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種可能,藍塵臉上並沒有露出絲毫興奮之色,而是感到深深的恐懼,這銅鏡到底是什麼存在?竟然能知道我心中的想法。

自從半年前,這枚銅鏡莫名的進入自己腦海中后,藍塵曾無數次嘗試溝通這枚銅鏡,但是除了第一次成功並且傳授自己《陰陽經》外,其餘全部失敗。


不過,他也沒有感覺到絲毫的沮喪,畢竟這枚銅鏡自天外而來,根本不是他這種練氣境層次的小武者所能駕馭得了的。

但是今天,藍塵再次感覺到這枚神秘銅鏡的恐怖,它竟然能感知到自己心中的想法,這豈不是意味著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銅鏡的監視之中。

這讓他有一種如芒在背的感覺。

「難道?這鏡子擁有靈智?」

這一刻,藍塵心頭突然萌生出這種讓他感覺心驚膽戰的想法。隨即他的心臟「撲通撲通」的劇烈跳動起來。

傳說中,只有極道仙器才會誕生靈智,難道這鏡子是一件仙器?

想到這裡,藍塵心中驚疑不定。

漸漸的,他平靜了下來,不管這鏡子是否是仙器,還是有著什麼目的,都不是現在的自己所能探究的,自己現在最重要的是努力提升實力。

砰!砰!砰!

就在這時,門外的敲門聲,藍塵放下心中想法,開了房門,一個侍女正站在了門口。

「小雅,有什麼事?」藍塵問道。


「二少爺,老爺和夫人讓你現在就去大廳見他們。」小雅年芳十八,乃是母親的侍女,他閉關這段時間,食物都是由她來送的。

「好,我這就去見我爹。」藍塵點了點頭。關上屋門,向大廳走去。

剛走出不遠,便是遇到了藍雪,他笑著打了聲招呼。」大姐!「

藍雪笑著點了點頭,正欲開口,突然她面色一怔,旋即道:「恭喜二弟,修為又提升了!」

「僥倖,僥倖!比起大姐你差遠了。」藍塵嘿嘿一笑。

他知道,大姐藍雪在三個月前就突破了練氣境八層,成為藍家小一輩中第一個突破練氣境八層的,不過這件事並沒有傳播出去,目前只有家人知道。

「你啊,修為突破哪有僥倖一說。」

姐弟兩人來到廳內,躬身向父母行禮道:「見過父親母親。」

「嗯,起來吧!」藍真理點了點頭,看向藍塵時,他的深邃的雙眸突然閃過一道精光,對藍塵說道:「塵兒,你突破練氣境八層了?」

亂穿三國 是的,爹,我昨晚突破的。」藍塵平靜道。

「不錯,不過切不可自驕自滿,以後你還得要好好修鍊。」藍真理告誡。

「爹,我明白。」藍塵點點頭。隨後問道:「您叫我來,有什麼事嗎?」

「今天就是年三十了。」藍真理道。

藍塵聞言恍然,今天竟然是年三十了,過的真快。每年的年三十,他們一家人都會到祖父藍一武的住處一起用餐。

夜晚,藍一武府邸,一間燈火通明的大廳內。

藍塵一家人走了進來,進入打廳后,他的目光掃了一眼,此時大伯和三叔一家都到了,正坐在那裡聊著。

隨後,他跟在大姐向長輩挨個行過禮后,便是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和眾堂兄妹們聊了起來。

雖然看似親密無間,但是藍塵卻與一眾堂兄妹們有了一層看不見的隔膜,在藍塵的面前,他們絲毫不提有關直系和執法殿的事情,生怕惹怒他。

期間,幾個堂哥看向藍塵的目光帶著敬畏還有一絲的嫉妒,就連以前和他要好的藍光等人,也不再向以前那麼親密無間,無話不聊了。

對此,藍塵都看在眼裡,心中嘆了口氣。 作爲天狼森林的入口,天雄城、天荒城和天策城呈犄角擋在天狼森林之前,是樓蘭帝國阻擋天狼森林煉獄獸入侵的屏障,有號稱“三角界”的稱謂。

