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須謹慎萬分。

降落的瞬間,牧雲便感受到了一股極度陰冷的氣息席捲而來,並且遠處的冰原之中還隱隱的出現了一道道身影。

那是一隻只雪熊,身軀並不算是太過巨大,只有百米左右,但是所散發出來的氣息卻令人心頭惶恐不安。

毫無疑問,就算是巔峰真神在此地和其產生衝突,都必死無疑。畢竟,他昔年曾經親眼目睹過兩名無敵真神在這裡被那雪熊直接撕裂吞噬了。

雪熊的感知非常的敏銳,瞬間便發現了青銅戰艦的出現,成群結隊的朝著此地快速的撲殺而來。

這些雪熊,任何一隻都恐怖萬分,何況是這麼一群呢?在撲殺的過程中,單單是那一股殺意便令人幾乎難以承受。

牧雲渾身都炸裂開來了,三大仙體的加持下,都險些無法承受,鮮血不斷的滴落下來,慘烈萬分。

他不為所動,快速的拆解重組,電光火石之間便完成了降溫,重新填充了能量方晶,快速啟動。

這一系列的動作,都是一氣呵成,瞬間能量激發,無窮無盡的能量沸騰起來,猛然竄射出來,瞬間便脫離了此地。

雪熊撲殺失敗,瞬間便將其激怒了,一隻只快速的跳躍起來,其速度居然和青銅戰艦不相上下。

並且,有雪熊張開血盆大口嘶吼,陣陣音波化作了龍捲風暴,猛然襲擊而來,天搖地晃,風雪激蕩。

這一股恐怖的氣息,震撼了天地,讓青銅戰艦都猛烈的搖擺起來,但很快就被牧雲穩定了,再次提速。

身後,有雪熊追擊而來,眸光閃爍中,神光衝天,瘋狂的追擊,根本就不曾停下。這讓牧雲不得不瘋狂的衝擊。

雪熊的難纏,他可是深有感觸,昔年徒步前行的時候,在這裡,給他留下了難以磨滅的記憶。

那些雪熊,何止是億萬次撕裂了他的身軀,甚至還有一段時間他很悲催的被上百隻雪熊囚禁,當成了玩具,戲耍了數十萬年。

想想那可悲的歲月,牧雲便不由得瘋狂提速起來,這一次,絕對不能落入到那些討厭的雪熊手中。

不然,即便是他動用了免死符,都難以逃出去! 「嘿,多謝雪妹子給咱這麼重要的消息,你說哥以身相許怎麼樣?」陳天剛剛開口,兜里的電話卻是響了,是泉城閆三更打來的。

「天哥,有沒有時間,恐怕您還得親自來一趟泉城!」閆三更的聲音有些低沉,也有些不好意思,陳天把泉城交給他,時間過去這麼久,他卻沒辦好陳天吩咐的事,自然心有不安。

「怎麼?出事了?」陳天開口問,腦海中第一時間想起了那個叫做「梁欣」的女人。

閆三更想了想,老實回答說:「是有些事,有關天龍集團泉城分店的事,那建設局的人一直不批啊,市領導的人也不支持,這……如果打不通市領導班子的關係,根本無法動工啊!」

陳天皺了皺眉頭,不過對於閆三更所說的這些,他心中其實也早已經有了猜測,想都不用想,這一定又是那個「梁欣」辦的好事。

「天哥,依我看您還是抽時間去拜訪一下那個大明湖畔的猛人吧,要是能得到他的支持,說不定咱們的工作也能順利開展,還有就是,近段時間不但咱們天龍集團的計劃沒有批下來,就連一些警察局的朋友,也開始處處找茬,這樣下去,想整頓起東魯省,很不容易啊!」閆三更無奈苦笑,同時也有些憤怒,無力!

他身為泉城的老資格大混混,對於市領導的滲透自然是免不了,也認識不少領導層的人,可是最近那些領導層的人要麼電話關機玩失蹤,要麼就是一推二五六,聲稱自己也幫不上忙,這全是上面的命令!

