彎彎媽媽把狐小仙當成了保姆,在她的圈子內,叫阿姨的大多是保姆,主要看着孩子!

她現在覺得花王是小男孩的母親,因爲小男孩漂亮,花王也漂亮! 花精身邊站着子涵,她的直覺告訴她,花精不是!

小女孩媽媽帶着小女孩走了後,秦巖問:“這麼小的孩子,怎麼就跟着你了呢?”

秦巖懷疑秦傲天早戀,但是當着這麼多人的面,他不好意思說出來!

“我怎麼知道呢,我一來她就一直跟着我,我去哪裏她去哪裏,我去上廁所她也跟着進去了,她甚至好奇的想抓我的***,還好我眼疾手快沒有讓她得逞,不然我以後可怎麼見朵朵呢!”

朵朵是秦傲天在人族世界認識的好朋友,兩人經常在一起玩!

“好了,你以後多跟你妹妹學習,你看看曉曉多文靜!”秦巖帶着教育的口氣說秦傲天!

“爸爸,你給我買的手機呢?”秦傲天不想聽秦巖說他,他只好扯開話題了!

李曉曉一聽手機也開心了起來說:“爸爸,你不是去給我們買手機了嗎?”

秦巖有些尷尬了,他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了,他是去買了,最後忘記了,甚至連自己的孩子在這個地方他都沒有記住!

秦傲天看到兩手空空的秦巖說:“爸爸,你是不是騙我跟曉曉呢?你並沒有真心想給我們買手機!”

說完秦傲天皺着眉頭嘟着嘴,有些不開心!

花王拿出了一個手提袋說:“你們的爸爸怎麼可能忘記呢,你們看最新款的手機,一人一臺!”

原來花王在樓上剛好看見了賣手機的櫃檯,她就讓子涵買了兩部,她覺得秦巖肯定會忘記的!

平時秦巖在其他世界見不到孩子,她不想孩子們對秦巖留下不好的印象。她希望秦傲天跟李曉曉在任何情況下,都要喜歡他們的爸爸!

秦傲天跟李曉曉見到手機後,開心的蹦蹦跳跳了起來。

“謝謝花阿姨!”兩人異口同聲的說!

“這可是你們爸爸買的,我只不過是幫他拿着而已,你們應該謝謝你們的爸爸!”花王說完看着秦巖笑了!

“謝謝爸爸!我就知道爸爸最好了!”“謝謝爸爸,爸爸萬歲!”

秦巖見孩子開心的樣子,十分感謝花王,如果花王不及時拿出手機,他就失信於他的兩個孩子了!

晚上保姆做了一桌子飯菜等着秦巖等人回來吃,秦巖回來後她就立馬告辭了!

她是看不到周小雨跟慕容雪菡的,如果她知道有兩個女鬼在別墅內,估計給她多少錢也不會來這裏做保姆的,雖然秦巖給她的工資很好,但是她畢竟是個女人,沒有跟鬼做伴的膽魄!

秦巖回來她就走,這是秦巖一開始聘用她的時候給她說好的!

秦巖把他給周小雨慕容雪菡的手鍊送給了兩人!

周小雨說:“我現在戴什麼東西,我去投胎的時候還是帶不過去的!”

“沒關係,有我呢,你出生後我就送給你!”秦巖看着周小雨說道,此時他也是捨不得周小雨的,就要把周小雨送走了,他心裏現在莫名的難受!

“你一定要管我到老,不能不管我了!”周小雨覺得還是有必要多提醒秦巖兩句,只要他不忘記她,那麼她以後就能夠修煉到如今的法力,還能光明正大的出門玩耍!唯一一點不完美就是她以後要跟秦傲天等人是同輩了!

“你要是不放心,那就別去了,你這樣不挺好的嘛!”

“哪裏好了,一點都不好,你們都出門了,我跟雪菡還要在房間呆着,我們的房間一年四季都不能把窗戶窗簾打開!”周小雨說着說着覺得自己很是無奈!

“好吧,我再也不勸你了,我全力支持你,過來吃飯吧!”秦巖笑着說!

石偉在別墅派人打聽了一整圈,都沒有問到有關花王跟花精的信息,晚上路過別墅門口的時候,他讓司機停車,他走到門衛室拿着李總給花王花精拍的照片問門衛!

