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來沒有近過女色的炎天,對於感情就是一張白紙,根本不瞭解林雪兒的心。

“我該去哪?我還有地方可以去嗎?”炎天看着前方無盡的黑暗無奈的說道。

炎天緩慢的走進黑暗中。

此時的林雪兒還在後面急切的追趕着,已經忘記了此時的他一個人走在午夜的路上,只記得一定要找到炎天。

炎天,你去哪裏了?爲什麼要悄無聲息的立刻呢?林雪兒心裏面急切的想道。

難道是炎天認爲我生他氣了,他纔會離開嗎?炎天,我沒有生氣啊,我愛你,你對我做什麼,我都願意啊,炎天,你這個外星人。

林雪兒心中急切的想道,想着想着停了下來,眼眶慢慢的溼潤,晶瑩的淚水立刻蔓延到了天使般的容顏之上。

不是,我一定得找到你,炎天。林雪兒心裏想道,立刻抹了抹了眼淚,急切的向黑啊中追去。

就這樣在這午夜中,一個男人在前面走着,一個女孩在後面急切的追趕着。 黑沉沉的深夜,是那麼幽靜,彷彿無邊的濃墨描繪了整個天際,唯一的明亮只是懸掛在天空的一輪明月,和那用來裝飾天空的點點星光。

午夜的風微微吹着,吹動着獨自一人走在路上的炎天,藍色的頭髮輕輕的被微風吹起,微微的月光照射在炎天英俊的臉龐,那讓人陶醉的容顏顯得是那麼傷感。

“雪兒,應該回去了吧,雪兒獨自一人在這午夜中肯定很害怕,我應該把雪兒送回去,要是向那次遇到壞人,真遭了。”

炎天喃喃自語道, 名媛之愛上億萬總裁 ,滿臉擔心之色。

“戒指,你說我應該怎麼做呢?想我炎天對於敵人無所畏懼,可是到了感情,我卻便得懦弱起來。”

炎天揚起手,對着龍頭戒指疑惑的問道。

但是戒指並沒有迴應,炎天見戒指不說話,就看着龍頭戒指質問道:“戒指你怎麼不說話呢?快告訴我啊。”

但是戒指還是沒有說話,炎天看了看龍頭戒指,頹廢的放下了手。

炎天看着天空無奈的自語道:“炎天啊炎天,你這是在幹嘛,戒指能懂得嗎?只是個物品,沒有生命。

炎天並沒有看到,當他放下手的時候,戴的龍頭戒指的倆隻眼睛突然亮了,只是炎天擡頭看着天空並沒有察覺到。

正在這時有個感到特別急切的聲音在午夜中,高聲的叫喊着,“炎天,你在哪裏,炎天,炎天你快回來,我好害怕。”