三角界已經有數百年沒有獸潮入侵了,加上天狼森林外圍的煉獄獸都比較低級,高級煉獄獸幾乎在三角界附近的天狼森林外圍絕跡,吸引力以大不如前。

此時的三角界已經沒有以前的繁榮和熱鬧,生活在三角界的人都稱這一地帶已經沒落。

地元境的皇天士在三角界已經是很強的一股戰力,黃鶯三人都是地元境的皇天士,這一一股戰力要從天策城抵達天荒城進入天狼森林的外圍,很難想象會遇到什麼阻礙,可是黃鶯卻花重金僱傭傭兵團護送。

“裏面的道道你想也沒用,跟着去什麼都懂了,而且這丫頭的身份絕不簡單,你就想想吧。”微生笑道。

經過兩個時辰的準備,隊伍終於開拔,前往天荒城附近的天狼森林外圍。

“現在是午時,我們要趕在明天日落前趕到天狼森林外圍。”黃鶯清脆的聲音響起,像百靈鳥歌唱般縈繞在衆人耳旁。

“明天日落?”秦榮皺眉,看向楊寒、徐方和樊虎三人道:“你們沒問題吧。”

末代3太爺傳奇 ,就數楊寒、徐方和樊虎沒達到地元境,僅僅在人元九重天。

平常要三天的路程,現在要縮短到一天半的時間,地元境的秦榮等人到時沒什麼壓力,但是實力比較弱的楊寒三人就有點吃力了。

楊寒看了看黃鶯,現在他終於明白黃鶯爲何要求地元境的傭兵護衛了。地元境以下的皇天士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要趕幾百裏的路程確實有些吃力。

“就是地元境的皇天士一天半的時間要趕兩個城池間的路,也是有些吃力,那丫頭僱傭你們想來是爲了保持一定的戰鬥力。”微生說道,“可能你們這一程不會那麼輕鬆,要是途中有什麼變故就需要你們出手了。”

楊寒眼睛急轉,跟微生說道:“看來他們應該是辦一件比較重要的事,這一千金貝的僱傭金看來只是小意思。”

楊寒等人趕了一個下午,找了個比較隱蔽的灌木叢,拿出食物和水,剛要開動就聽到了不遠處傳來聲響。

“隱蔽,有人過來了。”最開始發現有動靜的是秦榮,他馬上提醒了衆人。

“咚咚咚……”

十幾個身穿黑白相間服飾的人在楊寒等人的不遠處停了下來,他們所有人的服飾幾乎相同,胸口處都有一個咆哮的狼頭。

“他們都是一個傭兵團的人。”楊寒暗自斷定。

這些人穿的是特有的傭兵戰甲,出自同一個傭兵團。

士級以上的傭兵團都可以向傭兵基地定製本傭兵團的戰甲,但是這有一個前提,就是完成足夠的任務,拿傭兵功勳來換。

並不是每個傭兵團都能擁有傭兵基地製作的傭兵戰甲,擁有傭兵戰甲的傭兵團幾乎都是大型的或者比較有實力的。

那十幾個身穿黑白相間戰甲的傭兵在楊寒等人周遭的另一叢灌木停下了腳步。


“馬副團長,團長真是高明,這麼簡單就弄到了傳說中的龍牙。”其中一個身材消瘦的傭兵,對着跟前一箇中等身材的中年男子說道。

中年男子在十幾個傭兵之中鶴立羣端,那種常年身處高位的氣質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來,楊寒看見他的那一刻便知此人應該就是一衆傭兵的首腦人物。

身爲傭兵團的副團長,馬查一聽身下的一傭兵誇讚自己的哥哥,自然是極爲的高興,他輕輕拍了拍消瘦傭兵的肩膀,響噹噹的道:“跟着團長混,吃香的喝辣的。”

聽馬查這麼一說,他手下的傭兵一個個頓時樂開了花,心想完成了此次的任務,團長一定會有重賞。

在黑熊傭兵團,馬熊宇作爲團長,更是副團長馬查的親哥哥,只要馬查在馬熊宇前說句好話,說不定日後還能飛黃騰達,想到這點,一衆傭兵心裏樂開了花。

“馬團長,此次我們這麼輕易就將龍牙弄到手,實屬您的功勞。”那消瘦傭兵見馬查越漸得意之色,繼續道,“聽說此次傳說中的龍牙出世,很多部件都已經露面,我們獲得了其中一個重要部件,憑我們黑熊傭兵團的實力,也有爭奪整套龍牙的可能。”

