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江面無表情的看著逍遙宗,淡淡道:「逍遙宗在萬國疆域,能夠坐到第一宗門的位置,都虧了逍遙宗祖輩有謀略,有遠見,乃非常人,才帶著逍遙宗蒸蒸日上。」

御江靠近逍遙雲嵐,耐人尋味道:「我希望逍遙雲嵐你也能夠和你的祖輩那樣,能夠遠見,而不要站錯了隊伍,給逍遙宗帶來無妄之災。」

聽著御江這些話,逍遙雲嵐絕美的臉龐上有著一絲笑容浮現,道:「多謝御皇主的好意。實不相瞞,我繼承著逍遙宗前輩的眼光,所以這一點御皇主不用擔心。」

說罷,逍遙雲嵐隨意地擺了擺手,逍遙宗眾人送上了好禮,連禮物的名字都沒有說,這使得御江目光深處有著一縷殺機掠過。

「逍遙雲嵐,有請吧。」御江冷淡道。

「謝了。」

逍遙雲嵐帶著逍遙宗眾人直接進入大廳,找了一個位置坐了下來。

「宗主,我們這樣做,真的好嗎?」

葉奇長老忍不住說了一句,道:「御皇主他的目光,真的非常冷,我能夠感受到一絲殺機……」

「呵呵。」

逍遙雲嵐平淡道:「我們站在了凌盟的隊伍里,為凌盟撐腰,就已經站在了天御帝國的對立面。御江無論如何都不會放過逍遙宗。索性,撕破臉皮又如何?」

明總每天想發糖 「我逍遙雲嵐能夠坐到逍遙宗宗主的位置,可不是吃素的!」

見狀,葉奇長老以及逍遙宗其他人皆是默默不語,他們明白逍遙宗只能一路走黑下去,不能回頭了。

「逍遙宗似乎沒有投靠天御帝國。」

「我似乎看到了萬國疆域第一宗門的滅亡。」

「逍遙雲嵐是一個聰明的女人,為什麼在這種特殊情況下,做出愚蠢的決定?」

在場的諸多皇主,竊竊私語起來。

對於無法地帶的事情,在場的眾人也是聽聞了。

逍遙宗力挺無法地帶的新生勢力凌盟,最後將天御帝國組建起來的反凌盟組織滅掉了,這已經相當於站在天御帝國的對立面。

在場的諸多皇主看向逍遙雲嵐的目光,露出一絲憐憫之色。

感受到諸多憐憫的目光,逍遙雲嵐忍不住握緊了玉手,喃喃自語道:「蕭凌,你可不要讓我失望,逍遙宗的未來,已經在你手上了。」 當最後一個貴賓入場后,御江才回到大廳當中,坐在了高座上面。

「承蒙諸位抬愛,親臨天御城參加雙喜之日,作為皇主,受寵若驚。」御江說道。

「皇主說笑了,我等能夠參加雙喜之日,實在是我等榮幸。」在下面的諸多皇主,宗門勢力皆是恭維說道。

當然,逍遙宗,以及一些皇主並沒有表態什麼,似乎並不買御江的賬。

因為絕大部分人,都是被天御帝國逼過來的。

這一幕落在御江眼中,他目光有著一絲冷意掠過,將這些人的面貌記在心中。

「接下來,我也不多說了。」

御江臉上露出笑容,道:「恭賀我父皇出關吧。」

咻!

當御江語音落下后,在高台的主位上,一個老人猶如鬼魅般坐在那裡。

那是一位年過半百的老人,一張飽經風霜的臉,兩隻深陷的眼睛,深邃明亮,看上去很有神,頭髮很卻很整齊。

老人身穿一身華麗,就坐在位子上,散發著一股威嚴氣息,使得在場的眾人忍不住肅然起敬。

眾人都明白,這個老人正是老皇主,御向東!

「他果然突破到武宗境界了……」

逍遙雲嵐看著御向東,柳眉微蹙,喃喃自語,道「御向東的實力,似乎比普通武宗還要強很多。」

「恭喜老皇主出關,成為武宗強者!」

南蠻皇主第一個站了出來,笑道:「小的早就聽聞過老皇主神威了,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隨著南蠻皇主語音一落,立馬帶起了絡繹不絕的馬屁聲,紛紛恭維起御向東。

