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着聲源望去,原來那裏竟是有數具屍體堆積在一起,方纔的響聲正是兩個骷髏頭碰撞產生的。而在這些屍骨之上,正坐着一道冷酷無情的黑色人影。

魏賢!

“天魔門,果真是魔道中人……”

無嗔看得頭皮發麻,他對天魔門的修煉方法有所耳聞,聽說是吸食武者血肉精氣來凝練自身強大的真元,只要是被天魔門弟子殺死的人,屍體不到一天就會化爲枯骨。

這種修煉法子駭人聽聞,但所帶來的收益卻是其他正道功法無法比擬的。當然,修煉這種魔道功法,自然也會有很大的弊端。

長久修煉下去,人性泯滅,甚至會被殺意迷失心智,最終成爲只懂得殺戮的冷血怪物。不過相比荒域的魑魅而言,天魔門的弟子反而更加地可怕。

“我真沒想到你居然自己送上門來了。”

魏賢冷冷地看着林隕,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將死之人。

“你想殺我,我自然要來殺你。”

林隕淡淡道。

“你有這個本事嗎?”

魏賢嗤笑一聲:“不過是初入靈臺境而已,是誰給你這麼大的勇氣?莫非你真以爲我受傷了,就不是你的對手?”

“是又如何?”

林隕笑了笑,臉上泛起了一絲不屑。

轟!

下一刻,魏賢幾乎是毫無預兆地出手,他那沾滿鮮血的手上不知何時出現一件令人膽顫的鐵鉤手套,那鉤子上的寒芒森然,彷彿纏繞着無數慘叫的冤魂厲鬼。

中品地器!

鏘!

林隕面色不改,直接斬出一劍!

璇璣劍的劍芒如同天塹一般,直接降落至此,竟是一舉便將魏賢整個人給彈飛出去!

“明軒的劍?!”

魏賢臉色大變,下意識地便想要逃跑。

無因其他,只因他從林隕的那一劍中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怖力量。他幾乎可以肯定,如今的林隕絕對擁有着能夠與自己匹敵的戰力!

而他現在傷勢未愈,如果硬拼的話,很可能是就九死一生!

魔門中人嗜殺是公認的,視人命如草芥一般,但這並不代表着他們就不愛惜自己的生命。相反,他們比誰都自私,比誰都想要活下去。

如果沒有必勝的把握,他們絕不會輕易跟人死戰!

“現在想逃?恐怕晚了吧。”

林隕一劍斬出之後,絲毫沒有要放過魏賢的打算。只見他掣動身形,如電光般穿梭在虛空之中,一道又一道的山海印不要命地打出!

他的真元就像是大海一般源源不斷,根本就不會消耗殆盡!

他有系統能量轉換的能力,只要積分還在,就不可能會缺真元能量!

“怪物!”

感受着來自山海印的可怕威脅,魏賢忍不住暗罵道。

他就像是一隻喪家之犬,瘋狂地逃竄。他做夢都想不到,狠辣如他這樣的人物,有一天居然會被一個修爲境界遠遠不如自己的人追殺!


嘭嘭嘭!

數道山海印不斷地在虛空中發出震顫,魏賢就算實力再強,也難免會被擊中。不到片刻的時間,他便已經是滿身瘡痍,大量的鮮血流溢而出,看上去就像是一個血淋淋的人!

一邊的無嗔和尚都驚呆了。

“他還真打得過?”

無嗔忍不住瞪大了雙眼,這何止是打得過魏賢?

簡直就把魏賢當狗一樣地虐啊! “道臺境巔峯,果然不好殺!”

看着硬生生吃了自己這麼多記山海印,卻依舊還在奮力逃跑的魏賢,林隕心中微驚,忍不住感慨道臺境巔峯強者的強大生命力。


其實不然,天魔門弟子本就注重修煉精血骨肉,肉身強度比一般的弟子要厲害許多也是十分正常的。

如果換做羅元傑或是明軒他們任何一人,正面吃上這麼多記的山海印,就算不死也得落個殘疾,哪裏可能像魏賢這樣活蹦亂跳的。

“這傢伙的天魔身到底修煉到什麼程度了?怎麼感覺比我還要硬……”

不止是林隕驚訝,甚至就連無嗔都被魏賢給震驚到了。

至少,如果換做是他的話,剛纔早就死在林隕的山海印轟炸之下了。可結果魏賢這傢伙非但沒死,而且看上去還猶有餘力的樣子!

“斬!”

說時遲那時快,林隕再度斬出一劍!