一時間,閆三更少了領導層的支持不說,甚至領導層的人還在故意打壓他,單單這幾天,他名下的場子就已經被警察連封了好幾個了。而這還是他發動了所有關係,又上了重禮的緣故,否則恐怕連那些依附在他名下的場子,都要被封掉,跟著遭殃。

如此情勢,能自保就已經不錯了,再想開展行動,自然是不可能!閆三更也是真的沒招了,才會打電話向陳天求助!

表示了自己這兩天會去泉城走一趟,陳天結束了通話。對於梁欣和那個大明湖畔的猛人,他更加好奇了起來。

然而陳天剛剛掛斷閆三更的電話,立即又有一個電話打了進來,陳天微微一愣,未知號碼?

按下接聽鍵,電話中立即傳來了寧國棟的聲音,有些動怒,「你小子最近又整出什麼幺蛾子來了,剛剛當兵還不到一個月,就被人告到軍事法庭這兒來了,你小子就不能給老子我低調點?」

說到最後,寧國棟這位中將竟爆了粗口,顯然被氣的不輕。

陳天也被嚇了一跳,難以置信問,「我被告上軍事法庭了?我戳,這事真的假的?啥罪名?」

寧國棟重重哼了一聲,「你當老子吃飽了撐的逗你玩呢?殺人罪!」

「殺人罪?」陳天腦袋轟的一下,有點發懵,自己什麼時候殺人了?這特么不是誣告嗎?

「你小子不用狡辯,也別問我原告是誰,我只能說是個女的,另外你最好抓緊時間去一趟泉城,目前原告那邊因為證據不足,軍事法庭還沒正式受理此案,你得在原告找到證據之前,把這事給解決了,否則老子也保不了你。」

說完這句,寧國棟啪的掛了電話。

陳天愣了,舉著手機有些茫然。泉城?又是泉城?難道又是那個梁欣?我戳了擦,一個小小的泉城,怎麼就隱藏了這麼多招惹不得的猛人?這是龍潭虎穴么?

沒辦法,哪怕此時那泉城真的是龍潭虎穴,陳天也必須得再闖一闖,而且時間已經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說不定等來的就是軍事法庭的一紙傳票!

這事鬧騰的,真特么窩心。心中小不爽的嘟囔了一句,陳天立即離開了凌雪的房間,下樓準備前往泉城。

可是常人道:福無雙至,禍不單行。陳天甚至都還沒走出美女公寓的大門,兩輛黑色的轎車突然就在美女公寓大門口停了下來,正好將大門擋的死死的。

緊接著,第一輛車的車門打開,四個身穿綠軍裝的傢伙,第一時間闖進了美女公寓,並且從腰間拔出了手槍。

陳天一愣,眼眸微眯,戳的,這來的又是哪一方的猛人?竟然直接派軍人闖到自己老巢來了?

緊隨其後,第二輛車的車門也打開了,率先走下來的是司機,司機同樣是一身綠軍裝常服,身板魁梧,而陳天看到此人,心臟咯噔狂跳。

他認識此人,準確的說不是認識,而是見過,就在泉城趵突泉園林中,那個把他和謝然攔下來的「園林工作人員」。

大爺的,來的是那釣魚的老頭兒?而且還是軍方的?陳天震驚不已。

那司機先是看了陳天一眼,伸手打開了後面的車門,陳天眼眸一緊,果然,正是那個在趵突泉園林中釣魚的老者。

老者七十多歲,腰桿卻挺的筆直,身上穿著一襲綠色常服,胸口處還掛著幾枚閃閃發亮,刺人眼球的勳章。

再看那肩膀上的軍銜,陳天險些把眼珠子給瞪爆,松枝綠色肩章底版上,綴有金色枝葉和兩枚金色的將星!

將軍,又是將軍,而且是和寧國棟一樣的中將!

我勒個去,這將軍怎麼會找到這裡來?自己又什麼時候得罪了這麼個猛人?

