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一開始,凌羽楓剛成爲他們家女婿,讓蘇妲己很絕望。

她爲自己感到難過,但也爲凌羽楓感到難過。

她可憐的凌羽楓,不忍看到凌羽楓受委屈,選擇帶他去哪裏,想到這個,這個傢伙,是刻意接近自己的。


現在,開始思考,感到有些甜蜜。

“凌羽楓他,”

高開心看了一眼凌元.,說:“他是個好孩子,但過去他受了很多苦。”

“你是給他一個家,對他表示感謝和對你友善的人。”

蘇妲己臉顯得淡淡的幸福。

她很滿足,也很感動。

“在此之前,把事情安排得不好是我們的錯。也許我們可以找到一種更好的方法來減輕他的痛苦。”

高開心嘆了口氣,“現在,我們要彌補,不知道,凌羽楓給不給我們這個機會。”

蘇妲己看着高開心,凌元看着她無助。

“你,是要我說服凌羽楓嗎?”

她是一個聰明的女孩,知道他們的意思。

凌羽楓聽自己的話,如果張嘴,要他寬恕凌元,凌羽楓應該聽你自己。

“沒有。”

凌元立刻搖了搖頭。

“妲己,我們不會給你辛苦的,我們也不希望你們兩個因爲我而難過。”

他笑了。

“今天來到這裏只是爲了見到你,也看到了你。感謝你照顧凌羽楓,讓他的心,有一個棲息地。”

“當然,說實話,我今天很期待。他會和你一起。”

說完了,凌元搖了搖頭,一個憂慮的微笑,認爲這簡直是奢望。

“我欠他很多。”

凌元嘆了口氣。“作爲父親,我不能彌補自己做父親的失敗。”

“凌羽楓也可能不會怪你。”

當凌元被迫面對強敵時,他不這樣做,凌羽楓也無疑會死!

蘇妲己猶豫了一下。

“我會回去和他談談。我不知道他會做什麼。無論他打算做什麼,我都會支持他。”

她不可能強迫凌羽楓,做凌羽楓不想做的任何事情。

“如果今天願意來凌羽楓,我做了很多,他喜歡吃的菜。”

高開心看着桌子上的盤子,這些盤子,或者凌元上次去東海時,暗自記着問李文淑。

“砰!”

“砰!”

話語一落下,兩個人直接從牆上飛了出來,狠狠地砸在了地上,瞬間不再動彈了。

從頭到尾,都沒有尖叫聲。

凌霄和光頭強豎起耳朵,看上去很嚴肅。

“大哥!”

光頭強突然大喊,大門外,凌羽楓走了進來,手裏還揹着一個人,就像拖着一條死狗一樣。

他把它直接扔到腳上。

“碰了凌家的門,還期望讓這兩個老人做這樣的粗活嗎?”

他喘着粗氣,站直身子,不敢說一個字。

被凌羽楓罵是兩個?

即使他摔斷了腿,凌霄也不敢說一個字。

他筆直地站着,看着地面上那幾個人,果然沒想到,有人敢碰凌家。


凌家兩個老頭,不管這種蝦米,這是凌霄的失職。

凌羽楓沒有管他,直奔客廳。

蘇妲己站起來,睜大眼睛,感到驚訝,有些驚訝。

凌元站起來,迅速呼吸,臉紅了,他不知所措。

高開心站起來,張開嘴說些什麼,但是猶豫了一下,不知道是否要說。

凌羽楓沒有看三個人,直接走到桌子旁,拉椅子,坐下。

凌元呼吸更快!

高開心看了看凌元,緊接着緊繃着,彷彿到的不是凌羽楓,而是這個世界的神,讓他們看到的不只是風吹浪打的人,不禁風起雲涌。

“丈夫。”

還是蘇妲己輕聲回答,“你在這裏做什麼?”

凌羽楓擡頭看着她:“我怎麼來的?”