“那是當然,想我哥哥在整個三角界也是響噹噹的人物,要說爭奪傳說中的龍牙也是有那個資格的。”馬查雖然得意,但是他旋即皺眉道,“我哥哥早已身處地元九重之境,最近要有突破的趨勢,只要他踏入了天元之境,我們黑熊傭兵團將一舉成爲三角界屈指可數的將級傭兵團,到時一切都已不是障礙。”

馬查跟手下的傭兵一邊吃着乾糧,一邊討論着未來的憧憬,一個個都笑得樂不異乎。

“咕嚕咕嚕……”

正在此時,樊虎的肚子不爭氣的叫了起來,想來剛纔正要吃東西的時候,秦榮就說有人過來這邊了,他才吃了兩口乾糧便不得已停了下來,這不才不一會兒肚子就鬧了起來。

“誰?”馬查聽到聲音,頓時警惕起來,對着楊寒等人藏身的灌木叢大喝一聲,“給我出來。”

不愧是常年在刀口舔血的傭兵,馬查對於周圍的警戒幾乎出自一種本能。

楊寒等人藏身的灌木距馬查等人不過十來丈的距離,樊虎肚子發出的‘咕嚕’聲,終於暴露他們的潛伏。

不禁馬查聽到了楊寒等人的動靜,幾乎所有的傭兵都把注意力投向楊寒等人所處的灌木,只是他們的反應比馬查慢了一拍而已。

“好驚人的警惕能力。”楊寒很是吃驚。 第四十二章族長之爭


一炷香時間后,藍一武夫婦來到了這裡。

「見過父親,母親!」

「見過祖父,祖母!」

大廳內,所有人都站起身來,恭敬的行禮道。

「嗯!起來吧!」

藍一武點了點頭,然後,他的目光在幾個孫子孫女身上掃了一遍,當他看到藍塵后,面色一怔,但很快就反映了過來,眼中閃過讚賞之色。

隨後,兩位老人坐在了主位之上,其他人這才依次落座。

接下來,一道道樣式精美,香氣瀰漫的菜肴被侍女擺上了桌面。

晚膳之後,藍一武輕咳一聲,道:「真軍,年貨什麼的都安排了么?」

「父親您放心,一切我都準備妥當了。」藍真軍恭聲回道。

「好。」藍一武點了下頭,隨後對二子說道:「真理,各家的俸祿都準備好沒有?」

「父親,都準備好了。」藍真理回道。

經過近千年的發展,藍家第九脈已經發展成為一個有著四百多戶,兩千多人的龐大支系。按照老祖傳下的規矩,每年年末十二旁支會從族長那裡分到一部分分紅,而後再由每一脈的家主分成一份份后,按照每一戶的人數分發下去。