恰好是老李在值班,本來他經過一天的忙碌工作已經忘了女鬼的事情了,當看到石偉的照片後,老李立馬不淡定了!

看老李的表現,石偉覺得老李肯定知道這兩位住在哪棟別墅的!

“石總,您還是不要招惹這兩位姑娘,對你好!”老李不想把話說的那麼明確,只能提醒一下石偉了!

“師傅,您是不是知道她們兩人住什麼地方,您告訴我行嗎?”石偉不甘心的繼續問,好不容易有了消息了,他怎麼可能放棄呢!

老李說:“我不知道,石總再問問其他人吧!”

石偉覺得門衛故意不告訴他的,立馬從兜裏掏出了一沓百元大鈔說:“現在你可以說了吧!”

老李此時有些左右爲難,他如果告訴石偉相當於害了石偉,如果不說又對不起人民幣!

老李說:“兩位姑娘在三十九棟別墅!石總跟她們交往一定要小心!”

老李生活壓力很大,他不想害石偉,畢竟石偉經常給他們門衛送吃的喝的!

她只能是說出來秦巖他們的別墅,再提醒一下石偉,不要得罪秦巖等人!

“這就對了嗎?你放心吧,我又沒有做什麼壞事,我不就是喜歡兩位美女嗎?”說完石偉哈哈大笑的走了!

他想着明天白天一定要去三十九號找花王花精兩姐妹!

如果不是太晚了,他現在肯定去,他要見一見兩人心心念的秦大哥到底長什麼樣子!

石偉花了幾百萬,連女孩子的手指頭都沒有摸到,很多人都在嘲笑他。

老李嘆了口氣,搖了搖頭,他知道這個石總肯定要出事了,他知道那兩位漂亮的姑娘不是他能招惹的。

秦巖的別墅內,所有的人吃完飯後全部一個動作,那就是低頭玩手機,秦巖打累了吃雞遊戲,擡頭髮現周小雨跟慕容雪菡兩人不見了。

“怎麼房間內少了兩人啊,他們兩個做什麼去了?”秦巖問身邊的子涵。

子涵立馬收起了手機說:“應該是出去了,今天兩位姐姐在別墅呆了一整天了,估計現在出去散心了。”

秦巖看了一下時間笑着說:“這個時間是她們鬼道最熱鬧的時候。”

她們兩人肯定不會錯過這熱鬧的時間的,秦巖無意中發現秦傲天跟李曉曉也沒有睡覺,還在玩手機。

“你們兩個怎麼還沒有睡覺呢?”秦巖有些生氣的說。 秦巖有些後悔給這兩個孩子買手機了,這秦傲天倒是說的實話用來看動畫片,這李曉曉真是食言了,說好的學習用,結果跟秦傲天一樣了。

李曉曉見秦巖有些生氣,趕緊收起了手機,扭扭捏捏的向房間走去。

秦傲天見李曉曉回房間睡覺了,他自己也趕緊的收起手機,“爸爸我不玩了,我現在也回房間睡覺。”

說完秦傲天吐着小舌頭,灰溜溜的向房間跑去。

“這兩孩子真是乖,秦大哥一句話兩人乖乖的回房間睡覺了。”子涵笑着對秦巖說。

秦巖搖了搖頭說:“他們兩人只是回房間繼續玩手機了而已。”

“不會吧,這小傢伙這麼有精神?”子涵沒想到現在的孩子居然這麼聰明。

“等明早我再好好的闆闆他們的勁頭。”秦巖知道他去阻止兩人不玩手機,只會招來怨恨,不如讓他們痛痛快快的玩,早晨讓他們早早的起,等他們起不來的時候就會自動的收斂。

周小雨跟慕容雪菡來到了石偉的別墅,石偉別墅內有風水佈局,可以阻止一切鬼煞,但是對於周小雨跟慕容雪菡來說只要稍微的用點法力就可以突破關卡,在石偉的房間內暢通自如。

兩人進入後見石偉的別墅裝修的非常的豪華,所有的傢俱都是紅木傢俱,顯得特別的大氣沉穩。

慕容雪菡說:“石偉家人也在,我們只嚇嚇那個石偉吧。”

慕容雪菡覺得還是不要傷及無辜比較好。

周小雨點了點頭說,“我們只整石偉那個老色狼,不會傷及其他的人。”

