得纖纖玉手,肌膚吹彈可破。

小牙背後生長出一對幻影翅膀,純潔的白色,襯托著小牙的氣質,小牙的樣子,翻天覆地。

「哇,好美!」

愛麗絲彤和葉飛看呆了,小牙變成了精靈樣貌,葉飛也是吞了一口口水,那種模樣,簡直是世間真絕色,白皙的肌膚,透紅的臉頰,讓人怦然心動的容貌,葉飛內心砰砰跳,這個小牙,變得比愛麗絲彤還要美麗,頭上的耳朵俏皮可愛,讓人忍不住想要摸一下。

怪不得西格亞會愛上小牙,這個模樣,誰不喜歡啊,只要是個男人,都會喜歡上小牙這個美麗的樣子。

小牙看了一眼鏡子內的自己,覺得很滿意,便是緩緩的收攏了翅膀,小牙腦袋上的耳朵也下去了,她又變回剛才東方女人的樣子。

「你捏碎了我的精靈骨,還吸收了精靈骨內的精靈氣,我現在的精靈幻術根本不行,你怎麼賠我?」

小牙問著葉飛。

葉飛……

葉飛無語,原來自己抽出來的西格亞脊椎,有一半是小牙的,如果那一半還給小牙,那小牙就會徹底變成精靈。

「我會取出來的。」

葉飛對着小牙說着。

「你得跟我去一趟精靈城,有一種禁術,可以從別人的身上取出來,如果不使用禁術,只有把你的脊椎抽出來,然後捏碎,就好像你吸收我的精靈氣一樣吸收回來,但是那樣你會死。」

小牙對着葉飛說着,葉飛向後退一步,誰知道小牙有一半的精靈骨后,會變得多厲害,要是把自己的脊椎抽出來,就算自己是天花聚頂的修為,也會慘死在地。

「放心吧,我不會要求你取出自己的脊椎的,但是你用了錯誤的吸收方式,所以,你如果沒有精靈術,你永遠都是剛才醜陋的樣子。」

小牙說着。

「誰稀罕要你的精靈氣啊,過幾天我就跟你去精靈城,用禁術把你的精靈氣還給你,我才不想要變成這麼丑呢,五個小時找你一趟,天啊,殺了我吧!」

葉飛也是一陣懊惱,對着小牙訴苦着,小牙走向窗戶,看着外邊的天空。

「精靈城!」

小牙嘆息一聲,眼中露出無限的哀傷,精靈城已經不要她了,再回去,一定是千難萬險。

「下個月在回精靈城吧,下個月,下個月……」

小牙喃喃自語,現在她滿心疲憊透心涼,自己什麼都沒有了,當初自己違背精靈城的意思,和西格亞私奔,沒想到變成這個結局了。

葉飛看着小牙這個樣子,便是對視一眼,也不知道小牙在擔心什麼。

「藍斯呢?」

葉飛忽然想起藍斯沒有在這裏,便是問著愛麗絲彤。

「叮叮叮!」

此時葉飛的手機響起,是女天王打來的。

「葉先生,快,快來,他們開始逼宮了!」

「新城十八路天王殿強者,舊城十四路天王殿心腹,全部趕來了,強者三百之多,古武者幾千人,我頂不住!」

女天王對着葉飛開始求救著。

「馬上到!」

葉飛眼神凌厲,對着女天王說着,便是飛速的朝着天王殿而去……影子逃離著夕陽。

傍晚將近,在這個白晝漸短,寒意逼人的秋季,茜紅色搶先一步,佔據了絢爛的天空。

河岸旁的林蔭完全暗下,被艷紅色映射的河面折射出粼粼波光,模糊的,令人眩暈的色彩,呈現在所有人的眼前。

林暄就在橋上吹著晚風。

她雙肘放在石質的橋欄上,看著那如同正

《戀愛非常遊戲》第一百二十一章颱風天(3) 「我跟她是夫妻。」一句話,概括了所有。

封思琪臉都快氣成豬肝色了,他居然承認這個臭丫頭是他的妻子。

她不甘心,指著程苒,拔高了音調:「她不過是沖喜才嫁給你的,等你腿好了,爺爺就會讓她走!」

所有的人都知道,堂堂封家,怎麼可能讓小門小戶的女兒真的當封家的少奶奶,讓她進門,不過是緩兵之計。

封墨燁一張俊臉瞬間籠罩上寒冰,眼底浮現出滔天怒意。

「封思琪!既然她已經嫁給了我,就是我封墨燁明媒正娶的妻子,就算我的腿好了,也不會跟她離婚,以後這樣的話,要是再說,別怪我不顧忌兄妹之情。」

封思琪快要氣瘋了,卻拿程苒沒有一點辦法,封墨燁這麼護著,她連手都下不了。

最後她也只能不甘心的跺跺腳。

「爺爺不會任由你留下她的。」

封思琪氣呼呼的走出去,房間里才逐漸安靜下來,程苒優哉游哉的把玩著自己的頭髮。

「看不出來你這個妹妹對你真是一往情深。」

封墨燁剛才臉上的陰騭在面對程苒時,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唇角還挑著幾分愉悅的笑。

「老婆吃醋了?」

「有什麼好吃的,無聊的女人才會吃男人的醋。」

她來封家,可不是為了跟這些小丫頭爭風吃醋,有這閑工夫還不如多買點股票賺點錢。

畢竟,錢才會永遠陪著自己,至於男人,呵呵……

封墨燁一點沒有受到打擊,修長的指尖輕輕略過唇角,意猶未盡。

「剛才的吻還不錯,老婆能不能再來一個。」

程苒突然有種想要揍人的衝動。

「想都別想!」

說罷,她轉身就拉開房門走了出去,封墨燁眼角眉梢染上笑意,他怎麼就那麼喜歡看老婆生氣呢。

老婆怎麼都好看。

程苒一路上想起封墨燁那撩人的樣子,再配上他那高等顏值,真是要蠱惑人的心,要不是她穩得住,怕是也難逃一劫。

不過,這男人的吻技的確不錯。

到了公司,程苒正準備給自己倒一杯咖啡,便聽見有個女人在她身後叫她。

「程苒是嗎?我是你們新到的小組長吳晴。」

「嗯,有事嗎?」程苒拿著咖啡條,撕開往杯子里倒。

吳晴倒是沒有想到這個程苒對自己這麼冷漠,她今天來這兒,哪個員工不是對自己殷勤,笑逐顏開,偏偏這個程苒,一個新來的員工,她還是主動打招呼,結果這丫頭居然連個正眼都沒給自己。

她心裡有些不平衡,準備說出自己的真實身份讓她對自己態度恭敬點。

「萬總是我姑父,跟我說最近這裡來了一個新員工,剛來第一天就把同事給揍了,我這個人最討厭那些不好好工作成天挑事的人,別被我給抓到了,否則我一定不會讓她留在公司!」

程苒沒吭聲,像是壓根就沒注意聽似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