心中所有的疑惑,隨著車內另一個人的出現,一切都昭然若揭,水落石出。

一個人,一個女人,一個陳天認識的女人,梁欣!

「果然是你!」陳天苦笑一聲,嘆了口氣。

「哼,是我又怎麼樣,你早該想到會有這麼一天!」梁欣冷喝,挽著那將軍的手臂走進了院子。

院子之中,陳天被四個當兵的傢伙用槍指著,動也不動,而那老者則是臉色沉凝的一直走到了陳天的面前,靜靜的有兩三秒鐘沒有說話,而後才皺著眉頭開口:「我可以給你一分鐘的解釋時間,可以讓我不一槍斃了你,現在計時開始!」

陳天咧了咧嘴,這老頭這麼猛?不愧是將軍,果然是一副鐵血軍人的做派,乾脆,直接,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

陳天苦笑,他想解釋,可是壓根就不知道該從何解釋,自己怎麼會得罪梁欣?從而又招惹出了這麼一個中將?他完全是一頭霧水摸不著東西,還解釋個屁!

而如今,陳天也大致確定了,那個住在泉城大明湖畔,連方世川都不敢招惹的老頭,恐怕就是眼前的這位中將了。

任憑他方世川再是四省巨擘,在地下世界如何的呼風喚雨,隻手遮天,但卻也絕不敢去招惹一個軍方的中將,那不是找虐是純粹找死,分分鐘就是粉身碎骨,萬劫不復的下場。

「我能不能冒昧的問一句,我到底有什麼地方得罪了您老?哪怕就算是死,也好歹讓咱做個明白鬼吧!」陳天開口問。

此話一出,老將軍愣了,有些疑惑。他看的出陳天不像是在說謊,那也就是說陳天真的有可能不知道,可是據自己女兒所說,眼前的陳天就是殺人兇手,陳天又怎麼可能不知道呢?

「小欣,這是怎麼回事?」老將軍扭頭質問。

小欣就是梁欣,而梁欣就是這老將軍的女兒!

「爸,你別聽他胡說,他這是在故意裝糊塗,他怎麼可能不知道?就是他的人殺了老方。您得替您女婿做主啊!」梁欣解釋說。

而到了這時,陳天是徹底傻眼了,他只感覺頭頂雷聲大作,天雷滾滾。

「爸?老方?女婿?」一連串的詞語,陳天已經聽出了其中的關係,頃刻間恍然大悟!

有沒有搞錯?這梁欣竟是這老將軍的女兒?而那老方,想必就是方世川了吧?可是方世川怎麼就成了這老將軍的女婿呢?

狗血,滿世界的狗血!特么的,這不是事實吧?一個老將軍的龍門快婿竟然是地下世界的四省巨擘?

日么么的,這玩笑也開的太大了吧!

終於,陳天明白了為什麼梁欣要對付自己,也明白了為什麼就連泉城市的黨委副書記,警察局局長,建設局局長都那麼尊重梁欣了。

與其說是尊重梁欣,倒不如說是尊重梁欣的這個將軍老爸,這才是真正的大神級人物啊。

消息失誤害死人,那方世川豈是不敢招惹這位將軍,這將軍是他老岳父,他能派人招惹自己的岳父?那才特么的是怪事。

可是任憑陳天想破腦袋,他都不明白這老將軍怎麼會允許方世川當上地下世界的大梟!

按照華夏部隊的高層管理條例,幹部的家屬是不允許從事商業活動的,更別說是地下世界的事了,雖然這條例中沒有明確規定女婿也不可以,但在這之前,真特么的是沒見過啊!

就拿寧小小的老爸寧國棟,和寧小小的老媽姚淑心來說,這寧國棟是中將,按規定姚淑心是寧國棟的妻子,是不允許涉及商界做生意的。

但寧家產業那麼大,並不是說放開就能放開的,是以最終的解決辦法就是,離婚!