叫喊聲中還摻雜着些許哭泣的味道,這個叫聲不是別人,正是着急尋找炎天的林雪兒。

炎天聽到林雪兒的呼喊聲,臉上立刻浮現出疑惑之色,還有些許喜悅的神情隱藏於表,迅速轉過身,看着黑漆漆的路面,看到遠處有些許亮光。

一個人影急匆匆的向炎天跑來,漸漸的身影清晰起來,一身白裙,在月光的揮灑下,猶如仙女一般。

炎天看着遠處着急向自己趕來的林雪兒,心情有高興,有惆悵,有心疼,還有一種幸福的味道。


此時的林雪兒還沒有看到炎天,林雪兒沒有在黑夜中還能清晰的看清東西的能力,只是還在聲嘶力竭的呼喊着,還在不知疲憊的奔跑着。

此時的炎天的看着向自己越來越近的林雪兒,現在的炎天明白了,徹底的明白了,炎天也不是傻子,只是沒有過愛情的經驗。

炎天沒有動,只是靜靜的注視着林雪兒,本來有些許頹廢的身體現在顯得是那樣的修長挺拔。

此時的林雪兒已經跑進了可以看到炎天的範圍內,藉助皎潔的月光,藉助手機的光。

看着了在自己不遠處站着一個人影,奔跑着的林雪兒停下腳步,仔細的瞭望着在遠處站着的炎天。

遠處站的人是炎天嗎?林雪兒急切的想道。

“炎天是你嗎?炎天。”林雪兒對着炎天急切的大聲的喊道。

此時的停下的林雪兒氣喘吁吁呼吸着,全身的疲勞感立刻涌現出來。


雪白的臉上滿是疲勞之色,但大多是期盼盼望的神情。

此時的炎天看着林雪兒停了下來,感覺很累的樣子,臉上滿是心疼的神情。

炎天啊炎天,你真是個混蛋,你怎麼能讓一個女孩子,在這大晚上的尋找你。


炎天心中罵着自己道。

聽到林雪兒大聲的呼喊自己,炎天沒有任何猶豫立刻向林雪兒跑去,炎天爆發出了最快的速度,一個瞬間便衝出了幾十米。

林雪兒剛剛喊完了第一聲,準備喊第二聲的時候,炎天已經到了林雪兒的身邊,站在了林雪兒的面前,含情脈脈的看着林雪兒。


英俊的臉上滿是心疼之色,修長的雙手竟然在不住的顫抖。

林雪兒看到突然出現在眼前的炎天,被震到了,林雪兒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顫抖的用精緻的手揉了揉了自己的眼睛。

“炎天真的是你嗎?真的是你嗎?”

林雪兒喃喃的說道,淚水在一次的奪眶而出,立刻佔領了林雪兒那漂亮的臉龐。

“雪兒,是我,雪兒,對不起,我讓你傷心了。”

炎天看着泣不成聲的林雪兒,溫和的說道。

一滴滾燙的淚滴迅速的掉了下來,掉在了冰冷無常的地上。

林雪兒立刻抱住了炎天,倆隻手臂緊緊的抱住炎天,生怕炎天再次離開似的。

在炎天懷裏的林雪兒泣不成聲的說道:“炎天,你爲什麼要離開我呢?爲什麼要拋棄我?”

炎天感受着林雪兒在懷裏的溫暖,慢慢擡起雙臂抱住了林雪兒,雙眼含淚的感受着一刻的溫存。

炎天在林雪兒,輕聲的說道:“雪兒,我沒有臉在見到你了,我對你做了那樣的事情,你肯定不想看見我了,所以我選擇了離開。”

“你這個臭外星人,你腦子裏都想些什麼啊?如果我生氣,不想見到你,我會來找你嗎?”

林雪兒泣不成聲的說道。

“還有我沒有反抗,那就代表我願意,我是一個女生難道你讓我說出來嗎?”

林雪兒在炎天懷裏哭着說道,語氣中帶着些許害羞的意味。

炎天聽到林雪兒的話,臉上浮現出了恍然的神情。

滿含歉意的說道:“雪兒,是我理解錯了,都怪我,我就是笨蛋,讓你又一次流淚了。”

林雪兒聽到炎天的道歉,立刻喜極而泣,心裏面也滿是甜蜜。

“外星人,你知道嗎?在你離開我的時候,我感覺世界就要崩潰掉了,我看着漆黑的夜晚,我才發現我已經離不開你,幸虧我找到了你。”

林雪兒在炎天耳邊滿含情意的說道,滿是淚水的臉上流露出後怕的神情。

炎天鬆開林雪兒,托住了林雪兒尖尖的下巴,滿含深情的說道:“雪兒,我在立刻你的這一段時間,讓我明白了很多,我發現你已經住進了我的心裏,我的心已經被你所佔領,我炎天發誓我一定不會離開你,如果我以後離開了你,那我就不。”

遇見你,在最初的年華裏

炎天正準備發誓,林雪兒離開鬆開了炎天,迅速用手捂住了炎天的嘴。

滿臉責怪的神情說道:“不許發這樣的毒誓,我不要你死,即使你不發誓,我也相信你。”

炎天用手把林雪兒捂住自己嘴的手輕輕拿開,溫和的說道:“雪兒,你放心,我不會死的,我永遠都會在你的身邊,保護你,照顧你。”

林雪兒看着炎天眼睛已經滿是淚水,立刻心疼的說道:“外星人,不要哭嘛,哭了就不是男子漢了。”

邊說邊用精緻的雙手給炎天擦着眼角的眼淚,臉上也浮現出開心的神情。 一輪皓月懸掛在漫漫夜空,用她的月光揮灑在站在午夜的一男一女。

在月光的照耀下,炎天和林雪兒是那樣的般配,一個天使般的容顏,一個完美的面容。

炎天感受林雪兒幫自己擦着眼淚,看着林雪兒天使般的面容,眼神裏滿是柔情,溫和的說道:“雪兒,我愛你。”

炎天感覺自己說這三個字的時候,心都在顫抖着,血液快速的流動着。

林雪兒聽到炎天的話,擦着眼淚的手停住了,神情呆住了,就連心都彷彿在那麼幾秒都沒有在跳動。

林雪兒看着炎天詢問道:“外星人,你剛剛說什麼?”