兩人在房間內四處搜尋石偉,她們進入房間見到了很多尷尬,保姆跟他的老公住在保姆房,兩人正在行房事,石偉的孩子帶着女朋友回家來過夜了。

最後看到獨自居住的石偉妻子後,兩人才放心了,他們才知道原來石偉跟他的老婆是分居住的狀態。

“這個人應該是石偉的妻子了。”周小雨想上前看一眼石偉妻子的長相。

當她靠近石偉妻子的時候,瞬間被一股力量給阻擋了回來。

“不好,不要靠近她了,看來她身上有東西我們不能靠近。”慕容雪菡趕緊上前拉住了周小雨。

“怪不得整個別墅內有風水佈局呢,看來全是石偉媳婦的傑作。”周小雨說。

“他媳婦肯定不懂,應該是認識這方面的人才對。”慕容雪菡說道。

“我們去隔壁看看,石偉應該就在隔壁。”周小雨覺得越早處理越好。

畢竟在別人的地盤上,呆的時間越長對她們兩人越不利。

兩人直接從石偉媳婦的房間飄進了石偉的房間。

“他果然在這裏!”周小雨高興的說。

石偉此時已經在睡夢中了,平時中午晚上他都要喝酒的,所以到家了洗漱完畢立馬睡覺。

此時的石偉正在睡夢中找花王跟花精呢,就在他要碰到花王的時候突然出現了兩條黑蛇。

石偉見到蛇後拼命的想要逃命,睡夢中的石偉不停的雙手雙腿來回的比劃!

周小雨跟慕容雪菡還是頭一次見這麼睡覺的人。

“好傢伙,這是睡覺呢還是打架呢!”慕容雪菡笑着說!

“我猜測他肯定是在做夢呢!”周小雨看着慕容雪菡說,如果他在做夢那就太好了,她們兩個能給石偉再加一點做夢的佐料!

“我去他夢裏看看他在做什麼夢,你在他的房間找找,看看有沒有什麼重要的東西,給他毀了!”周小雨對慕容雪菡說!

“你要是去他夢裏後他睡醒了怎麼辦?你就不好出來了,還需要他繼續做夢的時候你才能出來!”慕容雪菡覺得整石偉完全沒有必要冒險!

“沒事的,一會我就出來了!不進入他的夢中,我們怎麼能夠知道他在想什麼呢?只有對他了解了才能對症下藥!”周小雨說完直接飛進了石偉的夢中!

兩人都沒有做好規劃,周小雨就魯莽的進入了石偉的睡眠!

要是石偉現在醒來,那周小雨可就存在石偉的夢中了!只有他再做夢的時候周小雨才能出來,有可能他天天做夢,但是有可能他一年不做夢!

這個東西說不清楚,敢玩的都是在刷自己的運氣!

慕容雪菡只好聽從周小雨的吩咐,查看了石偉房間內的揹包,見揹包有合同,她拿出來掃了兩眼,合同是很重要的東西,只要撕了對石偉來說肯定是一件麻煩的事情。

石偉現在的合同是很重要的,他自己花了很多錢,喝了很多酒,又找了很多公關纔拿下的生意,如果合同沒了這一切將變成幻影。

慕容雪菡剛想撕,立馬又停止了,他怕自己撕合同的聲音吵醒了石偉,那樣周小雨可就出不來了。

她只好把合同放到一邊,等着周小雨出來後她們把合同一併帶走,慕容雪菡繼續尋找着重要的東西。

她居然在石偉的挎包內翻出來了好幾個避孕套,一看就不是跟她媳婦用的,慕容雪菡只拿出了一個避孕套,她飄到石偉媳婦的房間把避孕套放在了她房間內的醒目位置。

她之所以不拿完,是爲了給石偉媳婦機會,她媳婦發現了避孕套後肯定會搜他的包,到時候就會發現這個東西,她媳婦肯定不會讓他過痛快了。

慕容雪菡做這個的時候一直在撇嘴,她以前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現在沒有想到她自己居然有心機了。