不錯,如今的寧國棟和姚淑心雖有夫妻之實,卻並沒有夫妻之名,因為從法律意義上來講,兩人已經離婚,不是夫妻了。

而也正是因為這件事,當初的寧小小才會憤然之下離家出走,來到蘇杭住進了美女公寓!

當然,就老將軍和方世川的這種情況而言,除了上述所說的原因以外,還有一個可能,那就是這老將軍一直以來壓根就不知道方世川在從事地下世界的事情!

這不是沒有可能,只是可能性相當的小,小到很容易被人忽略!

而經過了這麼一鬧,樓上的蒼狼等人也早就察覺到了不對,紛紛從二樓沖了下來,頓時與那四個當兵的形成了一場小小的對峙。

雖然蒼狼等人手中沒槍,在一定形勢上落在了下風,但蒼狼等人也絕不敢勢弱,體內一股子彪悍勁滾滾升騰,恐怖的氣場撲壓過去,竟然扳回了一點點頹勢,與那四個當兵的戰了一個旗鼓相當!老將軍眉頭一皺,冷喝,「娘西皮的,你們這是要造反?你們幾個小娃娃雖然實力不錯,不過可惜不走正道,老子一聲令下就能全崩了你們! 我的婚姻高八度 都他娘的給老子滾到一邊去!」 瘋狂衝擊中……

青銅戰艦,來歷非凡,乃是上佳的寶物,似乎便是天生為這龍骨鬼船而誕生出來的戰艦,速度快的驚人,饒是牧雲的飛仙體展開,都無法和其速度相提並論。甚至他都在猜測,若是飛仙體大成,都未必能夠追上。