臉上滿是難以置信的表情,連呼吸都有些急促,等待着炎天再次說道。

炎天看着林雪兒不相信的表情,溫和的說道:“雪兒,我愛你!”

英俊的面容上浮現出滿是愛意的神情,邊說邊撫摸着林雪兒柔軟的臉龐。

林雪兒聽清楚了,徹底的聽清楚了,此時林雪兒的心滿是甜蜜。

心裏面幸福的想道:這個外星人,還懂得說這句話啊,我真是不敢相信。

“外星人,我沒有聽到,你在說一遍。”林雪兒假裝的說道,但是臉上的笑容怎麼也掩蓋不住了。

炎天看了看林雪兒,然後對着天空大聲喊道:“林雪兒,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你聽到了嗎?”

炎天的聲音又一次衝破天際,彷彿觸及了整個H市的每一個角落。

站在炎天身邊的林雪兒,連忙蹲下身,捂住耳朵,要是不捂的話,可能就會被炎天這驚天動地的聲音給震聾。

此時蹲在地上的林雪兒的臉上滿是震驚的神情,心裏震驚的想道:這也聲音太高了吧,我都快被震聾了。

炎天喊了幾嗓子,發現林雪兒蹲在地上捂住了耳朵,就停止了呼喊,慢慢的蹲下身,看着捂住耳朵的林雪兒。

溫和的說道:“雪兒,這次聽到了吧,要沒有聽到我再次說一遍。”

炎天看着林雪兒,英俊的面容滿是燦爛的笑容。

“你這個外星人,讓你大點聲也沒讓你這麼大聲吧,把我耳朵都震聾了。”

林雪兒假裝怒怒的說道,但是也掩蓋不了此時幸福開心的神情。

就因爲炎天這幾嗓子吼的,街邊的房屋,大多數都亮起了燈,有的人直接打開窗戶,站在陽臺上叫罵道:“誰啊,尼瑪的,大半夜不睡覺嚎啥嚎了。”

人們接二連三的打開窗戶,罵着樓底的炎天和林雪兒。

炎天聽着人們的叫罵聲,立刻站起身來,正要發怒,林雪兒立刻拉住炎天的手,急切的說道:“外星人,趕快有吧,一會兒警察該來了,你的聲音太高了,這樣算擾民了。”

說完便拉着炎天往家的方向跑去,炎天笑了笑,心裏想道:難道我的聲音真的很高嗎?還有我一個大男人被一個小女孩拉着跑,這怎麼能行。

想完便加快了速度,超過了奔跑中的林雪兒,然後拉着林雪兒跑了起來。

林雪兒被突然加快速度的炎天給驚了一下,炎天飛快的跑着,林雪兒有些跟不上。

連忙急切的說道:“外星人,你慢點啊,你就是是個外星人,我能跟的上你嗎?”

聽到林雪兒的叫喊,炎天迅速的放慢了速度,跑的特別慢,就像是蝸牛爬一樣,連走的快也沒。

炎天背對着林雪兒,此時的臉上滿是壞壞的笑容。

林雪兒顫抖的崩潰了,立刻生氣的叫罵道:“你個死外星人,你故意的,成心的哇,這也叫跑嗎?”

林雪兒雖然嘴上罵着炎天,但臉上卻是發現這開心甜蜜的笑容。

正在這時警笛響了起來,聽到警笛聲音的炎天疑惑的問道:“這是什麼聲音呢,怪怪的,沒有我聽過的那個聲音好聽。”

“什麼什麼聲音啊,這是警笛聲,警察已經來了,我們逃不掉了,今天估計得在公安局過夜了。”

林雪兒泄氣的說道,雪白的臉上浮現着滿是愁容之色。

“原來是警察啊,雖然不知道什麼東西,不過想抓我炎天,等到下輩子吧。”

炎天停下奔跑的步伐,轉過身對着林雪兒微笑的說道,英俊的臉上滿是自信之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