他指了由凌霄和光頭強進行的幾個人:“我知道光頭強不能依靠!”


揹着一個人的光頭強,老虎的身體震驚,嘴脣,臉龐突然一陣委屈,他不知道在那裏,顯然是凌羽楓想要的,不得不把藉口放在自己的身上。


更何況這家凌家,有兩個大師,他和一個人在這裏,這些臭豆腐爛的雞蛋,會傷蘇妲己嗎?

算了吧。你是大哥,就是你所說的。

揹着鍋的事,他不是第一次做,蘇妲己聞到煙味,彷彿是自己的禍害啊。

很難成爲小弟。

“好…”

被光頭強擡着的那個男人微微睜開眼睛,痛苦地哼了一聲。

“切!”

光頭強立刻打了他一拳,打破了他的胸骨並將他撞倒在地。

“我告訴過你握住你的舌頭嗎?”

凌霄看着光頭強,只是壓抑着微笑,思考着,彷彿跟隨凌羽楓,不是那麼令人羨慕啊。

在餐桌上,氣氛微妙。 凌元看着凌羽楓,張開嘴,但是甚至打個招呼,不知道該怎麼玩,顯然有一個肚皮的話,但是一句話不能出來。


高開心更感到,他代替了凌羽楓媽媽,說話有些不便。

即使最後的凌家遭到襲擊,凌羽楓也救了兩個人,最後還讓凌元對自己好,讓她感動了。

“好吧,光頭強是不可靠的。”

蘇妲己聽了,反覆點了點頭,已經到達了光頭強的門,身體再次震驚,低頭看着死者的手,無論是三七一,又一拳打過去。

“所以, 江山爲聘:冷王的天價王妃 。”

蘇妲己笑了,他的眼睛像新月一樣眯起。

她站起來,放上自己的筷子,推到凌羽楓前線,聲音低沉,有些尷尬的樣子,“老公,你用我的筷子嗎?”

凌羽楓凝視着她,凝視着五秒鐘。

“這個凌家好壞堂堂的大家庭,多接一雙碗筷都沒有嗎?”

他無法自救。

聽到這話,高開心立刻感到驚訝,反覆地說道:“有!有!”

她立刻轉過頭,拿了雙筷子,來到凌羽楓的面前,她的笑容像一朵花。

內心的激動和喜悅是無法掩飾的!

她指示凌元看看,凌元仍然紅着臉,深吸一口氣,慢慢坐下,仍然沒說什麼,只是看着凌羽楓。

這是他們多年來第一次坐在同一張桌子上。

“好吧,這道菜是伯母專門準備的。”

蘇妲己說道,“好吧,確切地說,叫我媽媽,學會做。”

凌羽楓不說話,拿起筷子放在一塊,塞進嘴裏。

其他三個人都盯着凌羽楓,盯着他的嘴。

“而且,我知道你喜歡吃東西,事先要跟伯母說,伯母去找廚師學,我盡力了,味道很好。”

蘇妲己已添加。

高開心感到他的眼睛發紅,想擦乾眼淚,但是在她眼前,很明顯她應該很高興。

凌羽楓還是沒說什麼,只吃蔬菜。

“這道菜,我很喜歡。你能嚐嚐嗎?”

蘇妲己嘴脣,期待的表情,凌羽楓還是沒說話,夾了一口。

一張桌子上的菜,蘇妲己可以出於多種原因拿出,讓凌羽楓每碗菜都能品嚐到。

高開心的眼睛變成紅色,她試圖抑制自己的眼淚。

凌元也滿懷感激地看着她的眼睛變成紅色。

“丈夫,你渴了嗎?還是喝一杯。”

蘇妲己與凌羽楓一起倒了一個杯子,併爲凌元倒了一個杯子,“你不常唸叨,出門解釋,少喝酒,多吃蔬菜,今天我讓你喝。”

凌羽楓哪裏有個小戰神的霸道!

此刻他聽話,讓人無法相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