但速度越快,則對於牧雲而言越是有利,在瘋狂的穿梭中,發揮到了極致,甩掉了七八十隻雪熊的追擊。

但還有十幾隻更加恐怖的雪熊孜孜不倦的追擊,甚至還有一隻三百米高大的雪熊已經逼近了青銅戰艦。

一隻利爪,凌空拍打而來,危險萬分。

無法迎戰,更不敢迎戰,唯有逃命,在這瞬間,牧雲開啟了青銅戰艦的防禦,連環數百道同時籠罩開來,將其化作了最為堅固的堡壘。

就算是仙帝,都無法一擊將其防禦全部撕裂,最多就是摧毀九成九,但剩下的一絲,便足夠防禦住了。

可這些雪熊,卻更加的恐怖,特別是那一隻三百米高的雪熊更是一隻利爪猛然拍打下來,在這猛烈的碰撞中,數百道防禦都無法阻攔,頃刻之間便炸開了。

眼看著利爪便要砸落下來,牧雲的早已蓄勢待發,猛然血氣瘋狂大爆發,沒入到蒼龍印中,狠狠打出了無敵一擊。

「轟!」的一聲,當空碰撞起來,整個天地都肆意的搖晃起來,蒼龍印的無敵一擊,猛然擊退了那一隻利爪。

雪熊吃痛,但是瞬間便是凶光爆射出來,揮動著利爪再次狠狠的抽打而來,但這一刻,牧雲便已經離開了。

青銅戰艦的能量幾乎接近到了極致,化作一道流光瘋狂的衝擊出去,破開長空,猛然貫穿了無盡的黑暗世界。

「咔嚓!」

就在他離開的瞬間,便能夠清晰的聽到,有利爪狠狠的砸落在界壁之上的轟鳴聲傳來,駭人聽聞。

牧雲從青銅戰艦上栽倒下來,不由得長舒一口氣,面色依舊有些微微慘白,剛才打出蒼龍印耗費了極大的能量。

但所幸,他並未斃命在雪熊的利爪之下,僥倖生還了。

在其身側,那一艘青銅戰艦冒著青煙,溫度已經高的嚇人,顯然短期內已經無法再次動用了。

「鬼門!」

牧雲眸光流轉,抬頭便看到了正前方的一道巨大恢弘的殿門,這一道門,雖然被稱之為鬼門,但是卻是無比的壯觀,氣勢磅礴。

成功脫困了,但是牧雲卻沒有絲毫的喜悅情緒,他知道,真正的危險現在才降臨了,此地脫離了黑暗世界,但是並未真正的抵達到那鬼門前的湖心亭中。

因此,並不算是真正的安全了。

相反,在這裡,才是大恐怖的出現,在落地的瞬間,牧雲便祭出了一件件無敵神兵,守護在身前。

同時,飛仙體開啟,化作了極速,狂暴的沖向了湖心亭。

「啪!」的一聲,就在這一瞬間,地面上陡然衝出了一條光藤,如同是神鞭一般,凌空抽打而來。

那些守護寶物,幾乎在瞬間便被衝散了,而後,那一道光藤悍然的抽打在牧雲的身軀之上,瞬間便體魄崩裂了。

強大如牧雲,都無能為力,雖然他已經提前準備了防禦,但是依舊無法阻攔那突兀出現的殺機。

「嘩!」的一聲,在這生死一瞬間,牧雲手中的破妄劍怒斬而出,無數黑蟲瀰漫虛空,吞噬時間。

瀕死那一瞬間被吞噬,流光一閃,牧雲再次回到了剛才的場景。

青銅戰艦轟隆墜落在地,牧雲整個人栽倒下來,翻身的一瞬間,他便手持破妄劍,開啟無敵防禦。

同一時間,光藤再次出現了……

就在這生死一瞬間,牧雲的混沌空間開啟了,裡面的一隻紙船沉浮出來,頓時便有狂暴的仙帝威壓瀰漫開來,阻攔在牧雲的身前。

光藤勢不可當,狠狠的抽打在紙船之上,將其瞬間崩碎,擊潰了成片的帝道神威,強勢的朝著牧雲轟殺而去。

生死一線間,混沌空間中仙墳花浮現出來了,紮根在虛空之中,無數的神威籠罩開來,肆虐八方。

在這瞬間,更有一道帝影顯化出來,正是東荒女帝!

只是,其身影太過模糊了,很難看清其真正的面容,但這帝影出現的瞬間,便是一聲冷哼。

太過沉悶了!

這一聲冷哼,擊潰了諸天萬道,那還徘徊在界壁之外的雪熊都渾身猛然震顫了起來,隨後便快速的消失不見了。

帝影浮現,掌控諸天,無敵威壓,殺意衝天,睥睨天地,大有無敵之威,大道轟鳴,劇烈抖動。

玉手抖動,彈開光藤,而後猛然一扯,綿延上萬里,一條蟄伏在此地的光藤浮現出來,有凄厲的慘叫聲傳來。

瞬間,光芒散落開來,那光藤恢復了本體,乃是一株雪藤,而此地,依舊是雪原之中,剛才所看到的一切都不過是幻象而已。

這才是真正的威脅所在!

幻影雪藤,這裡最大的威脅,能夠構建出界壁,蠱惑入內的修士,都以為是進入到了安全的地方,殊不知,這才是最為恐怖的地點。

一旦靠近,必死無疑。

帝影破開幻象,一腳踢開那一條巨大的幻影雪藤,而後帶著牧雲猛然沖入到了湖心亭中,真正的進入到了安全之地。

「牧雲,這是在哪裡?」混沌空間開啟的時候,蟄伏在其中的凰女同樣被驚醒,閃身而出。

一出現,便看到了那幻影光藤被撕裂的場景,旋即流光一閃便來到了湖心亭,讓她詫異萬分。

「龍骨鬼船最深處!」牧雲長舒一口氣,來到這湖心亭中,便意味著絕對的安全了,在這裡有兩個選擇,可以通過陣法離開,也可以進入到鬼門之中。

這一路上,太過驚心動魄了,好在有驚無險。

「好多寶物?」凰女並不了解此地,她的目光流轉中,便看到了在這湖心亭的四周,有無數的石碑,祭壇等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