劍芒應聲而出,有着劈裂蒼穹的恐怖威勢!

上品地器璇璣劍配上他那強悍的劍意,簡直就是如虎添翼。如果這一幕被明軒看到的話,指不定也要大吃一驚,一個初入靈臺境的武者非但能夠成功駕馭上品地器,甚至還能將其威力發揮地如此完美!

這就是劍道意境的強大之處!

“血魔意境!”

緊接着,只見魏賢大吼一聲,整個人宛若化身成爲一汪血海,令人煩悶嘔吐的濃郁血腥氣息剎那間瀰漫了整個虛空。

林隕眼前一片血紅之色,甚至就連意識都受到了一定的影響!

鮮血!他要嗜血!

誰都沒有想到,魏賢原來在悟道碑那一關其實也一同領悟到了屬於自己的意境之力!只是因爲當時林隕和明軒的劍意比拼吸引了絕大部分人的注意力,反而忽略了他的存在!

他的意境之力顯然也不弱,否則不可能影響得到像林隕這般意志堅定的人!

咻!

見林隕陷入了嗜血的瘋狂之中,魏賢竟是做出了令人意想不到的舉動,他轉身便是拔腿逃走!這可把一旁的無嗔給看呆了!

一個道臺境巔峯強者在面對靈臺境小成的武者之時,居然會選擇逃跑?

這說明了什麼?

說明魏賢並沒有把握在林隕意識受阻的時間裏,擊敗後者!

他覺得自己根本敵不過林隕!

“真要讓你逃了,這傢伙還不得找貧僧算賬?”

旋即,無嗔和尚二話不說便是直接朝着魏賢追擊而去,他深知林隕的性格,自己要是眼睜睜地看着後者逃走卻不加以阻攔的話,林隕肯定是要找自己算賬的!

更何況,魏賢對於他而言也是一個敵人!就算他不找魏賢的麻煩,魏賢也遲早要殺他!

他根本沒有理由放過魏賢!

“破。”

可就在無嗔準備出手迎擊魏賢之時,一個淡淡的聲音響了起來。只見林隕眼中的血紅之色盡皆散去,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股令人頭皮發麻的恐怖劍意!

他竟是用自己的劍道意境直接破開了魏賢的血魔意境!

而且整個過程甚至連半息的時間都不到!

這是意境之力的壓制!

“不可能!”

看到這一幕,魏賢終於淡定不了了,他大聲狂吼道。

平心而論,他的血魔意境雖然比不上姜天坤和白寒擎那幾人的要強大,但絕對也不是什麼弱手。按照他的預計,血魔意境至少能夠困住林隕三息時間纔對!

那就足夠他逃跑的時間了!

可事實上呢,居然連半息時間都沒到,林隕就直接破開了血魔意境!

難道他的劍道意境已經強到了如此程度?

“難怪,難怪明軒會如此地忌憚你……”

魏賢臉上掠過一抹駭然之色,他終於明白爲什麼當時明軒不惜讓自己名聲受損,也要以強欺弱地去跟林隕進行劍意比拼,打壓後者的劍意了!

原因很簡單,無非是因爲明軒內心深處更加清楚自己的劍意不如林隕!

所以他要在林隕尚未成長起來之前,將這個威脅扼殺在搖籃裏!

然而明軒失敗了……

林隕的潛力和成長速度都實在是太可怕了!

魏賢終於意識到了這一點,他的心裏現在可謂是追悔莫及,爲什麼當日不趁林隕弱小之時將後者直接斬殺,一了百了!

Www★ тTk án★ co

偏偏讓林隕成長到了如此強大的程度,甚至就連他自己都不是其對手了!

“你今天必須死。”

林隕冷酷道。

他沒有足夠強大的背景和底蘊,所以這一路走來,他都是披荊斬棘過來的。不管碰到實力如何弱小的敵人,只要他一旦認定對方是自己的死敵,那他就會不惜一切代價將對方斬殺!

南陽郡主如此,魏賢也不例外!

無論你是什麼背景,有多麼大的勢力撐腰,我都要殺你!

“想殺我,你做不到!”


魏賢雙眼血紅地如同野獸一般,怒吼道。

下一刻,只見他雙手幻化成千百道虛影,彷彿有數不清的蝴蝶在漫天飛舞。與此同時,那濃郁至極的鮮血氣息再度襲來,一道鮮紅色的“血”字印記被他憑空劃出,凝爲實體!

千手血破!

轟!

驀然打出,竟是引起了虛空震顫!

居然是造化級武學!

“這傢伙果然還有底牌!”

無嗔驚呼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