聽著在場眾人恭維的話語,御向東雖然知道這些人在拍馬屁,但他很受用,很享受,一張老臉露出得意的笑容。

「諸位能夠來到天御城恭賀老夫出關,老夫甚是歡喜。」

御向東笑著道:「若是有我兒款待不周,還望大家指正出來,我會好好地教育他。」

「哪有啊。」

南蠻皇主連忙道:「老皇主,你有所不知。御皇主對我等關愛有加,沒有最好,只有更好!」

「是啊,沒錯。」

這馬屁拍得非常響亮,其餘皇主也是附和道。

就連那些情不自已來到天御城的皇主,看到御向東突破到武宗層次,他們心中嘆了一口氣,也附和恭維起來。

天御帝國要崛起了,這些眾人心裡都明白。

「今天老夫出關,這是一件喜事。當然,還有一件喜事,就是老夫孫子今天要大婚,這才是重要喜事。」

御向東對著御江道:「我兒,快準備浩兒與月嬈的喜事吧。」

「好的,父皇。」

御江點了點頭,吩咐屬下,準備接下來的婚事。

「皇主,月嬈那邊出現了點事情。」

太監總管小跑過來,湊在御江旁邊說道:「太子現在過去了,說解決問題后,就立馬趕來。」

「你去協助浩兒,婚姻大事不能有誤。」御江沉聲道。

太監總管點了點頭,然後退了下去。

御江目光看著坐在一旁一言不發的炎黃帝國皇主軒轅侯,露出一絲笑容,道:「親家,你女兒脾氣可以啊,有你的風範。」

當知道御浩的德性后,軒轅侯臉色可是好看不到那裡去,面對御江的言語,他眉頭一挑,問道:「我女兒怎麼了?」

「年輕人小打小鬧,有點想不開,待會她就會想開的。」御江隨意說了一句,然後滿臉含笑的照顧著大廳的其他人。

「月嬈,我的女兒啊……」

軒轅侯嘆了一口氣,只能將期望寄托在一個人身上,那個人就是蕭凌。

只不過,蕭凌還沒有來天御城,這讓軒轅侯心急如焚。

與此同時,在皇宮當中,一處寢宮內,一個女子站立在那裡。

女子身穿一襲大紅絲裙,領口開的很低,露出豐滿的胸部,面似芙蓉,眉如柳,比桃花還要媚的眼睛十分勾人心弦,肌膚如雪,一頭黑髮挽成高高的美人髻,滿頭的珠在陽光下耀出刺眼的光芒,可謂是一個絕美的新娘。

只不過,這個新娘此刻俯卧在床上全身搐動,一聲聲壓抑地、痛苦地唏噓,彷彿是從她靈魂的深處艱難地一絲絲地抽出來,散布在屋裡,織出一幅暗藍的悲哀,使得燈光也變得朦朧淺淡了。

這個新娘,正是軒轅月嬈。

她幻想過自己穿著嫁衣,嫁給自己心愛的英雄。

只不過,現實是殘酷的,她馬上就要嫁給一個禽獸不如的青年,那個青年叫做御浩。

御浩荒淫無度的德行,在她來到天御帝國后,就立馬見識到了。

御浩修鍊采陰補陽的功法,不知道禍害了多少無辜女子,甚至,在御浩口中,軒轅月嬈還得知御浩還對姐妹們出手過,最後栽贓禍害到御殺郎身上,害得御殺郎遭到通緝。

當然,御殺郎也不是好貨色。

軒轅月嬈美眸當中滿是絕望之色,因為御浩娶她,就是看中了她是冰火玄體,很適合採陰補陽,可以長久地使用下去。

「我不想嫁給御浩這個畜生。」

軒轅月嬈美眸含淚,將頭上的金釵摘了下來,想要解決自己的性命。

「軒轅月嬈,你這個賤貨,最好老老實實點。」

一道譏諷聲音響徹開來,緊接著,一道元氣呼嘯而過,轟在了軒轅月嬈的玉手上,將金釵轟掉。

軒轅月嬈吃痛,金釵脫手而出,她偏過頭來,立馬看到一個青年走了進來。

「御浩,你這個畜生!」

軒轅月嬈嘶啞道:「我不想嫁給你,我不想嫁給你啊!你能不能放過我?」

這個青年正是御江的兒子御浩。

御浩臉色蒼白,沒有血色,他的身軀瘦如柴骨,似乎被酒色掏空了身體。

「放過你?你這是在說笑話吧!」

御浩身穿新郎服飾,不過,他卻左擁右抱兩個美艷女子,一雙手很不老實,在這兩個美艷女子來回遊走,使得女子咯咯笑起來。

「軒轅月嬈,實話告訴你,你就是一塊肥肉,我吃定你了。」

御浩目光充滿淫邪,看著軒轅月嬈,笑道:「你也不要故裝矜持,等你成為我的娘子后,我會讓你嘗嘗合歡的味道,到時候,你就不會離開我了!哈哈!」

說到這裡,御浩哈哈大笑起來。

冰火玄體,可是他眼饞的體質,有了這個體質作為爐鼎,他修為必定會越來越強!