周小雨進入石偉的夢中後差點被嚇死,居然有蛇,她可是最怕這個東西的。

石偉見到周小雨後就像找到了組織一般高興,“姑娘救我啊,救命啊。”此時的石偉就像小孩子一般無助。

周小雨看到石偉這個樣子有些不習慣,他可是大老闆大企業家啊,在睡夢中居然這麼懦弱,居然怕蛇。

不過他夢中的蛇好像法術很厲害,周小雨此時還不知道他夢中的兩條蛇就是她跟周小雨的化身。

如果她要是知道石偉睡夢中的人是她跟周小雨的話,她一定不會管石偉,會讓石偉自生自滅。 “我也很怕蛇的,我怎麼救你呀!”周小雨有些不屑的對石偉說道。

“姑娘我很有錢,你要是幫我殺了這兩條畜生,你要多少我轉給你多少。”石偉覺得錢可以解決一切,就連他自己的夢中他都在使用這個方法。

“我不缺錢,他們對我沒有惡意,我肯定不會傷害他們的。”周小雨笑着對石偉說。

慕容雪菡給周小雨傳話,“周小雨你怎麼還不出來?我這邊已經整好了。”

周小雨立馬從石偉的夢中退了出來,周小雨瞬間出來的時候,石偉的腦電波運轉的非常快。

本來他見到了周小雨,還想着周小雨能夠救他呢,沒想到周小雨又跑了,他肯定害怕啊,一個大男人在夢中這麼懦弱,這還是她第一次遇到。

“怎麼樣?還好你出來了,不然我擔心死了。”慕容雪菡對周小雨說,周小雨在夢中的時候她一直盯着,好在周小雨平安的出來了。

她看到隨時都有可能醒來的石偉,心裏非常的着急。

周小雨知道此時石偉最害怕的就是蛇了,她立馬變出來了兩條蛇扔在了石偉的牀上。

“我們走吧,今天這個石偉肯定特別的害怕,你在外面有什麼收穫嗎?”周小雨笑着說。

我已經給石偉弄了一點小的事故,這有一份合同是石偉的,我想一定很重要。

“撕了啊!你難道還想留給他嗎?”周小雨見慕容雪菡沒有撕了,還以爲是慕容雪菡於心不忍呢。

“我不是怕撕的聲音大,影響你出不來嗎?”

“我錯怪你了雪菡,對不起啊!”慕容雪菡處處想着自己,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們趕緊走吧!”慕容雪菡邊說邊撕。

兩人走後石偉立馬醒了過來,不過就算她們不走,石偉也看不到兩人。

石偉迷迷糊糊中睜開了眼睛,看到自己的牀上有兩條蛇,立馬三魂嚇跑了兩魂,“救命啊,救命啊!”

他這麼一喊所有人都醒了,快速的來到了石偉的房間。

“老闆,只是兩條普通的蛇而已,我這就把它們抓起來。”說完最先衝進來的下人對石偉說道。

沒有想到石偉居然怕蛇,這是他想不到的,平時看石偉板着臉習慣了,突然間石偉變得這麼膽小,要不是他長着跟石偉一模一樣的臉,,說話的聲音也像石偉外,他都有些懷疑這個石偉是不是真的了。

石偉在睡夢中被蛇追着咬,睡醒了立馬看到了兩條蛇,肯定非常的害怕。

“你怎麼了?大驚小怪的,怎麼喊救命了?”石偉的老婆還以爲出什麼事情了呢,趕緊穿睡衣立馬跑了進來。

“夫人,只是兩條蛇而已,我現在就拿出去。”說完下人就走了。

“你都多大的人了,怎麼還會害怕那兩個小東西呢?”石偉老婆有些不解了。

“我做夢夢裏都是蛇,醒了就又看到蛇了,奇怪了,怎麼會有蛇出現呢?”

此時石偉的老婆已經看到了垃圾桶內的合同殘渣,每天晚上保姆都會給石偉收拾房間的,垃圾桶內不可能有紙的。

“石偉,你查看下你重要的文件有沒有遺失的。”雖然石偉不知道他老婆讓他查看重要文件是什麼意思,但是這個夢太蹊蹺了,他立馬起身走到了自己的包包旁邊,他沒有看到自己重要的合同,一個沒有站穩,他坐在了地上。

“你怎麼了?是不是丟什麼東西了?”石偉老婆已經從石偉的行動中知道他肯定是丟什麼東西了。

“一份很重要的文件丟了,一定是進來小偷了,我要報警。”石偉立馬清醒了過來,肯定是有人故意在整他。

“我們家裏防盜系統這麼發達,怎麼會有小偷呢?你看看這個是不是你的合同。”

Leave a comment