「唉,今年分紅減少了一些,真是難為你了。」藍一武嘆了一口氣。

「父親,這一次,直系那些混蛋太過分了。」藍真戰滿臉怒容,道:「您不知道,前幾天我和二哥去找他們領今年的分紅時,藍無鳴那老王八蛋故意刁難我們,給我們難堪。」

「一點規矩都沒有。」藍一武狠狠的瞪了藍真戰一眼,呵斥道。

藍真戰聽到父親呵斥,還想要說些什麼,但是在藍一武嚴厲的目光下,沒有繼續說下去。

隨後,藍一戰是目光看向在場的小一輩,開口道:「今年的武會你們要好好的準備,爭取奪得一個好的名次。」

「是,祖父,我們定當努力。」在場的小一輩齊聲應道。

「好!」

藍一武滿意的點了點頭,旋即他的臉上變得鄭重起來,道:「現在真理已經是藍家的太上長老,所以已經不宜在擔任家主之位,我決定讓藍塵先暫代家主之位。」

藍一武話音落下,大廳內,所有人臉上露出了震驚之色,而藍真軍更是臉色一變,隨即恢復了過來。

在場的不少人雖然對藍一武這一決定感到不滿,但是並沒有表達出來,他們知道老爺子做出來的決定從不會改變,既然如此,又何必給自己找不自在。

藍真理夫婦一怔,他們也是沒想到藍一武會做出如此決定,在眾人的臉上掃了一遍,便是把目光收了回來。

「爺爺,我現在……」

藍塵站起,正欲拒絕。但是下一刻就被藍一武打斷,「塵兒,我知道你擔憂什麼,你放心吧,不會耽誤你的修鍊的。你只是坐在這個位置上而已,那些瑣碎事不用你操心。」

「是!」

這件事來的太突然,讓的藍塵措手不及,不過,既然祖父話說道這份上,他也無法拒絕,也是只能硬著頭皮點了點頭,接受了這個位子。

藍付、藍泰等幾位藍塵的堂哥,眼中露出嫉妒之色,說是暫代,但誰都明白這個位置不可動搖了。

藍一武站起身來,一揮手,「散了吧,塵兒,你隨我來。」說著便是轉身向外走去。

「是爺爺!」藍塵站起,連忙跟上。

藍塵跟在藍一武的身後,徑直來到了書房之中。

藍一武直接問道:「塵兒,你現在實力如何。」

「應該可以擊敗練氣境九層後期的武者!」藍塵不知藍一武何意,便是往低說了一下。

「這麼有把握。」藍一武驚訝的問道。

藍塵解釋道:「我修為不僅突破練氣境八層,而且前段時我在燕山深處得到了五株血靈草,也全部煉化了。」

「嗯!血靈草!」藍一武一愣,隨後大笑起來,血靈草,他自然知道,這東西可遇不可求,以前藍家一位先輩也曾在燕山深處得到過五株這種靈藥,成為了那時藍家的第一人。

笑了幾聲后,藍一武嘆道:「塵兒,你還真是好運氣,以前我也曾專門上山去找這種靈藥,但是連一根毛都沒找到。」

藍塵點點頭,明白這種靈藥極為難尋,血靈草雖然只是二品靈藥,但是其對生長的地方要求極為苛刻,四周必須有充足的血氣,適合這等條件的只有妖獸的墓地,但是這等地方極為危險,練氣境武者根本無法進去。

而這種靈藥對真元境強者的作用微乎其微,他們也不會冒著危險去採集,就算去采也是為了自己的後輩,所以市場上根本沒有這種靈藥出售。

不在繼續這個話題,藍一武鄭重道:「我之所以任命你為家主,是因為家族武會過後,家族會從新選舉族長。」

選舉族長,藍塵心中一動,道:「爺爺你的意思是,我也參加?」

「不錯。」藍一武點了點頭,接著說道:「直系那一脈,霸佔這個位置太久太久了,是時候讓他們挪動一下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只有你登上這個位置,那個老傢伙才不敢妄動。」

藍塵點頭,他自然知道爺爺口中那老傢伙是誰,那人正是藍江鈞的爺爺藍乾極,有著練氣境十層後期的修為,比起藍一武的修為還要高出一個小境界。

「我會施展全力的。」藍塵堅定的說道。

「好!爺爺我這些年也有一些積蓄,這些你拿著。」

藍一武從書柜上上,取下兩個白玉瓶遞給藍塵,「左邊這個瓶子里是元氣丹,共有十枚,可以提升你的修為,右邊這個是爆元丹,服下后可以短時間提升一個境界。」

隨後,叮囑道:「這爆元丹後患不小,不遇到生命危險,切勿服用。」

「爺爺,我明白!」

藍塵接過兩個白玉瓶,躬身謝過,有這樣為他考慮的爺爺,是他的福氣,其實在心裡,他並不在意族長這個位置,擁有仙品功法「陰陽經」的他,將來的武道必將更加廣闊。他之所以答應,就是不想讓爺爺失望。

離開書房,藍塵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此處在灌木中央,不說聲音有沒有傳到十丈以外的另一叢灌木那裏,由於灌木的阻擋,聲音不知衰弱了不少,而且現在還是傍晚日落時分,各種噪雜的聲音不知多少,可儘管這樣,對面的傭兵還是發現了楊寒等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