「就算死,我也不會讓你如願。」

軒轅月嬈美眸滿是絕望之色,拿起金釵,想要馬上自盡。

「軒轅月嬈!我建議你考慮一下別人!就比如,你的父親軒轅侯,亦或者炎黃帝國的子民!」

御浩語氣很冷,道:「你死了,我一定會給你辦一場風風光光的葬禮!到時候,軒轅侯還有炎黃帝國的全部子民,都會為你陪葬。」

「御浩!你這個卑鄙無恥之徒!」軒轅月嬈嬌軀一震,無力地放下了手中的金釵。

她不想因為自己的原因,讓自己的父皇,還有炎黃帝國的子民陪葬。

「沒錯,我就是卑鄙無恥之徒,你不還得嫁給我嗎?」御浩得意笑道。

「太子,皇主叫你快點。」太監總管趕過來,恭敬道。

「我知道了,真啰嗦。」

御浩擺了擺手,目光看向軒轅月嬈,道:「軒轅月嬈,你最好不要搞什麼小動作,要不然死的人不是你一個。」

說罷,御浩對著侍女們道:「你們幾個將軒轅月嬈帶到大廳去。」

吩咐好后,御浩朝著大廳趕去。

「你就認命吧!」

侍女們用著憐憫的看著軒轅月嬈,道:「我們太子看中的女人,還沒有一個能夠逃過他的手掌心。」

「好了,準備走吧。」侍女催促著軒轅月嬈。

軒轅月嬈蓋好紅布后,美眸黯然無色,在她的腦海當中,浮現出一道人影,使得她嘴角有著一抹苦笑。

「蕭凌哥哥,你還好嗎?」

想到蕭凌后,軒轅月嬈喃喃自語,再度流下淚水,道:「我希望你能夠平安無事。至於我,若是你還記得我,還希望你把我忘記吧……」

軒轅月嬈想起了與蕭凌在一起的一幕幕,那是她最開心的一段時光。

可惜,永遠都回不去了。

哀聲嘆氣后,軒轅月嬈只能認命地朝著大廳走去。

「哈哈,諸位,讓大家久等了。」此刻御浩來到大廳當中,對著諸多皇主,宗門勢力頭目拱手笑道。

「此子,便是我兒,御浩。」御江得意道。

「果然虎父無犬子!」

在場的眾人看到御浩走了出來,瞳孔猛地一縮,他們能夠感受到御浩體內的強悍氣息,那等氣息,唯獨九星武皇才擁有。

御江的兒子竟然到達九星武皇,這使得在場眾人吃驚無比,暗道天御帝國真的要崛起了。

「長江後浪推前浪,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南蠻皇主對著御浩拱手道:「太子之名,我早就耳聞,今日一見,真是驚為天人啊!我等自愧不如!」

南蠻皇主語音一落,立馬帶起了一大片附和聲,恭維起御浩。

如此年輕,就到達九星武皇,這等天賦,放眼萬國疆域當中,都是鳳毛麟角的存在。

聽著諸多恭維聲,御浩微微點頭,滿臉春風,十分受用。 「多謝諸位能夠參加我的婚禮。」御浩對著眾人拱了拱手,笑道。

「能夠參加太子的婚禮,是我等的榮幸。」南蠻皇主等人說道。

接下來,都是一些恭維的馬屁聲,說完這些話后,軒轅月嬈緩緩地來到大廳當中。

「新娘子來了。」

當軒轅月嬈步入大廳后,在場的所有目光看了過去。

其中,許多目光有著憐憫。

御浩的為人,諸多皇主也略有耳聞,運用采陰補陽的邪惡手段,禍害女子提高實力。

御浩娶軒轅月嬈,那是因為軒轅月嬈乃冰火玄體,是采陰補陽的最佳爐鼎。

「月嬈,我的女兒……」

軒轅侯看到軒轅月嬈走進來后,作為父親,他再也忍不住,老淚縱橫,想要起身,來到軒轅月嬈身旁將軒轅月嬈帶走,遠離這個是非之地。

「軒轅侯,你老實點。」御江用著威壓壓制住軒轅侯,元氣傳音道。

感受到御江強大的威壓壓迫,軒轅侯根本動彈不得,只能哀聲嘆氣地坐在位置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